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重生:鬼王宠妻太嚣张》全文章节卫璃,侯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复仇重生:鬼王宠妻太嚣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意千重

简介:前世她痴心错付,被枕边人设计玷污,连累幼子惨死,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n今生她只想护住父母兄弟亲人,活得恣意快活,同时要向仇人们讨回血债。拿了她的,都给她吐出来;狗男女,凑做一堆打包送走;打她主意,颠覆你的皇权!\n咦?这个男人是谁?怎么没事就喜欢看她演戏。\n什么?竟是传说中的月神大人?\n本以为是谪仙下凡,没想到是个大活人,还有七情六欲?

角色:卫璃,侯爷

《复仇重生:鬼王宠妻太嚣张》全文章节卫璃,侯爷小说免费阅读

《复仇重生:鬼王宠妻太嚣张》第1章 月黑风高免费阅读

今夜无月,夜色如墨,到处都黑的不见五指。偌大的广平侯府内树影婆娑,只有几处灯火阑珊,夜风过罢,倒有种阴森之感。

“夫人,夫人,不好了!”春绣掀开湘妃竹帘子,来不及通报就快步走进屋内,竹帘子甩下,一旁挂着的辟邪的八宝紫金铃径自响动不已。

在灯下做绣活的卫璃缓缓抬起头来向春绣看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春绣一把夺过卫璃手里的针线,急急说道:“夫人,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在这做针线!门房那边来人说,侯爷醉酒了,醉倒在梦湘园里了,夫人您快过去瞧瞧吧!”

卫璃心一紧,呼地起身,抓住春绣的手:“快带我过去!”一面往外走一面吩咐一旁伺候的夏凉:“快去厨房准备醒酒汤!”

夏凉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屋子朝大厨房跑去。

卫璃走到院中,脚下步子稍慢。一眼望去,黑夜寂寂,昏黄灯影下的花丛瞧不出颜色,处处笼罩着一股不真实。一股冷风吹来,她立刻打了个寒颤。

春绣扶着卫璃的手臂,察觉到她脚步慢了些,抿了抿嘴唇道:“夫人,奴婢扶着您,咱们快过去吧!”

卫璃抬脚走了几步,忽然,一声凄厉的婴儿的啼哭声传来,是盛儿的哭声,是她的儿子在哭。她的心揪了起来,盛儿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奶娘呢?

她的脚步迟疑了:“我先去看看盛儿,盛儿为何要这般啼哭?”

春绣浑身一紧,心下恼怒不已,她放轻声音:“夫人,有奶娘照应着呢,孩子饿了尿了哭两声很正常,您快去看看侯爷吧,听小厮六九说,侯爷醉糊涂了,一直唤着您呢!”

卫璃点点头,不疑有他,扶着春绣快步往院外走去。

盛儿的哭声还在继续,出院子前,卫璃回头看了一眼,雕花窗棱上映出了奶娘哄抱盛儿的影子。她狠狠心,往梦湘园去了。

到了梦湘园门口,卫璃推开院门,院子里一片漆黑。突然背后被人猛地一推,她身子失去平衡,一下子扑进院内,她被摔的头昏脑胀,口中喊着:“春绣!春绣!”

“砰”地一声,望湘园大门被关上了。

卫璃听见这声响,顿时浑身如坠冰窟。

还不及等她反应过来,一条黑影接近,一只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一只手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卫璃瞪大双眼,这不是侯爷!这双手不是陈倾安的!她惊恐万分地想看清来人,可是夜色太浓,她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其余的,什么都看不见。

黑影将她拖进正厅内,厅内没有烛火,也没有月光,她口中呜呜叫着,双眼溢满泪水,两腿乱蹬,她挥舞着手臂,握起拳头锤打他,她努力想看清来人,她想求他放过她,可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她只能听见黑影喘息的声音。

她的嘴巴里被重重塞进一块布,接着“啪!啪!”两声,黑影扇了她两巴掌,力道如此之大,顿时让她眼冒金星,鼻腔热热的,好像有液体流了出来。她愣了一愣,又开始激烈地反抗踢打,男人似乎火了,直接欺身压下,卫璃两腿被男人的腿压着,两只手被男人一只手抓到头顶上方,接着,男人便开始上下其手。

她浑身颤栗不已,心中绝望呼喊:不要啊!求求你!夫君!快来救救我!

没有人能听到她内心的呼唤,毕竟世上没有神明。她睁大着眼睛,看着门外,看着漆黑如墨的夜色,任由眼中泪水滚滚而下,看着看着,她好想抱一抱盛儿,好想好想,她想她刚才应该去抱一抱盛儿的。

良久,那人站起身来穿着衣裳,居高临下看着在冰凉的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的女人,的确是世间少有的美人,这一身的冰肌玉骨,花容月貌,啧啧……再想一想这位的妹妹,他又啧了一声,陈倾安可真是享尽齐人之福,只是可惜了这位美人,命不久矣啊!

黑色大理石地板上的女人仿佛没了呼吸,只大睁着眼睛看着无边的黑暗。

“叮当”男人身上的玉佩掉在了地上,正好掉在卫璃眼前,卫璃转动眼珠,双眼蓦然睁大,这是一块皇室才可佩戴的玉佩,下坠明珠,明珠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幽微光,正是这微光,让她看清楚了玉佩上的纹样,她颤抖起来。

男人“咦”了一声,伸手将玉佩捡起,卫璃看着他的手指从她眼前划过,她看见了男人小指上的蜈蚣形伤疤。

正在这时,梦湘园外人声大作,火光乍起。

片刻,便有人来拍梦湘园的大门。

卫璃低低地呢喃着:“夫君……”接着惊恐地坐起身,开始到处摸索着寻找自己的衣裳。夏裳单薄,又被撕的粉碎,哪还能遮住一分半分?

男人看着园外的动静呲笑了一声,似对她又似对外面那伙人说道:“装模作样!”转身便隐入黑暗中。

卫璃愣住,正在这时,大门被人打开了。数十人提着灯笼涌进园中。为首的正是“酒醉”的陈倾安和一脸震怒的老夫人。

卫璃浑身颤抖,面上泪珠滚落,双手紧紧护着*前,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缩在角落里,努力隐藏在黑暗中,她不敢看来人,也不敢看一步步走近的陈倾安。

陈倾安满面阴鸷,提着灯笼四处看了看,仿佛在确认什么。

卫璃仍旧浑身发抖,她抓住他的衣袍,紧紧抓住:“倾安!有人害我!有人害我!”

“*妇!我陈家,是造了什么孽!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老夫人走上前来,指着卫璃痛斥。

卫璃如遭雷劈,她转了转眼珠,看向陈倾安:“侯爷,你相信我,我是被人害的!”

陈倾安俯身抓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下一秒就要捏碎她的骨头,阴鸷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他恶狠狠地瞪着她,一字一句开口:“相信你?真是笑话!你怎么那么会勾引男人?说说看?你是怎么让他们一个两个都要打你的主意的?你果真是天生的*!娃!荡!妇!”

卫璃瞪大眼睛,惊恐万分地看着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