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追杀是种什么体验》全文章节方之奂,拾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被人追杀是种什么体验

小说:悬疑

作者:抽烟地男子

简介:方之奂是一个拾荒者,自从掩埋了那具尸体,意外地获得了一部手机。\n无比诡异的任务加上巨额的奖金让方之奂决定冒险一试。\n熟不知就是这一部手机,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让他卷入到一场九死一生的游戏之中。

角色:方之奂,拾荒

《被人追杀是种什么体验》全文章节方之奂,拾荒小说免费阅读

《被人追杀是种什么体验》第1章 一切的开始免费阅读

紧贴着死人的脸,面对着面,一双极为惊恐的眼睛注视着我,眼角的血液不断地渗出,我依稀能看出倒映在死者瞳孔上的那个杀他的人的身影。这让我不寒而栗,瑟瑟发抖。

那张绝望的表情让我永生难忘,我根本就无法想象他死前经历多么痛苦的绝望。

那双眼睛里不断地流出血液,血液替代了泪水。惊恐的眼神中似乎让我看见他死前曾苦苦哀求杀人者的模样。

死人的死状极其惨烈,手肘和膝盖被活活敲碎朝着反方向弯曲。扭曲的脸上写尽了痛苦和折磨。那张脸被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地活活划刻着。脸上的刀痕形成一个歪歪曲曲的文字,仔细辨认一下,让我无比吃惊。

这是一个,“罪”,字。

这个“罪”字里不断地往外渗着血,一直蔓延到他的嘴里、鼻子、耳朵里。

死人的双手深深地插入泥土中,泥土之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迹抓痕。手指与土地的摩擦硬生生将手指的血肉磨得血肉模糊,就连白色的指骨都隐约可见。

我,不寒而栗。可怕,我实在是难以想象死人死前的绝望。

我屏着气,

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呼吸。

2023年1月20号,星期四,晴。

————————————-

方之奂是个拾荒者,说得难听点就是个靠捡垃圾为生的人。他患有严重的失忆症,将自己所有往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不仅记不住自己的年龄,就连自己的爸妈叫什么都不知道。他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叫做——方之奂。

方之奂这些年在不同的城市间角落到处流浪,他不停地向前走着,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走到一个可以容纳他的地方,在那里,他可以正常的和人交流,有属于他的朋友。

一个人常年累月的独自生活靠拾荒为生,他几乎都没有说话的人。那一身肮脏不堪满是泥垢的衣服和蓬乱的头发走到哪里都会有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走到哪里都备受鄙夷,有时候难免会有些人嘲讽他。

“再不好好读书,以后你就和他一样。”

“我知道了,妈妈。”

“哥哥,那里有个变态。”

“妈的,死变态离我们远点,小心老子揍你!”

……

也正因为如此,方之奂见到人的时候便会躲得远远的,如果遇到人实在无法躲避的时候,他会失魂落魄地埋头走路,看着脚下的路,静静地沉默着。

方之奂今晚睡觉的地方是在一个桥下,这里是他这两天找到的令他最满意的休息地之一。因为这桥较为偏僻,整个桥底只有他一个人暂住,就仿佛桥下的一切都独属于他一个人。

桥下是一片泥土,长满了杂草。桥底还残留一个生锈的大铁锅和几块砖头搭建的简陋土灶,当然这个铁锅和方之奂无关,这是他来之前就有的。

方之奂想利用前人留下的大铁锅煮点东西吃,但是他这几天运气不好,周围垃圾箱里的东西被大爷大妈提早翻了个遍,他这几天仅仅只能翻寻到一些人没吃完的外卖充饥,他现在身无分文。

望着冰冷的夜,方之奂孤独地斜靠着桥边,想和人说说话,却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可以诉说。

方之奂一脸呆滞,似乎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和自己倾诉。

他自言自语着。

“你好啊,方之奂。”

“你好啊兄弟。”

“今天你垃圾桶里翻到什么好东西了吗?”

“没有。”

“你是哪里人,你家住在哪里?”

“家?”

