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前任哥哥每天都在攻略我》全文章节萧言,方女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前任哥哥每天都在攻略我

小说:纯爱

作者:干饭王

简介:【双男主+纯爱+重生+1v1无女主】萧言上辈子爱惨了傅云,在一起三年,傅云让他往东走,他绝不往西去,但没想到在自己生日那天撞见自己的男友和一个三线明星在一起,因为刺激太大他夺门而出被卡车撞死在了路中间。\n醒来后,萧言重回了三年前,并且脑中多了个系统,系统说:“好马不吃回头草,614已帮你挑选帅多金又深情款款!”\n系统又说:“宿主,目标就在前面!”\n等萧言抬头看到走来男人,惊愕,这不是渣男的哥哥吗?

角色:萧言,方女士

《重生后:前任哥哥每天都在攻略我》全文章节萧言,方女士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后:前任哥哥每天都在攻略我》第1章 主角猝,重生回到三年前免费阅读

傅云在跟别人…

萧言握着鲜花的手极为用力,包装纸的背面被攥出一道道皱褶的痕迹,他呼吸紧促,往前迈一步时,踢到了地板散乱的酒瓶,发出发大一声响。

沙发上的两人回头,傅云沉醉中的眼神先是恍惚了几秒,随后瞳孔集聚收缩,他慌乱地推开身边的人,声音沙哑又带着惊愕:

“小、小言?你怎么…不是…小言你听我说,我们…”

萧言把手里的鲜花甩了过去,将脚下的酒瓶踢开,他两步冲上前,一拳揍到傅云的脸上,攥着他的衣领准备再补一拳。

可当他看到傅云身后瑟瑟发抖那位,长着一张和自己差不多的脸时,忽然平静了,他放下抓双手,深吸一口气转身,抬起脚,头也不回地离开。

……

“萧言!”

耳朵突然环绕着傅云惊愕、慌乱的呼叫和卡车侧翻时货物砸落的声音。

玻璃的碎渣和卡车装的货物铺了满地,有什么东西似乎从怀里滚了出去。

萧言竭力睁开眼,浑浑噩噩中,把手伸向了滚出去的小盒子,在几厘米的距离下,他被扎满了玻璃的手最终缓缓地停止了动作——

一阵耳鸣过后,仪器的滴滴声传来,萧言试图睁开眼,眼睛干涩疼痛,光线强烈刺眼,他想抬起手挡一挡,发现两边手都扎满了东西。

他没死?

缓过神,萧言带着疑惑,回想起车祸前的一幕,他被车撞成那样,没有生还的可能。

【滴——】

脑脑突然刺痛,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机械的声音:【614重生系统为您服务,您现在的生命点数为:30】

什么玩意?系统?

【宿主好,我是614,您已经死了】

果然,他就说没那么好的命,这辈子最幸运的是自己买奖中的那一百块钱了。

不过…死人会痛?

萧言明白了什么,他脸上还戴着氧气管,事情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

【宿主虽然死了,但有幸匹配到重生系统,您现在已重回到2018年】

他重回了2018年……

萧言神情恍惚,感到不可思议,而被尘封的某些记忆逐渐回宿,他手指轻轻动了动,想翻个身,却惊到了床边坐着的人。

“言崽?”

女人察觉动静,站起来两手撑在病床沿,见他睁开的眼缝,急切地喊出了声:

“医生,医生,他醒了…他醒了!”

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涌了进来,手上拿着仪器和报告表,其中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医生询问:

“我问你一些问题,如果是,你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萧言很配合,答完所有问题后,医生走了,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人。

方女士长得还是记忆中的模样,但又和记忆中的有些偏差,眼尾纹变浅了,脸上朝气蓬勃,骂起人来横眉竖眼。

方女士絮叨:“你再不醒,妈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你睡了半个月,妈也不眠不休了半个月,你说你图什么啊,狗咬你一口非要咬回去,你傻缺啊。”

还好,方女士教训他的方式和话,还是老样子。

他真的重生了。

萧言微微咧嘴,眼睛眯了眯,虽然在笑,眼泪却不自由主淌了下来。

方女士有些慌张:“妈才说你几句?你哭啥啊!”

