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拯救幽冥世界》全文章节陈正阳,张肖然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拯救幽冥世界

小说:悬疑

作者:大笑卮言

简介:穿越男主在狱中,为死囚犯临刑前做法。\n地府为此坍塌,男主获得幽冥世界拯救系统。\n地府外的孤魂野鬼增多,鬼气外泄,灵异事件层出不穷……\n女律师、女警官、女网红、女高管、女亡魂……这些签约的幽冥助手,让自己的系统越来越强。\n真正的幕后主使浮出水面,强势的对决。\n我是人,站在鬼府这一面维持正义,世人都说我是吹牛。

角色:陈正阳,张肖然

《开局拯救幽冥世界》全文章节陈正阳,张肖然小说免费阅读

《开局拯救幽冥世界》第1章 死囚室免费阅读

大夏国。

西京市看守所男监区,一间监舍铁门上的观察孔砰的一声被打开。

“4771!”

“到!”

“换监。”

看守利落的话音一落,监舍内的一个年轻男囚,动作麻溜的卷起自己的被褥,取过洗漱用具,快速的站到了监舍门前,挺直了小腰板。

门外的看守哐当一声打开铁门,“4771”顺从的跨步出门。

门哐当一声又在他身后被锁上。

号子内的其他囚犯,等看守关上门,禁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大晚上的换监,你们说是啥事啊?”

“谁知道啊,这看守要抽什么疯呗。”

“4771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嘴里玄学是一套一套的。保不准,是有人找到看守所了,上门来求他占卦了。”

“我觉得这小子玄乎,他的话一半可信一半不可信。”

“你们懂个屁!我还指望他重新给我算算……”说这话的是一个带着脚镣的糙汉子,他满脸的遗憾。

“他前两日给我算得……那真是神准!我还说准备孝敬他一个鸡腿,求他帮我化了此劫呢。”

“陈哥,你还是现实点。要想化劫,你得……换监。”他旁边有人悄声告诉他,眼神和语气里透出深意。

这一间号子住了十二个人,其中有两个脚上戴有镣铐。

这两人就是重刑犯,等着判死刑的那种。

他们在煎熬的等待死刑判决,最希望发生的奇迹,就是从那些吹牛聊天信息里获得别人的犯罪线索。

检举出来要是重大立功表现的话,极可能让自己摆脱死刑,这当然是最现实的。

只不过,这种事跟中大奖一样。

大家还在说4771的事。

“4771是酒驾,他的判决书我看过,过不了几天就该出去了。”

“我也看过他的判决书。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犯事,他就是顶了别人的包。那车里当时坐的还另外有人,好像是他的老板。”

“你们想想,给老板开车,还酒驾!这可能吗?谁差哪几个钱请代驾啊。”

“一定是老板酒驾出事了,然后把他叫来顶的包。”

“这种事也不少……”

站在走廊上还未走的陈正阳,就是“4771”,听着号房内的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看守也是一位小伙子,这会4771站到他面前后,他却一扫严厉,表现出少有的平和。

“陈正阳,你知道为什么给你换监吗?”他连囚犯的代号此时也不叫了。

陈正阳摇摇头。

“一排那边死囚室有人指名要你去陪。”

陈正阳一愣,“你说的是2226?”

看守点点头:“不错啊,这也能算出来。他明天就要上路了,最后一晚,所里就满足了他这个愿望……”

“哦!”陈正阳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

“走吧,这么多人里,也就林正阳你是个人物啊。将死的人,别的人都不见,偏偏就要见你。”

陈正阳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2226最近不是信佛嘛?”

“到这个时候,就是临时抱佛脚啊!”看守嘟囔了一句。

两人走到另一个监区位于一个角落的监舍,监舍外的走廊里已经等着看守所的所长和几名看守警。

所长四十多岁,微胖、弥勒佛的样子,随意的披着一件大衣,满脸睡意,显是被才叫过来没多久。

他也没喊4771的代号,而直呼其名道:“陈正阳……”

“到!”

“嗯,好!小陈你是明白人,过不了几天就要出去了。大晚上,2226抽疯非得说要你过来同号,说那个5523手脚笨,身上还有一股子霉味……”

“按说,这不合规矩,不过我们也考虑他是将被执行的人,所里也是从人道角度出发,念他一直还算配合我们的工作,才答应了他。你今晚就辛苦一趟啦。进去安抚安抚他,别让他晚上再折腾了。”

“报告所长,我不敢保证他会听我的……

“你不是学哲学的吗,怕啥。你就多给他讲讲什么忏悔、原罪啊啥的。”

“所长,那是宗教,陈正阳讲的是哲学……”看守一边禁不住小声提醒道。

所长白了他一眼,继续对4771陈正阳说道:“我相信你,你放开讲,玄学也可以讲。听说你在号子里跟很多人讲过,他们还私底下称你半仙?我不管你是半仙还是什么仙,给我好好安抚下他。”

“我尽力。”

“嗯,这就对了嘛。开门!”

开门后,陈正阳走进监舍,铁门也在身后哐当一声关上了。

铁门上的观察孔忽又打开,看守关照道:“4771,有什么事你就叫一声。”

见陈正阳点点头,他这才合上观察孔走了。

这个监舍比其他监舍略小一些,里面没有什么陈设,靠墙铺了一排木床板,能睡四五个人,但其实现在只有一人在床板上。

在床板的中间位置,2226正坐着,正微笑看着陈正阳。他脚上的镣铐被一枚大铁钉钉在床板上。

2226叫张肖然,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人外表儒雅,原来跟陈正阳呆过一个监舍。

陈正阳知道他犯的事是雇凶杀人。

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啊,挺可惜的。

“来,过来坐。”

张肖然招呼陈正阳坐他旁边,并把床板上的一包香烟和一小瓶白酒、一包零食推了过来。

这些东西在看守所里也算是奢侈之物了,平时是极少能消费到的。不过死刑犯临行前都会享有这么一次特殊的待遇。

陈正阳也不客气,就走过去坐下,弹出一根香烟问张肖然,“你也来一根?”

张肖然摇摇头,“这东西抽多了不好……”

说完,又苦笑了一下。好和不好,已经对一个将死之人没什么意义了。

陈正阳自己点上香烟,用力猛吸了一口,让肺里灌满了尼古丁和焦油,憋了一口气,再让烟气流连了一阵才徐徐吐出。

那贪婪的样子,让张肖然很是羡慕。

“这样真好啊,可以随意糟蹋自己的身体。只可惜……我是想糟蹋都没啥机会了。”

说着,他把那小瓶白酒递给陈正阳。

陈正阳咕嘟了一下喉咙,“我是被这东西害的,我有点……也就这么一小瓶,我喝了就没你的了。”

“我不想喝。我没多少时间了,我还想清醒一点,不想浑浑噩噩的就到点了。”

陈正阳劝道:“你品咂两口。人生就是这样的滋味……苦、辣、还上头。多品咂几下,就记住了。人生不过如此!”

“那好,我听你的。”张肖然小口喝了点白酒。

陈正阳看着他的认真劲,问道:“你叫我来,你还没说是为什么呢。”

——

作者有话说:

新书上路,求免费的评价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