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凤谋天下》全文章节魏启曌,楚君珏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凤谋天下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三月的鱼

简介:前世,魏启曌做了大楚十年的贵妃,一片真心换来的是满族被屠。一朝重生,凤凰涅槃,回到曾经最天真烂漫的十五岁,她势要改写历史!前世,她所爱不过楚君珏一人,这一世,她却对他收去真心,步步为营。她势要登上母仪天下,报仇雪恨!殊不知,原来重生归来的,不只是她……

角色:魏启曌,楚君珏

《重生之凤谋天下》全文章节魏启曌,楚君珏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凤谋天下》第1章 大楚贵妃免费阅读

魏启曌做了十年的大楚贵妃。

十二年前,当今皇帝还是太子时,弱冠那年便求了当时的皇帝,如今早已躺在皇陵的先皇,纳了她做侧妃。

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初那位太子爷求先皇赐婚时的说辞——两情相悦。

实在嘲讽,素未谋面,又何曾两情相悦。左不过是父亲贪恋权势,想着攀上太子,混个从龙之功,压过他那死对头威远侯;而太子,估摸着也是看着先皇那时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想拉拢父亲稳固朝政地位罢了。

她就这样做了太子爷的侧妃,而不足两年,先皇崩殂、三王祸乱,太子爷凭借着父亲的兵马,智擒三王,稳定朝纲,登基为皇,成为楚帝。

而她也顺理成章成为了后宫唯一一位贵妃,仅居皇后之下。

那年,她不过才十七岁。而宫中随潜府而来的老人,最高也就封了个妃位,就连早她进府,同位侧妃的齐淑尔也才单单封了个妃位。而在她之后,当初那位太子爷,也再也未纳过任何新人。

单说是看在父亲的功劳上,也站不住脚,毕竟这后宫哪一个母家没得荫从龙之功的。但偏偏,就她一人封了贵妃,赐居承乾宫,还赐了协理六宫之权。

人人都说楚帝是把魏启曌放心尖上了,当初那豆蔻年华的姑娘又哪能抵抗得住帝王的柔情似水呢,连魏启曌自己也信了旁人的话,沾沾自喜,可哪曾会想到会有今日光景。

“圣旨到!娘娘接旨吧。”恍惚之间,楚帝身边伺候的白公公白敏才只屈身弯着腰站在跟前。

“皇上刚诛了我魏氏满门,怎么,如今轮到我了?”魏启曌依旧端坐在红木椅上,皮笑肉不笑地轻蔑说道,“是毒酒、白绫还是匕首,公公直接上了便是。”

“瞧娘娘说的,皇上听到该得伤心了,皇上说了,娘娘母族虽有谋逆之罪,但娘娘检举有功,罪不及娘娘。娘娘可别伤了皇上的心,接旨吧。”

魏启曌听到“检举有功”四字,眉间骤然蹙起,带着几分疑惑又转瞬即逝。却是依旧没有动静,也不见起身行跪礼接旨。

白敏才见那坐上之人久久不动,也不能耗着,想着楚帝素来骄纵她惯了,便叹了口气直接宣了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贵妃魏氏,淑珍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纯粹,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着即册封为襄静皇贵妃,钦此。”

念完诏书上的旨意,也不见那人起来接旨,好在魏启曌身边伺候的采芜是个懂事的,上前来收下诏书。

“近日江南水灾猖獗,不宜大兴宴会,皇上的意思是,这晋封的仪式能免就免,娘娘看可行?”白敏才说着自己都心虚,毕竟好歹也是晋封皇贵妃。

“皇上都开口了,又有什么可不可行的呢。”魏启曌淡漠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神色。

“稍后内务府便会把娘娘的皇贵妃金册金宝送来,奴才就不在这儿叨扰娘娘了,奴才告退。”白敏才行了礼后便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待出了承乾宫大门,白敏才背后一背的冷汗被风一吹,不由打了个寒颤。

