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财运小娇妻》全文章节宁薇薇,小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九零财运小娇妻

小说:年代

作者:碧海青天

简介:重生+年代+团宠+宁薇薇重生,一家子不是窝心就是戳心,没办法,我只能当逆子了。敢和我作对,下场就和武大郎一样!十二生肖她属糖公鸡,一毛不拔还得沾点回来。某男撞上手心,来都来了就别走了,拖着就往家里拽。周廷礼面容儒雅似书生,心狠手辣似贼子。一着不慎被人当青蛙给煮了!穷山恶水出刁民,小地方女友更作妖。煮就煮了,发财麻将你还诈胡!宁薇薇:我还能发挥更多!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角色:宁薇薇,小李

《重生九零财运小娇妻》全文章节宁薇薇,小李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九零财运小娇妻》第01章 重生,第一桶金免费阅读

宁薇薇柳眉翘鼻,优雅的坐在沙发上。

对面坐着个长相普通、不修边幅的男人。

“我刚才观察了有一会儿,我觉得你还可以。”相亲男出口就神句,谜之自信。

“我妈说,你以前没有谈过男朋友,我才答应过来相亲的。

现在,大学里面的男女关系混乱,很多女生都不检点、不自爱,和别人谈了恋爱就同居。我就想找一个守身如玉的人过日子。”

宁薇薇蒙娜丽莎式微笑,喝了一口咖啡,压压惊,免得手心痒,将对方狗头放地上摩擦。

相亲男鼻孔朝天的炫耀,“我是重点大学毕业,学校里面拿奖学金,现在考上了公务员,工作清闲,月薪稳定,家庭条件挺好的,明年我就能够在省城买房。”

我爸妈养我不容易,我肯定要把他们接到身边照顾的,你要是结婚,必须和我全家一起住。

我们已经出了社会,再啃老就是不孝顺。到时候我的工资还房贷,你的工资家用。”

穷山恶水多刁民,小地方的男人更作妖。

宁薇薇想要看看这个秀儿,能秀到什么程度。

“听说你在海市工作,是个经理工资挺高的。

我妈说了,女孩子工资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得贤惠顾家,洗衣做饭勤劳能干,伺候好父母孩子。

听介绍人说,你会做菜,这一点就很好,往后一日三餐在家里吃,既省钱又健康,不用点外卖吃地沟油。”

相亲男的视线往宁薇薇身上打量,钻石耳环、铂金项链,提出整改意见。

“我觉得你哪样都好,就是花钱挺厉害的。

像衣服首饰化妆品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必要买,纯粹浪费钱。

一些护肤品,被人忽悠几百块钱,也只有骗骗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

所以,过日子还是要精打细算一点。

像咖啡,东西一般,价格又贵,喝多了,晚上容易睡不着觉,对身体非常不好,以后可以少喝一点,最好不要喝。”省钱!

一番长篇大论,相亲男发表总结。

“你年纪也不小了,沦落到相亲也别挑三拣四。我也不嫌弃,要不我们凑合过吧。

正好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新开的饭馆,开业打折的,价格比较便宜。

现在的女孩子,要求太多了,前不久新闻上就有一个女的,才刚见面吃顿饭,就把男方当肥羊杀,太物质太市侩了,我们还是AA。”

相亲男摸了摸口袋里面的半折优惠券。

宁薇薇没忍住,破功了,眉梢一挑,“小李是吧?我也觉得你样样都好,就是脑子有点问题。

你说说,现在科技发展跟不上需求,都不能够给你换颗人头。”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

相亲男错愕不已。

宁薇薇气势顿开,斜睨了对方一眼。

“我有钱有房,经济独立,事业成功。大好的逍遥日子不过,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扶贫吗?”

“既要贤惠,还得养家,那要你何用?

第一回见人把吃软饭说得这么清丽脱俗。”

相亲男脸色铁青。

宁薇薇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小李,你妈生你的时候,太敷衍了。

你这样的,怎么着也该配一个童养媳,不然得砸在手上一辈子。

看看,想结婚想疯了,都得妄想症了。”

我虽非天鹅,你这只癞蛤蟆,也休要妄想。

宁薇薇起身,理了理衣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颇有两分嚣张跋扈。

“回去的时候,记得好好说话。

要是敢胡乱编排,让我听到什么不开心的。”

宁薇薇亲切的笑了两声,格外温柔。

“小李,你公务员事业单位是吧?

你的同事领导,知道你这么优秀吗?

