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宠,快到云少怀里来》全文章节余诗月,余诗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心尖宠,快到云少怀里来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木槿花城

简介:【甜宠+虐渣+欢喜冤家】一场虐杀,让她看清了错信的渣男贱女,重生后,她回到了那个她以为的冰冷的家。继父将她捧到手心里,直接划给了她三家公司,并扬言:乖女儿,随便玩!而她的哥哥却化身保镖,对她细心呵护,生怕一个不小心,妹妹就消失不见,最离奇的是那个雾城的小魔王,怎么会突然对她死缠烂打起来,上一世,两人明明互相看不顺眼来着……

角色:余诗月,余诗诚

《心尖宠,快到云少怀里来》全文章节余诗月,余诗诚小说免费阅读

《心尖宠,快到云少怀里来》第1章 我是那么的恨你免费阅读

雾城。

一座废弃的烂尾楼外,停着一辆稀有的豪车。

引人注目的是,车轮上竟然栓了一条黑色的狗,而且是鲜有人知的比特犬。

楼内,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躺在水泥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余诗月,你放开它!”金翊颤抖着嘴唇道。

“想让我放开这个小畜生啊!”余诗月看了看被她掐住脖子的狸花猫,又看向趴在地上的金翊。

她的手上更用力了几分,“求我啊!昔日高高在上的金家小公主会为了这么一个小畜生跪下吗?”

金翊咬了咬唇,艰难的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跪下,开始磕头。

一下又一下。

不一会,那水泥地上就已经染上一片鲜红的血迹了。

金翊的额头更是已经烂成一片,她已经头晕眼花了,但还是努力求饶,“求求你,放过贝贝,它什么都不懂,……”

余诗月用自己的高跟鞋尖一脚踢向了金翊的头,听到‘咚’的一声后满意的笑了。

她松了松自己的手,让小猫得以喘口气,一下子就死了就不好玩了。

“金大小姐,害了它的人就是你啊!我不是让你自己一个人来吗?为什么要带上它呢?”余诗月叹了口气,“你总是喜欢这样自以为是。”

指尖紧紧的抓在地上,金翊心如死灰,“我如果知道会这样,肯定不会带它来。”

“真是好笑,还没开始呢,就说的好像你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余诗月从一旁的废弃油漆桶上拿过自己的小包,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狸花猫惨叫一声,瞳孔猛的睁大,一条后腿瞬间就被切掉了,滴答滴答的血迹顺着残肢滴落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不要!”金翊撕心裂肺的嘶吼着,她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头,感觉自己身下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余诗月歪着头看了看她的反应,丢掉了手中已经奄奄一息的死猫,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金翊的肚子,然后嘴角缓缓露出了诡异的笑。

金翊看着手中拿着滴血的刀一步步向她走来的余诗月,吓得双手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余诗月,你不要这样,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孩子是无辜的,等到我把他生下来,你让我怎么样都行,……”

“闭嘴!”余诗月弯腰把还沾着血的刀放在了她的嘴唇上,拍了拍。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金翊努力的爬向被扔到角落里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云狗。

就在金翊的指尖快要够到手机时,余诗月已经先一步踩上了手机。

随着高跟鞋猛烈的踩踏,楼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金翊有些恍惚,是他啊,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如果要是早点该多好!

“金翊,我最烦的就是你这个样子!这个无辜,那个无辜,就特么你是个大圣母是吧!告诉你,我看不惯谁,谁就得死!”

金翊感觉到脸上猛然一阵刺痛,很快,半边脸就麻了,她一点点的后退,“不要,你这样是犯罪,回头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怎么样?”

余诗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最后甚至笑出来眼泪,“你还是这么幼稚,法律么,向来是用来约束那些低贱的人,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你觉得,区区法律,我余诗月会放在眼里?”

她又拿起刀开始在金翊的另外半边脸上开始刻字,“你的楷书一向比我练的好,哈哈,不过可惜了,这辈子,没机会让你发挥了。”

左边是个‘贱’,右边是个‘婊’,完工后,余诗月为自己鼓了鼓掌。

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狗吠声。

金翊心神一震,开始呼救,“救命啊!救命啊!”

余诗月嘲讽的笑了笑,扒着窗户往外看了看。

烂尾楼外,一切正常。

“看来阿猛饿了,”余诗月重新拿起刀,看着瑟瑟发抖,像一只小白兔一样的金翊,“很快一切就要结束了,下辈子一定要记住,投胎的时候擦亮眼睛,遇到本小姐要绕道走。”

她高高的举起了刀,猛的扎在了金翊高耸的肚子上,……

金翊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茫然,因为她正在床上躺着。

窗外阳光和煦,云彩浮动,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她记忆的最后,是那把刀深深的扎在了她的肚子上方,那里是心脏的位置,必死无疑。

可是,现在她是怎么回事?

肚子是平的,双手还嫩滑无比,完全不是那时候做了几年家务的手。

这时,门忽然打开了,一个中年妇女面上带着假笑,“翊翊,快点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说完她又把门轻轻的关上了。

金翊的手死死的拧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不是在做梦,她重生了,回到了五年前,一切的大错还没酿成的时候。

刚刚那个女人是她男朋友余诗诚的妈,今天应该是她和余诗诚约定去领证的日子。

苍天有眼,让她回到了罪恶之源开始的这一天。

她起床,然后打开了破旧的衣柜,从里面随意的拿出了一件白色的旧衬衫,妆也没化,头发更是随意的扎在了脖颈后。

果然,看到她的这副打扮,沙发上的三个人面色都变了变。

更令金翊觉得奇怪的是,她竟然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心里话。

余诗诚:她今天是怎么了,故意惹我妈不高兴吗?等领了结婚证,非得让她给我妈好好赔罪不可!

余诗月:这个富家小姐可真蠢啊!果然,蜜罐里长大的人就是没脑子!还以为她瞒的好好的呢!等到她嫁给了我哥,那金家的一切还不都是我们余家的!

陈娟:没眼色的东西,以后可得好好教教她规矩了!

前世的她,隐瞒自己的身份,不惜与家人决裂也要嫁给余诗诚。

她还以为自己瞒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这家人早就把她的一切都摸清楚了,就等着把她骗就门,然后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金翊忍住上前撕烂余诗月那张脸的冲动,老天爷既然让她重生了,她怎么能不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和贝贝报仇呢!

她冲着沙发上的三个人笑了笑,然后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她哥哥的电话。

许久没有接到过自己妹妹电话的金麟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自从两年前的一个误会,金翊就突然消失,再也没和他联系过了。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