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权宠:大帅,你过来!》全文章节赵滨,乔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军阀权宠:大帅,你过来!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梵升

简介:民国年,烽火乱相生,军帅各领占地为王。\n苏城被攻陷那日,乔绾像个货物,被献给西北三省的新主人。\n传闻中,季九爷冷血阴狠,克死三房夫人,是天煞孤星。\n季世延自垂花门下溜达出来,自墨镜余光里撩了一眼….\n春光明媚,少女眉目如画,身段娉婷,像朵飘零无依的菟丝花。\n季九爷舌尖顶了顶腮,招宠般抬了抬手,矜贵优雅。\n多年后,乔绾站在垂花门下,冲着院子里跪了一个正午的挺拔身影,娇慵唤道,“大帅,你过来。”

角色:赵滨,乔绾

《军阀权宠:大帅,你过来!》全文章节赵滨,乔绾小说免费阅读

《军阀权宠:大帅,你过来!》第1章 城破家亡免费阅读

炽夏七月,战火纷飞人心燥乱的苏城,格外闷热。

黎明时分的偏巷深处,弥漫压抑与浓重的血腥气息,乔绾跪坐在地上,怀里抱着母亲已经冰冷的身体。

她身上白缎绣菊花的小衫和天青色长裙已经脏乱不堪,哭声低弱悲戚。

守在旁边的军装老副将看的都心酸,他回头打量一眼巷口,蹲下身试图安抚她。

“绾小姐,现在不是伤心欲绝的时候,城破了,咱们快趁乱逃出去才是正经!五姨太即便是还在,也定然不愿看你落在仇人手里受苦。”

乔绾何尝不知她现在应该振作,只是相依为命的母亲就在前一刻死在她怀里,她如何能镇定下来。

她忍了忍,侧了侧头,哽咽道,“吴叔叔,你们不必管我,且自顾逃命去吧。”

带着我也是拖累,这句话她不说,大家也都明白。

她难受的垂下头,轻轻贴住母亲冰冷的额头。

看懂她的意思,几个老将纷纷对视一眼。

吴副将咬了咬牙,“绾小姐,大帅府此时定然沦陷,大帅和两位少爷也生死未卜,我们本是拼着老命想为大帅保下唯一的骨血。”,他顿了顿,看了眼一尸两命的五姨太,沉郁道,“眼下我们已辜负大帅的一项嘱托,若是连保你平安这一项也不能完成,又哪有脸在九泉下追随大帅。”

乔绾又痛又急,她自幼娇养性子温软,也说不出什么重话,只咬着牙哭道,“大帅都到了九泉下了!你们还听什么军令,我本也不是顾家血脉,还管我做什么,你们走!”

吴副将老脸铁青,猛地站起身,低声道了句,“绾小姐,对不住了!”

不等乔绾抬头,他抬手一击敲在她颈窝,一把接住软绵绵倒下的身子,转身背在背上。

“老吴,你…”

几人脚步匆匆绕着僻巷往外走。

“她虽说不是大帅的骨血,可到底是咱们看着长大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管她,走吧。”

“如今咱们自身难保,带着她未必就是对她好。”

“…世道乱,绾小姐生的这副模样,没了大帅府撑腰,落在哪儿怕都不好过。”

“管不了那么多了,西北季军正在扫荡,顾家人定然都逃不了,救她离开苏城,我们也算仁至义尽,以后的日子,端看她的命了。”

此时,五进大院的顾帅府内,湛蓝军装的季军翻天倒地的折腾,恨不能挖地三尺将值钱的宝贝和枪支弹药都捣鼓出来。

唯一齐整的四方正堂,被季军围的铁桶一般。

原本被战火侵袭的院子,眼下打扫规整的干干净净,像是万事俱备,正等着迎接它的新主人。

嘈杂的寂静中,突然自院门外传来齐整的军靴‘嚯嚯’声,伴随着低低的笑闹交谈。

一行人陆续跨进院门,为首的人靛蓝军装身长九尺,步伐稳健犹如闲庭却步,压低的军帽遮住了他眉眼,通身冷冽寡漠的气压十分逼人,唯有叼在唇角的烟,星火点点,为他添了三分烟火气。

跟在他身后一左一右两个少年,嘴里喋喋不休推推嚷嚷。

“这仗打的酣畅,姓顾的老货不愧是雄霸西北十多年的地龙,折了咱们几万人才得了手。”

“姓韩的,别得意太早,这份儿损失,传回宁安,瞧大帅怎么罚你,嘿嘿。”

“去去去,老子攻破顾老匹夫的老巢,那是大功臣,大帅只有赏的!”

