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犬,乱世人》全文章节沈一,项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太平犬,乱世人

小说:历史

作者:文山老鬼

简介:本书全历史架空,如有雷同,不是巧合\n穿越后要搞发明赚钱?不不,沈一用庞氏骗局搂钱,富可敌国。\n皇帝收兵权要对付他父亲?好好,沈一用白银换铜钱,搅得百姓对朝廷怨声载道,差点暴动。\n皇帝:沈一,朕把公主嫁给你,咱们有事好商量。沈一:不要!家有贤妻,是我亲手养成的。皇帝:那朕要削番,你爹手握重兵朕不放心啊。沈一;你这是逼我造反喽? 当沈一离开南京城时,曾指着茫茫天地笑言,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

角色:沈一,项瑶

《太平犬,乱世人》全文章节沈一,项瑶小说免费阅读

《太平犬,乱世人》第1章 伊始免费阅读

景朝建文元年,夏,南京城。

广西沈都指挥使家眷府邸。

“公子醒醒,沈指挥使来信了。”一个十五六岁,眉目俊俏的少女在床榻前摇晃着沈一的身子。

“瑶儿别闹,我在睡会……”沈一裹紧被子将头蒙起来,发出闷闷的声音,不过须臾之间,他好似清醒了一般,一下掀开被子精赤着上身惊坐而起,“父亲来信了?快拿给我!”

仿若早料到沈一会有这般反应,项瑶抿嘴轻笑,眸光流转看着沈一结实的胸肌稍带羞意,“喏,刚送来的,还有一个包裹在外面……”

“嗯。”沈一应声接过皮质信封,不过却没第一时间拆开,而是下床踩着鞋帮蹦到桌前,将信封慢慢抖了几下后,又狠狠的在桌面上连续摔打几次,才小心翼翼的拿起来。

“一封信而已,还能藏刀子不成……”项瑶立在床边望着好似疯魔一样的沈一,知道这是沈一谨慎的毛病又犯了,遂趁转身叠被之机低头偷笑起来。

“你懂什么,这信要是假冒的怎么办?里面藏着毒药毒粉怎么办?还是小心为上。”沈一一边说着,一边伸长胳膊慢慢的撕开封漆,看他的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能从信封里蹿出一条毒蛇般。

在项瑶心里,沈一哪里都好,唯独谨慎的要命,或者说胆小的要命,在自己家睡觉,房前屋后,甚至房顶上都要有人守着,而且必须刀出鞘弓上弦。

至于三餐用饭,自更不必多说,必须先试毒才肯入口,就算是沈一亲手做的也一样,她能进这屋,也是沈一提前叮嘱过的,要不然,连她也进不来。

“不好!父亲还是不听我的!”正在项瑶整理床铺时,身后突然传来沈一焦急的声音。

“怎么了公子?”弯腰侧身的项瑶,说完便看见沈一反手将信纸拍在桌面上,又颓然的坐了下去,“糟了,糟了……怎么还是要回来啊……”

“什么要回来呀?”项瑶眨着懵懂的眼睛,走到桌旁给沈一倒了杯茶,随着哗哗的水声,她一下惊呼起来,“您是说沈指挥使要回来了吗?”

沈一神情黯淡,紧紧皱着眉,有气无力的点点头,算是回应了项瑶,不过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只要新上任的狗皇帝,敢动老沈一根头发,他非要把其祖坟刨了不可!

“太好了!沈指挥使回来,那我爹也能跟着回来了!”话音落下,项瑶才看见沈一心事重重的表情,“怎么?公子你不开心?”

沈一苦笑,开心?让他拿什么开心?

