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血脉》全文章节林中,梅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魔神血脉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笔落有声

简介:凌天大陆凤家继承人凤玉珞惨死,死后重生为天玄大陆天离公主。奈何公主麻烦缠身、身世成谜,还有两个爱她的男人,纠缠不休。想要返回凌天大陆难比登天,凤玉珞一直朝着目标努力奋斗,真的找到回家的路时,才发现前世今生她都欠下了太多情债。

角色:林中,梅林

《魔神血脉》全文章节林中,梅林小说免费阅读

《魔神血脉》第1章 争 抢免费阅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声怒吼传来。玉珞烦躁的睁开了眼睛,随即感到头部一阵刺痛,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片段瞬间充斥在脑海中…高耸的宫墙,冰冷、空旷的瑶光殿,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孤独、寂寞的啃噬,特别是在黑暗的夜里,寒冷……充斥在记忆深处的是无边的孤寂和黑暗。记忆的片段并不多,全部都是残缺的,除了这些片段,剩下的就是一片空白。

“这点记忆有什么用?真是……”玉珞烦躁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前依旧是陌生的陈设,叹息一声,她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她竟然重生了。她本是凌天大陆凤家的天才药师,死后竟然重生到这个身体上,不但如此,这里也不是她所熟悉的凌天大陆,而是天玄大陆。在接收到的有限的记忆中,她发觉了这里与凌天大陆的不同。

凌天大陆灵、魔、妖三族并存,而这里似乎只有灵族活跃在大陆上,灵族是天玄大陆的主宰,魔族和妖族似乎只是传说中的存在,已经上万年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天玄大陆比起凌天大陆面积更加广博,不过灵气浓度却低了很多,这里的灵者修炼的最高等级只达到了神人级,而在凌天大陆上,神人级根本算不上是顶尖高手,神人之上还有神王、神君、神帝,神级之上还有至尊。

前世,玉珞好不容易凑齐了炼制通灵丹的灵药,并且成功炼制出了一枚神品通灵丹,只要服下通灵丹,就能打通她体内所有的灵脉,通向至尊级的修炼之路从此一路光明坦途。原本三天后,就是她服用丹药闭关的日子,可惜,她却被人杀了,通灵丹也被人夺走了,直到死,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偷袭的她,不过,知道她炼出通灵丹的只有两个人,她的父亲和姐姐。

她不相信杀她的人跟他们有关,她宁愿相信是他们不小心泄露了消息,引来了杀手。可她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不甘和怨恨的。“我一定要回去,我一定要找到杀我的凶手报仇!”玉珞的眼神不再迷茫,双眼迸发出无比凌厉的光芒,身为凤家的天才药师,玉珞一直顺风顺水,并且早就被家主和长老定为下一代的凤家继承人,乃是凌天大陆排名第一的天才,谁能想到会那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她不甘心!

天玄大陆和凌天大陆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否则她不会死后重生在这里。她明明已经身死灵灭了,又是怎么重生的呢?她一定要找到原因,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回去…“砰…”一声,琉璃车强烈的震动了一下,玉珞不得不收回思绪,眼下想报仇的事情还太早,她还身处险境。

“原来是天离国的夜小将军,怪不得如此神勇,我们无意与你为难,只要你留下车中的女子,我们立刻就放行。”

“好大的口气!”伴随着弓弦声响起,玉珞听到一声恼怒的嘶吼,“夜无云!你找死…!”杂乱的打斗声再次响起。玉珞望着窗外的蓝衣男子,嘴唇忍不住抿了抿,只有地级九层的修为,如何能挡住十几个地级和一个天级的攻击?至于那队护卫直接被玉珞忽略了,大部分修为只有玄级高阶,只有几人的修为刚上地级,根本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她重生前修为已经达到了神人巅峰,很快就能达到神王了,如今虽然修为全失,可她的元神依旧强大,很容易就看出了在场人的修为。

灵族人修炼灵力,修为从黄级起步,到玄级稳灵,玄级之上是地级,只有修炼到地级才算正式迈入修炼的行列,修为到达天级,凝聚出了属于自己的灵力战魂才算步入修炼的正道,多少灵者都止步在地级九层,因为灵力战魂无法凝聚,一辈子也到不了天级,又有多少灵者只能停留在天级,永远也突破不了神级。玉珞前世乃是神人修为,百岁以内的神人,在凌天大陆历史上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否则不会被人奉为当世第一天才。

“砰…”一声,一个侍卫的身体撞在了车上,随即一蓬鲜血如雨般洒落,玉珞眼前一片血雾,血色弥漫,正如前世灵灭时那一夜的梅树林,鲜血飘散在梅林中,满地的梅花瓣全部被鲜血侵染,分不清是血染红了梅花还是梅花染红了血,她只记得一片血色。玉珞心中一痛,随即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外面两拨人的厮杀,在她看来胜负是毫无悬念的,只不过,她似乎是处在弱势的一方,若是败了,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可恨原主的记忆太少。

二十几个护卫纷纷倒下,玉珞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她迅速的检查了一遍如今的身体,果然如记忆中一样,是个废物,全身毫无一丝灵力,灵脉被毁,身受重伤,战斗力还不如一个孩子,毫无自保的能力,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大概因此,她才能附身,可惜她只有原主很少的记忆,还是残缺不全的,原主为什么受伤,以及怎么来到的这里,她一概不知。

琉璃车内的美人一脸深思,一双凤眸黑如深潭,满头青丝随意的披在脑后,颊边一缕青丝滑落,平添了一股媚色,一身紫衣偶尔随着美人轻微的动作裙摆处的凤凰仿佛展翅欲飞。玉珞轻柔的抚过身上的紫衣,心中忽然一动,难道是玄天战衣?随即意念一动,身上的紫衣不再是拖地长裙的样式,而是变换成了紧身战甲。果然是传说中的玄天战衣。玉珞神色很是复杂,凌天大陆上众人苦寻不得的神级宝物–玄天战衣,此时就随意的穿在她的身上,神级灵宝都能根据主人的意念随意变换形态,这件战衣被原主当做普通的衣裙穿在身上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一个废物却穿着一件神级战衣,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倘若被人知道,她哪还能保得住性命?

