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穿越成皇子了》全文章节季白,仙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的穿越成皇子了

小说:玄幻

作者:建巳

简介:这是一个二十一世纪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学生,因为一次过于劳累猝死,意外穿越异世大陆成为唯一皇朝皇子的故事。\n皇子修仙?没错!看皇子如何踏上仙途。\n立地成仙?是的!你见过直接被含糊灌顶吗?\n血海深仇?不存在的!小仇而已!\n父母祭天?父皇母后带你飞!

角色:季白,仙音

《我真的穿越成皇子了》全文章节季白,仙音小说免费阅读

《我真的穿越成皇子了》第1章 皇朝遗子免费阅读

“吼~”

“嗷呜~”

“啊!救我!”

“快跑,快跑,不要回头……”

夜幕降临,黑暗中几个凡人拼了命往前方灯火阑珊的巨城跑去。

他们身后是一群长相狰狞的异兽,异兽群正在追击人类。

一头凶猛异兽口中正叼着半截尸体咧着嘴……

“啊啊啊~”

“不要!”

几声恐惧的惊叫之后,大地重新恢复了寂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只有地面上触目惊心的血迹记录下了些什么。

……

一轮红色弦月高悬天际,夜色已深,只有远方的临渊城传来阵阵微弱的灯火。

此时的临渊城各家门窗早已紧闭,街头已经看不到多少行人了。

但是没有人知道的是,此时千里之外的黑暗深渊却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光景。

这里一眼看去满是黑暗,这里是黑暗的摇篮,存在一切的阴暗与无序。

现在,这里已然进入了狂欢时刻。

无数千奇百怪的鬼物和黑暗至阴生物群魔乱舞,这里是他们的天堂。

奇怪的是,在这茫茫魔海中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

一名少年身上穿着破烂的棉布衣衫,头发蓬乱,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手中拿着一根已经腐朽的树枝,无视周围的一切,艰辛地行走在荒芜而又漆黑的道路之上。

少年朝着千里深渊行走了多日,但是依旧没有到达尽头。

黑暗深渊,一个让人窒息的名字,千百年来荒无人烟,因为大季皇朝禁令,从没有任何人类敢于接近这里。

相传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都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很少光顾这里。

但是,今天千里深渊却迎来一个奇怪的少年。

少年只是闷声赶路,就连往常极易暴躁的鬼物和阴暗生物都没有一只敢于接近这个少年。

少年抬起头看向前方,吹着迎面而来的晚风,紧了紧裹在身上的单薄衣服。

他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紫色玉佩。这是少年从小就戴在身上的玉佩。

他知道周遭群魔乱舞的鬼物可能都是因为这块玉佩才远远地避开自己。

少年看着一眼看不到边的深渊给自己打气道:

“到了,终于快到了!”

“我一定要坚持住啊!”

“只要到了深渊就会有救的,他们会救大季的!”

“我这刚穿越过来,什么还都没享受到呢,可不能死啊!”

此时少年稚嫩的脸上出现了不符合同龄人的坚毅。

本该是朝气蓬勃的年龄,此时的少年却像老年人一样步履蹒跚,行走的异常艰难。

少年名叫季白,原身本是大季皇朝储君太子。

按道理拥有光明未来的他,却因为突遭天降横祸,又因自身气运不佳,神魂葬身于空间乱流之中。

恰逢二十一世纪的同名季白因痴迷小说,废寝忘食之下,不幸猝死,意外魂穿异世。

——————

大季皇朝国都

繁华了两千多年的帝都淮阳皇城此时却遍地硝烟,整个皇城破败不堪。

自从一个月前整个大季皇朝统辖区域天降火雨,随后各地名山大川接连出现异象,往常千百年难得一见的仙人,却在大季皇朝各大主城扎堆出现,不断施展仙法攻击各地护法驻地。

整个大季皇朝乱像频发,群魔乱舞,短短不到一旬时间,各地叛乱四起,叛军汇聚皇城卫城颇有群雄涿鹿的趋势。

祸不单行的是,恰巧此时第27代大季皇帝,季节,不惑之年突然暴毙,国后也无端失踪,猝不及防之下皇都大乱,各地叛军趁机攻入皇城,守军在艰难抵抗下,终寡不敌众,全体殉国。次日皇都沦陷。

此时的皇都在经过一段时间战乱之后,表面终于平静了下来,但暗地里却斗争不断。

皇都南城

曾经的王侯将相聚集之地如今颇为怪异的安静,各大侯府紧闭府门,府内兵甲云集。

南城姚王府

“废物!”

