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她嫁给了病殃子侯爷》全文章节小春,孟子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和离后,她嫁给了病殃子侯爷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慕容锐儿

简介:祝胭脂完成快穿任务回来后,扔下一封休书,与渣夫君一别两宽。\n在外祖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恳求下,再次被塞进喜娇嫁人。\n看着躺在床上的病殃子夫君,祝胭脂摸了一把又一把。\n长得挺好看的。\n可惜得了恶疾,已经好久没有醒过来了。\n看着面前几个又乖又萌的小姑子小叔子,决定留下来罩着他们。\n不过,为什么她一嫁过来他就醒了?为什么一醒来就缠着要造小人?\n还有那个渣前夫,缠过来做什么?

角色:小春,孟子安

《和离后,她嫁给了病殃子侯爷》全文章节小春,孟子安小说免费阅读

《和离后,她嫁给了病殃子侯爷》第1章 再嫁免费阅读

祝胭脂的手肘抵在轿子上,懒懒地翘着二郎腿,一副山大王的样子。

瞧她穿着凤冠霞帔,化着精致的妆容,明明着新嫁人的打扮,但是那眼里的不耐以及漫不经心哪有一点新嫁人的样子?

“主人,你真的要嫁过去吗?”在祝胭脂的肩膀上停留着一只发光的蝴蝶,不过除了她之外没有别人知道,这只发光的蝴蝶就是系统。

“既然答应了外祖母,那就去看看吧!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要忙。”祝胭脂完成了一百个快穿任务,现在‘退休’了,反而有些不习惯 了。

找点事情做也挺好,至少日子没有那么难熬。要不然加起来算是活了几百岁的她看这人世间总有一种置身世外的不真实感。

唢呐一直响着,绕着京城几条正道走了三圈,终于在护国侯府停下来。

“这是谁成亲啊?之前也没有听见信儿。”百姓们见喜娇停在护国侯府门外,压低声音问着。

“听说是孟家那位长子,也就是十岁时便继承了护国侯世子位的那位孟子安。”

“他不是一直昏迷着的吗?”

“所以冲喜啊!”

“新娘子是哪家的?之前也没听说。”

“这个新娘子可是名人,就是苏将军府苏问凌公子刚休的正妻祝胭脂。”

祝胭脂盖着盖头迈火盆,突然动作停了下来,那脚就停留在火盆的上方。

喜婆催促:“快迈啊!别烧着您。”

祝胭脂缩回脚,转身‘看’向人群方向,柔美的声音传出来:“从今日起,我祝胭脂便是孟祝氏。在此我要声明一点,是我祝胭脂不要他苏问凌,可不是他苏问凌休了我祝胭脂。谁要是再造谣生事,可是会……倒霉的哦!”

‘倒霉’两个字她说得格外的温柔,还带着笑意。可是众人总觉得凉嗖嗖的,就像有把刀架在脖子上似的。顿时刚才八卦的百姓纷纷散开。

迈火盆,进正堂。盖着盖头的她可不是两眼一抹黑,事实上小蝴蝶把场内所有人的样子都转播到了她的大脑里,所以她非常清楚这些人的嘴脸。

仆人满脸的不屑,所谓的迎客亲人皮笑肉不笑,时而闪过的讥嘲,以及正拿过来的——公鸡。

呵!

看来这孟家很热闹啊!想必她不会寂寞了。

祝胭脂揭开盖头,面对众人惊讶的神色,她温柔地笑着:“听说我的夫君一直昏迷不醒,下不得床,既然如此拜堂的手续便免了,反正该走的流程也走了对吧?”

说完走向对面仆人,从他手里拿过公鸡。

“看来我的新婆家对我挺周到的,知道我身子虚需要进补,一来就送只鸡给我吃。萱草,把它杀了炖了。”

全场:“……”

坐在正上方的老妇人眼眸一沉,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新嫁娘。

祝胭脂却对她一笑,视线扫过全场所有人,特意留意孟家的这些魑魅魍魉。

“新房在哪里?没有人带我去看看我的夫君吗?”

“小春,带她去。”孟老夫人冷道。

祝胭脂刚走,满堂宾客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新嫁娘啊?真是不害臊。”

“又不是黄花闺女,该见过的都见过,怎么可能像小姑娘那样?孟子安本来就是活死人,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嫁过来守活寡,能有个人冲喜不错了。”

孟老夫人看向旁边的老管家。

老管家微微点了点头,悄悄的退出去。

祝胭脂看着面前这个破败的院子,视线扫向带路的仆人。

仆人小春垂着头,心虚地说道:“世子夫人,这里就是世子爷住的院子。要是没有别的吩咐,小的就告退了。”

“世子爷一直住这里吗?”祝胭脂把玩着手指。

小春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慌得不得了。他不敢不回,说道:“是。大老爷战死,大夫人殉情,世子爷昏迷不醒,他们就搬到这里来了。”

“他们?”祝胭脂抓住了重点。

“世子爷还有一对弟妹,五公子十岁,七小姐六岁。”

“你不错。”祝胭脂淡道:“萱草,赏。”

旁边的大丫头萱草递了一块金子过去。

仆人看着金叶子,一脸的不可置信:“真是给奴才的?”

“嗯。”祝胭脂懒懒地说道。

“谢世子夫人。奴才马上送吃的喝的过来。”小春接过金叶子跑走了。

萱草是祝胭脂一直带在身边的,当初嫁到苏家的时候带着她,现在也带着她。萱草很聪明,哪怕发现这些年他们家小姐一点一点变化还是没有问过什么。

“夫人,这里根本就是荒院。前面张灯结彩的,还有模有样的,这里哪有一点儿新房的样子?那可是侯爷世子,竟被他们欺负成这样。”

“走吧,见见我的新夫君,希望这次不要让我失望。”祝胭脂迈着大长腿走进院子。

杂草丛生,空气中带着一股霉味,想必这里经常漏雨,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味道。再看角落里长着厚厚的青苔,许多杂虫在那里爬来爬去的。

侯府世子?

好惨。

比她这个后宅弃妇还惨?

突然有些同情他了呢!

小蝴蝶看了一眼这个无良主人。

这是同情吗?

那眼里明明是‘有人居然比我还惨,真是兴奋呢’!

当初签下这个宿 主的时候,他以为在古代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必然是知书达理的,结果却发现那是因为她被那些条条框框束缚住了。一旦踏入任务世界,她的本性就放飞了。

这一百个任务世界她哪是完成的,简直就是直接毁灭的。想想任务世界那些对她又爱又恨的人,它真是无比同情他们。

现在它开始同情孟府的人了。

居然敢拿公鸡跟妖女拜 堂,真是活腻了。

祝胭脂打起帘子,看着躺在那里的俊美男人。

眉目如画,虽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不难想象当年的京城第一美男子有多好看。

男人常年昏迷,皮肤比正常人白皙很多。他穿着亵衣亵裤,那身材健美,显然是练武的材料。

祝胭脂伸手抹了一把脸颊,惊讶道:“好嫩。”

萱草直接无视,跑去打扫房间。

小蝴蝶不忍直视,用一对翅膀遮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又偷偷地瞟着,眼神火辣辣的。

祝胭脂摸了一把又一摸,凑近了看他,眼里满是疑惑:“有没有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