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珏》全文章节影卫,振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灵珏

小说:玄幻

作者:藏茗山村夫

简介:燕梁空旧孤影瘦,少年头白为谁愁。那年燕去梁空,只他形单影只,望着周遭变化,物非人非。满心哀愁不知诉与谁听,一时间少年青丝换做满头白发。他是帝国天子,是天下共主,也是世人眼中的无道庸主,为红颜不惜与摄政长公主千雨反目。诱发“四字乱朝”,导致长公主引咎自裁,皇室蒙难而族灭。而他也被沐家追杀,四处流落惶惶如丧家之犬。当此之时,瀚海以北大幽魔族蠢蠢欲动,似有卷土重来之意。逆境如此且看能否逆转宿命再造乾坤。

角色:影卫,振飞

《灵珏》全文章节影卫,振飞小说免费阅读

《灵珏》第1章 狎妓游江免费阅读

子规山,惨白的月从叶隙漏照而下,和林间的血气交融。风动时影影绰绰,像是死神的魂灵。而那杜鹃的鸣啼像是怨怼和咒诅。在尸骸中,一个满身血污一头白发的少年跪坐着,他怀抱着一个和他模样相似却奄奄一息的少年。

“我想回家,回……家……”

怀中的少年无力的挣扎着说出他人生最后一句话,然后便没了生命的迹象。他死了,但回家不能的恨意却没在他双眸中消散。

白发少年望着怀中的少年,颤声道“我……我代你回家!”

……

神龙十六年,春:南境,丽都。这里三山围绕,更有江水穿城而过。这里美如其名,丽都。

“澄公子,你说南凰学院要是在我越国该有多好,偏生在吴!”

少年闻言苦笑“现如今这天下虽说宗门林立,但源起不过一山四水。”

少女嘟嘴不服,直呼少年大名道“勾澄,本姑娘只是感概罢了,自然晓得天元城萧山的教宗府,西境让水城的闻澜院,北境镜湖城的听雪院,东境黑水城的青藤院,还有我们南境这丽水城的南凰院喽!”

勾澄想来知眼前少女性格要强,忙放低姿态博她欢心“甜九不愧是我越国大将军府的小姐,不但武修了得,学识也不浅。”

甜九也不屑他这般奉承,白了勾澄一眼便不再理勾澄。

二人立于桥上,一时无话。

南凰学院每四年一期的弟子招募在即,引得南境吴越两国不少子弟前来。

因参加南凰学院招募的都是南境宗门少壮子弟,所以俊男美女满眼皆是。

加之丽都本就是歌舞善地,一到夜晚丽江上的画船把丽江装点的灿若星河,好不热闹。

“甜九,我们回去吧。”

“再等等。”

“等什么?”

“勾玉!”

勾澄听得勾玉二字,脸色冷峻起来“甜九,你和他的婚事……回头我让父王退了吧!”

甜九心有不甘道“我不信我的玉哥哥他真的变了。”

勾澄见甜九痴情不改,他冷冷道“勾玉有什么好……”话音未落他像是看到了什么,转而拿折扇遥指江面得意道“瞧……快瞧,那条远来的画船上不正是我们家勾玉世子吗。左拥右抱狎妓游江,这等风流快活哪像什么质子……”

甜九自然是瞧见了,仔细辨认后确是勾玉无误。只见他搂着两姑娘,招摇而来。其它画船上的姑娘们瞧见他来,都极尽魅惑之能事。

据闻勾玉在丽都整日里耽于酒色,常混迹舞馆乐坊。他又好作舞乐艳词,在丽都的风月场颇受欢迎。

勾玉每次狎妓游江,这丽水上的画船几乎全部出动跟随,那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绝色妙人都会为他献歌献舞,有的是为了求他作曲填词,有的就只是仰慕他风流倜傥但求同船共游。

由此一来,勾玉狎妓游江倒成了丽江难得一见的盛景。

如今南凰学院弟子招募在即,一时少壮子弟骤聚。今又闻勾玉狎妓游江,便都来瞧热闹。

“这勾玉虽是质子,但他怎么自甘堕落到如此地步!”

