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曦大陆》全文章节王嘉诚,魏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和曦大陆

小说:玄幻

作者:飞翔的北极熊

简介:【玄幻+悬疑+权谋+争霸】重生穿越到异世大陆。前世25岁的意识,身体却是刚刚降生的婴儿。与一帮同龄人在神奇学府中历练,毕业却成为超能杀手。一个神奇新世界的“封神演义”。三界仙侠、各路门派,纷纷参与凡间的九王争霸。从反派角色开启,逐渐开挂,争霸奇异大陆,为天地立心,为苍生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角色:王嘉诚,魏王

《和曦大陆》全文章节王嘉诚,魏王小说免费阅读

《和曦大陆》第1章 彗星与金光免费阅读

冬日,寂静的夜晚,郊外高速公路上积雪初融。往来的车辆很少,偶尔驶过的也都小心翼翼。王嘉诚独自驾着车,一路都在大骂他的顶头上司。

自从贷款买了这辆经济型轿车,他就成为部门总监的专职司机。今天下班前,总监让王嘉诚送他回家,理由是下雪不好打车。

这TM叫什么理由?虽然憋了一肚子气,可当着总监的面,他不仅不敢拒绝,反而违心地笑脸相迎。

实在太窝囊。可现实中他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没本事呢?失败透顶,如果再活一次,他一定会加倍努力。但,人生哪有后悔药?

突然,左前方的夜空引起了他的注意。定睛去看,十余颗彗星划破长空,漆黑的夜幕像被划开了一道道火红的裂缝。景象壮观,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可越看越不对劲。

一颗灼烧着的流星陨石越变越大,去,好像正急速朝他飞奔而来。

嗯?还能被流星陨石砸了?不可能。

这比中彩票、被雷劈的几率还小吧?

王嘉诚正想加速躲避,可为时已晚。

那流星陨石眨眼间便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击中了他的汽车。砰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汽车四分五裂。他只见到眼前闪过一片火光,几乎连疼痛都没感觉到,便一命呜呼。

我去!难道就这么死了?

还是被陨石砸死的?

不会这么倒霉吧?

虽然对自己的人生很不满意,可王嘉诚并不想死。他才25岁,说不定哪天时来运转,他就咸鱼翻身了呢?就算一辈子碌碌无为、忍气吞声,那也好过死于非命。前几天,公司前台新来了一位小姐姐,姿色颇佳,王嘉诚还打算撩妹呢。

然而,一切都晚了。

王嘉诚咽了气,真的死了。

其它十余颗彗星慢慢奔向远方。

王嘉诚的魂魄就如同那些彗星一般,谁也不知道,它会飘向宇宙何处。

……

……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

王嘉诚慢慢感觉身体有了一些暖意,眼前逐渐出现了一层淡粉色的光晕。有人在抢救自己吗?王嘉诚重新燃起了求生的欲望,他努力地想睁开双眼,可始终都不能如愿以偿。他只能看到淡淡的粉色光晕,不过听觉和意识越来越清晰。

王嘉诚感觉被一双有力的手掌举了起来,随后有人拇指触摸着他的眉心。

他看不见的是,那人掌心泛出淡淡的金光。

金光逐渐扩散,笼罩了王嘉诚婴儿般大小的身体。

因为金光透过眼皮的缘故,所以他看到的才是淡粉色。

“魂安魄定,骨骼完美。”一个苍老暗哑的声音,不失威严地问,“这孩子几个月了?”

孩子?这人是在说自己吗?难道自己重生了?王嘉诚一头雾水。

“孩子刚生下来,还不到两个月。”一个中年男人卑微地回答。

“昨晚有长星降临西北,我们一路寻来,果然发现天选之子。”苍老的声音继续说,“很好,魏王需要这样的孩子。”

魏王?什么鬼?

难道自己还穿越了?

王嘉诚既好奇又忐忑,听见有人称自己为天选之子,还有些小小的自鸣得意。

“把孩子还给我,求求你们。”一个女人歇斯底里地哭声和叫喊。

王嘉诚能感觉到,中年男人立刻阻止了这个近乎疯狂的女人。

他很快猜出,如果自己真的重生穿越,中年男人和女人就是他的再生父母,而此时,他们不得不将孩子卖给那个神秘的老人。

“魏王赐良田一亩,白银50两。”苍老暗哑的声音继续说,“你们有三个孩子了,依你们的家境,再留下一个,恐怕也养不活。……谢恩吧。”

女人不再反抗,只抽泣着默许了。

中年男人似乎很满足,立刻磕头如捣蒜:“谢魏王,魏王万寿无疆。”

重生不久,王嘉诚对再生父母还谈不上有感情,所以没什么失落和悲戚,反而很滑稽地对自己的身价感到不满。刚才不还说是天选之子吗?怎么一亩田、50两银子就打发了?

老人的随从立刻拿出50两白银和一张地契,把襁褓之中的王嘉诚接了过去。

这伙人正要转身离去,却又被女人叫住了。

毕竟怀胎十月,女人簌簌落泪,央求道:“求你们,让我再看他一眼。”

老人残酷地拒绝:“不用看了,忘掉他吧。”

随从撩起了破旧的布帘,一行人抱着王嘉诚离开了这间简陋的草房。

寒风刺骨,门外忽地吹进一阵雪花,屋里燃烧的柴火堆摇曳挣扎。

场面凄凄惨惨,但王嘉诚一直在猜测,自己究竟会被带往何处。

……

……

天空下着小雪,十二匹骏马组成的小队行进在山路之中。

披着灰色的外氅,老人和十余名随从皆步行在马队前后左右。

每匹骏马上都挂着两个竹篮,每个竹篮里各放着一个婴儿。

十二匹马……

二十四个竹篮……

二十四个婴儿……

竹篮里没有任何棉被,细雪径直落在婴儿们单薄的外衣上。

冷。

婴儿们嚎啕着,一片啼哭之声。

王嘉诚还是不能睁开眼睛。

他也冷,但没哭。

这倒不全是因为王嘉诚坚强,他这时有25岁的意识。到了这个年纪,如果因为寒冷就啼哭,那未免太可笑了。除此之外,王嘉诚一路都在猜测,这些哇哇啼哭的婴儿,难道都是所谓的天选之子吗?

踏着积雪,一名额头上有伤疤的随从小跑到老人身边,提醒道:“季大人,天太冷,要不给这些孩子盖一床被单?”

老人兀自埋头前行,淡淡地说:“不用。”

随从担心地多了一句嘴:“我怕他们冻死。”

老人却漫不经心:“死就死吧。如果这都扛不过去,带他们回去也没意义。”

说话的时候,老人和随从就站在王嘉诚身旁。

他俩的对话,王嘉诚都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泛起一阵恐惧和寒意。

这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王嘉诚心想,如果这是一帮人贩子,那自己的命运也实在太悲催了,连重生以后都这般不堪。

一阵寒风刮了过来,碎雪乱颤。

婴儿们瑟瑟发抖,哭声更甚。

马队渐行渐远,皑皑的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道足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