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乱心:王爷宠妻没原则》全文章节白遥韵,王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狂妃乱心:王爷宠妻没原则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亿芊芊

简介:白遥韵被渣男虐杀而死,腹中未出世的胎儿也成了帮助渣男仕途通达的蛊物。重生后,白遥韵不仅让渣男心心念念的仕途无望,还让他体会到当初自己被他抛弃后的生不如死,还有一直道貌岸然将她步步推向深渊的妹妹也尝到了以牙还牙的滋味,除了虐渣男,撕绿茶,她还要泡王爷。有人说,“王爷,王妃也太过分了吧。”王爷醉心一笑,“我最喜欢她的过分。”

角色:白遥韵,王岚

《狂妃乱心:王爷宠妻没原则》全文章节白遥韵,王岚小说免费阅读

《狂妃乱心:王爷宠妻没原则》第1章 被渣害死后重生免费阅读

白遥韵侧卧着睡醒,已有八个月身孕的她艰难地起身。

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已经一个月不见踪影了,有人说他流连烟花,有人说他不愿对白遥韵负责逃了。

白遥韵缓缓下床,走到水壶边,可却发现一滴水也没有。

手一颤,水杯还不小心落地碎裂了。

白遥韵终于见到了水,不过讽刺的是她的眼泪。

咸咸的泪水划过嘴角的时候,白遥韵还是耻辱地咽了下去。

实在太口干了。

白遥韵之前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但为了王岚这个穷书生,她居然同丞相父亲三击掌断绝关系。

非要过那有情饮水饱的日子。

结果,连唯一指望的情也没有了。

突然,门口一阵嘈杂声。

白遥韵激动地望过去,她已经没有精力像过去一样同王岚赌气了。

现下,只要有人能给她递一杯水喝,看起来有些没尊严也没关系。

只见王岚带着一个年轻妖冶的女子和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

年轻女子不屑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白遥韵,“呵,这就是你说的那日渐丑陋还自以为尊贵的妻子,看看她的样子,蓬头垢面,憔悴不堪,哪里还像个相府千金,真是可笑,卖到窑子里都没人要吧。”

白遥韵顾不得王岚背后怎么羞辱她,只是使劲伸手抓住王岚的衣摆,“给我口水喝,求你了。”

王岚不耐烦地甩开白遥韵抓住他衣摆的手,殷勤地扶年轻女子坐下,“惠娇啊,你之前说的那个蛊术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效啊?”

李惠娇神情傲慢又得意地点着桌子,“只要将自己未出世的第一个孩子直接从母体剥离而出,并且注入蛊虫,晒成干尸供在家中,以后别说是中举人当状元,就连丞相的位子也能保佑你唾手可得。”

白遥韵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你们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王岚,这是你的亲身骨肉啊,我抛下了一切跟着你,你居然这么对我你……”

王岚看向白遥韵的眼睛里唯有蔑视。

“白遥韵,你早就不是相府千金了,一个一无所有的贫贱女子对我的仕途毫无帮助!”

老太婆拿出尖利的钳子和刀具,“我可没工夫看你们唧唧歪歪的,赶快动手吧。”

王岚和李惠娇强行按住白遥韵扑腾的手脚。

被锋利的刀刃划开身体的那一刻,白遥韵撕心裂肺的疼。

钻心裂腹之际,白遥韵发誓,若有来世,定不会放过这三个人。

再睁开眼睛,却看到周围是熟悉的相府。

白遥韵猛然起身,却没有被大肚子阻碍起身的困难感。

白遥韵的手摸了肚子好几遍,平坦无比,也没有痛感。

这时,白惜乔欣喜地走了进来。

“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公子他终于鼓起勇气来提亲了!”

白遥韵这才明白,她是重生了。

这个白惜乔是她父亲娶的小妾的女儿,装着一副好人样,其实心机极深。

上一世,白惜乔总是各种撮合白遥韵和王岚。

要么是瞒着父亲夜开小门让他们私会。

要么是思想上鼓励她勇敢追逐爱情。

就是想白遥韵这个受父亲宠爱的嫡女让父亲感到深深的失望。

她白惜乔就可以上位了。

得亏白遥韵还总觉得白惜乔思想自由,又卖力支持她,十分感激。

甚至珠胎暗结后,还蛊惑她,女人这辈子一定要勇敢活一次,只有生下相爱之人的孩子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一步步鼓励她走上了万劫不复之路。

白惜乔见白遥韵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多激动,还以为她乐傻了,赶紧拉她想让她坐下,“妹妹我帮你理个好看的妆容吧。”

白遥韵却打开她的手。

白惜乔愣了一下,讶异不已,“姐姐怎么了?”

白遥韵突然朝着白惜乔笑得莫测诡异,“姐姐已经迫不及待了,何须装扮,咱们快去前厅吧。”

白惜乔总觉得白遥韵哪里怪,但又说不上来,只好懵懵地点头,“好。”

到了前厅,远远的就看到王岚在那里向父亲展示自己的书画,还以为自己才华横溢,自命不凡地追着厌烦的父亲高声念他那些烂诗。

看着就觉得像跳梁小丑,真是的,白遥韵她上一世怎么会被这种人迷了心窍。

父亲看到白遥韵来了,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怒视着她,“你来做什么?”

白惜乔立马装出一副劝慰的样子,“父亲您别生气,姐姐她就是想来帮着劝您同意这门婚事。”

父亲气得狠狠一拳砸在桌案上,“你这个不孝女,你是要气死我,你简直不知廉耻。”

白遥韵看着父亲脸上呈现的皱纹,心疼不已,上一世一直不知好歹地不听父亲劝,还指责父亲嫌贫爱富,做了不少让父亲伤心的事。

这一世,她一定要听父亲的话,好好孝顺父亲。

白遥韵站到父亲身边,刻意离王岚远远的。

“父亲,我和这个人可不熟,是妹妹说对他有兴趣,让我陪着来看看的。”

此言一出,众人都愣住了。

之前不是哭天抢地,不惜绝食明志都要和王岚在一起吗?

白惜乔有兴趣又是怎么回事?

白惜乔大为惊恐,瞧着父亲脸上的疑惑赶紧开始解释,“姐姐,你不要瞎说,我才是一心帮你,你和他的事京城谁不知道,此刻怎么狡辩起来了?”

白遥韵微微挑眉,知道白惜乔最在意父亲对她的看法,干脆直接仰面对父亲告状。

“父亲,妹妹她经常说王岚一表人才,品性温和,来日定是位好夫君,还感到颇为羡慕呢。”

其实这些都是白惜乔故意在白遥韵面前夸赞王岚,从心理暗示的角度让白遥韵对王岚更加死心塌地。

白惜乔立马申辩,“不是这样的父亲,我只是……”

父亲瞪着白惜乔,“只是什么?”

白惜乔吃瘪了一下,她总不能说是为了蛊惑白遥韵才那么说的。

白惜乔只好全部撇清,“我可没说过那样的话,姐姐你别掩饰不了就诬赖我。”

白遥韵笑了笑,手指了指天,“妹妹啊,举头三尺有神明,咱们家的祖宗更是灵验的很,你敢对着祖宗发誓你真的从未说过这些话吗?否则不得好死?”

——

作者有话说:

希望大家支持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