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纪总,快到我怀里来》全文章节纪少,浦子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纪总,快到我怀里来

小说:纯爱

作者:清风无疆

简介:【双男主+双向奔赴+主甜+救赎】神医浦子安一次意外穿越至现代同名同姓的大学生身上。暑假上山采药时救下生命垂危的纪烨林。没想到这个病娇霸总因病赖上了自己!两人的生活轨道自此有了交集。浦子安是纪烨林的光,是他的救赎,是他的全世界。可有一天这道光不见了怎么办?废话!找啊!

角色:纪少,浦子安

《病娇纪总,快到我怀里来》全文章节纪少,浦子安小说免费阅读

《病娇纪总,快到我怀里来》第1章 捡了一个男人免费阅读

W市,风江山。

暮色西沉,残阳如血。

浦子安站在山顶眺望远方,纯净的琥珀色眼眸中带着些担忧。

“已经半年了,不知道我那群小徒弟们怎么样了?”他喃喃道。

这是他穿越到现代世界的第六个月。

浦子安原是漫雪谷的谷主,也是北虎国大名鼎鼎的浦神医。

在一次外出游历之时,被奸人追杀跌落悬崖。

意外穿越到了现在世界中一个同名同姓,长得还一样的大学生身上。

花了足足一个月时间,他才适应并且接受了这个现代世界和这个身份。

现在正值暑假期间,他经常上山采药。

因为北虎国少有的野生名贵药材,在这儿非常常见。

他打算储存一些。

说不定什么时候再穿越回去,这些药材就派上大用场了。

就算穿越不回去,还能炼一些药用。

就在他回忆过去时,天空之中出现了怪异的状况。

浦子安皱眉:“嗯?奇怪奇怪,这天怎么回事?”

夕阳已被赶跑。

一瞬间的功夫,便只剩下了山峰顶端涌动着的黑色乌云。

倏然,狂风大作,黑暗笼罩了四周。

浦子安伸出白净的手抚上自己的右眼皮。

突然跳的这么厉害,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顾不上脚下的这些稀有草药,他不再犹豫,转身往山下奔。

风江山是一座野山。

虽然不高,但是偏远。

要是在这儿出了事儿,估计尸体腐烂了都不一定会有人发现。

突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顺着狂风直冲冲袭来扑入他的鼻中。

只见,不远处有两三个黑影在晃荡。

浦子安心中警铃大作。

即刻停下了脚步,躲藏在一棵大树后观察着前方的情况。

“刘三儿,就把这纪少埋到这儿吧。”那黑影开口说话了。

“好,我们现在快点挖洞,早埋了早走!这鬼天气变得真快!”

说罢,两人轻轻地把肩膀上的人放在了地上。

刘三儿嘴里念念有词:“纪少,对不住了!我们只是奉命埋你,你要是觉得冤,一定去找那个杀你的人,别找我们。”

他递给身边人一个铁锹:“张五,快挖!”

“哎,好!”

“轰隆隆——轰隆隆——”

张五话音刚落,震耳欲聋的雷声便在头顶响起。

紧接着,两道明晃晃的闪电划过天空。

“刘三儿,我们得赶快挖!这天实在是太邪门儿了!”张五抬头望天。

把纪少运过来的时候还是日薄西山,刚下车就要闪电下雨。

这难不成是老天因为纪少的枉死而发怒?

“呜呜~呜呜~”

狂风嚎啕,似是谁的冤魂在哭泣。

刘三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扔下手中的铁锹拔腿就跑。

他大声喊道:“张五,你在这儿挖吧,我得走了!我……我回去晚了得跪榴莲!”

被抛下的张五哆哆嗦嗦地看着周围摇曳的树影,总觉得那是纪少的冤魂来索命来了。

他也害怕地往山下跑去,边跑边喊。

“你个不仗义的狗东西,你他娘的等等我!我回去晚了得跪遥控器,还是不带换台的那种啊!”

这种时候,把自己家媳妇儿抬出来似乎安心了不少。

大树后的浦子安把这一幕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他裹紧了驼色外套,慢慢悠悠地从树后走了出来:“真可怜!”

这是杀人埋尸啊!

这么曝尸荒野,也着实可怜。

要不然把他埋了吧?也算是功德一件。

浦子安捡起被扔在一旁的铁锹,走到离“尸体”一米远的地方。

铁锈一样的血腥味瞬间把他包裹了起来。

“救…我…”

抬起的铁锹还没来得及下土,耳边便传来了一个极其虚弱的声音。

难道是幻听?

浦子安蹲在“尸体”面前,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还没凉透。

又伸手探探鼻息。

竟然有极其微弱的呼吸!

天哪,这纪少还活着!

“救…救…我…”

躺在地上的纪少突然伸手抓住了浦子安伸出来探息的手指头。

“哎呀妈呀!”浦子安被吓掉了半个魂儿,坐了个屁墩儿。

他伸出另一只手安抚了下受惊的小心脏。

缓过来神儿以后,想要把被纪少攥着的手指头拔出来。

可无论如何,那根手指头像是和纪少的手焊在了一起一样,就是拔不出来。

浦子安坐在地上无奈地看着眼前被血糊了脸的人:“喂,你放开我!”

纪少依然不松手,发出微弱的求救声:“救…我…”

浦子安注视着握着自己手指头的那个修长的大手:“手还挺好看。”

琥珀色的眼眸微微闪动,流露出一点同情之意。

没过两秒钟,他下了决心:“我救你!你松开手,我带你下山!”

身为一个神医,始终无法做到见死不救。

如果救的是好人,那就是功德一件。

若救的是坏人……

怎么救的,那就怎么把他的命要回来!

纪少似乎对身前的陌生人抱有莫名信任。

浦子安的话刚说出口,纪少攥着的手就松了开来。

浦子安抓住他的手,快速地把脉。

随后,从左手腕上的木镯之中取出来一粒止血丸送到纪少的嘴边。

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纪少的嘴,右手把药丸送到了他的嘴里:“吃了这颗药。”

浦子安左手手腕上的木镯是一个储物空间镯,穿越的时候随着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空间里边装着许多好宝贝,其中就有各类药丸,帮了他不少忙。

双眼紧闭的纪少艰难地把药丸吞了下去。

浦子安满意地摸了摸他的柔软的头发:“真乖!”

他把纪少背在了后背上,朝着山下走去。

天空的乌云在他离开后,随之慢慢地化散开来。

浦子安开着车带着纪少离开了风江山,到了W市北郊的一处别墅。

他艰难地把纪少背进了别墅中,放在了玄关的地毯上。

“别乱动啊,我看看你都伤到哪了,再找一套衣服给你换上,这血不拉兹的,把我家都弄脏了。”

浦子安脱掉了纪少的衣服,检查他的伤势,发现他的腹部有一个狰狞的伤口,血肉外翻,不停地往外冒血。

他从一间房推出各种手术器械、仪器,在玄关给纪少做了个手术。

这些物品是为了研究现代医术而买来的,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

纪少现在不适合去医院看病,万一被仇人发现再被逮起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缝的整整齐齐的伤口,浦子安十分满意:“手艺没有落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