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四爷福晋要复仇》全文章节费扬古,周嬷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嫡女重生:四爷福晋要复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风往东吹

简介:灵魂飘荡近三百年,乌拉那拉氏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可以重新活一世,上一世自己没有保护好儿子、家族,这一世只希望离他远远的,什么四福晋,什么皇后,什么天下最最尊贵的女人,不过都是骗骗局外人吧了!\n可命运让她还是无法挣脱这个身份,既然无法挣脱,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自在。

角色:费扬古,周嬷嬷

《嫡女重生:四爷福晋要复仇》全文章节费扬古,周嬷嬷小说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四爷福晋要复仇》第1章 流浪百年,重回童年免费阅读

“格格,您总算醒了,奴婢服侍您起身。”

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初言先是愣了一会,这也许是自己的梦吧!随即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是疼的,已经两天了,应该不是梦吧!

山柳吓了一跳,格格怎么突然捏自己的脸,“格格,您是怎么了?怎么这两天每次起来都捏自己啊?”

已经确认多次了,初言知道自己这是真的回来了,不是做梦,鬼魂怎么可能会做梦呢!可为什么会回来呢?

说来也可笑,这飘飘荡荡近300年,没想到再次醒来还是自己,恍若之前的二百多年恍如隔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做回自己,因为就算是转世投胎也该换个身份了。

山柳从小就服侍格格,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格格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总是无缘无故地发呆,有时候像个大人,“格格最近不爱笑了。”

虽然现在是个五岁的身体,但是灵魂却异常的苍老,心里埋了很多事,哪里能真的像五岁的孩童一样笑得出来,“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自己身边现在应该是山柳、问柳、雪柳、安柳四个大丫头,只可惜他们跟着自己后来也都没落下什么好结局,还有周嬷嬷,这一世定不会再让他们为自己枉死。

格格虽然还小,山柳却不敢糊弄格格,“福晋给您新做了衣裳,雪柳去拿了,格格最近胃口不壮,问柳和周嬷嬷去厨房给格格做吃的了,安柳给格格熬药了,格格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婢。”

初言记得前世自己也曾跟着兄长骑马,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只是那一次除了受一点惊吓吧!并未像这次如此昏迷两天。

“并无!”

初言虽然五岁,但是头发却不长,按照满族的规矩自己其实刚留头不久,山柳很快帮初言穿戴整齐。

“格格觉得好看吗?”

五岁的孩子,还看不出来漂不漂亮,自己的容貌自己清楚,尤其是现在头上还缠着绷带,能好看才怪,看着镜子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嗯!’

问柳和周嬷嬷提着饭盒进来,周嬷嬷是初言的奶娘,看到初言既是主子也是闺女,“格格,起来了,可还是头疼?”

“我没事了,问柳摆饭吧!”

“是格格,格格您吃东西说明你身体很快就好了。”问柳也不知道听谁说的这话,反正自己觉得很有道理,格格好了,他们这些做丫头的才能好。

可能是多年没有吃过饭,这几天陆陆续续也醒过,但都没有进食,初言还是有点不习惯,吃了几口就都淡淡的,周嬷嬷看着心疼,“可是不合胃口,格格想吃什么?老奴再去给您做。”

“不用,我这一直躺着,不饿!”

初言刚放下筷子,安柳就把药端了过来,“格格,这是太医特地给您开的药,现在不冷不热……”

看着碗中黑糊糊的,言初实在是喝不下,正说着福晋就进来了,觉罗氏一进来就看大女儿看着眼前的药,一脸的苦大仇深,“言儿这是怎么了?又不想喝药了。”

“给福晋请安!”

言初也是学过规矩的,正准备给额娘请安被觉罗氏给制止了,“你才刚好,不要乱动了,一会又该头疼了。”又看着正在行礼的丫鬟和嬷嬷,“起吧!格格不想喝药,你们也不知道劝着,是又想挨罚了!”

“奴婢不敢!”说着又都跪下。

觉罗氏是个闲散宗室的女儿,跟现在这个皇家血脉其实已经远了,祖上是太祖元妃所出的嫡长子褚英的后代,只是这一脉没落了。

初言知道,只要是自己受伤,她们作为照顾自己的贴身之人都有责任,这次自己受伤,额娘虽然嘴上说是二哥的原因,但肯定也罚了她们。

“额娘,女儿其实已经好了,您不要怪罪他们,女儿还准备去给您和阿玛请安呢!你让她们都起吧!”这次真的是彻底醒了,不像之前总是浑浑噩噩的。

觉罗氏只的 了这一个女儿,断不敢冒一点险,就怕女儿有个好歹来,这次坠马可把自己吓坏了,现在想想都后怕,“行,听你的,都起吧!”