让你升官发财的机会没有,但添堵插刀我擅长,

你的人生已经够坎坷了,没必要挑战新难度。”

宁薇薇飘然而去,徒留下愤怒的相亲男,两颗金鱼眼都快瞪出眼眶。

宁薇薇刚回家,就接到宁母连环夺命call。

“薇薇,小李那边刚刚来电话,说你很好但不合适,你是不是没有好好表现?”

多问两句,那边立即挂电话。

她的女儿也不差啊!条件这么好!

宁母喋喋不休,“小李为人老实又淳朴,公务员工作又稳定,多好的条件啊,怎么就没有看上?”

没眼光!

宁薇薇将电话夹在肩膀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走到落地窗边。

并没有注意到,屋内多了一双奢华的皮鞋,顶级工艺造型优美,踩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步一步向她靠近。

“妈,你就别介绍了,见一次面,我心烦一次,我现在一个人日子过得也挺好。”

这样的极品,是得多想不开,才跳入火坑。

“好什么好!翻个年,你就二十八,都快成老姑娘了!

没有对象,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没有一个家,膝下没子女,将来老了谁照顾你?”

“只要死得快,谁也别想照顾我!”

宁薇薇抿了一口酒,有点烦躁,怼了一句。

然后遭报应了!

宁薇薇真想抽自己一嘴巴。

嘴贱!

记忆断片,宁薇薇竟想不起来了自己是怎么死的。

完犊子!

宁薇薇眯了眯眼睛,困惑的打量眼前的一切。

“薇薇,我去厂里上班了,中午的时候,你爸爸会把饭菜带回家给你吃,你在家里面好好的带妹妹,别瞎跑。”

面前的妈妈,年轻了十多岁,嘱咐了一句,关上了门。

狭隘的出租房,勾起了她的记忆。

宁薇薇是留守儿童,过年父母回老家,过不了初十,就要背着包袱去外地打工。

父母常年在外面打工,暑假的时候她会被接去父母那玩,一年到头相处不到多少时间。

眼前不到十平米的狭小房子,他们一家四口,就挤在这里。简陋的钢丝床上面铺凉席,一块布隔成两间,唯一的电器是一台小小的电风扇。

夏天天热,她妈妈怕两人着凉,又想着省电,电风扇都关了。她的胖妹妹睡在旁边,圆圆的脸蛋,Q弹Q弹,一脑门的汗。

宁薇薇拧开电风扇,得冷静冷静。

她的大豪车!大豪宅!

她奋斗了这么久!

一朝回到了解放前,是个人都受不了!

宁薇薇真的不想,住在连个厕所都没有的出租房。

坐在象棋桌上,往装稀饭的碗里,倒了一点点的炸黄豆。

她妈妈节约,目前宁薇薇连吃霉豆腐好日子都没有混上。

十五岁的她,下学期就初二了,暑假来到杭市,每天无所事事,顶着烈日到处跑。开学回老家,奶奶就说,煤黑炭回来了。

长大了不够白,都是年轻不懂事。

一整个暑假就这样荡漾过去,宁薇薇都不知道,小时候为什么会这么的开心。

向左几百米拐个弯是二姨家,向右几百米是小姨家,其他几个姨都住在附近。她们老家的人非常地团结,一出来就出来一窝,抱团。

爸妈不放心她用煤气灶,她妈妈的小厂子有大炉子,供员工打热水蒸米蒸菜。每天中午,只能够等爸爸带饭回家吃。

鉴于她听话不乱花钱,她妈妈每天给她十块钱,让她买菜,晚上一家人吃。两个姨夫在菜市场卖菜,买菜非常的便宜。

爱享受的宁薇薇,看着狭小的出租房,捏着十块钱,迫切的想要改善生活。

十块钱,能干个啥?吃碗面条都不能放肉。

不过现在九八年,五毛钱能够买一大袋小白兔甜馒头。

宁薇薇在房子里面翻了一下,凉席底下有一张二十块钱,是她爸爸抽烟的私房钱。

宁薇薇都快要愁死了。

七点半,六岁的盼盼醒了,非常乖自己穿衣吃饭,宁薇薇牵着她去了菜市场。

菜市场很大,区域有规划过,卖菜卖肉,卖粉卖熟食,卖衣服卖水果卖散称糕点,各种摊位,人流量很大,热闹的不行。

宁薇薇看到好几个小摊位,有凉皮凉面,大白馒头,烤饼,瞬间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她可以做快餐卖,先解决燃眉之急,手头上弄点钱。

