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全文章节唐菱,唐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掌心有颗糖

简介:(超甜超宠)\n唐菱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卖给了六十几岁的老头。\n为了躲开被卖的命运,她义无反顾抱住了薄三爷的大腿。\n薄三爷喜怒无常,最喜欢的事就是听她哭,最喜欢说的话是,“宝贝儿菱菱哭起来真好听。”\n唐菱后悔想逃时,他把玩着用来锁人的银色铁链,笑容幽凉,“宝贝儿,想去哪儿?”\n她神色骤然坚定,“三爷去哪儿我去哪儿!”\n薄慕寒把她抱进怀里,亲亲她额头低声哄她,“宝贝儿,哭一声来听听,命都给你。”

角色:唐菱,唐蓁

《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全文章节唐菱,唐蓁小说免费阅读

《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第1章 春天的梦免费阅读

“宝贝儿……”

低哑暧昧的呢喃,伴着滚烫的呼吸落在唐菱耳边。

唐菱胸口紧张的起伏着,眼前漆黑。

一片湿润柔软随着这暧昧的呢喃落在她的唇上,“乖乖,真甜。”

她意识渐渐模糊,慢慢跟着沉沦。

直到某刻,他忽然加重力道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带着惩罚般。

她委屈得叫疼,眼泪都落了出来。

“宝贝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跟姓孟的离婚?”

他吻掉她的泪水,语气越渐冰凉,“你要是再磨磨蹭蹭的,就别怪我动手了。”

说完,又一次吻咬着她的嘴唇,恶狠狠道:“你知道的,我能弄死他!”

男人语气骤然冷厉含冰,惊出了唐菱一身冷汗,她忽的睁开了眼。

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细碎光芒将黑夜驱散。

唐菱深深呼吸几下,直到凌乱的心跳平复了些,才朝四处看了看。

嗯,是在她的卧室,也没什么男人。

她是在做梦而已。

可让她不安的是,这梦已经连着一个月了,隔几天就会梦见,而且越来越逼真,越来越清晰。

从一开始她只能梦到有人在亲吻她,慢慢的才又更深入了一步。

再然后,她能听到男人低而暧昧的喘息,不断在她耳边叫她宝贝儿。

唐菱抬手捂着依然滚烫的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羞耻的梦?

何况,做这种梦也就算了吧,毕竟也是个成年人了。

最让她羞耻惊悚的其实是今天这男人说的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跟姓孟的离婚?

她做了一个月的梦,直到今天才知道,这梦里竟然还特么是搞的婚外情么?

唐菱活了整整20年,男女间的最大尺度就是小学时跟男同学牵牵小手,谁知道做个梦竟然18+,尺度大到连婚外情都搞上了。

她闭了闭眼,绝望到怀疑人生。

难道真的是她枯得太久了,以至于想男人想到在梦里都能出轨了?

她正望着天花板发呆,卧室门被敲响,王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二小姐,您醒了吗,太太同大小姐已经在楼下等着您了。”

唐菱这才想起今天的事来。

今天有个慈善午宴,是薄家主办的。

这种宴会说到底就是豪门大户的交际宴,更何况这是帝都最有权有势的薄家主办的,帝都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到场。

唐菱其实不是唐家的正经女儿,她不过是唐元婚外情的产物而已,换句话说就是私生女。

一般来说,这种宴会她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可现在不同了。

她上周已经过了20岁生日,唐元已经等不及要把她‘嫁’出去换取利益。

与其说是让唐菱去参加宴会,不如说是让她去‘相亲’,看看有没有他们能看得上的男人,又或者有没有男人能看得上唐菱。

所以,像今天这样豪门汇聚的大场合,怎么可能放过?

