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年代》全文章节徐斌,徐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陌生年代

小说:都市

作者:卧室幽灵

简介:九零后小伙,徐斌,大学时开始创业,不到三十岁公司就成功上市,成为人人羡慕的亿万富翁,本想舒舒服服的过完余生。\n可一次意外的撞车后,他发现自己重生到了八十年代,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年代里,他想拿后世那些经典的营销策略从新快速的过上富豪生活,可现实有点打脸,不是说重生过去的人,做什么买卖稳赚不赔嘛?都是骗子!\n极品亲戚,白莲花前女友。\n哎!!腹黑表哥怎么也像穿过来的呢?\n宿主的烂摊子只能他来收拾了!

角色:徐斌,徐明

《陌生年代》全文章节徐斌,徐明小说免费阅读

《陌生年代》第1章 骂街免费阅读

“你个臭不要脸的,抢你哥对象!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不是我们徐家正经的种,就是上不了台面。”

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婆子,冲着一所破败的农家院子谩骂着,污言秽语像是滔滔江水一样,狂泻而出,言语的难听程度让人不堪入耳,身侧两个儿媳妇,和孙子孙女则是气势汹汹的盯着屋内。

院内一间土坯茅草屋内,土炕上的徐斌被哭声吵醒。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嚎哭。

周围破败不堪的景象让他感觉十分陌生,我不是应该在上市酒会上嘛!这是哪?

‘徐斌’性别;男,二十九岁,一个货真价实的九零后,由于高考时候生病,发挥不理想,最后只是念了个普通专科院校,但好在徐斌脑袋灵活,大学还没毕业就开始自主创业,等大学毕业的时候,公司已经价值百万。

随后徐斌仅用了7年的时间,就把自己的网络公司从资产百万做到了市值几个亿的上市公司,就在公司上市的这天晚上,徐斌举办了一场酒会,用以庆祝公司上市成功,各地分公司的经理在酒会上也是借着徐斌的好心情都前来纷纷敬酒。

酒量一般的徐斌今天也是来者不拒,频频举杯共饮,待酒会结束后,徐斌坐在自己专车上,车一晃动,酒劲上涌,困意就自然袭来,徐斌也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随后一声莫名巨响,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炕边嚎哭的男人看到徐斌睁开眼睛,立刻止住嚎哭声,一张黑瘦的脸凑到徐斌近前关切道:“儿子!你醒了,快动动手脚看看还有哪里感觉不舒服?我好去卫生所给你找大夫。”

黑黄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精瘦的身材像根柴火。徐斌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这梦也太真实了点吧。

男人眼角边还挂着泪珠:“斌子!咱可不能再寻死了啊!你要是有个好歹,你让爹往后的日子可怎么活啊!”

徐斌傻愣愣的点了点头,他完全搞不明白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徐斌环顾四周,一个老旧的破木箱子放在炕尾的位置,一盏看似仅有十瓦的黄灯泡被房顶破洞处钻出的风吹得晃动着,待扭头看到一个带有镜子的红色衣柜时,他有些愣住了,镜子里一张帅气的面孔倒映在镜子中。

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面颊,镜子中倒映出同样的动作。

这不是自己的脸啊!难道自己喝多后穿越了?正在风中凌乱的徐斌,忽然感到一股头痛,陌生得记忆袭入大脑,原来这身体的主人也叫徐斌,生活在1985年,人长的十分帅气不说,学习还十分好。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要选择跳崖自杀。

抬眼看看眼前的男人,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是入赘在母亲家这边的,由于父亲懦弱的性格,导致记忆中曾经的徐斌十分看不起自己的父亲。

当下自己还没想好如何与眼前这个人相处,就听门外又传来一阵阵的咒骂声。

“你咋不‘嘎巴’死了呢!老天咋就这么不开眼,还让你这个贱种活着,真是丢我们徐家的脸。”

骂出的话越来越没有下限,任谁听,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姥姥骂亲外孙的话。

徐明学,擦了擦眼角的泪,赶紧跑到屋外,扑通跪在地上,边磕头边道:“娘,您就别骂了,您要是感觉心口堵得慌,您就骂我,打我也中,就是别再逼孩子了。”

徐斌眉头紧皱,已经多少年没人敢这么骂自己了,别说骂了,就是大声说话的也不多啊。

随着门口骂声不断,徐斌的火气也渐渐上涌,最终徐斌爆发了,他强起身子下地来到门前,用尽力气推开门,‘砰’木门撞击土坯墙的声音把正在谩骂的徐老太给镇住了。

“姥姥!我可是您的亲外孙,您骂我是贱种,这意思是咱们老徐家都是贱人?再有您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满嘴污秽,就不怕影响了你亲孙子的大学前途?”

徐斌上辈子是跑业务出身,思维逻辑相当强,听着门外的谩骂声很快就找到了槽点讥讽回去,并且徐老太的亲孙子‘徐亮’那可是正八经的大学生,在这个年月一个农村学生能考上大学那可是相当不得了的事。

听到徐斌提到自己亲孙子的前途,徐老太顿时哑声,而徐斌的大伯娘也就是徐亮的母亲‘刘翠芬’脸色瞬间更是难看了几分。

家中小辈共有四人,全都是男丁,徐亮21岁是徐家老大的儿子,不仅是个大学生,而且还有一个顶顶好的女朋友,徐斌19岁,是徐明学入赘徐家后与徐家二女儿生下的儿子,也是这个家里最不受待见的人。徐光18岁,是徐斌小叔的儿子,也是最游手好闲的,怎奈人家是亲孙子,就算是游手好闲,徐家老太依然是疼的不行。

刘翠芬听徐斌提到了自己儿子的前途,怒火就不停的往上窜,你亲哥哥的女朋友都抢,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表弟徐光在刘翠芬身后也是一脸愤然,徐光平时对他很不错,每次从学校回来,都会带很多好吃的好玩的给自己,可眼前这废物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居然敢跟自己的好大哥抢女朋友,真是欠收拾,心里想着,双手已经按压的嘎吱作响,似乎得到命令就能立刻冲上来揍徐斌一顿。

徐明学一脸恳求,“妈,大嫂,孩子刚醒说的都是胡话,你们别往心里去。”

徐明学天性懦弱,纵使是别人已经堵门口指着自己儿子鼻子骂了,他依然认为只要自己退一步,一切事情就都会过去的,这种情况在徐斌的母亲去世后更加愈演愈烈。

徐斌上前拽起徐明学,“爹!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别搭理院子里这群疯狗!”徐明学怕自己儿子有什么不测愣是没敢进屋,就是静静的站在徐斌的身后,想着万一有点什么意外,自己好第一时间冲上来护住自己的儿子不让他挨揍。

徐老婆子被徐斌这句话气的满脸通红,真是有一巴掌呼死徐斌的冲动。

徐斌的小婶‘赵艳芬’在一边阴阳怪气道:“呦,平时还说什么自己是文化人,眼下连自己的长辈都敢骂,我看啊,以后就算考上大学也是个白眼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