“滚!”

“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抓不住季白,还让他跑了!”

姚王府大厅内一名表情阴翳的青年人对面前的暗卫破口大骂。

“少家主,季白可能在兵变之前就从暗道出城了。”暗卫颤抖地对主座上的姚家少家主姚勉说道。

“唉!算了,跑就跑了吧,不过一丧家之犬,不足为虑,接下来各地割据势力和王府该进行殊死搏斗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成是败就看这一次了!希望父亲能够成功!”

暗卫道:“少主,现在外面群魔乱舞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而且很多势力都有仙人在背后支持,我们的优势并不大啊!”

“好了,这个我知道,既然大家都差不多有仙人势力支持,那就一起公平决斗,一起斗个你死我活,但其实这最终胜利的决定权又怎会在我们凡人的身上呢!”

“少主,那我们……”

“我们先静观其变,按兵不动吧,等父亲安排!”

“是,少主!”

另一边,南城云府,木府,雨府等各大王府也在进行各种各样的部署。

而在这权力的明争暗斗之中,各路诸侯都默契的遗忘了大季皇朝太子季白,毕竟皇都嫡系早已在各路诸侯进城之时便已经清除干净,这时又岂会在乎无兵无权的季白呢。

但是各路诸侯所不知道的是支持他们的各大宗门所谓的仙人却在全季朝搜寻逃走的季白。

——————

深秋降临大地,这世间万物都开始了凋亡的序幕。

火红的枫叶红遍了满山遍野,却挡不住秋的丝丝凉意。

季白在暗无天日,鬼物成群的黑暗深渊中艰难前行。

相传,季氏一族起源于黑暗深渊另一端。

当然,这是只有季氏每一代嫡传和现任皇帝才知晓的秘密。

在淮阳城大乱之后,无力回天的季白,在家破国亡,父皇暴毙,母后失踪后,悲愤交加,深感皇位坐不稳。

他毅然决然进入季氏一族祖庙,按照祖训激活一次性传送阵,通往黑暗深渊,想要前去搬救兵,救赎大季。

季白又经过了几日没有方向,漫无目的地行走,却在干粮将要耗尽时,不知无意中踩到了什么,季白便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晕眩,片刻后眼前光线一亮,眼前豁然开朗。

睁开眼,季白便被眼前的新世界深深的震撼了,知晓运气极好的自己可能已经离开黑暗深渊了。

大季皇朝人人皆知黑暗深渊人烟罕至,是人类的禁地,在人类的想象中深渊的背后应该是如外表般的暗无天日。

但是,又有谁知道深渊的背后是如此的瑰丽,壮阔,竟然是一个如大季一般的世界。

远远望去,这片天地山河壮丽,白云悠悠,仙音袅袅。一幅仙家自然,闲适的恬静。

远处天边一座大城矗立在苍茫大地,空中五彩缤纷,不断有剑光闪过。

季白瞳孔微缩,呆了呆。

内心不断闪过16年间在皇都关于黑暗深渊的所见所闻,再与眼前的仙家山川作比较,陷入了怀疑中。

空中一道七彩剑光闪过,一个娇俏的彩衣少女显现,出现在季白的身后。

少女眨巴眨巴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少年,才知道原来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竟然在发呆。