如果没记错,他回到三年前高三第一学期和十四中那个傻缺校霸互殴进医院的那个月。

当时双方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十四中的傻缺因此一战成名,荣幸获得了博阳市倔犟门牙哥的称呼。

呃,为什么叫门牙哥?

因为他上下两排的门牙都被萧言打歪了,恰巧有人拍到发去了官博里,这事儿就一直流传到毕业。

在耳边唠絮的方女士出门接了通电话,好像在争吵着什么。

萧言听得不清,索性和脑子里的”系统”聊了起来。

他好奇问起了生命点:30是什么意思,系统负责地解释:

【生命点也就是您存活的天数,宿主需要做任务获得更多的生命点,否则生命点一旦为0,您很有可能会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他又问需要做什么任务,系统回答:【任务随机抽选,您半个月后才有任务。】

半个月后才有任务,那他岂不是少了15的生命点?

萧言为十五点生命点’怜悯’了半小时,困意逐渐袭上心头,他睡了过去。

时间如梭,转眼就到了半个月后,今天萧言出院了,他的一条腿还戴着石膏,腋下夹着两拐杖,走路一拐一拐的,方女士是开车来的,十分钟前才在医院的停车场停好车。

“嘿,你这小崽子怎么自己出来了,妈不是跟你说了要等等?”

方女士亮起大嗓门,披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虽然骂得难听,但伸手扶人的动作却格外小心翼翼。

萧言瞥了眼,默默放慢了走路的动作,以防被指着鼻子再训,上了车,系好安全带,方女士便把车开出了医院,带着他这个瘸子回家。

路上,方女士嚷嚷着,“那个谁从局里出来了,有人保释,他父母说双方都有错,要私下解决。”

萧言挑眉,咧嘴问:“私下解决?妈,说说看赔了多少钱给咱们呗?”

方女士斜了他一眼,没好气:

“呦呵,你还挺会,怎么不说我们赔了多少钱?让你好好学习,你非要惹祸,这次还差点没命了!”

方女士生起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头,那架势,他亲身体验了二十多年,不会不清楚。

萧言垂着头,乖乖认错:

“我那不是…自卫吗?那傻缺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给我一套,要是不反击,您都见不到我了,再说了我伤比他还重,总不能赔得比他们多吧?”

那家伙最多掉了几颗门牙,他都进icu了好吗?况且这事儿起因本来就跟他没多大的关系。

方女士翻了个白眼,然后打着方向盘转弯,“咱们赔了四千,他们赔了四万,但那点哪里够你躺的那半个月,把嘴闭上我懒得跟你瞎扯,明天给我好好回去上学!”

萧言:“哦。”一声闭上了嘴。

……

第二天,吃完早餐,萧言被无情地送回了博阳七中,这人刚到校门口从车里下来,高三五班的几个同学就凑上前。

沈文轩捂着肚子憋笑,眼泪都快憋出来了,“萧言同学,你这架势,和风度翩翩挂不上了,哈哈……”

严纵面无表情点了点头,还伸手表示自己愿意扶一把。

惹得萧言抬起拐杖就想往他的头顶敲去,玛的,一个个都欺负到头上来是怎么回事?

这群人还是这么欠。

“滚滚滚……收回你们慈祥的目光,有没有同情心!”

萧言边说边收敛了笑容,随后,默不作声看着学校。

教学楼、跑操场、人行道、就连他曾咬牙切齿的围墙都那么令人熟悉,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但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这段记忆,这些原本活在回忆里的人,现在又鲜明地出现在他眼前。

几个男人护鸡崽似把人迎回了教室,当高三五班的同学们看见他瘸着脚走进来时,忍不住笑得直捶桌子,欢腾一片。

“笑什么笑!都闭嘴吧,小言你怎么来学校了,伤可以再养养啊。”

一个开朗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基本不用回头,萧言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肩膀忽然一重,傅云充满阳光的笑脸撞入了他的眸中。

一如既往的闪烁耀眼。

只是,这次,他再也不会追随这抹耀眼的光,把自己往深渊里推。

他受过光的灼烧,又怎会继续追随光的脚步。

——

作者有话说:

本文无女主,双男主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