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宋》全文章节王劲松,张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混宋

小说:历史

作者:阴天睡不醒

简介:宋朝 中国历史上最浪漫,最繁华的时代,在这纸醉金迷的时代中,命运的利剑已经对它露出了残酷的锋芒,在这命运交织的一刻,文科男王也意外来到了这里,原本想当个富家翁混完一生,却没想到命运将他推上了时代的潮头······

角色:王劲松,张海

《混宋》全文章节王劲松,张海小说免费阅读

《混宋》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开!开!开!”

“中!中!中!”

骰子摇动声音、手机上疯狂转动的数字与人群不停的呐喊声交织在一起,让他头痛欲裂,疯狂的大喊了一声,瞬间坐起了身。

没死?得救了?不对啊,明明记得被车撞飞了,那剧烈的撞击仿佛刚刚发生一样,让他剧烈的哆嗦了一下,这才缓过神来看向了四周。

昏暗的房间内,古色古香的家具摆放的整整齐齐,不,可以说是四四方方,不论是书桌上的笔墨纸砚还是那套看起来精美的瓷器,就放佛不是人世间一样,再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古里古怪的衣服,布料还是那么的粗糙,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诡异。

掀开被子,赤脚下床,立时打了一个趔趄,大约是昏迷时间长了,饿过劲了,缓了缓神,这才发现了更诡异的情况,眼前这双正扶在床头的手,怎么看起来那么嫩,就跟十二三的孩子的手一样,细嫩、白净,那双在工地上饱经混凝土钢筋摧残的大手哪去了?

开什么玩笑,难道救人的时候他们还顺道给做了整形手术?这环境也不像是有能做手术的条件啊!当铜镜里那张脸映照出来之后,王劲松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不是三十六岁的那个自己了!

是穿越了?还是到了阴曹地府!正当王劲松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吱嘎一声,那扇古色古香的屋门开了,一个矮矮胖胖的丫鬟打扮的女子端着一个铜盆进来了,看见正在对着镜子发愣的王劲松,嗷一嗓子喊出了那句电视剧里常见的话……

“醒了,少爷醒了,老爷,夫人,少爷醒了……”一边说着一边往外面跑了出去,留下了对着镜子一脸诧异的王劲松,还有那撒了半盆子水的铜盆。

这熟悉的济南话大概十年没听见了,王劲松正在回神时,呼啦啦一男一女领着一大群人冲了进来,为首的男人赫然是已经去世半年多的父亲!看着父亲那熟悉的脸,王劲松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踉跄着冲过去抱着男人就嚎哭道:“爸,你咋这么早就接我过来了啊,我还没活够那!我原来还想着等我像你一样老时候你再见到我,你能不能认出我来那,这才半年多,你就迫不及待的把我领下来了啊……爸,我真的想你!”

“住口,撒手!混小子,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抱着眼前的父亲,似乎感受到了那心脏有力的跳动,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我没死?爸,你又活了?”

“老夫没死也要被你个孽子气的不得安生!别以为你这顿装疯卖傻就可以逃过去,明天就给我去祠堂领家法!”“儿子刚好转,你就想再要了他的命么?”说话间父亲旁边的女子说到,王劲松定睛一看,这什么情况“妈!姐!你们怎么都来了!”

“小弟,你是不是被撞糊涂了,这是咱们家啊,我们不在这能在哪?”他这时才真的毛了,放开眼前的父亲,冲出屋外放眼看去,熟悉的高楼大厦的霓虹灯俱都消失不见,一个个昏黄的灯笼挂在屋檐下,院子里假山之前,正站着一排排仆役打扮的人,看着一个老道士在跳大神。

刚要走近前去看看,却被父亲一把抓住,听得母亲道“起风了,你刚刚醒转,不能见得风寒,快快回回榻上歇息着。”

“是啊,起风了!回不去了!”

第三日,他盘坐在假山之上,愣愣的看着墙外繁华的集市,终于搞清楚了目前的状况。他现在的这具身体姓王,名也,京东路齐州富商王金贵之子,六日前,在齐州最大的赌场赢了一百贯钱,大喜之后准备在自家酒楼呼朋唤友的庆祝一下,哪成想刚出赌场没走几步就被一辆不知哪跑出来的马车撞飞出去,一头扎在台阶上,昏迷了三天这才醒转过来。

现在是明道二年,皇帝是赵祯,刚刚亲政,就是历史上那个出了名的烂好人皇帝,好像也不错,不出意外到老死也不会面临太大的战争,又有眼前的这份家产,富贵到老是没有问题了。

想想上辈子,靠父亲经商挣下的财富,少年时期过得无忧无虑,后来父亲经商失败,家道中落,全家很是狼狈的供应两个孩子上学,结婚,生子,眼看着日子要过得好起来了,父亲却查出胃癌晚期,病情凶猛的连动手术都机会都没给,短短三个月就撒手人寰。

为了填补父亲治疗费用留下的窟窿,他鬼使神差一般一头扎进了网络赌博,刚开始靠着三千块钱,转眼间赢到了一万多,理智告诉自己应该收手了,见好就收,捞一把就走,但贪欲占据了上风,从一万三赔到了三万五,到三十五万,不但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搭进去了,还欠下了巨额的网贷,害惨了老婆女儿,神情激荡之下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水泥罐车当场撞飞了出去!“

或许死了也好,起码车祸的赔偿金以及生前买的保险能保证她们以后生活无忧了!”他愣愣的喃喃道,想到再也见不到心爱的女儿了,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少爷,您怎么又爬上来了,您再让老爷看见,小的就活不了了!”跟班张海急匆匆的爬到跟前“少爷,赶紧回屋去吧,老爷马上就要回府了!少爷,你怎么还哭了……”

“你啰嗦什么啊,我醒了这么久,还没出过门呐,你陪我出去转转”“可老爷……”“不去就扣你工钱”

“…………”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大门边上,王也一脚跨出去,仿佛跨进了一个新的纪元。

另一边,王金贵刚进家门,立马唤来了管家。

“少爷呢?还在屋里反省么?”

“少爷带张海出去有一阵了,这会子大概到咱家酒楼吃席去了。不过据下人们说,少爷这次醒来好像跟以往不太一样了,对谁都挺客气的,早上还跟老奴说谢谢,老奴估摸着少爷是不是被撞掉了魂,用不用叫老君观的王道长再来做场法事啊?”“还有别的事么”“少爷这两天老是无缘无故的发愣,愣一会就哭,老奴实在担心少爷的身体……”

“先叫同德堂王郎中过来给少爷瞧瞧吧,换了个人也挺好,平平安安不惹祸,安安稳稳活到老也挺好,挺好……”

——

作者有话说:

虽然是老书虫,但是还是第一次写书,大家看法,敬请留言指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