“我没有家。”

……

困意涌入大脑,方之奂裹着垃圾桶翻来的被人丢弃的破烂被子,蜷缩着身子,一头蒙了进去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地便呼呼大睡着。

凌晨4:30分。

饥饿使然,方之奂昨晚没有吃上饭,肚子早已饿的咕咕作响,胃疼的如火烧一般。他饿得难受,但是却又不想醒,只好强忍着按捺住疼痛。

直到肚子越发疼得厉害,疼得他再也无法忍受。方之奂不得不清醒过来。大脑潜意识里告诉他得赶紧找点东西吃,再不找点东西吃,他真会饿死。

翻开被子刚一探头。

睁开的第一眼。

一个血淋淋的头颅和他脸贴脸,面对着面。那双惊恐万分流着血的眼睛死死盯着方之奂,吓得方之奂大叫了一声。

“啊!鬼啊!”

方之奂连滚带爬地撇下缠在身子上的被子,撒开腿就往后跑。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遇上鬼了。

他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着,看看那个“鬼”有没有追上他。再三确定那个“鬼”并没有追他,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像个人?

好像不是鬼。

是鬼的话怎么可能会躺在地上。

方之奂逃跑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壮了壮胆子,镇定着。

之前方之奂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凌晨时分他偶尔会遇到一些半夜喝醉的人倒在地上。他自然是上去偷偷地把他们的钱包搜刮得一干二净,悄悄溜之大吉。

他曾经在一个人身上搜到五百块钱,把他乐坏了,足足够他吃上一个月的饭。

刚才那吓人的表情给方之奂留下了一点阴影,他微微皱着眉头,低声怒骂了一声。

“妈的,肯定是哪个酒鬼喝多了,喝醉了也不怕死在桥底下,大半夜装神弄鬼吓唬老子。”

方之奂见那倒地的人没有一点动静,小偷小摸的小心思油然而生。运气好的话,搜到一两百块钱,他也不至于这几天总是一天饿两顿。

每天靠捡垃圾挣的钱有点难以支撑他的吃饭开销,现在一个塑料瓶子是5分钱,纸箱钱一斤才5毛钱。加上现在拾荒行业也存在着竞争压力,有时候他翻一天的垃圾桶也翻不到几个瓶子。

方之奂肚子饿得疼得厉害,像火烧一般燃烧着他的胃。

咬紧牙根,心里念着: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

方之奂眼睛一抹绿光,像只饥饿无比的饿狼正悄悄地凝望着倒地的那个人。

方之奂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生怕惊扰到他。

借着桥边黄色灯光映射,待地靠近了些,方之奂才大约看清此人的模样。穿着白色格子衬衫,和一个灰色休闲裤子,只是让他眉头紧锁的是,这个人的衣服和裤子上沾满了血迹,并且周身有一大滩血液。

方之奂心里不免升起一丝丝慌乱,误以为是灯光使他看花了眼。

闭上眼睛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心里念着不会的,不会的。

再睁开眼时,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这个人的肘关节和膝盖竟然是朝着反方向弯曲。

像是,

像是活活被人敲碎了肘关节和膝盖!

方之奂开始有些慌乱,偷窃东西的念头已然消逝。瞧他一身血液染红的白色格子衬衫,很明显这个人被人攻击了。方之奂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倒地是死是活。

方之奂伸出脚踢了踢那人。

“喂,醒醒。”

“嘿,兄弟,赶紧醒醒。”

无论方之奂怎么叫,那人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在方之奂伸腿踢碰那人的刹那,那人的头颅竟然和身体分开了!

头颅和身体分开了!

