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游记》全文章节乌文墨,素云皓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巡游记

小说:玄幻

作者:五夆童

简介:(无系统!无套路!)动荡乱世,妖祸横生,为了调和阴阳,世间开始了新的一轮涤荡。\n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一夜间沦为街头流浪的乞丐;一个忠义善良的侠士,变成了凶狠残暴的恶灵。他俩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在高人的指点和伙伴的帮助下,殊途同归,与两位妖仙组成巡游队,从此踏上寻找至宝,巡游平乱的漫长旅程。\n旅程中竟然引出三清都讳莫如深的大魔头,\n巡游队是否战胜魔头?\n世间平衡是否恢复如初?\n冥冥中自有定数!

角色:乌文墨,素云皓

《巡游记》全文章节乌文墨,素云皓小说免费阅读

《巡游记》第1章 凌迟处死免费阅读

宇宙静默的运转着,没有欣喜,没有悲伤;有思想的生物,生老病死,爱恨情仇,那么投入,那么狂热。

长安街头的硝烟刚刚被扑灭,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劫后余生的都城和灰头土脸的百姓都显得无精打采、萎靡虚弱。

上午的西城菜市口没什么出摊做生意的,但却挤满了百姓,大家在围观刑场行刑。

“这新皇帝可真狠啊,宫里举行着登基大典,宫外就处决杀人。”一个老头和身边的男子小声说道。

男子点了点头小声回道:“你不知道吗?原来的宏宗皇帝——素云皓还没有找到呢,这次行刑就是帮助素云皓逃走的人,这是敲山震虎,以后看谁还敢帮。”

“可不是嘛,哎”老头叹了口气。

这次的刑场搭了三个台子,行刑官一众坐在中间靠后带凉棚的台子上。东面的台子上并排跪着百十号人。西面的台子上竖着木架子,上面捆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只见这小伙一身小麦色皮肤、脸庞有棱有角,一双满是血丝的丹凤眼投射出刚毅的目光。

“快走啊,有行刑的,过去看看。”一群人推推搡搡的向刑场这边走来,一个浑身灰土、衣着脏乱的年轻人,似是得了面瘫,嘴斜眼歪的,嘴角还流下些许口水,也被人群簇拥着过去。

“今日本官在此,奉德贤帝旨意,在此凌迟处死罪人乌文墨,并斩杀其全家男女。罪人乌文墨助纣为虐,协助昏君素云皓潜逃,罪大恶极,今日凌迟处死,以儆效尤!”行刑官高声说道,“时辰已到,开始行刑!”

东面台子上,砍头的木墩子前拉过来一位老者,那正是乌文墨的父亲,中书令乌兆达。乌大人口中塞着白布,两双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对面台子上的乌文墨,嘴里呜呜咽咽的,好像想说些什么,奈何白布塞口,说不出来。乌兆达的头被刽子手一把按下,刽子手抡起钢刀,只听“咔嚓”一声,一颗人头滚落台下,鲜血喷出老远。

乌文墨目睹这一切,用力挣扎身上的绳索,口中的白布被他狠狠的咬住,浑身颤抖,青筋暴起,木架子都跟着摇晃几下。

乌兆达的无头尸体被拖走,木墩子前面又拖过来一个老妇人,正是乌兆达的夫人,乌文墨的生母乌王氏。这时乌文墨这边的刽子手也开始动手了,撕去乌文墨的上衣,准备从胸腹部开始割肉。

乌王氏脑袋枕在木墩上,两只眼睛仍努力的望向自己的儿子。刽子手手起刀落,乌王氏的人头落地,乌文墨也被割去第一片肉。乌文墨只觉得心里的痛,痛过胸前刀割的痛。

台下围观的妇孺都被这东西两边的双重震撼吓得遮住眼睛。就算那些有胆量观瞧的汉子们,此刻心里也是酸楚和惋惜。面瘫的年轻人看着台子上的人,感觉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是谁,似乎在哪里见过。看着这悲惨的场景,他默默的流下泪来。

东边一刀一个头,西边一刀一片肉,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台子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男女老少都有,流到地上的血都染红了周遭的土地。乌家家眷和家仆一百余人,除了正在凌迟的乌文墨,全都被砍了头。此时的乌文墨整个下半身的肉全部被割掉,下半身只剩下红白相间的骨头悬在架子上。

这场面太过惨烈,围观的百姓散去不少。

突然从远处有一女子骑马飞奔过来,边扬鞭边高声呼喊,“住手,刀下留人!!!”那女子来到刑场,立刻跳下马来,后面又有几个骑马的侍卫也赶了过来,飞身下马。

那女子分开人群,往前挤去,边挤边呼喊着:“我是云雅公主,都给我住手!”说毕已来到人群最前面,云雅公主看到这一地的人头和只剩下少半个身子的乌文墨,两眼瞪大,又迅速上翻,晕了过去。立刻被赶上来的侍卫扶住。

行刑官见到云雅公主,便起身向下面问道,“敢问公主,是否有皇上停止行刑的旨意,只是如今停下,砍了头的不能复生,就连还没死的乌文墨也救不活啊!”

“大人不必停下,公主前来,并没有皇上的旨意,请大人继续行刑,我们立刻带公主回去。”侍卫说毕,便扶着公主离开。

这时乌文墨早已咬碎了嘴里的几颗牙齿,嘴里有了些许松动的空间,他用力吐出了塞在嘴里的白布,大声喊道:“啊!我不甘!宏宗帝登基以来,肃清吏治、休养万民,怎是你们嘴里的昏君!素天效这老贼,不顾君臣纲常、叔侄之情,竟然发动宫变!”乌文墨恶狠狠地瞪着行刑官们,“你们才是助纣为虐。我死后定会变成亡灵,为我枉死的家人报仇,让你们一个个的,血债血偿!!!”

行刑官听到这些话,吓得不轻,急忙喊道:“快堵上他的嘴!”

“我一定不会放过一个”还剩下个“人”字未说出口,乌文墨又被白布堵上了嘴。

这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一声响雷后,下起了大雨。

见下起雨来,围观的百姓也都散去。不知又割了多少刀,乌文墨最后在心里想着,素云皓,你可一定要逃出去,活下来。

虽然心有不甘、百般惦念,但也挨不过这千刀万剐,乌文墨竟然瞪着眼睛死去了。他的血顺着雨水和家人的血流到了一起,又渐渐被瓢泼的大雨稀释、冲散。

面瘫的年轻人站在远处房屋的屋檐下,看到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只是觉得这些人不该死,尤其是那男青年,那么年轻,一身正气,真是可惜。

官兵们冒着大雨收拾刑场。

雨停了,菜市口的三个台子都撤了,地上的血迹在大雨的冲刷下,也不大明显。似乎刚才惨烈的情景没有发生过一般。

可过往的人们却发现西城门上挂着一老翁、一老妇、一青年的三颗人头。

皇宫里盛大的登基大典,由于下雨的影响,有些耽误。午时才到最后的跪拜礼,文武百官身着华服,全部俯身跪地,对着龙椅上身着龙袍的肥胖中年男人行礼,这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就是素天效,发动宫变,夺取侄子皇位的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皇宫内外。也不知其中有多少是真心的祝愿,有多少是虚伪的奉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