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娇女她富可敌国》全文章节叶莞尔,长公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娇女她富可敌国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生生不嘻

简介:前世,她苦心经营,为了报恩助四皇子谢彦登上皇位,最后她堂堂皇后竟只得来三尺白绫。一朝重生,叶莞尔发誓,前世欠下的仇和债,她一定亲手讨回来。可令她想不明白的是,这一世家里爹爹和六个哥哥整日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一路谋权也畅通无阻。最后,那张扬的平阳王来到她面前:“你若想母仪天下,我便遣散后宫;若你想云游四方,我便辞去皇位,好不好?”她问:“为什么?”他答:“我不愿你想起前世种种,只想你今生万事顺意。”

角色:叶莞尔,长公主

《重生:团宠娇女她富可敌国》全文章节叶莞尔,长公主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团宠娇女她富可敌国》第1章 与梦语免费阅读

舟合国,景阳二十四年。

盛京叶府。

“小姐?小姐快醒醒。”

软榻上的女子衣衫松垮,香肩半露,一副好风光。

侍女流霜一看,心中无奈,一边小声唤着,一边赶紧替她揽了衣衫,藏起这满屋春色。

叶莞尔缓缓睁眼,羽扇长睫轻启,流光的桃花眼中,眸色沉凝波澜不惊,心中似有不喜。

“何事慌慌张张的?”

流霜赶紧报上:“大小姐怕是忘了今日午后庆宁侯府平宁长公主在府中设宴,您答应了要去的,眼下时辰不早了,奴婢伺候您梳妆吧?”

哦,原来是这事儿。

盘算盘算,得是半个月前的邀约了吧?忘了也正常。

“这我倒是真忘了,幸好流霜你提醒我。”

说着,叶莞尔懒懒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坐下,任由流霜一双巧手打扮。

流霜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边偷偷打量着自家小姐,心里有些犯嘀咕。

七日前小姐突然夜半高热,这热来得蹊跷,去得也蹊跷。大夫匆匆赶到府里的时候,高热已经退下去了,是而也找不出病因。

往后小姐便昏睡了整整两日才醒。

醒来后的小姐,总是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以往小姐总闲不住一张嘴,常说些逗人乐的话,这些天却总是沉闷不语、一言不发。

以往小姐总有事没事就围着隔壁四皇子……哦,如今该称之为太子殿下了。就连大门上“四皇子府”的牌匾,也在前几日换成了“太子府”。

以往小姐总是上赶着围着太子殿下转,每日必定见上一面,如今,小姐已经七日未出府门了,更别说见什么太子爷了。

不过今日庆宁侯府这宴会,因着平宁长公主乃太子姑母,太子殿下想来会赏光参加,是而流霜想,她家小姐定是不会落下的。

流霜专心给叶莞尔妆发,忽而听见她一声长叹。

“小姐这是怎么了?往日里可从不见您这般唉声叹气的。许是这些时日在府中待久了,闷坏了吧?”

只听叶莞尔旁若无人般细细道来:“景阳二十四年,景阳帝立皇四子谢彦为储君,入主东宫……”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

流霜听了觉得没错,正准备接话,就听叶莞尔继续说着。

“景阳二十五年,景阳帝下旨赐婚,朝中人人垂涎的太子妃之位,最终落在了出身商家的叶家独女身上,外人道是门不当户不对。景阳二十九,景阳帝崩,传位皇太子谢彦,新帝帝号成阳……”

听到这里,流霜只觉头皮一阵发麻,顾不得手里的发髻,急忙跑到门口,关上了敞开的房门。

“小姐!您说什么呢?这些话若是让人听了去可不得了!”

不说如今才景阳二十四,光凭“景阳帝崩”这四个字,就够满门抄斩的了。

流霜心里慌得不行,叶莞尔却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似的,继续说:“同年,那庶民出身的叶家独女叶莞尔,终得母仪天下,登上后位。成阳三年,成阳帝圣旨,叶氏皇后有失德行、残害皇嗣,褫夺其后位,打入冷宫,赐三尺白绫,于冷宫了结。”

“呵呵……”叶莞尔不禁一声冷笑。

好一个残害皇嗣。

谢彦你可知,我的孩子也在那深深院墙中遭人迫害,我的仇我的恨,又该找谁算?

叶莞尔敛下眸中汹涌,深吸一口气,转头笑着对流霜说:“小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小?不过是我昨夜一场梦,说出来与你听罢了,莫要放在心上。”

嘴上虽这么说,但也只有叶莞尔自己清楚,这根本不是什么梦,而是她亲身经历。

是她上一世亲身所历。

流霜这才松了口气,继续给叶莞尔梳妆的时候,她的手都还在颤抖。

想想方才小姐的神色,属实是……令人心惊。

流霜暗暗晃了晃脑袋,把那些思绪都抛到了脑后去。

“流霜,今日去庆宁侯府,小姐我可不想落于人后,你可要给小姐我好好打扮。”

对嘛!这才是往日里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她家小姐。

“小姐放心,包在奴婢身上。”