一荤两素,辣椒炒肉,西红柿炒蛋,猪油渣炒白菜,宁薇薇瞬间敲定好了三个菜。

打工的干活辛苦,都想吃点好的。

大白菜五毛一斤,一个才两块钱。称了两斤辣椒,三斤西红柿,又买了一斤鸡蛋一块八。最后才去买肉,五花肉四块五一斤,猪板油一块七一斤,各来了一斤。

宁薇薇又从他姨夫那里捡来了一个装菜的大泡沫盒子。

超市的泡沫包装盒都是按件卖的,旁边汤粉店零散的买了四十个。

宁薇薇两只手拎着不少的东西,对着小尾巴妹妹嘱咐道:“盼盼,我们回家,你抓着姐姐的衣服,我给你买酸梅粉棒棒糖吃。”

打开电风扇,宁薇薇用毛巾给盼盼抹了一把脸,把小零食给她。然后自己擦了一遍,找了个硬纸壳记账,这么多东西,花了差不多十五块钱。

她打算做二十份,用小碗舀了十碗米。

水龙头就在门口,宁薇薇将象棋桌搬到门口,开始洗菜切菜。五花肉切成薄片,腌制一会儿。

猪板油切成小块,将煤气灶搬到外面来,开始熬猪油,猪油非常的香,炒菜比菜油更有食欲。

“姐姐,你做什么好吃的?”

“盼盼,你站远一点,别溅到了。等会儿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宁薇薇将小板凳搬出来,让盼盼坐的远远的。

猪油熬好,宁薇薇装了一小把猪油渣,洒了点白糖,交给盼盼,“有点烫,慢慢吃。”

宁薇薇先用高压锅煮饭,然后炒菜。

十五岁的她不会做饭,但是二十八岁的她一个人生活,做的一手好菜。曾经只是为了自己的嘴,如今却是为了生活。

宁薇薇手脚麻利,大火快炒,铁锅里滋滋声,熟的非常的快。

三个菜不用半个小时,就炒好了。

泡沫饭盒看着大,其实装不了多少菜。将三个菜装到二十个饭盒里面,非常的满,饭也是打的足足的。

分别放在大泡沫盒里面码好,虽然是夏天,但是还需要保温。

宁薇薇收拾好锅碗,然后将自己捯饬干净,用皮筋跳绳一头套在盼盼的手上,一头套在自己手上。

看着六岁的妹妹完全不顶事,拿了一个小板凳放她手上。

“盼盼,帮姐姐拿着小板凳,然后牵着姐姐的衣服别乱跑。”

宁薇薇抱着沉重的大泡沫盒去了菜市场。

盼盼完全不给力,吧嗒一下摔了。彻底贯彻,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躺下,哭了起来。

“盼盼,有没有摔到哪里?”宁微微非常的着急,焦急忙慌的把手上的泡沫盒子放地上。

盼盼就被人捞了起来。

“应该没有摔倒。”

一道清澈透亮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修长的手指,扶着盼盼,站了起来。

“谢谢你,同学。”宁微微一抬头,白衬衫,休闲裤,妥妥一颗小白杨,从漫画中走出来的校草。

“我们前天在火车上见过。”俊逸无双的脸庞,优雅清华,身上还飘散出一股淡淡的茶香。

见过?

宁薇薇眼中闪过困惑。

少年薄唇微扬,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清雅至极,“前两天,我们在火车上见过,宁薇薇。”

宁薇薇后悔不迭,但凡当年勤快一点,也不至于错过一棵小白杨。

十五岁的她,脑袋里面想的都是啥?怎样多要五毛零花钱,买棒冰还是买蛋糕杯 ?

钢铁直女,莫得感情。活生生错过了一个亿。

一米八的身高,像标枪一样挺直,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我叫周廷礼,你要去哪儿,我帮你搬过去。”

“挺重的,不用–”宁薇薇还未拒绝,周廷礼便弯腰搬起了泡沫盒,帅气的脸逼近宁薇薇,格外的清爽悦目。

“去哪?”

声音都这么好听,清澈透亮,人又朝气蓬勃,老夫的少女心都化了。

宁薇薇从来都没有发现,她竟然是一个声控!

宁薇薇淑女浅笑,“前面的菜市场,太麻烦你了,周同学。”

老房子着火了,要人命。

——

作者有话说:

碧海:开坑大吉,愿我红红火火过大年!留下脚印,祝你顺顺利利一整年!横批:恭喜发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