《玄幻:草率了,我不用修炼就无敌》全文章节江顾,贾政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草率了,我不用修炼就无敌

小说:玄幻

作者:江南烟云

简介:“唉~江顾那废人,又在偷懒!”\n“他已经偷懒三年,见怪不怪喽。”\n“江顾好帅啊~我想和他做道侣!”\n懒人江顾,别人修炼他发呆,一不小心就无敌!

角色:江顾,贾政荆

《玄幻:草率了,我不用修炼就无敌》全文章节江顾,贾政荆小说免费阅读

《玄幻:草率了,我不用修炼就无敌》第1章 懒人江顾免费阅读

九荒大陆!

诸国数百。

以神国为中、为尊!

神国疆域九万九千里,南北东西,不增不减。

神国以北,紧挨雪国妖族之地,乃是剑宗太玄圣地

今日是太玄圣地外门考核进入内门的日子。

千峰如林,紫气飘渺。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

山门前,三百余名参与考核的弟子衣着各异,聚集在一处。

几人侧目看向远处崖坪上的白衣少年,议论纷纷。

“唉!江顾那废人,又在偷懒!”

“他已经偷懒了三年,见怪不怪喽。”

“就是,除了生得好看些,这修为精进,可真是不敢恭维。”

“只怕他这辈子都别想进内门…接引长老来了,莫要再言语。”

所有人噤声,看向半空。

一位身着玄色剑袍的老者,身后两个青衫弟子,从内门驭剑而来。

百丈外的崖坪上,一袭雪白剑袍的江顾,正远眺着宛如剑林一般的群山。

发呆。

三年来,别的弟子在修炼,他在发呆。

外门长老授课的时候,他还是在发呆。

颀长的身材,挺立在崖坪上,往往一站就是好几个时辰。

一阵微风吹拂,伴随着考核的钟声响起。

江顾转头看向那些弟子聚集地:“原来已过三年,时间到了。”

随后转身走去,站在人群之后。

他就仿佛是从一幅水墨画中走出来的谪仙,就是这性格…有点冷淡。

“江顾,不会吧,你也敢来参加考核?!”

早在去年三凝境圆满的禄天飞佯装吃惊,继而面带讥笑,“你才是凝力期尚未圆满,可没有资格参加考核呀!”

进入内门后,太玄圣地的剑境划分,和其他仙门不同。

但在外门,同样都是前期凝体,中期凝力,后期凝气。

三凝境圆满,才算得上正式踏入修士一途,若能进入内门,被哪一座剑峰看中,又可算是真正剑修。

“江顾,你想蒙混过关,可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就是,我劝你啊,还是再回去修炼三年,别偷懒,说不定下一次,就有机会踏上天梯。”

“今年你是没机会的,回去吧,别在内门长老面前丢人现眼。”

对于诸多揶揄和讥讽,江顾充耳不闻。

事实上,三年来,他几乎从未说过话。

以至于旁人都以为他会不会是个哑巴?

只有去年一位自认颇有姿色的女弟子刻意挨近江顾,才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请和我保持至少三步距离!”

妥妥的钢铁直男。

见到江顾依旧还是一副目中无人,对谁都不理不睬的态度,禄天飞酸酸的说了一句:“生得帅有什么用?不依旧是修炼上的废物!”

旁边的那些女弟子对此嗤之以鼻。

在她们想来,修为不济不打紧,生的好看就行。

大不了吃软饭嘛。

而江顾已经超越了…或者说,怎么只能用“帅”这么一个字就囊括了他的外貌呢?

气质!

一切都要看气质。

“噤声!”

内门接引长老贾政荆捻着胡须,高深莫测地扫一圈眼前众人:“三凝境圆满者,可踏上天梯。”

说着,他轻描淡写抬袖一挥,一把飞剑叮的一声插进高达十余丈的山门左侧,一道石缝之中。

轰隆隆声响,山门自两侧缓缓打开,露出了内门一角。

一条宽约九尺,蜿蜒向上,悬浮于空中,隐入云端的天梯赫然入目。

数只白鹤绕着天梯飞旋而过,尽头云深不知处。

“能踏上天梯,并不意味着你们就能走进内门。”

贾政荆说道:“你们所要做的,就是一往无前,正如剑修一途,不可有半点气馁。当你走不动放弃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能不能进内门!”

众弟子齐声应“是!”