“师父,你说贵妃娘娘这样,也不怕皇上知道生气吗?”适才在承乾宫里,那位贵妃摆的什么架势,他小涂子可是瞧得清楚。

“你不懂,到抵……害,算了,师父我也不是很明白。总之,承乾宫里头的那位,以前如何侍奉,以后便依旧如此,便对了。”

白敏才自诩从从小便跟着楚帝身边,但这次,他也没看清楚帝的意图。灭了人家满门,又晋了人家位份,或许,这就是那位帝王的补偿与愧疚?魏氏一族有无谋逆,只怕那位主子,清楚得很。

想到这儿,白敏才冷汗不由又新冒出了一层。

与此同时,承乾宫,也是一片死寂。

“皇上想来是心疼娘娘的,如今侯爷……娘娘不若宫里其他主子,现下实在不该再失了皇上的心。”瞧着自家主子一动不动的,和个木头一样,采芜心下忐忑焦灼,沏了茶递了过去。

“我何曾得到他的心?又怎会害怕失了。”魏启曌接过茶,瓷盖都未打开,便摆在了桌上,“襄静,也亏他肯费心思,这是希望用‘检举襄助’之功,换我此生安安静静地待在宫里,继续做他的皇贵妃吗?”

采芜,一时也不知如何接过这话。

“他这样又有什么意思,他是想这么折磨我,折磨到我自己受不住,自行了断吗?”哀莫大于心死,魏启曌只觉心如刀割,恨自己看错了眼,阖眸之间泪已两行。

是夜,楚帝楚君珏一处理完奏折,便沐了浴带着白敏才来了承乾宫,想着那人现下许是不愿见自己的,直接拦了门口的小太监示意其不要出声,直接进了承乾宫,一路示意噤声,走至魏启曌房内。

挑开珠帘,只见昔日的宠妃早已不若平常那般光彩照人、精神烁烁,宛若死尸般躺在床上,也不知在望着什么,但只瞧见她满脸憔悴,双目无神。

招了招手,摒退了众人,直接坐上了魏启曌的榻上,抚上魏启曌那露出的半截胳膊:“朕记得你一向坚毅,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

楚君珏想起小时候初见她的场景,那日先帝微服私访,带他去靖安侯府,先帝和魏父在书房,打发小厮领着他四处闲逛,别的风景还未来得及欣赏,就瞧见她一时贪玩爬树,下树时失足跌落了下来,膝盖落地,隔着襦裙涔出两滩血迹。她身旁的婢女还在自责啜泣,她倒好,和个没事人一样,一边安慰着婢女,一边借着婢女的胳膊,一瘸一拐地走着。

那年,他十四岁,而她不过九岁。

“许是皇上压根儿一点儿也不了解臣妾呢。”魏启曌嘴角溢出一抹轻蔑的笑,实在是不想看到那人惺惺作态的嘴脸,抽出胳膊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再者,性情至坚之人,怕是抵不过家破人亡。”

拧巴的小脸上,杂着恨意、怨意、以及深深而缱绻的悔。

“朕是你的夫君,更是这大楚的皇帝,曌儿,朕要为这天下的万民考虑。”楚君珏却是不与她计较,大手又抚上了她的肩。

“万民?难道父亲,就不是皇上的子民了吗?”魏启曌骤然惊起,转过头怒目紧瞪着楚君珏,“父亲有无谋逆之心,旁人不知道,我这个做女儿的难道还不知道吗?”

魏启曌的眸中满是怨念,紧紧地锁在楚君珏身上,此刻,面对着这个灭族仇人,昔日的所有的爱意,纠于心底,却是再已寻不回丝毫了:“魏氏有无谋逆,皇上是真不清楚,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开坑,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这是小鱼的处女作,希望各位小伙伴能够多多支持,多多包涵,多多给出自己的建议!感谢每位陪伴小鱼成长的小伙伴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