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元帝圣》全文章节韩尘,韩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九元帝圣

小说:玄幻

作者:坚强的小蜗牛丶

简介:韩尘因修习上古功法九元圣决,遭至天妒,从而降下九转神雷,被劈至肉身陨灭。好在一缕神魂重生到千年之后,这一世,韩尘誓要打破这天地桎梏。\n 而九元圣决并非寻常功法,乃是万年前九元仙帝所创,却因遭到仙界众仙围攻抢夺,不幸陨落。修炼此功法的韩尘,也注定将成仙界大敌。\n 可他又有何惧!\n把玩着妹妹的秀发,韩尘眼神淡漠:“管你是仙还是神,统统给我跪下…”

角色:韩尘,韩瑶

《九元帝圣》全文章节韩尘,韩瑶小说免费阅读

《九元帝圣》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云城,韩家

“我…还未死?”

破败的厢房内,一名盘坐在床上的少年缓缓睁开双眼,不过十六岁的年纪,目光深处却有着一丝沧桑。

理了理有些杂乱的思绪,半响,韩尘才站起身,嘴角微微勾起,捏紧了拳头。

“千年前我渡劫失败,没想到竟能神魂转世,这次,我定要破开这苍天!”

他原是一名修为达到世间巅峰的强者,只要度过天劫,便可突破凡尘那唯一壁垒,羽化成仙。

但可惜,他曾修行神秘功法,九元圣决,虽只练到了八重境界,却早已无敌于天下,也引得天妒,继而降下九转神雷。

他凭借自身实力,硬抗了其中八道,却被最后一道劈的肉身陨灭,差点魂飞魄散。

好在危急时刻神魂离体,这才避免了身死道消的下场。

而眼前这具身体虽然孱弱,却也是修炼九元圣决的好苗子。

这次,他必将功法修至巅峰,再与上天较高低!

韩尘微微抬头,将意识中残存的原有记忆隐去,暗道。

“放心吧,你失去的,我自替你讨回来,欺你的,我自当为你收债,你的亲人,亦是我的亲人,世间无人可动他们分毫。”

似是感到一抹激动,心中那最后一抹原生的意识也是彻底消失。

从此,世间便只有他一个韩尘。

“初元四重…”

少年缓缓闭上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浑身元气迅速游动起来,按照记忆中的熟悉路线不断延伸,与此同时,韩尘的气息也如潮水般开始节节攀升。

五重!六重!七重!八重!

直到初元境巅峰,他的气势才缓缓慢了下来,随后恢复平稳。

他所修的九元圣决乃是他前世偶然所得,是一门极为霸道的功法。每突破一个境界,便需在丹田内凝聚一枚元丹。境界越高,晋级所需的元力也是越为恐怖。但每次突破,他的实力都会飞跃式增长,远超同级。修至巅峰,九丹齐聚,便可达到羽化成仙的境界。

韩尘捏了捏拳头,喃喃道。

“若没有外物相助,距离突破凝丹境恐怕还需要不少时日。”

……

青岚大陆,奉行修元入道,强者不知何许,古往今来早已有了成熟的修炼体系。

初元境,凝丹境,涅槃境,地煞境,至玄境,天境,圣境,域境,神境。

一境化九重,其中差距不可谓不大,可以韩尘目前的这具身体,即便神魂重生,也只能堪堪达到初元境巅峰的程度。

啪!

这时,厢房的木门被人踹开,一名下人打扮的小厮闯了进来,讥讽道。

“七少爷,您怎么还在这儿,演武场的大家可还在等着你呢。”

“不要,我求求你!我哥他伤才刚好,诸位少爷要打的话,就打我好了!”

在小厮身后,一名长相绝美,身形娇小的女孩却是追了进来,一把抱着韩尘,望向小厮的眼中满是哀求。

“唉,韩小姐,这又是何必呢,你和韩少爷虽地位地下,但与这废物不同,府里可不知有多少公子觊觎着你…”小厮打量了一番,见四下无人,眼前只有这废物少爷和这水灵灵的人儿,当下眼珠一转,将门关上,然后将脏手缓缓伸向韩瑶,淫笑道。

“这样吧,我可以回去告诉少爷们,这废物韩尘还未苏醒,不过代价嘛…就是你要服侍好小爷我…”

看着女孩白皙绝美的面庞,小厮眼神开始肆意在韩瑶身上游走起来。

女孩娇躯微颤,本想躲避,可一想到对方说的话,不禁强忍着恶心,闭上了眼睛。

很快的…只要对方满意了,哥哥就不会再受皮肉之苦。

可这时,一股大力却是将她拉扯进了一个温暖怀抱,让韩瑶不由惊慌失措。

韩尘环着女孩纤细腰肢,面色阴寒,猛的一拳轰向那小厮的面门,冷声道。

“滚!”

顿时,只见对方鼻血飞溅,整个人都摔飞出去。

“你…你居然敢打我!!”小厮捂着脸,坐在地上,指着韩尘满是惊怒。

少年抬起那淡漠的眼神,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对方。

“打你,又如何!”

冷漠,自信,倨傲,各种陌生的气息从这个以往懦弱不堪的少爷身上散发而出,让小厮不禁有些怀疑。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废物韩尘吗。

迟滞了片刻,小厮却是冷笑起来。

“好!有种!看少爷们怎么收拾你!”

说着,他便连忙起身,踉跄着跑出门外。

“哥哥,他回去定然会将此事告诉大少爷的,你就留在这里,我去求求他们,应该没事的。”

韩瑶见小厮告状而去,不由小脸着急起来,却不想,只见韩尘看着她微微说道。

“求?怎么个求法,继续被他们言语侮辱,轻薄,然后放过我这个废物?”

女孩一愣,随后凄美的小脸满是委屈,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落下,低着脑袋,小手揉搓着。

“哥哥…瑶瑶不想的…”

韩尘眼中一痛,随即将女孩揽进怀里,柔声道。

“放心,是哥哥没用,从今以后,哥哥不会再让你受一丝伤害,好吗?”

韩瑶抓着韩尘的衣服,不住的点头,哭的梨花带雨,似是要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倾泻出来。

良久,韩尘才替她擦去眼泪,随即拉着女孩的小手,踏出这个住了十六年的破旧小屋,望向演武场的方向,对韩瑶柔声道。

“走,哥带你去收债…”

……

韩家演武场,这里是供韩家子弟修行切磋之地,也是以往韩尘常去的地方,几乎每隔几天,他都要来这陪其他韩家少爷们修行。

说是修行,也不过是挨打罢了,若没有韩瑶细心照料,只怕他早已被打死在演武场。

而造成这一切的,只因为他们兄妹母亲是一个下人,当年韩家家主某次喝醉之后,强行与其母亲结合,这才有了他们。

事情暴露后,家主韩震山为了面子,赐死了其母,并对他们兄妹不理不睬,任由他们在府里受人欺辱。

所以使得韩尘兄妹的日子,连下人都不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