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笔记之祖巫纪元》全文章节华子,张沐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荒野笔记之祖巫纪元

小说:玄幻

作者:爪爪此世之锅

简介:我曾登上高峰,也曾跌落深谷;\n我曾漫游星空,也曾停在世界尽头;\n我曾见证文明的胎动,也曾听闻末日的回响;\n我曾生,也曾死;\n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开始于一个平淡无奇的清晨。

角色:华子,张沐晞

《荒野笔记之祖巫纪元》全文章节华子,张沐晞小说免费阅读

《荒野笔记之祖巫纪元》3月6日 晴空免费阅读

我不确定这些文字是否能被看到。后来者,如果你看到这段文字,说明我应该已经死了。如果可以,请答应亡者的最后一个请求,请转告我的妻子,我同意离婚。

离婚协议就是这张纸的背面,已经签字确认。请告诉她,她已经自由。

对了,我的妻子名叫张沐晞,手机号码是725441503。我并非逃避自己的责任,只是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离奇经历,我恐怕很难亲手将协议交到她的手中。

后来者,让我慢慢告诉你整件事情,相信你可以理解这一点。

前些日子,我的妻子向我提出离婚,完全没有征兆。这些天,我感受到刻骨铭心的痛。我很想把十年的婚姻过程写下来。但此时此刻,对着火堆,在陌生的星空下,我却不知道该写什么。

或许感情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无法感同身受。而且我在这里并不想写什么关于感情的鸡汤,后来者,我只是告诉你,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多么不可思议。

今天一开始的时候,一切正常。

上午,我和妻子一起去民政局签署离婚协议。我开的车,阳光很好,不错的春天,只是我们俩一路无言。

在民政局的前台,工作人员交给我们一式三份的离婚协议书,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些纸张,我正在用它们的背面记录今天的经历。我从来不知道离婚协议有这么厚,我还以为就是一张小纸片。

我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真的落笔的时候,笔尖却在颤抖。工作人员对我说,不急,可以再考虑一下。我的妻子早已签好,但她也不好催促,只是冷漠的看着我。

我告诉她们我想出去抽根烟。她们点头同意。于是我拿着厚厚的离婚协议,还有签字笔,走到民政局大厅外的小花园中。

我只是不想签字的时候当众流泪,那太过懦弱。这个时代很危险,稍有不慎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就会被拍下发到短视频网站中,被无数人指指点点。我并不想这样。

我在民政局外的那个小花园里点了一根烟, 在抽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在协议书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只需要把它交给工作人员,今天的事就算结束了。

但是在此之前,我还需要找一个垃圾箱将手中的烟丢掉。公共场所不能吸烟,如果我拿着烟头,会被大厅门口的保安赶出去。

回想一下,可能那个时候,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已经在我的身上发生,只是当时我全然不觉。

我在那座小小的花园里到处找垃圾箱,怎么也找不到。这是一座小径交叉的花园,灌木有一人高,里面看不到外面。我从来不知道一座单位的小花园可以修建的这样幽深,如同一座迷宫,让人不辨东西。

我在花园中走了半个小时,完全找不到来时的路。

那时我有些慌张,我感觉到事情有些不正常。因为我刚踏进小花园的时候,小径两旁都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红色灌木,偶尔听说过这种常见植物,似乎叫小叶女贞。

但是半小时之后,我的身边只有一丛丛肆意生长的浓密植物,根本没有人为修剪的迹象。脚下的小径已经消失,只有覆盖着稀疏青草的泥土。

当我最终看到一处灌木稀疏处并赶紧钻出去时,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片茫茫无尽的草原。

绿色的大地平缓的起伏,阳光有些刺眼。天格外的蓝,翻滚的白云流动,在草原上投下斑驳的阴影。微风同样拂过草原,吹起阵阵青草的波涛。星星点点的花朵在绿色中探出头,湿润的空气中略微带着一点儿花香。

这是一种温柔到有些悲伤的美景,我的笔触无法如实记录下一切。在那一刻,我甚至有些沉醉。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这很不对劲。

