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新欢是个白切黑》全文章节傅修远,宋北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小姐的新欢是个白切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馨小夭

简介:千金小姐宋北安对帅气医生傅修远一见钟情,开始了她“女追男隔着好几座,好几座山”的漫漫追夫路。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表面看起来温柔善良的傅医生,居然是个让她家破人亡的白切黑。\n世事更迭,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多年后,当他们终于明白何为爱,如何爱以后,傅修远便深刻体会到了什么是“虐夫一时爽,追妻还是火葬场!”

角色:傅修远,宋北安

《大小姐的新欢是个白切黑》全文章节傅修远,宋北安小说免费阅读

《大小姐的新欢是个白切黑》第1章 相逢,猝不及防免费阅读

宋北安转了转僵直的手腕,低头发现脚上被绑住的地方已经勒出了血痕。

身边自己冒死救下的黑人小姑娘却正睡得香。

她心中对这个胆大姑娘腹诽了一下,慢慢跳到窗口去看外面动静。就在刚刚,她听到部落特有的庆祝锣鼓响起,心中暗暗庆幸了一把,看来是首领孩子平安出生了。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被他们……。

她想起几个月前,他们救了女人,白人,中了电视上非洲美丽景色宣传片的毒,一个人做背包族旅游,结果不知干了什么事,得罪了当地部落的人。

当被他们救回来时候,除了浑身的伤,连精神都失常了。

当地部落对于这种“战利品”是共同“享用”的。

想到这里宋北安打了一个寒颤,心想,冲动了,但是这个可怜女孩就在自己眼前,怎么能不救?

唯一没想到的是,以前万事万灵的食物和美元这次不管用而已。

然后,自己被这帮人抓住,粗暴绑起来,和这个可怜的女孩一起被扔在这里。

此时,宋北安从窗口看见一群人,向关着她的房子走过来,宋北安心中顿时紧张起来,难道这是要,她不敢想下去,几个月前,那个女人凄惨的样子在她眼前闪过。

几个人进来,粗暴将宋北安从地上拉起来,抓着她的胳膊就往外推。

宋北安用英语大喊:\”你们这样对我,就是违背国际公约,你们不能这么做。\”

然而,且不说这群人根本就听不懂英语,就算他们听得懂,也绝对不会把什么国际公约放在眼里。

宋北安被他们粗暴的带到酋长面前,整个部落人都聚集在一起,燃起篝火,部落里最好的食物被拿了出来,显然在招待贵客。

酋长坐在最高桌子前,离他不远有另一张桌子,宋北安意外看见一个亚洲人。

因为是背对着她坐,宋北安看不见他的脸。

她被粗暴扔在地上,这时部落里翻译用英语对那个亚洲人说:“亲爱的朋友,您帮助我们的继承人顺利降生,既然您不要其他的礼物作为感谢,那么把这个亚洲女人送给您当做奴隶吧。”

宋北安这才明白,自己这稀里糊涂地就被这群非洲土著送了人?

此时,她的脑子转得飞快,这个亚洲人怎么也说是从文明社会来的吧?再怎么说落在他手里也比落在这群野蛮人手里好吧?

翻译对她身边土著一挥手,宋北安就被他们像捉小鸡一样地捉起来,扔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宋北安一下摔倒在男人面前,脸着地,跟狗吃屎似的,她心中暗暗唏嘘了一下,谁能想到呢?堂堂的宋大小姐也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说出来都没有人信。

她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去看清楚那个她所谓“主人” 的脸。

就听见那个男人开口了,同样是用英语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接受这个礼物,并且请翻译代为转达自己对酋长的感谢。\”

他的英语说得很好,重要的是,声音真的很磁性,很好听。

宋北安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却被这个声音吸引了。

好久没有听见这样让她心动的声音了,她想。

话说,这样让人心动的声音,似乎就有那个人可以发出来。想起那个人,他的名字在宋北安心头和喉头滚过一遍。她在心里暗暗笑自己傻,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始终逃不脱。

一只手伸过来,宋北安看清楚那只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那只手捏起宋北安的下巴,将她的脸托起来,宋北安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那一瞬间,她开始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张脸似乎还是如同记忆中那般,但是又和过去那张白皙到苍白的脸孔不同。

现在,这张脸已经多了些许健康的麦色,但是却依然那样好看。

宋北安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在这样的场合下重逢。

在他们刚开始分开的时候,宋北安在心里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他们会再遇见。

这么多年过去,时间一点点磨灭了宋北安那些不切实际,又隐秘的幻想,当她已经开始慢慢好起来的时候,当她以为自己走出来的时候,她又再一次遇见了傅修远。

傅修远捏着她的下巴,嘴角甚至还噙出了一丝笑意:“跟着我,条件你随便开。”