镜子里映着叶莞尔那副倾国倾城的容貌,不过刚刚十七的年纪,却出落得如此仙姿玉容,实在是让人嫉妒。

笑容凝滞在嘴边,看着镜子里稚嫩又久违的自己,叶莞尔心下满意。

上天实在待她不薄,既然重来一次,她自然该寻仇寻仇,该报恩报恩。

谢彦,我既能送你坐上那九五之位,自然也能把你拉下来,送别人上去。你且看好了。

一个时辰之后。

当那雕金沉香木的马车出现在庆宁侯府门前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叶家小姐来了。

叶家世代经商,富可敌国。

叶莞尔不过来京两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盛京之中妇孺皆知的人物。

当年叶莞尔那“一掷千金为蓝颜”的事儿,可是到现在都还被盛京百姓津津乐道呢。

三年前叶莞尔初来盛京,机缘巧合之下一睹四皇子绝代风华,便重金买下了正二品骁骑将军的府邸,和四皇子做起了邻居,往后便日日往四皇子面前窜,天天往隔壁四皇子府跑。

这般轶事,盛京早就传遍了。

庆宁侯府管家候在门口,看着停在面前的马车,虽然笑中有戏谑,但话语里还是摆得很恭敬。

“恭迎叶小姐大驾,叶小姐里边请。”

叶莞尔眼皮都不抬一下,掠过那虚伪管家,跟着前来引路的小厮走进了侯府。

流霜跟在后面,给了管家一个银袋,才小跑着跟了上去。

“流霜。”

“怎么了小姐?”

叶莞尔莲步款款,“往后不必再做这些事了。虽然我叶家家大业大,但也不能这么挥霍。”

“是,小姐。”

天哪,小姐居然会给家里省钱了。流霜泪目。

今天这天上是下红雨了吗?

很快,叶莞尔便跟着小厮到了侯府南苑门前。

侯府南苑是庆宁侯专为夫人平宁长公主修建的花园,一年四季百花飘香,只因长公主爱花。

叶莞尔给了小厮一个银锭子,“多谢。一会儿我自己会进去,你先退下吧。”

小厮拿着银锭,行了礼道了谢后高高兴兴走了。

叶莞尔远远站在南苑外,也听见了里面那些妇人口中的羞辱之词。

“这叶莞尔也真是大胆,今日平宁长公主设宴邀请,她也敢迟迟不来,真是好大的架子。”

有人低声轻笑:“指不定是不是又跟着四皇子……哦不,太子殿下,四处招摇呢”

“这叶莞尔不识礼数,从她敢往一人住的宅邸门上挂上‘叶府’的牌匾开始,我就看出来了。也不知家中长辈是如何教导的,竟教出这样一个女儿来。”

作为东道主的平宁长公主,此时坐在主位上,只安静听着,喝着手里的热茶,并不搭腔。

其他话更是不堪入耳,流霜担心地看着叶莞尔:“小姐,这……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叶莞尔冷笑一声:“我叶莞尔可从不打退堂鼓。不过是几个长舌妇人,我还能怕了她们不成?”

说罢,叶莞尔便昂首走进了南苑。

平宁长公主端坐主位之上,叶莞尔行到她面前,毕恭毕敬礼数周到地行了一礼:“民女叶莞尔,见过长公主殿下。莞尔近日身体抱恙,是而晚来了些,万望长公主勿怪。”

平宁长公主喜怒不显,垂眸看着福身在她面前的叶莞尔。

她不开口,叶莞尔便不起。

周围的夫人小姐们,都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半晌,平宁长公主才说道:“免礼。既是身体抱恙,今日宴会不来也罢。”

瞧瞧,长公主不高兴了。

“身体要紧,你向来体弱,该多休息才是。来人,看座看茶。莞尔怎的突然身体抱恙,可找大夫瞧过了?难怪这几日不见你出门。”

夫人小姐们慌了。

等等……长公主殿下和那叶莞尔竟是这般亲近的吗?

那她们刚刚那番羞辱之词……

此时的庆宁侯府门外,一辆马车姗姗来迟,却不见车上人下来,也没人敢催。

来人正是风云人物新立太子,四皇子谢彦。

马车中,暗卫跪在谢彦面前请罪:“殿下,属下无能!方才……方才平阳王已经入了京门了……”

谢彦一脚踹在他胸口,怒骂:“废物!一群废物!十几拨人拦不住一个平阳王,本宫留你们何用!”

这平阳王乃是景阳帝第六子谢蕴,是诸皇子中最早封王的皇子,却也是最早被排除出夺嫡之争的皇子。

谢蕴奉旨戍守南境十年,虽无明令,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得景阳帝传召,平阳王不得进京。

此番听说是景阳帝下了密诏,平阳王才一路北上。

虽然谢蕴早被排出夺嫡之争,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养在楚皇后膝下的皇子,还手握重兵,谢彦依旧忌惮他。

这才不惜一切代价的,想在他回京的路上了结他的性命。

可前前后后派了十几拨人,居然没有一个得手的。甚至,那谢蕴是毫发无损!

平阳王府。

谢蕴步履飞快,脚下生风,一边卸下肩上披风,一边飞速吩咐:“把人秘密安排好,本王觐见父皇之前,务必保证人安全。军报交于元青,命他务必今夜理好,明日呈来。太子如今身在何处?”

平阳王府管家齐恒接过他的披风,一一应下,回道:“今日庆宁侯府设宴,太子赴宴去了。”

“备车。本王换身衣服,就去庆宁侯府。”

齐恒领命去准备,谢蕴刚踏入房门,眼前便剑光一闪。

只见他身形一闪,刺客竟一招之间便反被他所挟。

眼见形势不好,刺客欲吞毒自尽,却被谢蕴一下就卸了下巴。

“别急着死,本王还要你帮忙传话呢。”

谢蕴凑到他耳边,低沉动听的声音仿佛地下来的催命符:“告诉谢彦,一路上的刺客我知道有他的手笔,让他一定多坚持一会儿,本王往后有的是时间一点一点把这笔账讨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