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爱财:王妃你银子掉了》全文章节傅明月,李旭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妃常爱财:王妃你银子掉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爱吃豆芽的猫

简介:傅明月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当红女明星,无非就是窝在家里吃个炸鸡看个动漫打个盹的功夫,就魂穿成了将军府的大小姐。不过这个大小姐有点惨,是个痴傻了四年的。\n不过好在,有爹宠娘爱。\n被世子退婚?有暴躁将军老爹想要拎着大刀去劈了王府大门!\n傅明月拽住老爹,退婚,正合她心意。\n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傅明月靠着自己聪明的大脑,和还不错的运气,天时地利加人和,开始风风火火搞事业。\n本文架空历史。

角色:傅明月,李旭

《妃常爱财:王妃你银子掉了》全文章节傅明月,李旭小说免费阅读

《妃常爱财:王妃你银子掉了》第1章 梦魇?免费阅读

“将军,夫人!小姐醒了!”外面丫鬟匆匆来报。

“吾儿醒了!老天有眼啊!”身形魁梧的汉子喜极而泣,这正是这座将军府的主人,骑佑大将军——傅守宁。傅大将军身旁的女子闻言也是激动的止不住拿手帕拭泪,扯着傅守宁道:“我们快去看看月儿吧。”

傅守宁面容上也是藏不住的激动,“快,快!”,扶着夫人一起前往傅明月的房间。

而此时正主——大将军府的大小姐傅明月,正捂着脑袋在侍女的围追堵截下左冲右撞,下人们怕伤了大小姐不敢硬着来,但是又不能让大小姐跑了。

于是众人在傅明月的闺房里跑来跑去,左堵右堵,闹腾得满身大汗。而傅明月也好不到哪儿去,额前的碎发都被汗湿了,一边跑一边单手叉腰喘着粗气。傅明月看着这满屋子的侍女简直要头疼死了,本来额头上就疼,貌似是破了一块,又穿着这啰里八嗦的衣服,跑都跑不利索!简直要抓狂。

说起来,傅明月也是够倒霉的了,好不容易剧组杀青,躲了私生狗仔,休假在家,索性关了手机,点了一堆炸鸡窝在家看动漫吃炸鸡喝着肥宅快乐水,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打了个盹的功夫,醒来一睁眼就在这么个鬼地方了,一个两个的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还让她喝苦得要死的药!她一个某博坐拥上亿粉丝的当红大明星,喝药要喝甜的好不啦!

傅明月被几个侍女模样的人哭得脑仁儿疼,想出去,这些人又不让,就莫名其妙开始了这场极其幼稚让人无力吐槽的追逐战。

傅明月边跑边想,这是做梦吧?是不是刚结束的宫廷戏入戏太深,梦魇了。这要是梦也太真实了吧,累死他丫的了!啥时候能醒过来啊!

好不容易看到个突破口,傅明月撩起裤摆,奋力朝着那儿冲了出去,当她刚想推门狂呼胜利的时候,不料她手刚用力推出去,还没碰到门,门就开了,门后竟然还有人!

我靠!什么鬼!傅明月内心狂呼。

傅明月想刹车也刹不住了,就那么直直地向前扑过去。

来人也没想到一开门就有庞然大物向自己铺面砸来,一时没防备,被扑了个满怀,准确来说,是结结实实当了个人肉垫子。

傅明月摔得有点眼冒金星,本来就晕的脑袋更晕了,不过好在身下软乎乎的。软乎乎的?天!对了,自己砸到人了!傅明月赶紧手忙脚乱往起爬,这一动弹,身下的人更痛苦了,直接闷哼出声。

“抱歉哈 ……”傅明月爬起来,扭头一看,丫鬟们一脸惊悚和为难地看看自己,又看看傅明月身下,都站在那儿想上前又不敢。傅明月不知道她们在搞什么,但是自己得赶紧跑了,至于傅明月为什么要跑,这还是归功于小时候她幼儿园老师告诉她的土方法,做梦醒不过来时,就让梦里的自己累到脱力,或者让梦中的自己被吓一跳,就醒了!

这么多年傅明月也没梦魇过,这个时候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于是拍拍屁股来不及把砸到的人扶起来,说了句:“不好意思啊,大兄弟!我着急!”,就赶紧跑了。

被砸到的男人看向傅明月的眼中尽是厌恶,只是傅明月着急跑路,没看见。男人除了眼中的厌恶外,还有一丝惊讶,心中想:这女人刚才看着眼神清明,难道疯病好了?

“世子恕罪,我家小姐病了还未清醒!”一个梳着双髻的身着桃粉色衣裙的小丫鬟看着一脸黑如锅底的成王世子,对着身旁的两名小侍女使了眼色,两个小侍女立马垂首至成王世子李旭身旁,去扶世子。

李旭黑着脸甩开要扶他的两名小侍女,自己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眼里都是愤怒的怒火,像一头要发怒的狮子,好像随时都能咆哮起来。看得出来,他在忍耐。

两名小侍女吓得不敢吱声,跪在原地瑟瑟发抖。

不同于成王世子这边的怒火滔天,傅明月那里则是手忙脚乱。

这院子大得很,傅明月也不知道往哪儿跑,忽然看到墙角有一株桃树,花儿开得正茂,生得又粗壮,枝干旁逸斜出。傅明月心生一计,跑到树下,撸起袖子,开始爬树。

丫鬟们看到无不惊呼出声,梳着双髻身着桃粉色衣裙的小丫鬟更是被吓得捂住了心口,颤颤巍巍道:“小姐!不可啊!”又转头问身边的小丫鬟,“将军和夫人去请了么。”

“去了的,应该是快到了。”另一个小丫鬟回答。

“老天保佑,可快点到吧,不行,你们跟我过去,在树下护着小姐,要是万一小姐掉下来了,砸着我们也不能让小姐伤着!”

成王世子看着一群小丫鬟蜂拥至树下,再看那个奋力爬树,披头散发的女人,只觉得好笑。

“病了?哼,我看是疯病!”

傅明月爬到一半,觉得袜子碍事的很,就顺手把袜子脱掉扔了,又惹得丫鬟们一阵惊呼。脱掉袜子后,果然没那么滑了,可是桃树的树皮磨得脚底生疼。

“丫的,这梦也太真了!嘶,疼死老娘了!”,傅明月一边奋力向上爬,一边嘟嘟囔囔地骂着。

“丫的,这部戏要是收视率不爆表,都对不起我在这梦里受的罪!”

咬咬牙,傅明月终于爬到了树上,手扶着树杈刚想直起腰身喘口气,只听一声中气十足的惊呼传来。

“月儿!你在做什么!危险!”

傅明月没有准备,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脚下一软,差点跌了下去,幸好眼疾手快抱住了树杈。

向下一看,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正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他身旁还有个容貌清丽的妇人,也看着她直掉眼泪,好像唤着“月儿。”

“月儿你不要想不开啊,有什么事情你跟娘说。”

“月儿!不可胡闹!你站稳了,爹爹这就把你带下来!”傅守宁说着准备救自己的女儿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