听见这句话,宋北安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她怎么也想不到,风水轮流转,会有这么一天,傅修远会在她面前说出这句话。

这是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宋北安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那时,宋北安站在傅修远的诊室,宋北安不可一世对站在她面前,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傅修远说:“跟着我,条件你随便开。”

宋北安永远也忘不了当时傅修远的表情,错愕,不可思议,羞愤。

如今,在这茫茫非洲大草原上,自己会被傅修远捏着下巴,以她主人的身份,再次说出这句话。

宋北安眼圈泛红,扭头避开傅修远的手,一言不发。

傅修远笑了笑,也不勉强她。

只是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没想到,堂堂宋大小姐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宋北安冷冷回:\”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傅医生,也就是到了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能够让傅医生一招登天。\”

傅修远没有生气,而是忽地笑了。看着他的笑容,宋北安还是如当年一样的感慨,真是好看,清风霁月,如沐春风。

果然,无论时间过了多久,自己和他之间有过多少爱恨纠葛,对于傅修远的美色,宋北安永远招架不住。

傅修远一把将宋北安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酋长拿起旁边女人敬过来的酒,高兴举起手中酒杯,大声用当地土语讲着祝酒词。

翻译坐在傅修远身边翻译给他听,大致的意思就是神明把傅修远派来帮助他们,使得部落得到了继承人。部落继承人诞生,意味着部落的生生不息。

土著们纷纷开始高声大喊,男女老少开始跳舞,气氛逐渐推向高潮。

一群穿着暴露的非洲女人涌上来,坐到几个身份尊贵的男人身边,酋长身边坐了两个。

其他人,包括那个翻译的身边也做了一个。

有两个女人想坐到傅修远的身边来,傅修远摆手拒绝了他们,然后指指自己身边的宋北安,示意自己的身边有人了。

那两个女人失望地坐到别人身边去了。

坐在酋长身边的女人,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顺势身体软软缠上酋长的身体,慢慢将嘴里的酒喂进去。

那些女人纷纷效仿,都嘴对嘴地将酒喂到身边男人的嘴里去。

酋长看着这些自己女奴,满意得哈哈大笑。

忽然,注意到坐在傅修远身边的那个亚洲女奴没有给他尊贵的客人喂酒。

登时大怒,将手里的酒杯狠狠掷出,向着宋北安的脸砸来。

宋北安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酒杯就要砸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那一刻她已经躲闪不及,心中唯一的想法居然就是,砸死没事,千万别毁容。

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袭来,她只看见一个人探出身来,挡在她的面前。

傅修远在那一刻猛地起身,转身,抱住宋北安,那只酒杯重重砸在他的后背上。

杯子瞬间碎成几片,其中一片从傅修远的脖颈边划过,幸好划得不深,但是也划破皮肤,流血了。

眼看这个变故,翻译急忙站起来,拉起地上的傅修远。

酋长一看杯子砸中的不是那个女奴,而是他的贵客。顿时气急,大声用土语叫出几个大汉。

强壮的非洲男人,上来就不由分说抓住宋北安就往外拖。

傅修远一把拉住她,侧脸问那翻译是怎么回事?

翻译跟他解释说,酋长觉得是女奴伺候得不好,才让他的贵客受伤,要把这个不懂事的女奴带下去好好教训。

听见好好教训几个字,宋北安心中那个可怜白人女人的样子瞬间在她心里闪过。

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瞬间做了个决定,她抓起桌上的酒杯,满满喝了一大口,回身,捧住傅修远的脸,嘴对嘴将口中的酒渡到他的嘴里去。

不就是亲吗,这有什么,她心里想着,比这个更亲密的事情,她和傅修远都做过。

傅修远被宋北安的行为惊呆了,他感觉得到她微凉颤抖的双唇,感觉是辛辣的酒慢慢流进口腔。

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傅修远来没有来得及仔细品味重逢后他心中那隐秘的幸福和喜悦。

就和宋北安以这种方式发生了亲密接触。

此时,他的心中却忽然笑了,宋北安还是宋北安,即使无数的变故和漫长时间,无数痛苦折磨后,她在骨子里却还是那个高傲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宋大小姐。

唇齿相依的感觉让两个人仿佛瞬间回到了那些幸福又痛苦的岁月,尽管口中的酒已经喂完,就在感觉宋北安要离开他的唇时,傅修远忽然伸出手,按住宋北安的后脑,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