这景朝的新帝刚登基半年,就已经找理由罢免了两名外省带兵的都指挥使,而且这两人中还有一人被诛杀了满门四十余口,行刑时他可就在处刑台下看着……

现在又要他的父亲沈冲,这位战功赫赫的广西都指挥使,行省军事一把手回来,其意图在明显不过了。

常言道,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沈一的灵魂从科技时代而来,岂会不知飞鸟尽,良弓藏这般浅显的道理,他今年刚好十八岁,也意味着他穿越而来了十八年,故而对刚刚才建国四年的景朝可说知之甚深。

这个时代有些类似他前世的明朝,老皇帝放牛娃出身,自起兵始,经历三十多年奋战,最终平八方灭六夷,定鼎天下,死后将皇位传给了皇长孙。

可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他仅仅做了四年的皇帝便驾崩了,而且这四年里还几乎都是在病榻上度过的。

所以新帝登基,就不得不面对老皇帝给他留下的一群打天下时的骄兵悍将,和九位分封景朝各地的宗亲藩王。

如此便可想象,这位新帝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收拢各地兵权,巩固皇位,防止他的九个叔叔因不满他继位而造反。

沈一也是看破当前格局,才去信劝诫手握重兵的父亲不要回京,甚至还劝他在南疆养寇自重,然而,沈冲并没有听他的,在信上还训斥了他一番。

“公子,公子?”见沈一定定出神,迟迟没有开口,项瑶担心的轻轻唤了两声。

“哦?没事……”沈一侧头微笑,可那笑容始终有些牵强,对项瑶他没法直说,难道要告诉她咱家可能要被皇帝针对,甚至灭门了?“你哥醒了吗?醒了就叫他过来。”

因景朝建国后,沈冲常年镇守广西,沈一的生母又在他十岁时病逝,故而他一直被项瑶的母亲,也就是沈冲亲随侍卫的夫人照顾。

这位夫人育有一子一女,女儿便是项瑶,儿子就是项瑶的哥哥,项前,是与沈一一起长大的伙伴。

听到问起哥哥,项瑶蹙眉鼓起粉腮,俏脸上满是幽怨之色,“肯定没起呢,昨天晚上他好晚才回来,喝的醉醺醺的。”

沈一哑然失笑,看来昨天晚上,项前肯定又按照他的方法搞到不少钱,或者说,骗到不少钱,故而,心知肚明的他也没在多问,大难即将临头,自然手里的钱越多越好。

“看来有十五条计划要加快速度了!必须赶在老沈回来之前完成!”沈一边嘀咕着一边站起来开始穿衣服。

内衬,单衣,软甲,外罩圆领广袖长衫,还有沈一始终不离身的两支袖箭,小腿上的匕首,腰带里的毒药,等等,好一顿忙活后,才算把身上整理完毕。

项瑶打好洗脸水,将热手巾递给沈一,然后拿着梳子又给他梳头扎巾,须臾间,一位丰神俊朗的翩翩少年便推开了屋门。

双手拢袖,沈一深深吸了一口满庭的菊桂花香,初秋上午怡人的阳光让他精神一震。

“公子,您醒啦。”一名健壮的大汉将手里的佩刀行云流水般插回腰间,从檐下走过来边行礼边说道,与他一起收刀的,还有房前屋后守了一夜的十四人。

沈一目光温煦含笑点头,拢在袖中的手拱了拱,算是打招呼,“早,吴叔叔,辛苦你们啦,赶紧回去休息吧,白天有程叔叔他们就够了。”

“不辛苦。”被沈一亲切称呼吴叔叔的吴悍,嗙嗙拍了拍胸前甲胄,一只独眼笑弯了起来,“这跟在战场上比算不得什么,我等受大将军之恩,调回来养伤,已是无以为报,保护公子那是天经地义的责任。”

随着吴悍的话,其余聚过来的人都纷纷点头。

沈一逐一看着他们,这些人中,有些人独臂,有些人少腿,还有些人脸上刻着深深的疤痕,尽显冷兵器战争的残酷。

但就算如此沈一也知道,不能小瞧他们,这些人可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场老卒,一身搏命本事,五六个寻常人难以近身。

而这样的老卒,现下沈府内住着一百余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