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星际真武》全文章节秦植渊,许艺丹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最强星际真武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求缺公子

简介:修真界最强散修遭名门大派暗算围杀,兵解降临星河帝国,在这个神灵、真武、科技并存的时代,一切从零开始!先确定一个小目标,成为这个宇宙中最强的真武者吧!不过第一步,要先把身上废柴表少爷的标签撕掉,同时让那些曾经蔑视侮辱自己的人,跪在地上真诚地忏悔……

角色:秦植渊,许艺丹

《重生之最强星际真武》全文章节秦植渊,许艺丹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最强星际真武》第1章 降临星河帝国免费阅读

星河帝国蔚蓝星,海风城邦秦氏庄园豪华的宴会厅内,一场家族聚餐正在进行。

秦家是海风城邦一等世家大族,当代族长秦植渊致仕前曾官居海风城邦议会副议长,地位极高。

秦家当前话事人秦云烈,也就是秦植渊的大儿子,是现任海风城邦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委,主管城邦能源项目审批,是权柄赫赫的实权派。

父子两世为官,秦家自然富贵,得以在海风城邦B区官邸区拥有一席之地,建造了这占地十数顷的秦氏庄园。

然而,秦家真正显赫之处不在于此,却是在于族长秦植渊多年前就成为了“真武者”,是海风城邦赫赫有名的强者,雄霸一方!

按照帝国初代皇帝敕令,一人成真武,三代为“仕族”。因此,秦家就成了海风城邦仅有的十几个一等世家大族,高高在上,血食一方。

不入秦家饭厅,不知何为真正的仕族。

此时,明月初升,宴会厅已是灯火辉煌,十几名身穿白色丝绸连衣裙,脚蹬十厘米银色细高跟,配肉色丝袜,手上戴洁白短棉手套,面容姣好、体态窈窕的侍女正在300多平米的大厅内穿梭忙碌,将一盘盘高档的菜肴和一支支红酒白酒端上宴会厅正中硕大的旋转圆桌。

圆桌的上首坐着秦家家主秦植渊,他身穿灰色的立领正装,头发已白了一半儿,此时正闭目养神,透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挨着他两边坐的是他的两个儿子,年龄都在四十岁左右,除了大儿子秦云烈外,还有一个叫秦云虎,是海风城邦最大的通风除尘设备制造商,身家亿万,是城内有名的富豪。

此时圆桌围坐的几十人,除了秦植渊父子三人外,剩下的都是秦家的太太、少爷、小姐、女婿、外孙们,足以体现秦家枝繁叶茂,人丁兴旺。当然,如果把秦缺这个“表少爷”也算作秦家少爷的话。

宴会还没开始,气氛已然非常凝重。

“秦缺!秦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只见一个三十多岁浓妆艳抹、颧骨突出的女人对着一个坐在最角落的十六七岁的男孩吼道。

女人是秦云虎的二太太,风尘出身,小三转正,最为势利眼。

男孩叫秦缺,是秦家的表少爷,也就是秦植渊的外孙,因父亲早年入赘秦家,随母姓。

秦缺的父亲,早死,秦缺是遗腹子。

生秦缺的时候,秦缺的母亲也亡故了。

因此,秦缺是个彻头彻尾的孤儿,而且寄人篱下。

说起来可笑,秦缺至今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姓什么。

不过秦缺长得剑眉星目,丰神俊朗,自有一股不凡之气。

“有本事和人争风吃醋,别被人打进医院啊!”

“习武这么多年,还只是个小小的初级武者,萱萱比你小1岁,都快成中级武者了,你比一比,真丢人啊!”

“被一个平民子弟按在地上打,你好意思吗?”

在二太太的带领下,秦家的人开始纷纷对秦缺说一些夹枪带棒的话。

“别以为姓了个秦,就真的是秦家人了?凭你也配?”说话的是杨万荣,秦植渊的三女婿,是个赘婿,目前在秦云虎的公司里当财务总监,是秦家最大的舔狗,平时最喜欢对秦缺颐指气使,此时抓住机会,狠狠地讽刺秦缺。

这句话让秦缺一震,目光瞬间刺向杨万荣,看得杨万荣心里一寒,下意识地低头闭上了嘴巴。

“这个小子,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还挺凶的,不是看在今天家族聚会,老子……”杨万荣小声嘟囔着。

秦缺闭上了眼睛,记忆疯狂地向他涌来。

此时的秦缺,并非他们认识的秦缺。

外貌相同,姓名相同,但是灵魂,却不甚相同。

秦缺,其实是一名修真者,还不是一般的修真者。在万界星空之上的世界——修真界,又叫灵界,也是名震一方的霸主级存在,被称作最强散修,昊天真人!

一人一剑,道法无边,纵横灵界!

看破红尘,笑傲世间,逍遥千年!