唐菱只随便收拾了一下,没有化妆,穿了条普通的米色连衣裙就下了楼。

可就算她只披着柔顺的长发,素着娇嫩的容颜,依然漂亮得让人嫉妒。

至少唐蓁在抬眸看到她的时候,就控制不住的握紧了双手。

从楼梯上下来的少女身姿纤细,面容精致。

她的眉毛细长,睫毛卷翘,鼻梁小巧,唇瓣嫣红。

而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那双杏眸,笑着时亮如繁星,安静时便如含着雾气,看谁似乎都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很是勾人。

唐蓁恨得咬牙。

真是个贱人!

唐蓁比唐菱大三岁,这些年不常住在家。

而唐菱为了避免冲突基本都躲着她,两人一年能见面的次数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唐蓁上次见唐菱还是两个月前。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每次见唐菱,唐菱似乎都比上次更好看些。

想着待会儿还要带她去化妆做造型,唐蓁心里头就堵得慌。

这样的妖精带出去,别人眼里还能看到她吗?

倒是唐蓁身边的莫蓉神色从容,捏捏唐蓁的手示意她冷静些,别耽误了正事。

唐蓁果然回神,想到今天的计划,心头就好受了些。

再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嫁给一个老头子!

想到那画面,唐蓁身心都舒畅起来,看唐菱的眼神带上了几分真挚的笑意。

她的笑倒是让唐菱不安起来。

脚步顿了顿,正迟疑,莫蓉笑吟吟的叫她,“菱菱,准备好了吗?”

她语气温柔如同慈母,唐菱只能走下去,弯弯唇角,“嗯,我好了。”

说完,又看向唐蓁,轻声叫道:“姐姐。”

唐蓁冷笑了声,别开目光。

唐菱垂眸,也不在意。

她并不想多加招惹唐蓁。

唐蓁本就不喜欢她。

当然,唐菱觉得自己可以理解,毕竟谁会喜欢自己父亲的私生女呢?

就连她自己,都厌恶极了自己这个身份。

莫蓉带着两个女孩子出了门,化妆做造型,然后去往举办宴会的酒店。

到酒店门口时,是中午十一点半,正好是宾客来往的时间。

哪怕唐菱已经尽量选择了低调的黑裙,可她本身就像个发光体,只要朝那儿一站,就能轻易吸引众人的目光。

以至于刚刚下车,四周就响起了一片惊艳感叹,无数道灼灼目光落在她身上,让她不自在的低垂下眼。

唐菱双手紧紧抓着裙子的两边,骨节微微发白。

她甚至有种荒谬的错觉,似乎她也是今天拍卖宴上的一件商品,正被人待价而沽,只等人拍板定下。

很明显,有这想法的不止她一人。

酒店正门不远处高大的石柱边,一双深沉阴鸷的眼也落在了唐菱身上。

不过只停留了一秒,便别开目光。

他对她并没有多少兴趣,又或者说,他对女人都没什么兴趣。

倒是他身边的苏循眼底放光,眼珠子跟黏在唐菱身上似的。

他阅女无数,这唐菱模样虽然清纯,可那身段一看就是个极品,必定能让男人欲仙欲死。

苏循摸了摸下巴,啧啧感慨,“这就是唐家藏着的那个私生女吧?倒是舍得带出来了,唐元这是终于等不及要卖女儿了。”

他甚至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能出个价,这种难得的极品虽然不能结婚,弄到身边玩玩儿也是不亏的。

薄慕寒面无表情没有理会他,只将手中的烟摁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抬手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转身准备离开。

也在这时候,唐菱她们已经快走进酒店大门。

因为迟疑唐菱走得很慢,唐蓁忍不住推拉了唐菱一把,“你走快点啊。”

唐菱脚下一崴差点跌倒,唐蓁更是不耐烦,却也不好当众对她怎么样。

倒是莫蓉扶稳了唐菱,柔和道:“没事吧菱菱?”

唐菱咬咬唇,低低“嗯”了声,“我没事。”

软绵绵的三个字,让已经转身的薄慕寒身形僵住。

他骤然回头,目光如刀般朝门口望去,却只看到唐菱纤柔的背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