这是一座寸土寸金的城市,怎么会有这样的辽远的草原。记忆中这座城市最大的绿地在湖畔公园,那里风景不错,可只要天气像这般晴好,总会挤满了无数的人,还有狗。

在我的认知中,这样浩瀚无垠又无人踏足的草原,应该只有内蒙古吧。我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听过关于草原的歌,学过描写草原的诗。

难道我现在在内蒙古。我心中惊慌回过头,试图找到来时的路。但身后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丛低矮灌木,一眼可以看到那头。我花费了几秒钟穿过其中,后面依旧是无尽的绿色。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因为精神恍惚,白日梦游到了几千里之外的内蒙大草原?似乎在某些猎奇的报道中有这样的事件。

我拿出手机,显示正常,但没有一点点的信号。屏幕中显示的时间是2021年3月6日上午10时。时间没有错,我并没有失忆。刚刚我的确在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协议书还在我的手中。

为什么走过一座小小的花园,来到了这样陌生的地方?

绑架?整蛊节目?富豪的恶趣味?我看过黑暗向的电影中,有些能量庞大的黑暗组织会绑架无辜的市民,将他们放到一块无人区自相残杀。富豪们会躲在屏幕后面看着血腥的杀戮哈哈大笑。

难道我真的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可就算这样,为什么没有任何关于任务的提示。我的脖子上没有用来定位的项圈,手中没有武器,头顶没有监视的无人机。我在草原上大声呼喊,同样没有任何回应。

就好像整个世界空无一人。

难道,那些无聊的幕后黑手,想看到的正是我这样不知所措的模样?

那他们真是太费周章。如果他们偷偷的往我银行账户上打一百万,我敢保证,我的表现绝对比现在精彩一百万倍。

或者,还有一个可能,我穿越了?

我愿意相信这一点。因为我很喜欢看穿越剧,但是我的理智很难让我接受这种违背逻辑的神话。难道穿越之门,竟是民政局的一座小花园?

在这样胡乱的思绪中,我迈开脚步向前进发。在原地磨蹭了将近一个小时,或许往前走走能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踩在松软的地面上,心中还在想着被黑暗组织绑架的事情。或许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正有无数摄像头拍摄我的一举一动。或许,翻过下一个低矮的丘陵,就会迎面撞上一个全副武装的黑人,双手拿着加特林机枪向我疯狂扫射。

可惜丘陵后面依旧是空旷无边的草原,偶尔几处低矮的树。我走得气喘吁吁,很久没有健身了。地面的泥土很松软,但是走得久了,会有越来越多的泥土粘在鞋底,还有鞋底的边缘。

鞋子越来越重,不得不经常脱下,把这些恼人的泥土甩下去。

这是一双AJ,一千两百元抢到的,我很喜欢,我唯一的奢侈品,买了之后没有穿过。今天离婚,我想穿得体面一些,没想到却是糟蹋了。

我很饿,手机上显示已经是下午两点。我早饭没有吃,中饭也没有吃。我的包里没有食物,只有一瓶可乐和半包华子。

可乐被我喝光,但塑料瓶没有扔。如果我找到河流,可以用这个瓶子装水。华子被我断断续续的抽得只剩一根,我有种预感,可能我很久很久抽不到烟了,留下一根也好有个念想。

我又走了两个小时,草原似乎没有尽头,大的让人难以想象。我回头看向来路,自己并没有走出多远,那几丛低矮的灌木依稀可见。

为了避免找不到来时的路,我在每个路过的矮丘顶端,用石块垒起一个小堆,并在中间夹上一朵野花。这样的路标哪怕离了很远,也非常醒目。

走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不得不考虑睡觉的问题。虽然天光还算好,但据说野外和城市中不一样,野外没有灯光的漫反射,天黑的特别快。

这片草原的气温宜人,但我总不能直接在草地上睡一宿。在阳光下躺在公园的草地中确实是一种享受,可在这里不一样。我摸了摸地面,草皮下的泥土潮湿冰凉,躺在上面不超过一小时就会被冻死。

