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1988》全文章节徐东,赵雨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巅峰1988

小说:都市

作者:白马不喝水

简介:亿万集团创始人徐东驾车坠崖,却意外重生到1988年,这是一个商海沉浮、遍地捡金子的年代,面对温婉妩媚的妻子,聪明乖巧的女儿,辍学煤矿下井的妹妹,徐东挺起男人的脊梁,我要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n重活一世,投资创业驾轻就熟,致富赚钱太过简单,想要成为首富,定个小目标吧,先赚它一千万!

角色:徐东,赵雨桐

《巅峰1988》全文章节徐东,赵雨桐小说免费阅读

《巅峰1988》第1章 家有娇妻免费阅读

“徐东,起来吃饭。”

“你跟甜甜去动物园看梅花鹿,怎么就你一个人醉醺醺的回来了?”

“甜甜马上就要读小学二年级,学费没凑齐,买文具书包的钱都让你拿去赌了,咱们俩都是文盲,绝对不能让甜甜辍学。”

徐东的妻子赵雨桐鼻子一酸,泪眼婆娑,徐东生理有问题,支棱不起来,结婚三年没跟她同过房,婚后的徐东酗酒、烂赌,跟一群不务正业的小混混胡吃海喝,每次在外面输了钱,回到家不分青红皂白,对着赵雨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赵雨桐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取名甜甜,希望能收住徐东的心,生活甜甜美美,可残酷的现实让赵雨桐几近崩溃,徐东变本加厉,母女两人一个也不放过,甜甜瘦小柔弱的身躯经常也是遍体鳞伤。

多少个漆黑无助的夜晚,赵雨桐眼神惊恐,怀里护着甜甜,后背被徐东手中的皮带,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我没死。

这是哪?

徐东费力的睁开眼,记忆停留在他驾驶着劳斯莱斯幻影,在盘山路上飞驰,忽然间,轿车左前轮爆胎,冲碎护栏,跌下万丈深渊……

前世的徐东是金融大亨,亿万富翁,万亿上市集团的创始人。

“是你救了我?”徐东发现沾满泥土的黄胶鞋上露着几根脚指头,黑色的烫荣裤子打着绿色、红色的大补丁,上身白条背心泛着屎粑粑的黄色,还有几个破损的窟窿。

“先吃饭吧。”赵雨桐没敢搭话,醉酒的徐东要是说不对话,上来就是一顿打。

动作娴熟的赵雨桐,端上来一盘发霉的玉米窝窝头,塑料盆里,勉强盛出两碗灰黑色的麦麸子稀汤,麦麸子吃多了不消化,拉不出屎来,甜甜有一次憋得嗷嗷大哭,还是赵雨桐用手抠出来的。

“谢谢。”徐东下床,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忍不住惊愕。

赵雨桐看起来差不多有一米七的身高,标准的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肤色雪白,右眼还能看到淤青的轮廓,脖子上红肿血青,还有齿痕,漏出来的手臂红肿不堪,挺拔的酥胸,把的确良小花衬褂填的满满当当,两条笔直的大长腿上,还有不少新旧伤疤。

徐东脑子嗡嗡响,无尽的记忆洪流融合到一起,我真的没死,我重生到1988年同名同姓,二十三岁的徐东身上。

赵雨桐站在破旧的小木餐桌旁,尽管她已经一天没吃饭,却根本不敢动筷子,每一次她和甜甜,都要吃徐东吃剩下的饭,“甜甜呢?你是不是把她卖了?”

