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借剑》全文章节姜云,岳清涵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向天借剑

小说:玄幻

作者:夜影独风

简介:浩瀚宇宙,万道并存,有人向天借命,有人向天借运,濒死少年,从神秘剑之世界而出,走向了一条向天借剑之路!

角色:姜云,岳清涵

《向天借剑》全文章节姜云,岳清涵小说免费阅读

《向天借剑》第1章 落魄少爷免费阅读

晋国,紫云宗。

天,阴沉似水,一股股阴风如同无形刀刃,从一间破旧竹屋的缝隙内穿透进去。

床榻上,盘坐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身躯略显单薄,双目紧闭,那张清秀的面孔上,却有一股病态的苍白感,他每次的呼吸间,都蕴含着某种节奏。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少年缓缓睁开双眼,眼中有着几缕红血丝,苍白的脸庞上伴随着疲惫以及一丝无奈。

“还是不行吗?”

少年轻叹口气,摇摇头,平复心绪后,下床活动了下身子,简单的洗漱一番,刚出门口,一名年龄与其相仿的少女迎头走来。

少女相貌清丽动人,腰间挂着一柄,一尺来长的月形弯刀,身上的紫色衣裙与挽成马尾的青丝,在清风的吹拂下随意摆动。

“清涵,你怎么来了。”少年笑着说道。

少女走到他身旁,将飘落在眼前的一缕发梢挽起,俏皮的翻了个白眼,“姜云大少爷,您老人家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今天是宗门每月发放资源的日子。”

对于少女打趣的话,姜云摇头一笑,目光从她那张俏脸上移开,摸了摸腰间携带的一块玉佩,随即转头看向某一个方向,轻声说道:“又过了一个月啊,这是我们来紫云宗的第三个月吧,时间过的还真快呀。”

声音在阴风中显得有一丝悲凉。

顺着姜云目光的方向看去,少女知道,他又想起了三个月前的事,想出言安慰,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无奈的看着他。

当她注意到姜云眼中的红血丝,连忙问道:“少爷,你又熬夜了?”

姜云回过头冲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那笑容,在少女看来充满酸涩。

“少爷,明知道是白费功夫,你又何必糟践自己的身体呢,”少女清楚他的性格,知道劝说没用,但还是忍不住说道。

姜云心里明白,她指的是他身体受创无法修行的事。

“只要有一丝可能,我都不会放弃,我姜家百余条亡魂的仇,一定要以血来报。”

那倔强的双眸中,充斥着滔天恨意。

他原本是一名铸器世家的少主,三个月前,其家族无意间发现了一座矿脉,不曾想消息泄露,引得一修行宗门觊觎。

为了避免祸端,家族只得放弃矿脉,以为这样就可以平安无事,可在那不久的一天夜里,几名黑衣人潜入家里,见人就杀,要不是一名仆人拖着重伤的他,躲入密道逃出姜家,后被人所救,恐怕早就如同族人一般成为歹人的刀下亡魂,虽然顺利逃生,可也受了不可逆转的伤势。

看着姜云那清秀面孔下隐藏的恨意,少女只能无声的叹息一声,她知道,他不可能忘记三个月前那场惨烈场景,同样,她也忘不了,因为她就是那名仆人,岳清涵。

察觉到岳清涵的担忧后,姜云深吸口气,极力的平复心绪后,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不说这些了,我们走吧。”

路上岳清涵也没有起初那么活跃,抿着红唇紧随其后。

不多时,二人来到一处两层木楼前,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灵务楼。

望着进出的人群,如同一条长龙,姜云不禁感叹,“不愧为晋国四大宗门之一,这底蕴当真是厚实。”

紫云宗弟子将近千余人,每月都会发放一些修行资源,虽然不多,可架不住量大呀。

随着姜云二人的到来,这些人原本急切的脚步却是放缓起来,一道道蕴含惊艳的目光不断朝他们投射而来,距离稍近些的,姜云甚至能看清有些人眼珠中的投影,赫然就是身着紫色衣裙的岳清涵。

对此,姜云早就习以为常,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带着岳清涵直奔阁楼内。

就在姜云与岳清涵走到阁楼门口之际,迎面走来的三人。

从其站位来看,以中间那名身着蓝色长衫的青年为首,他手持一把折扇,颇有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在他身侧还有两名青年,一个身形肥胖,一个骨瘦如材,二人同护卫一般,紧随其后。

看到这三人姜云眉头一皱,为首的那名蓝衣青年,名叫宋义,在宗门内声名狼藉,仗着其爷爷是门内长老,经常欺压同门。

就在姜云思考着怎么避免与其发生冲突之际,宋义快步走到近前。

“清涵师妹,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看到岳清涵后,宋义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之色,随即被其温和的笑意,很快的隐藏过去。

如果不是清楚他的为人,还真会将其当作气度非凡的公子哥。

而这一幕,则被他无视的姜云,看在眼里。

宋义那温和的仪态,并没有让岳清笑脸相迎,她反而低下头,紧紧抓着姜云的手臂,显然,她也听说过前者的那些“光明”事迹。

姜云暗自叹息,真是红颜祸水呀!拍了拍岳清涵的手臂,示意无事。

随后在宋义的注视下,姜云脚掌挪动几步,挡在其身前,咧嘴一笑,“宋义师兄,我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真巧。”

姜云的举动让那宋义身侧的两名青年,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不善。

对于姜云调侃的话,宋义并未动怒,反而揶揄一笑道:“姜云师弟,据我所知,你似乎灵脉受损,领了资源也是无用,宗门虽然有底蕴,但能省下一份也是好的,你说,是不是。”

当初姜云被宗门长老救回,虽然保住性命,但灵脉却受到重创,无法引气入体,哪怕有丹药辅助也是无用,这件事普通弟子并不知晓,但是对他来说却非是什么秘密。

宋义选择此时将这事说出来,足以见其用心险恶,因为他不止是说给姜云听的。

果然,周围的那些人听完,也开始低声议论。

“灵脉受损?那不是无法修行吗?”

“难怪他身上没有灵气波动,我还以为是他天赋差,没有凝聚气海呢。”

“既然无法修行还来领资源做什么,不是浪费吗?”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