头颅微微向前滚动了一下,头颅的正脸此时正巧面对着方之奂。

凸起的眼球流着血泪,一双惊恐的眼睛死死盯着方之奂,脸上被刀一刀一刀地划刻着,弯弯曲曲地线条不断地溢出血液,流经鼻孔、嘴巴和耳朵。脸上歪歪曲曲的刀痕,方之奂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一个“罪”字。

这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方之奂。

方之奂惊慌失措地在原地愣了足足有三秒种的时间。

他终于知道眼前倒地的这个人——是一个死人。

回过神后,方之奂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此人的惨状挥之不去。

他没有逃跑,只是站在原地。

有一丝的害怕,更多的是惊慌。

方之奂深吸了一口气,颤抖地手伸向了死人的口袋不停地翻找着,嘴巴里急急念叨着。

“大哥,反正你都死了,值钱的东西你也用不到了。”

“我这几天饿得眼睛直冒星,你死了可别找我,我实在是饿的难受。”

方之奂在死人的口袋里到处翻找着,希望能找到一些值钱的玩意。翻了片刻时间,令他没想到死人身上一样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没有钱包、没有项链、也没有手表。

正当方之奂大失所望之下。

“叮”

“叮”

“叮”

一道“叮”的声音从尸体上传来,方之奂略微一惊,顺着声音看去。

他看见死人的手里紧紧攥着一部手机,若不是手机屏幕亮起,方之奂很难发现到这个手机,而声音正是手机发出的。

看来这手机是死人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死人紧握着手机,方之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掰开了死人的手,将紧紧握着的手机取了出来。

方之奂小声嘀咕着:“手机卖了应该也能值点钱。”

看着手中的手机发亮的屏幕,方之奂看了过去。

只见手机中的一则信息惊呆了方之奂。

【任务:就地将尸体掩埋,赏金一万。一万元将直接汇入手机中,其内的金额任意使用。】

方之奂有些发怵,一丝寒意从脚底升起直达大脑。他无比慌乱地在桥底左右张望着,他怀疑现在有人正在秘密地监视着他。

他见过太多流浪汉的下场,无一例外都是凄惨无比。

他曾亲眼见到一个流浪汉被一群人五花大绑地绑到面包车上杳无音信。过了好几个月才听别人说,那个流浪汉早就死了,死在一个荒郊野地里,被发现的时候身体里的器官被取走了。心肝脾肺肾,所有能值钱的器官都被取走了,就连眼珠子都被抠了出来,说是什么眼角、膜也挺值钱。

方之奂再三确定四周无人后,紧锁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这是不是太巧了,仿佛一切都被人安排好了似得。

而他又恰巧是被选中的一个“工具”。

一个处理尸体的“工具”。

一万块!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万块足够他吃多少的东西,一万块能改变他太多太多了,他竟有了一丝兴奋。

方之奂的双眼充血,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地说道。

“兄弟,你死得这么惨。我帮你把你的身子埋了,你不用感谢我,只要别来找我就行。”

方之奂嘴巴这么嘀咕着,心里头却念叨着:我要是按照手机信息说的埋掉尸体,一万块真的会往手机里打钱吗?

方之奂将信将疑着,不过随后他就打消了念头。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就埋个尸体吗,埋了不就知道了。

方之奂东张西望地寻找着挖坑的工具,目光锁定在那个生锈的铁锅。方之奂没有任何的迟疑,抄起那个生锈的大铁锅,对着桥底的泥土拼命地刨着。泥土出乎意料地柔软,仿佛注定了似得,极为方便地让方之奂掩埋尸体。

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刨了一个人形小坑。好在泥土比较柔软,不过对方之奂来说还是有点太费体力。方之奂已饿得差点虚脱,强拖着自己无力的身体,来到尸体旁。看着地上那颗脱离尸体的头颅,凸起的眼球写满了惊恐,死死地盯着方之奂。这是死不瞑目啊!方之奂微微迟疑下,伸出去的右手竟不自觉地颤抖着。

想必不管是谁若没有巨大的勇气都不敢提起这颗血淋淋的头颅。

方之奂深呼吸着,内心疯狂地大喊着。

一万块!

埋了他就有一万块!

那可是一万块啊!

终于是金钱战胜了恐惧,方之奂右手一把抓起死人头颅的头发,左手抓起死人的一只脚,一步一步地将尸体拖入坑内,仓促地为尸体埋上了泥土。

“兄弟,坟有点简陋你别在意,你就好好在里面待着吧。”

“再见了,不出意外的话,我是不会再回来了。”

方之奂微微皱着眉头又赶忙补充了一句:“不,是再也不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