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暖婚:团宠小媳妇》全文章节沈轻舟,程心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暖婚:团宠小媳妇

小说:年代

作者:上官妖

简介:(男主身份高大,女主手撕白莲,双洁甜宠)\n\n燃情八十年代,发家生娃两不误!媳妇蜜蜜爱,老公宠入怀!\n\n重生之前,他如狼似虎,她日夜跑路。\n\n重生之后,他宠她上天,她花样撩夫。\n\n“媳妇,我又饿了!”某男欺身而上。\n \n某女瑟瑟发抖:“老公,保重身体!”\n\n他痞帅一笑:“儿子说他想要个妹妹!”\n\n感谢这最美的时代,不负荣光不负你!

角色:沈轻舟,程心莲

《八零暖婚:团宠小媳妇》全文章节沈轻舟,程心莲小说免费阅读

《八零暖婚:团宠小媳妇》第1章 情深不悔免费阅读

“热!”

“好热!”

冰火汹涌着煎熬,如同烈火中的玫瑰,意识被寸寸缕缕地撕碎。

云星晚打开窗户,依然觉得燥热。她走出房间,准备出去倒水。

一个男人闯入她的眼帘,是她的表哥沈轻舟!

“星晚,你怎么还不出门?司少快要回来了,我送你去接他!”

沈轻舟笑容翩翩,如同春风拂面。

“我不想看见他!”

她准备躲起来,突然双腿一软,差点摔倒。

沈轻舟慌忙扶住她,关切地问:“星晚,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

她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却反而跌倒在他的怀里。

就在这时,妹妹程心莲的声音响起。

“司少,我姐姐在房间,我带你去找她!”

话音未落,就见一个英武挺拔的男人从寒光中大步走来!

他是云星晚的丈夫司寒曜!

看到云星晚的瞬间,他眸子里的温柔化为熊熊怒火!

“云星晚,沈轻舟,你们在干什么!”冷厉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沈轻舟正要解释,云星晚却抢先开了口。

她仇恨地看着司寒曜:“如你所见!”

司寒曜神色冷的可怕,如同地狱修罗。

他铁青着脸,扬起了手掌。

云星晚倔强地昂着头,眸子里如同燃烧着毒火,那是对他滔天的恨意!

司寒曜的手臂僵硬在半空,最后无力地落下。

他怎么舍得打她骂她?他恨不得把她装进他的口袋,日日夜夜地疼爱着她。

然而,她却再一次说出那句话——

“我们离婚!”

他看了她许久,从她满是仇恨的眼睛里看到了他们婚后的点点滴滴。

他不知道她的这份仇恨从何而来,他只知道她恨他!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终于点头:“我还你自由!”

说完之后,他转过了身,往外面走去。

向来沉稳冷毅的他,竟然差点跌倒!

沈轻舟惊愕万分:“星晚,你跟司少……”

他和家人从来都不知道,云星晚跟司寒曜竟会如此!

“轻舟哥,我出去走走!”

云星晚从后门出去,程心莲慌忙跟上。

“姐姐,恭喜你终于离婚,我们喝酒庆祝吧!”

程心莲叫来了自己的老公吴常庆,拉着云星晚来到了江边。

他们一瓶一瓶地给她灌酒,她浑浑噩噩地全部吞下。

终于能够解脱,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脏却像是被挖掉一块,空洞洞地痛不堪言?

剧烈的痛楚袭上心头,她一口血吐了出来。

那血竟然是乌黑色的!

程心莲和吴常庆收起脸上的假笑,猛地伸手抓住云星晚。

“云星晚!你去死吧!”

云星晚震愕地看着他们:“心莲,常庆,你们……”

“云星晚,你这个傻子!今天你喝的水里被我们下了药,所以你才会跟沈轻舟缠在一起!沈轻舟敢破坏司少的婚姻,就算司少不追究,他也是犯罪!司寒曜那么宠着你,你却害了他!哈哈哈……”程心莲狰狞大笑,猩红的嘴唇像是在滴血,“刚刚给你的啤酒里也掺了毒药,你却全都喝了下去!你原本就是个傻子,却那么好的命被司少看上!凭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宠着你?我要毁了你们!哈哈哈……”

云星晚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平时深信不疑的妹妹和妹夫!

然而,心口翻涌的剧痛却让她不得不信!

吴常庆阴恻恻地笑着:“傻子,我们让你做个明白鬼!你弟弟不是司寒曜杀的,他是我跟心莲害死的!”

“啊!”

云星晚撕心裂肺地恸哭!

她真是天下第一的大傻子!

她听信两个贱人,以为自己的弟弟云黎明是司寒曜杀死的。并且他们还劝她不要说出来,以防司寒曜杀人灭口。毕竟司家权势显赫,就算她说出来也没用。

婚后的每一天,她都在仇恨中煎熬。

这份仇恨不但摧毁着她自己,也摧毁着司寒曜!

泪水汹涌而出,往事一幕幕在眼前翻涌。

她恍惚看到,新婚之夜他把她压在他冷硬而又炽热的身下,却被她藏在手里的剪刀刺伤。

她恍惚看到,他受了重伤从外面回来,却被她无情地推开。

她恍惚看到,他倾尽所有想要爱她,她却一次次地提出离婚。

“云星晚,你活着也是废物,死了之后我们还可以继承你的遗产!那些可都是司少送给你的值钱货!去死吧,傻子!”

烈风在两人的身后呼啸而过,他们阴鸷的脸上扭曲着疯狂,恍若从地狱爬出的恶鬼。

他们抓着云星晚,把她推进了江里。

“砰砰砰!”

枪声突然响起,司寒曜从烈风中大步而来。

“犯她者,死!”

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扣动扳机,程心莲和吴常庆倒在了血泊里!

“星晚!”

司寒曜跳进了水里,将云星晚紧紧地抱在怀里。

云星晚伸出双手,颤抖着抚上他的脸庞。

他不过三十岁啊!居然已经两鬓微霜!

“星晚,那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两个好好地过日子!”

司寒曜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奋力地往岸边游去。

“不……太晚了……我中毒太深……”

“星晚,不许放弃!我带你去医院!”

“对不起……我……我给了你太多的痛苦……我好恨……好悔……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再也不会这样活……”她从衣服里摸出一枚徽章,塞到司寒曜的手中,气若游丝地说道,“司寒曜……还给你……”

这枚徽章是相遇之初他送给她的,他曾许诺,她但有所求,他无所不允。

他如同钢铁一般坚毅,每一个字他都用他的生命践行。

他说他会顶天立地,他做到了。

他说他会疼爱妻子,他做到了。

他还说……

“寒曜……你说过你不会耽于儿女情长……你说话要算数……”

“算数!当然算数!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

“谢谢……谢谢……”

云星晚温柔地笑了,这么多年,她从未这样对他笑过!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落。

他蓦地吻住了她的唇,毒血如同罂粟绽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