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撩病娇:少爷,夫人又在撩人啦》全文章节苏恋,周一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错撩病娇:少爷,夫人又在撩人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日更万

简介:【病娇+苏爽+萌宠高甜+马甲】未来科技星球的大佬苏恋阴差阳错下来到两千年前,错把病娇当恩人,想离开时已经晚了。\n“少爷!夫人又在撩人啦!”\n“把人送去整容。”\n“少爷,夫人又又在撩人啦!”\n“清查方圆一千公里外的所有男性。”\n“少爷,夫人又又又在撩人啦。”\n“那人是我。”\n她是制霸全球的科技大佬,却陷在病娇少爷手中。\n神经义肢、人造器官、癌症改良药……每一项让世界疯狂的产品,却不及他手里的一缕香。

角色:苏恋,周一圈

《错撩病娇:少爷,夫人又在撩人啦》全文章节苏恋,周一圈小说免费阅读

《错撩病娇:少爷,夫人又在撩人啦》第1章 疯狂的科学家免费阅读

春雨暴躁密集,接连不断捶打地面,流进蜿蜒崎岖的下水道。

下水道脏污众多,即便是密集的暴雨也稀释不了多少,混合着血肉的脏污全来自附近的生物研究所。

好多爬山者都曾听到过里头爆发出的尖锐嘶吼声,听说这里在进行合法研究。

恰好这时,一道银白色光线混合暴雨直落。

嗞。

砰!

实验室传来爆破声。

巨大的声音惊扰了山下围殴的两方人马。

没一会儿两个身穿黑色制服、背后勾着大大一个‘S’字眼的保安冒雨前来。他们警惕搜寻四周,在满目疮痍的残恒附近,看到一只洁白无瑕的手。

瓢泼大雨中,素手拿起散落在地上白大褂后迅速缩回墙后。

从容不迫。

异常白皙。

两人拿起了手里的电击棍。

被爬山虎爬满的实验室后破了个大洞,手从大洞后钻出来。

他们走过去看,看到废墟之中,一个漂亮到不行的女孩正不紧不慢穿衣,女孩的皮肤很白,湿发贴落带着不一样的美感,她穿着淌水的白大褂,曲线玲珑。柔弱、瓷白,激发着一些人的保护欲和施虐欲。

当她用一双琉璃般精致的眼睛望过来时,如一汪清泉,让人溺死在里头。

“靠!”

高个保安看的双眼发光。他就喜欢干净的要命的东方姑娘,尤其是她那双玻璃珠子般清澈的眼眸扫过来时,他感觉命都要被交代在这了。

肥壮保安警惕看向四周,“先别激动!”

高个保安舌舔唇齿,盯着苏恋双眼猩红,“难得的机会,让我摸上两把撒。平时都藏着不让见,里头装的可都是极品!”

“别!里头不仅有极品还有危险玩意儿。”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啦。”

高个保安猥琐笑着走过去,他搓着双手准备速战速决,肥壮保安见状,绿豆大的眼警惕看向四周算是默许。

今天可真是他们的幸运日,底下马上就要逮住个刑家大少,上头又是个精致妙人。

他搓着双手想摸人脸。

啪。

手被打掉了。

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冷眼看他,双手自然垂在两侧,一脸无辜,但高个保安看的清楚,就是她先动手打的脸。

威力不大,侮辱极强。

他拳头紧捏想给女人一点颜色瞧瞧,但此刻一双细弱的手更快伸出掐住他的脖子,如钢筋一般徐徐上升,竟将一个两百多斤一米九的男人掐的脚不着地。

危机瞬间发生,肥壮保安下意识举起电击棍。原来长得弱小的并非弱小,他们才是闯入野兽地盘的可怜猎物。可恶的实验室,到底研究了什么怪物!

“放下他,警告你放下他!”暴雨实在太大,肥壮保安连自己的声音都没听清就被凌空飞来的同伴压制。平时凌厉的身手在她这里仿佛婴儿学步。他惊悚的感觉死神即将到来,眼角余光中只看到一双暗沉如死水的眼。

阴冷、冰寒,如寒冬腊月缠绕的冰晶,比四月的春雨更摄人心魄。

“啊啊啊啊!”

他不想死,他只想逃开这个恐怖的地方,背上压力骤增。他偏头看去,看到女孩竟站在他身上的同伴的身上。肥壮保安赫然变成叠罗汉的最底部。

“下山的路,是哪条?”

清冷的声音下,肥壮保安下意识指了来时的路。指完后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队友全卖喽。

再回神时,只看到她消失在雨中的背影。

是人还是鬼?

肥壮保镖心有余悸。

苏恋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年仅十八岁就被誉为天才型科学家的她,有着比一般人更疯狂的执念,她费尽千辛万苦制造出时光机是来报恩的。因为她爱上了个常年资助她并给她希望的企业家——刑溯野。

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在正式授勋那天,苏恋听到企业家去世的消息。

没关系,对她而言,年龄、疾病、死亡都不是问题,她可以制造时光机穿越到恩人年轻时候嫁给他。

苏恋计划是回到两百前,恩人十七岁最美好的时光,她成功了。

地址有所偏移,终端在穿越途中被摧毁,战斗能量环只剩下最后一格,这些都不是问题。她找到了恩人。

山脚下站着两方人马。

12个站着的人,33个躺着的人,其中站着的人中,8个跟之前一样打扮,都是穿着黑色制服,背后标记S,另外4个人,3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铁口罩,另外一个穿着白西装,手撑巴掌大香炉,一把血红色伞遮住他容颜,看起来最是惬意。

暴雨骤停,只剩下绵绵细雨飘落。苏恋悄声出现,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请问……”

她走向唯一没参与的白色西装,才刚准备靠近,游刃有余与八人对峙的铁口罩便会分神出来对付。

他们身形飘逸,拳拳到肉,比之前两个废物厉害不少,却还不是战斗型能量环的对手。她精准抓住铁口罩命脉将他们丢到一旁,“现在我可以问问题了吗?”

剩下的两个铁口罩不敢轻举妄动护在白色西装身前。

保安们一看是友军,乐的哈哈大笑,“啥问题啊,妹子你问,你随便问!他们不回答我们替他们回答。”

见对方态度友好,苏恋便问,“你们认识刑溯野吗?”

话音落下,气氛跟暴雨般凝滞。

保安轻笑的面孔扭曲,暴怒道,“靠!刑家的人!”

“刑家的人打刑家的人干啥?”

“我还以为是友军!原来是一伙的!一起上!”

……

就在这时,白西装男转身,雨伞轻抬,露出精致容颜。

他穿着比阳光还耀眼的白西装,一头蓬松短发略显稚嫩,他的睫毛很密,密密麻麻缠绕眼周一圈,像极人工黑眼圈。他嘴角微勾,清亮的声音犹如泉水叮咚,“找我?”

像个从琉璃塔里逃出来的琉璃王子,苏恋惊讶睁大眼睛,运气也太好了!刚想找就找到了!

“刑溯野?”

刑溯野嘴角高翘,天然眼线描绘的大眼中,透着星星光彩,“想杀我?”

苏恋突然咧开个笑容,眯起的眼睛像只得逞的狐狸,“不是,我是来救你的,因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