贾政荆往旁边一站,钉出石缝中的长剑飞回,自行归鞘。

他将目光落到人群后的江顾身上,说道:“那个弟子,你回去吧,三凝境尚未圆满者,不能踏上天梯。”

禄天飞耻笑道:“看吧,我就说,他哪有资格踏上这天梯。回家继续发呆吧,再发呆三年,你说不定就能三凝境圆满。”

江顾就那么站在原地,身姿挺拔,不动如山。

贾政荆皱了皱眉,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这位弟子,难道老夫说的话,你没听见?”

江顾看看这位长老,绕过身前几人,不紧不慢朝天梯走去,“太玄圣地入内门,考核弟子的天梯,不是境界!”

贾政荆沉吟少许,道:“话虽如此,但三凝境圆满,都未必能走到内门,你确信……”

“试试看!”江顾打断对方,一步踏上天梯。

只是一步,凌厉的罡风扑面而来。

其间隐有森然剑意,杀伐之气浓郁,势不可挡地攫住踩踏天梯之人的神魂。

江顾顿了顿。

“哈!我就说吧,才是凝力期的实力,你还是别去丢人现眼……”

不等禄天飞说完。

江顾看向云端,踏出第二步。

第三步……

过不多时,众人才发现,他竟是已然走出百余步之多,几只白鹤围绕在他身周,倒有点保驾护航的意思。

贾政荆有些意外,自嘲笑道:“我圣地这天梯,还时兴开后门?”

“他要是能走到内门,我名字倒过来写!”禄天飞又酸酸的说道。

贾政荆看他一眼,未作点评,说道:“考核已经开始,你们还在等什么?”

众弟子闻言,逐个踏上天梯,追逐着江顾而去。

理由么,也很简单。

他一个三凝境都不圆满的,都能走出如此之远。

这些弟子好歹也是高了他一个境界,哪怕不入流,那也是资本,自然是不甘于落在其后。

可,走着走着,众人才发现,江顾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远,有点遥不可及了。

渐渐的,就只在天梯上留下一个雪白的点。

追逐他步伐的众人,也就只能仰望了!

此时,走在天梯上的江顾又再次驻足。

然后开始发呆,眼神如一汪古波不惊的清泉。

片刻后,他轻叹一声:“有点烦,还是想不起来啊!”说完话继续朝上走去。

天梯不知级数,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江顾刚才说的想不起来,指的是,他忘记该走上多少级阶梯,才能算作是内门弟子。

他想不起来的事情实在太多。

所以才会时常发呆。

“真是麻烦!”江顾看向那没有尽头的远方。

想不起来,他就只能一直走。

这对于他来说,是件极其麻烦的事情。

和与人说话,和修炼,和其他种种一样,都是麻烦。

……

此番踏上天梯的弟子有三百余人。

很少的一部分,在踏出三百级天梯后,已经感到力有不逮,双腿仿佛被灌注了千斤巨石,每踏出一步,都是一件极难做到的事情。

这些人再咬牙坚持,也只能走到五百级。

最终纷纷瘫软在地,再难前进一步。

止步于此的弟子,在失魂落魄中,被几位内门师兄驭剑送回外门,回炉再造三年,或者自行放弃,就此下山。

修者一途,便是如此,是有些残酷了,但谁人又能强求得了呢?

而绝大多数弟子总归是有些资质的,在走出一千级阶梯后,也宣告放弃。

此时罡风柔缓,但他们也已经到达了体力极限。

“江顾呢?”一名弟子遥望云端,云深处,白点早已不见踪迹。

禄天飞站在一千级天梯上,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还不忘嘲讽道:“肯定早就被内门师兄驭剑送回外门,他哪有资格走到此处!”

他不蠢,不然也不会只用三年便三凝境圆满。

但妒令智昏…好像也是另一种蠢。

蓦然一阵罡风刮过,吹散掩盖天梯的一朵白云。

那个纯白的点,再次出现在极为遥远的地方。

“那是…江顾?”

“乖乖!我莫不是眼花了?”

“我忽然感觉自己好弱鸡啊……”

又是一朵白云飘来,白点消失。

禄天飞道:“他江顾能走出这么远,你们信?”

众人不置可否。

歇上一阵,又有五十几人咬紧牙关,继续往上攀爬。

禄天飞奋力超过众人,走在最前,心中暗道:“就算刚才那是江顾又如何,我非得要超越他不可!”

考核也不知过去多久,江顾又停了下来,冲着云端喊道:“够了吗?我不想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