另外还要考虑野兽的问题。虽然到现在为止,我只看到了几只飞舞的昆虫,没有任何大型动物活动的迹象。但草原上可能会有狼群。比起被狼咬死吃掉,我宁可被同类用枪打死。

我想我需要生一堆火。这时候我有点庆幸自己是个烟民,因为烟民口袋里总有一个打火机。我不仅口袋里有一个,包里还有一个。

燃料则从草原上的那些矮树下采集。

这些草原上的树大概只有两人高,长得并不茂盛,并不能遮挡阳光或雨水,甚至无法攀爬。它们通常四五株一从稀稀落落的分布在绿色的草原上,就像绿色大海上的孤岛。

我走近一处三株矮树长在一起的小山坡,发现树下并没有长草,只有裸露的岩石和少量的黄色泥土,摸上去很干燥。

这些岩石的背阳面很奇怪,缝隙中闪出一点晶体的光泽。难道是钻石?我的房贷能还了!我惊喜的用石头砸开一块,却发现这些晶体很脆,有些都化成了白色的粉末,根本不是钻石。

我稍微用舌尖舔了一下,一种苦涩的咸。这应该是岩盐,怪不得周围不长草,只有这些耐盐的矮树生长。从分布上来看,没准这片草原下面有一座大盐矿呢。

我渴的要死,却找到了一个盐矿。我觉得这是一种恶意的嘲讽。

但我还是收集了几块放在包里,盐同样也是生存必须的物品。我看过贝爷的生存节目,在野外,任何物资都是弥足珍贵的,应当时时收集。

而我现在需要的是这些矮树下的枯枝和枯叶。很幸运,它们都是干燥的,可以引燃。

我用几片枯叶点着了一截枯枝,然后又交叉堆上几根做了一个火堆。小时候在乡下喜欢玩过火,并不算太陌生。矮树下的枯枝积累的相当丰富,有几根特别粗,节约一点应该可以烧上半宿。只是这些柴火并不是非常干燥,烟很大,让我的眼睛有些不适。

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夜幕笼罩大地。我从未有过孤身野外的经验,我以为野外的夜,大约就是晚上关了灯拉上窗帘在房间里的那种黑暗。

直到真的面对时,才发现错的离谱。

这里的黑夜是一种绝对,除了火堆周边的一小圈范围,整片大地如同根本不存在,仿佛火光外就是虚无的宇宙。

我的世界缩小到只有大概直径两米的一个圈,我甚至不敢将手伸进圈外的黑暗。一片诡异的静谧,黑暗在流动,时间却静止了。

我对着跳动的火光惶恐了不知多久,很多看过的恐怖片浮现脑海,总会担心有无可名状的怪物从黑暗中跳出来。在这样空旷的草原上,火光实在太过显眼,我并不安全。

我的后背靠在矮树上,车钥匙打开紧紧握在手中,这或许可以当做匕首。如果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闯进来,我至少不是没有一点反抗能力。可怜的安全感。可是除了偶尔噼啪的火星声,并没有其他任何动静。

手机已经没电,我无法得知具体的时间。头顶的星空异常壮美,我有些明白“星垂平野阔”这句话的含义。群星和虚无黑暗的大地交汇在视野的尽头,让人误以为伸手就可以摘到星辰。

我对星空伸出手,看到一轮圆月从远空升起。

那是一轮湛蓝色的月亮,有正常月亮四倍那么大。在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忍不住大滴大滴的流下。

我终于明白这里不是地球,我可能永远也没法回家了。

现在,我正对着火堆记录下这些文字。

后来者,请原谅我的字迹有些潦草,因为我止不住身体的颤抖。我很饿,很渴,我很疲惫,眼睛几乎睁不开。我不知道这里的夜有多久,我不知道这堆火还能维持多久,我不知道明天是否能醒来。

后来者,谢谢你看到这些文字,你耐心的倾听了一段绝望中的倾诉。最后,还烦请你把这张离婚协议快递给我的前妻。

后来者,我和你做一个约定。

如果明天我还能醒来,我会把我的经历全部记下来作为给你的报酬,也许你可以读一读用来解闷。

也许这会是一个无聊的故事,也许我不超过两天就会死在路上,也许这本日记根本无法被人发现。但除了这个无聊的故事,我真的没有什么能够带给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