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岁半,给反派暴君当女儿》全文章节萧七七,凌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四岁半,给反派暴君当女儿

小说:穿越

作者:宿流光

简介:【穿书+团宠+马甲】萧七七穿成了书里大暴君的炮灰女儿,为了活命,她一手虐渣武力值爆表,一手牵着大暴君袖子撒娇卖萌求抱抱。\n定北侯府义子秦夙:“七七,我有颜有权有大腿,跟着我,为你盗取天下,以凤玺相赠。”\n南诏国君:“七七,你爹不疼你,二爹带你去南诏躺赢。”\n宫里宫外一众妃嫔臣子:“敢诱拐大昭公主,当我们不存在。”\n大暴君:“七七,父皇把龙椅让给你坐,好不好。”\n萧七七:各位大佬别争了,我很累的。

角色:萧七七,凌徽

《我四岁半,给反派暴君当女儿》全文章节萧七七,凌徽小说免费阅读

《我四岁半,给反派暴君当女儿》第1章 青铜开局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大昭御花园莺红柳绿,正是一片锦绣明媚的景象。

几丝阳光穿透西面凉亭,影影绰绰照在一个单薄瘦小的身影上,微风卷起她的轻纱袖口,透出一阵轻寒。

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打量着坐在对面石桌边穿着一身华贵宫裙的小女孩,她矜持的吃完一颗绿葡萄后,贴身侍女意儿拿起绸帕,小心翼翼擦干净她的粉唇。

“七七姐姐,本公主说过,你把我伺候好了,少不了你好处,虽然你出身低贱,到底也是一国公主,这鲈鱼乳酪羹,是妹妹我特意命御膳房做得,本公主今天心情好,赏你了。”她态度高傲,奶音里满是戏谑。

萧七七本是方术世家传人,在追杀一只三尾狐妖的途中,掉进了崖洞里,醒来时就发现变成了一个四岁半的小萝卜头。

而且她身上的灵力极其稀薄,受到了某种限制,很难发挥出来,两天后才明白这里是她曾经看到过的一本无CP古代小说里的世界,而眼前这个四岁的小女孩就是大昭国最尊贵的公主萧凌徽。

原主萧七七的亲生母亲是未央宫的陈昭媛,按照大昭国后宫的规定,只有贵嫔以上才有资格自己抚养孩子,原主如今就是养在萧凌徽的生母楚贵妃名下。

大昭国暴君萧无极,曾经路过未央宫门口,听到陈昭媛在弹琴,琴音铮铮,金戈铁马,那是一首战曲,也是元皇后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他渐渐入迷,那晚就意乱情迷的宠幸了陈昭媛,后来就有了萧七七。

她其实是个意外,虽然宫中只有她和凌徽两个公主,可因为性格软弱,体弱多病,贵妃和萧凌徽经常欺负她,刻意把她安排在凤鸾宫附近的一座偏殿里,平常她又不爱出门,在宫里就是个小透明,因为不受萧无极重视,连宫里的奴才都会欺负她。

空有一个公主的身份,和萧凌徽的生活比起来可谓天差地别。

萧凌徽见她愣着不动,昂起下巴,小奶音骄矜的提高几分,透出几丝命令,“本公主准你坐到这边来吃。”

萧七七回神,眸光落在她娇嫩张扬的小脸上,暗戳戳的思量,萧凌徽长大过后,妩媚倾国的容颜在这乱世中是出名的,及笄宴上,她对大男主一见倾心,几国的国君为了求娶她,甚至不顾礼法,废除皇后,她也视而不见。

可是大男主对她不感冒,直接说她长得太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主要是大男主长得太逆天,她都怀疑本书作者是个十级颜狗。

萧凌徽也是个阴毒的,她不再多想,走到石桌边,鲈鱼乳酪羹散发着腥甜冲鼻的气味,萧七七闻着不大舒服,大眼睛里雾蒙蒙的,拈起袖子里的小手帕,捂唇咳嗽了好几声,像是要把肺给咳出来,小脸苍白,柔弱的接不上气,“凌徽妹妹,我闻不了这味儿,无福消受这好东西,你还是自己吃了吧。”

说完她又弯腰对着萧凌徽惊天动地的咳了几声,那来势汹汹的样子像是要把萧凌徽一起带走。

萧凌徽朝后闪开,小脸上挂着一丝姣好的笑意,眸里却阴沉沉的,“七七姐姐,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做的,你不吃,是想违抗本公主的一片好意吗?”

萧七七眼圈都咳红了,拍着心口顺气,乳酪和鲈鱼两种食物本相克,原主体弱多病,吃了这种东西后就引发了痼疾,后来萧凌徽又给她吃了半生的牛肉,感染了绦虫,才三个月就死在了偏殿,还吐出虫子。

可以说死得相当不体面了,萧七七最怕虫子,想及此,小脸比刚才还白,这里套路太多了,好想回家呀。

面对萧凌徽逼迫的视线,她小脸上扬起一个灿烂如向日葵的笑容,坐下来乖巧的接过碗盏,小奶音里满是感激,“凌徽妹妹,我刚才鼻子不对味儿,这汤香的很。”

说着她舀起一勺,还娇气的翘起尾指,慢条斯理的吹着热气。

萧凌徽眼里急色,拧着眉心看她递到唇边,“哎呀!”

碗盏落地,热腾腾的汤汁溅到萧凌徽华贵的衣裙上,她登时烫的尖叫一声弹开,痛哭惹。

刚想骂萧七七,就见她撕心裂肺的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儿,像是要把她赖着了。

“哎呦喂!凌徽妹妹对不起啊,我突然肚子痛,把你赐的汤打碎了!”

她在地下来回翻滚,跟闹着玩儿似的,给萧凌徽整不会了,眼泪都干在眼眶里。

“公主,奴婢拉您起来。”珍珠焦急的追着她到台阶边,突然白着脸惶恐的跪下。

凉亭里的所有宫人都噤若寒蝉的低头跪了一片。

萧七七被一个东西挡住了出路,被迫滚停,只觉得浑身冷飕飕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她仰头看到一个棱角分明的下巴,和两个鼻孔,这令人窒息的冷气压,这通身黄灿灿的盘龙绸袍,这黯然销魂的龙涎香,妥妥的皇帝标配,大昭国冷血无情,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暴君萧无极没错了。

她大眼睛红的像小白兔,嘴唇抖成波浪形,快要吓尿了,这位大暴君除了对长阳宫那位幽居的元皇后,剪不断,理还乱,便是宫中两个仅有的女儿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

抬脚就无情的把小团子踹开,珍珠看准时机,张开双臂稳稳接住,由于力量太过生猛,她一个姑娘家够呛,直接四仰八叉的翻在地上,腰都快被撞断了。

萧凌徽跛着腿,由意儿扶着,娇弱的从石桌后走到大暴君面前,哭得皱巴巴的向萧无极告状,“父皇,我好心请七七妹妹喝鲈鱼奶酪羹,可能不合她的意,就把滚烫的汤汁泼到我衣服上。”说着她当着宫人的面,卷起裙角,小腿上赫然一片红肿,哭得更委屈了,“七七姐姐,你不喜欢鱼羹,和我说一声,凌徽再去换姐姐喜欢的就是,何苦下此毒手来害我。”

她的侍女意儿也在旁边煽风点火,“大公主,你不喜欢尽管冲着奴婢来,何苦害我家公主,你太过分了。”

珍珠忠心护主:“分明就是我家公主不喜欢,二公主逼着她喝的,我家公主突然肚子痛,才不小心打翻了这碗羹,根本就无心加害二公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