“是啊,他可不只是越国世子,他身体里还流着邓氏血液。想那大燕开国元勋邓公铭何等的英雄,唉!”

“说到邓氏,我记得这勾玉生母和天子千诺生母原是西境阴平国主邓守业的双生女。”

“是的!你别说这两表兄弟还挺像,都是累及臣民,亡国灭宗的祸根!”

……

甜九听着旁的子弟议论,再望向画船上的勾玉,心里失望至极,她突然抬手想要解下遮面的轻纱,却又停住不肯。

勾澄道“解下吧,你心里念着他,可他呢!”

话音未落,画船突然闪出十几条黑影。他们黑袍弯刀直逼勾玉。

一时间江面混乱不堪,护在勾玉身前的几位姑娘在几道寒光掠过后瞬间被夺了性命,一个个跌落水中,江面瞬间泛红。

勾玉趴在船舷上,惊呼几位姑娘的名字,喊了半天却哪还有回应!

其他的画船都已避开,现在江面就勾玉和他的一叶孤舟。

“黑袍弯刀,这……这是沐家的血影卫,他们怎会出现在南境,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越国世子?”

“血影卫怎么可能,这难道又是勾玉新排的戏,他以前可没少演这样的戏。”

正疑惑,却见血影卫和勾玉已交了手。

没曾想,这耽于酒色的勾玉,武修竟然丝毫不弱,瞧着得有圣武中境初阶的修为。面对血影卫倒也能勉强应对一时,可他势单力薄,若再无人搭手相救岂非性命不保。

这时间,忽有一画船划来,有一舞姬捧着一盒珠宝战战兢兢地高呼“诸位爷,求你们……饶了他吧,这是奴家赞下赎身的,就这些……我都给你们。求你们饶了公子。”

“舞姬,哈哈哈。我就说嘛,血影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定是勾玉找人扮的,却不知这是要唱哪一出!”岸上子弟如是道“这勾玉,还真会哗众取宠……”

话还未完,只见那舞姬被飞出的弯刀削去了脑袋,血喷如柱。

公子勾玉挣脱开围攻,望向舞姬没了脑袋的身子恨道“蠢货,蠢货,回来做甚,可惜了你那张好看的脸蛋儿,公子我还没来的及一亲芳泽了,可惜可惜啊。”

他剑扫四周道“你们什么人,为何杀我,说出来也好叫本公子死个明白?”

这些黑袍客根本不与他解释,又扑将上来,定是要他性命。

他狂笑起来,横剑胸前带着蔑视的目光冷笑道“来啊,咬我啊!”

岸上子弟终于有人觉出不对,正要拔剑相助,却发现有人快如闪电抢在了勾玉身前替他挡住了黑袍们的弯刀。

其速度之快,力量之强令人咋舌。

来人飞剑和黑袍弯刀对撞只在一瞬,对撞产生的震动,就连岸上的人也有强烈的震感。

至于就近的勾玉则被振飞入水。他浮出水面,双手抓住船舷道“姑娘你谁啊你,你这是救公子我还是杀公子我?”

姑娘见黑袍尚不敢贸然再攻,忙回身拉勾玉。

上了船,勾玉借着微光,仔细一瞧,竟是个极品美人,惊得他口吃道“你……你……”

姑娘瞧勾玉样,一摸脸这才发现自己脸上的轻纱早飞了。是了,她不是别人正是勾玉世子的未婚妻,越国大将军府的小姐蓝云华,乳名甜九。

“你……你什么你,等我先收拾了他们再和你算我们的账,等着!”

甜九说罢,飞身又去迎战黑袍。

两岸观战的宗门子弟,一个个惊呼道“怎么回事,我南境何时又出了一个修为在圣武上境的人,瞧她这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修为竟然到了这般境界。”

“是啊,近年来南境少壮子弟中修为圣武上境者只一人,那就是悯月郡主。难道她就是郡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