方才少女御剑赶往临仙城,因为近日十年一度的修仙大会即将在城外的百花谷举行盛会。

恰好少女闭关半年顺利突破至金丹初期,达到了入世历练的条件。

少女所在宗门烟雨阁作为沧澜大陆南大陆为数不多的二品宗门势力,此等盛会自然会受到邀请。

素来爱热闹的少女在闭关半年后早已按捺不住,便早早的独自一人留下一封信,偷偷出发前往临仙城。

一路上自然是慢悠悠的一路观赏自然风光,这不恰好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站在野外发呆,以为陷入了顿悟,心想这人这么厉害的嘛,还羡慕了一会呢。

少女将眼前少年拍醒。

“喂,你在干嘛啊,我还以为你顿悟了呢,原来是在发呆。”少女好奇地问道。

“我……我就是对于这世间的美好太惊讶了!什么是顿悟啊?是不是就是想问题想得想得突然莫名其妙的懂了?”

“呃呃,这么理解的话也不是不行……嗯嗯,就是这个意思!”

“原来真是这样啊!”

季白嘴上这么说,想得确是:还真和小说中的一样哇!

“好吧,好吧,忘了你是凡人,本姑娘还以为你是个大高手呢,以为你也要去参加修仙大会呢!”

“原来姑娘是仙子啊!在下失礼了!”季白震惊的看着眼前美丽可爱又不失俏皮的少女。

“不是啦,我就一金丹初期,仙子不敢当。对啦,我叫水霖霜,你呢?”水霖霜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季白肩膀问道。

“呃,我是季白,我来找寻季族,有要事相商。”季白被水霖霜的举动闹了个大红脸对水霖霜。

天可怜见,哪怕两世为人,上辈子季白作为天朝一普通大学生,穿越前还沉溺于小说世界,哪有时间处对象啊,这一世,季白发现原主身为太子从小家教超严,虽然贵为太子,但是压根没有机会,导致季白至今还是个纯情大男生呢。

“季家啊,一品顶级家族势力唉!你找他们有事?哦,对了,你也姓季啊,那你可以去临仙城啊,你们季家不是有分部在这的嘛,而且肯定也会参加修仙大会的。”

水霖霜见季白来找季族有事相商,在结合季白姓氏,便知这凡人是季族之人,不知想到了什么,便没了继续相谈的欲望,只好忍住厌恶如此说道。

“谢谢水姑娘提醒!”

季白见水姑娘告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便真诚感谢道。

“那既然如此,季公子,我先走一步啦!临仙城见!”

水霖霜见这个凡人如此温文尔雅,和自己过去所见季族之人不同,可无奈他是季族之人,只好默默看了一眼季白,向季白告别。

水霖霜按下剑光,一道七彩剑光闪过,娇小身影便消失在天边。

“唉唉,水姑娘,你带我一下啊!我不会飞啊!”季白见水霖霜突然不再交谈,已然离去,看着剑光远去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

沧澜大陆南大陆沧海城修仙家族季家

“家主,北大陆那边大季皇朝怎么办?”

季家管家季全小心翼翼地问坐在家主位上的季家家主季乾。

“唉,那毕竟是小坤的心血,可是我们也鞭长莫及啊,南北分裂多年,如今南北势力又在东海海神岛彻底决裂。实在不行就让听风堂接走他们吧,还有不要暴露了。”家主季乾说道。

“家主,听风早就行动了,但是季白好像通过传送阵来了南大陆!”

“什么!这孩子,第一次坐传送阵没有修士保护行吗?算了,让临仙城分族注意一下,接一下小白。正好百花谷马上要举办修仙大会,正好让小白开始学习修仙吧!”

“是,家主!”

但是季族之人不知道的是,这些年鬼泣城有所扩张,早年间传送阵位置早已进入了黑暗深渊的范围。

——————

季白一路向临仙城走去,这一路上倒是花费了他不少时间。

看着近在眼前的城池,季白知道,这应该就是那少女口中的临仙城了。

就在这时。

“吼~”

一声巨响,炸开在季白的耳边。

不明所以的季白回头一看,这一回头却将他骇得变貌失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