“算不算功臣,得看九爷怎么报,若不是九爷枪法神准,你至少得卸条胳膊。”

“嘿!你丫见不得爷好是不是,你这是嫉妒!”

“我嫉妒你?你脸大了,老的是你枪火下,小的也没逃过老子的枪口。”

这句话落,两个卫兵抬了紫藤围椅来,为首的冷冽男人稳稳落座,半人高的德国黑贝温顺的蹲在他腿边,大脑袋得了主人一把抚摸。

拌嘴的两人收了话,韩兆上前半步,正了正脸色请示。

“九爷,属下现在去往宁安拟电报?”

九爷长腿一搭,似是而非的‘唔’了一声,修长指尖掐了烟。

“不急。”

韩兆眨了眨眼,不敢轻举妄动,用胳膊肘拐了旁边的赵滨一下。

赵滨扫他一眼,眉眼精明的悄悄打量主子神色,见他似是慢悠悠打量着周围,搭在椅背上的手慢条斯理地轻轻打拍子。

他笑嘻嘻开口,“九爷看上这宅子了?这好办,跟大帅提一句便是,苏城顾家这么难啃的骨头,让九爷给咀了,一座小宅院,大帅还能吝啬?”

西北季大帅,祖上是旧朝勋贵将门,传闻上数十代都是赫赫大将,季家儿郎骨子里都是征伐,现今若论占地与军权,四方土皇帝谁敢惹季大帅。

何况季九爷刚刚攻下顾家盘踞十多年的苏江浙三省,这消息传遍四方也就是三两天的事儿。

宁安的季大帅收到电报,怕是得龙颜大悦四海升平。

季世延睨了嬉皮笑脸的赵滨一眼,他倒没觉得这宅子多好,当然也谈不上多坏。

他那位老父亲,上了年岁,军政看的越重,可惜姨太太多,儿子也多,防不胜防。

宁安城里头那些人为得君宠,三天两头捣鼓事儿,烦的他闹心。若不是他孤身一人没个依仗,这次这六万军权也轮不到他手里。

既然出来了,他就没想着再回去,且在此画地为牢,偏居一偶过几年消停日子。

等那边风雨平息些,再回去也不迟。

修长的食指顶了顶帽檐,季世延低垂的眉眼遮掩住眼底的浓墨,淡淡开口。

“去宁安电,报喜讯,不讨封赏…”

未等他说完,韩兆就瞪圆了眼,“不讨封赏?九爷你…”,疯了二字还没说出口,被赵滨一脚踩了回去。

季世延顿了顿,抬眼扫赵滨,“你知道怎么说,去吧。”

赵滨哽了哽,干咳一声,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九爷,…真不回宁安了?”

军政大权的中心,一旦要出来了,可就没那么容易再进去了。

季世延半垂下眼,长腿杵地缓缓站起身,双手插进裤兜里,狭长丹凤眼毫无波澜目空一切。

他静静站了片刻,半晌才抬腿往外走去,轻飘飘扔了一句。

“舍得舍得,无舍何来得。”

韩兆与赵滨对视一眼,这一刻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听懂,纷纷抬脚追了出去。

这一夜,苏城易主,帅府易主。

多日战乱后的平息,季军得来难得的安宁,整个苏城仿佛都在好好休养生息。

乔绾,就是在这样的安宁与寂静里苏醒的。

她醒的时候,尚且有些茫然,仿佛做了场噩梦,直到看清坐在床边的人,才猛然惊醒,顿时毛骨悚然瑟瑟发抖的缩到了角落。

那人似是等了许久,终于等她醒来,高兴地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

“绾绾,你可算醒了。”

“…二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