徐东最近一段时间,每天嘴里念叨着要把甜甜卖了,反正甜甜是领养的野种,也不是徐东亲生的。

“我……”徐东说不出话来,就在两个小时前,徐东根本没有带着甜甜去动物园,而是把甜甜领到了黄五郎的狗肉店,徐东输得一败涂地,最后想翻盘把甜甜当赌注,又被抽老千的狗贩子黄五郎赢了。

“徐东,你……你真是禽兽不如,虎毒还不食子呢?你把甜甜还给我!”赵雨桐崩溃了,蹲在地上,对着徐东咆哮,甜甜是她的心灵依托,没有了甜甜,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在这个世上多久。

赵雨桐这样贤良淑德的女人,两世为人的徐东都没见过,现在因为甜甜,却像是一个疯婆子。

徐东感同身受,感慨赵雨桐的不离不弃,对自己和这个家的艰辛付出。

“你先起来。”徐东快步走过去。

赵雨桐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对着徐东大喊大叫,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一顿毒打,蜷缩着身体,赵雨桐双手护头,犹如待宰的羔羊,上一次赵雨桐想给甜甜买一双新鞋,徐东把她打的耳朵流血,差点聋了,最后赵雨桐加班攒来给甜甜买鞋的钱,都让徐东拿去挥霍一空。

逆来顺受惯了的赵雨桐身体颤抖,可这顿殴打,却迟迟没有到来。

“这窝窝头长了霉菌,不能吃,麦麸子也馊了。你在家等我,我出去买点菜,这些东西要扔掉,吃了会死人的。”

“晚上不要去毛纺厂加班了,我有话对你说。”

“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情,咱们会比所有人生活的都好。”

徐东记得,1989年,爆发了第二次石油危机,国际原油价格,短短两个月,每桶15美元,暴涨到每桶46美元,这是一个好机会,还有足够多的时间,要完成原始的资本积累,用钱生钱,这么充足的时间,徐东有信心,赚个几千万。

把桌子上的窝窝头,麦麸子稀粥全部倒掉,徐东打开抽屉拿出三角皮带,黄五郎要是不讲道理,徐东打算给这个狗贩子一点教训。

赵雨桐从来没有见到徐东这么温柔过,可当她看到徐东手里的三角带,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怕!

徐东推开筒子楼摇曳的楼门,身姿挺拔的向外走。

“徐东。”赵雨桐忍不住追出来,对着徐东的背影祈求,“把甜甜还给我,求你了。”

徐东转过头,柔声嘱咐道:“放心吧,等我,家里的那些饭,绝对不能再吃了。”

赵雨桐感觉徐东的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

……

“黄五郎,给我滚出来!”夜色渐晚,黄五郎的狗肉店已经关门上锁,这是名副其实的挂羊头卖狗肉,说是狗肉店,其实是一个隐蔽的赌徒窝点。

哗啦一声,门锁链子扯开,走出一个痞里痞气的瘦子。

“呸!”瘦子朝地面,吐了一口浓重的黄痰。

“草!你他妈还敢来?黄五郎也是你叫的?叫五爷!”

“谁啊?”里面走出来一个大胖子秃头,“我草,五爷还真说对了,这怂货脓包,输了女儿,肯定还要用老婆做赌注,她老婆长的可真水灵,上次去要赌债,嘿嘿……”

顾不上收拾这两个小喽啰,徐东鹰隼般的眼神一扫,这两个看门狗,犹如坠入万年冰窟,全都傻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徐东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哎……你站住。”瘦子半天才反应过来,忙喊叫。

“飚子,这小女孩值几个钱吧?”一脸横肉的黄五郎鹰钩鼻、三角眼,正在用割肉刀剔牙。

对面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淡淡一笑,他留着板寸,额头上一道刀疤,由左至右贯穿到嘴角,“五爷,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贩狗不违法,这人?”

徐东冲进屋,女儿甜甜被关在脏兮兮的狗笼子里,双脚被锁链锁住,浑身上下沾着狗毛,饥不择食的甜甜,端着狗食盆,里面是臭烘烘的泔水和残羹剩饭。

“甜甜。”徐东喉咙一滑,差点落泪。

“爸爸,我……饿,你去哪了?你……是不是不要甜甜了。”甜甜带着哭腔,脚上乌黑的铁锁链哗哗作响。

——

作者有话说:

老白(白马不喝水)新书发布,多本完本经验,累计创作字数迫近千万,来了的诸位官人,别冷落了小女子啊,嘿嘿……各位大爷,记得常回来玩啊。想走,小心老白的葵花点穴手。求收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