“容貌相同,名字相同,难道这就是我能附身的原因?”玉珞猛的撩起衣服,当看到腰间那枚红色的玉珞胎记时,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了,“竟然连胎记都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非她有前世的记忆,她都要以为这就是自己了。

容不得玉珞再细想,琉璃车外的打斗声已经停止了,身穿蓝甲的护卫已经全部被杀,如今只剩下夜无云一人还在苦苦支撑,不过他的境况已经十分危急,被十几名黑衣人围在中间,仅凭借护身灵器苦苦支撑,当然也只是暂时的,护身灵器再厉害也是需要灵力支撑的,他不能冲破黑衣人的包围,迟早是个死。

“夜无云,你虽然号称是夜家的第一天才,可惜你终究修炼时间太短,修为太低,只凭你一人之力又能改变什么呢?我早就说过,只要你留下车内的女子,我们决不为难…”黑衣首领胜券在握,这一次夜无云没有再出声反驳,事实胜于雄辩,再多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二十多名护卫全部丧生,都是因为车内的那个女人,是他太轻敌了。灵器罩内的夜无云满脸压抑的怒气,他何曾受过这种羞辱?

黑衣首领几步走到琉璃车前,恭身道,“请姑娘跟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这一举动夜无云先是满心诧异然后就是紧紧皱起了眉头,竟然是认识的?那他的人岂不是白死了?

玉珞起身推开了琉璃车门,刺眼的阳光让她感觉有些不适,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让她皱起了眉头,轻飘飘的双腿,没有一丝力气,若非靠着一股毅力支撑,她根本就站不起来,只是她也只能走到车门处了,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这具身体比她想象的还要病弱。

黑衣首领见玉珞停下不动,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姑娘,我们主上想要见你,请姑娘随我们离开。”

玉珞淡淡的扫了黑衣首领一眼,身为神级灵者的骄傲让她不愿示弱,可如今的这个身体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琉璃车车架高大,距离地面足有两米高,拉车的飞马已被击杀了,孤零零的琉璃车停在路边,倘若玉珞拥有灵力,或者身体康健,完全能够轻轻松松的跳下车,如今却是举步维艰…

黑衣首领眼中划过一抹不耐,倘若不是看在主上的面子上,他一个天级高手,怎么会对一个毫无灵力的女人如此恭敬?“姑娘,请快点随我们离开。”

“白痴!她连站的力气都快没了,还怎么从车上下来?”一根绿色的藤蔓突然凭空出现,迅速的缠绕在玉珞腰间。黑衣首领见状,脸色突变,下意识就要出手阻拦。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你想让你的手下全都死在这里吗?”

不知什么时候,林中出现了五名身穿青衣的男子,数条藤蔓同时飞出,十几名黑衣人瞬间被制住了,十几个被捆成粽子的黑衣人倒在地上,眼里满是惊骇。

“千藤术!你们是万药谷的人?”黑衣首领稍一迟疑,错过了拦截下玉珞的时机。绿色藤蔓飞舞,玉珞被带到了五名青衣人身后,虽然不像黑衣人那样被捆成了粽子,但也是万分狼狈,若非被人伸手扶住了,她也会同那群黑衣人一样倒在地上。

玉珞心中愤恨,她何曾被这样对待过?神人修为在凌天大陆虽说不是顶尖的存在,可是作为凤家家主的继承人,同时还是一名天才药师,从无人敢对她不敬,如今沦落到此竟然被一群低阶修士欺负,简直无法忍!可惜她也只能忍,一身修为尽失,毫无灵力,任何手段也施展不出。

一名头戴雕花玉簪的青衣人扶住玉珞,“你还站的住吗?”

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玉珞抬头看向扶住她的青衣人。男子面如冠玉,双眼深邃迷人,目光温柔,看她的眼神里仿佛有千言万语一般,二十多岁的外貌,身材挺拔、身姿俊逸不凡,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更兼气质温和,让人一见就很想要亲近。天级八层的修为,在天玄大陆也算是强者了。

灵力修为达到地级就能够驻颜了,所以眼前的男子,其真实年龄根本就看不出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就修炼到地级就算是在凌天大陆也算资质高的了。五个青衣人单看外表年长的也不过是三十多岁的外貌,修为却都已经是天级。万药谷还真是不简单。

玉珞原本就是靠毅力支撑才能站住,如今腿发软,浑身无力,不过她的傲气不容她示弱,还是勉强站直了身子。也许是青衣人看出了她的勉强,所以并没有收回手,依旧扶着她。

“四弟,别理那个废物了,咱们快点离开。”年长的青衣人皱着眉扫了玉珞一眼,口出恶言,玉珞听的一口闷气憋在胸中,怎么也吐不出来。

“三叔,玉珞的身体还没好。”一名面貌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开口道。

“就算是好了又怎样,一个废物而已。”

玉珞眼中寒光一闪,盯住说话的年长青衣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青衣人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难道不是废物?偷跑出去三年多,不但灵脉被废还被人打成了重伤,若不是我出手救你,你连小命都没了!”

虽然青衣人言辞刻薄,但他的眼中却飞快地闪过一抹关心,玉珞皱眉搜寻脑中的记忆,依然是一无所获,眼前的人到底是谁?是敌是友?她很不喜欢如今这种状态,不但身体病弱,而且还什么都不知道,简直糟糕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