也知道不怪她们,女儿还伤了额头,“你还病着,有这个心额娘就已经很开心了,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额娘就别无他求了,乖,把药喝了,良药苦口,喝了才能康复,太医说了,不会留疤的。”

没有办法,初言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还真是苦啊!苦得眼泪都出来了……不过初言想留疤也不错,有疤痕更好。

“来,漱口,吃颗蜜饯就好了。”

不管什么时候额娘对自己一直是这样,可自己虽然后来当了皇后,可却也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皇后,徒有虚表罢了!皇后的娘家还要看贵妃娘家的脸色,说来还是自己没用,才让娘家如此没脸面。

“额娘……”

“这怎么了,你弟弟五格都不撒娇了,你倒是撒起娇来了。”嘴上虽然这样说,可还是爱怜地抚着女儿的后背,谁让自己这一辈子就一个闺女呢!总觉得是怎么疼爱、怎么娇惯都不为过啊!

“嗯!弟弟是男孩子,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撒娇,女儿就不一样了。”也许只能在额娘和阿玛面前自己才能再做回个孩子。

“好,回头弟弟看到该笑话你了,你阿玛过几天就回来了,这个富昌,要不是他,你也不会坠马。”

初言有三个哥哥,大哥星禅、二哥富昌、三哥富存以及才3岁的弟弟五格,只是二哥富昌不是额娘生的,而是阿玛醉酒之后和额娘的丫鬟生的,开始还是瞒着额娘,等发现的时候已经五个多月了,觉罗氏当时也正怀着老三,而且才三个月,本来想把这个背主的丫鬟打发掉,可是被乌拉那拉氏老太太发现了,没办法,从此府里多了个梅姨娘,尤其是那孩子还不是在自己怀孕之前有的,觉罗氏就更加生气了,也因此和丈夫生分了,这一闹就是好几年,这也是为什么她和弟弟与上面的哥哥差好了好多岁的原因。

“额娘,不关二哥的事,是我自己非要骑马的,而且我这不是也好好的嘛!阿玛对您多好啊!”初言了解额娘的性子,不想他们再有什么矛盾,尤其是阿妈年纪都不小了,而且这两年阿玛的身体应该已经不太好了。

“好什么好!要是好能有春梅还有富昌,你还小,额娘说了你也不懂,你两个哥哥也大了,都已经娶福晋当差了,五格还小,以后有两个哥哥照看着,额娘也不担心,就是你……”

觉罗氏本来和丈夫费扬古是夫妻恩爱举案齐眉,费扬古虽然是个行军打仗的粗人,但比觉罗氏大不少岁,所以对妻子特别好,自从成亲之后就只有觉罗氏一人,虽然官职越来越大,也从未有过纳妾的想法,觉罗氏也没有防备过,没想到会阴沟里翻船,要是别人也就罢了,可是偏偏是自己的丫鬟,这是让觉罗氏最膈应的。

费扬古自知这个春梅是故意的,本来想处理掉的,谁知道后来额娘知道了,没有办法只能生下来,因为这个奴婢让福晋几年没理自己。

费扬古听到下人来报说闺女从马上摔了下来,还是因为富昌,就赶紧回来了,就是怕自己的福晋又跟自己闹。

这一进闺女的院子就看到母女俩抱在一起,费扬古自知这次又完了,“闺女怎么样了?”

还没等初言说 什么,觉罗氏就率先说道:“你不是都看到了,要不是你那个庶子,言儿能受这样的大的罪,哼!”

“阿玛安!我没事了,额娘是关心我,我已经没事了,其实不关儿哥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费扬古快五十岁了才有这一个闺女,比几个儿子还要看重,也是因为闺女的出生,自己才和福晋和好,“阿玛听说你坠马了,可是吓坏了,没事就好,就算是和富昌无关,但他身为兄长,没有照顾好妹妹也是要罚的。”

初言知道阿玛是非常爱额娘的,不然别人家都妻妾成群的,只有阿玛这些年只守着额娘过,虽然中间出现梅姨娘的破坏,但夫妻俩还是和好了。

“那阿玛不要罚太重了。”初言知道就是自己两个同胞哥哥遇到今天这个事情也是会受罚的,何况阿玛待二哥本来就一般。

“嗯!”觉罗氏看了一眼费扬古,“我就这一个闺女,受了这么大的罪!可不是你一句重罚就能揭过的。”

“重罚!一定要重罚!”费扬古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府上就是委屈了谁也不能委屈了闺女。

两人又陪女儿说了一会话,觉罗氏怕一直留下会打扰到女儿休养,“我和你阿玛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要及时告诉额娘。”

“嗯!我送阿玛额娘。”

“不用,太医说你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你歇着吧!额娘晚点再来看你”

觉罗氏看了看服侍闺女的四个大丫鬟以及奶娘,“好好照顾格格,再出什么岔子,你们就不用当差了。”

“是!”

初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说了会话,就没什么精神了,而且一些事情自己还要想清楚,提前做好打算才是,“你们都下去吧!我想睡一会!”

“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