一次机缘巧合,秦缺得到了两件不世出的先天灵宝。

从此,命运发生了波折。

这两件至宝关乎整个修真界的命运,也关乎最后永恒彼岸的最大秘密。

于是,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抓住了一个机会,利用秦缺的牵挂和羁绊,摆下十方皆杀大阵。

十大同阶顶尖强者,合力围杀秦缺!

秦缺凭借两大至宝,艰难周旋,寻找一线生机!

以一敌十,一时间竟能不败!

但是,终究寡不敌众!

秦缺眼看山穷水尽,走到绝路,仰天长号,不得已下了一个大决断,燃烧神婴,以大神通、大牺牲逆转时空,降临到了一个偏远的下界。

也是就星河帝国所处的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原本也是有一个秦缺的,和大修士秦缺两者并非“夺舍”宿主关系,是大修士秦缺通过大智慧、大毅力创造的“降临体”,在这个世界有前世今生、因果轮回,但本质上和修士秦缺又是同一个人。

造化之力,就是那么神奇。

只不过现在完全是素人一个,半点功力没有。

确切地说,是一个初级武者。

秦缺接下来要做的,是在这个世界疯狂提升功力,然后到上界去报仇!

千年修真路,而今从头迈!

思绪回到当前。

这个倒霉的“降临体”之前做了什么?竟然被这么多人围着指着鼻子骂,这种情形,自己已经几千年没遇到过了,有些出戏,也有些搞笑。

除了几个名门大派隐世不出的老怪物,有谁敢在昊天真人秦昊天面前放肆?

原来是因为一个女人。

许家大小姐,许艺丹。

许家也是海风城邦的一个家族,不过段位比较低,一直攀附秦家。

在秦缺刚出生的时候,许家家主就向秦家提亲,希望把自己刚出生的孙女儿嫁给秦缺,两家共结秦晋之好。

之所以要许配给秦缺这个“表少爷”,不是因为多看好秦缺,而是觉得向秦家嫡子提亲的话秦家不会答应,这是退而求其次的无奈之举。

从秦家的角度来说,许家好歹也是一个世家,自己家一个无父无母的“表少爷”都能够娶到一个世家小姐,秦家脸上也有光。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秦家越来越轻视嫌弃秦缺这个孤儿,几乎就是不管不顾,秦缺考入第一高级学校后,就搬出秦家了,今天是特意被叫回秦家训斥的。

看到秦缺这般待遇,许家那边早不乐意了,一直想要退婚,但碍着秦家的面子还没提。

看着自家的大小姐许艺丹越长越美,甚至被列为第一高级学校十大校花,又动了改变婚约的想法,想把许艺丹许配给秦云烈的二儿子秦城。

秦城何等青年才俊?

是位列第一高级学校“精英榜”前列的高手,据说已经达到六级武者顶峰了,只差一步之遥就能够成为七级武者,从而迈入高级武者的阶段,前途不可限量。

但秦家一直没有同意,而是想着让秦城和海风城邦四大家族联姻,成为嫡系小姐的乘龙快婿。

秦家虽然是一等世家,但和林、赫连、王、刘四大世家还有一线之差。

事实上,秦城绝对有这个资格!

至于许艺丹,还是按照婚约来吧,实在不行,让秦缺倒插门儿也行啊,到许家做上门女婿,反正他本来也是赘婿的儿子,子承父业,岂不更好?

巧合的是,上个月一次世家子弟聚会上,许艺丹被四大世家之一刘家的公子、同在第一高级学校修习的刘世雄看中了。

蛤蟆看绿豆,对眼儿了,两人迅速搞在了一起。

原本的“降临体”秦缺虽然地位低下,但并不窝囊,一怒之下,去找刘世雄讨个说法,结果被刘世雄的小弟王刚揍进了医疗中心。

当众被打,还是被王刚这样一个平民子弟打了,秦家脸上就挂不住了,但不问是非对错、前因后果,也不关心秦缺的伤势,直接把秦缺叫回庄园痛斥!

今天所谓的家族聚会,可以说是一个专门为秦缺设立的批斗会!

“这个‘降临体’怎么混的啊,这么挫!

想我秦昊天英雄一世,运用造化之力创造的‘降临体’竟然是这个熊样子,看来老天也嫌我锋芒毕露,是要用这种方式挫一挫我的锐气么?”

不过,从现在开始,一切都结束了。

或者说,一切都刚刚开始!

秦缺猛地站了一来,睥睨众生一般扫了桌前的众人。

“从今天起,我才是真正的秦缺!”秦缺一个字一个地说道,看似平淡,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

众人闻言一怔,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但却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了!

睥睨!

支柱!

支配!

尤其是二太太,仿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笼罩自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很不舒服,重压之下,反而指着秦缺又破口大骂起来,试图宣泄情绪,“反了,反了,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这里都是你的长辈,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了!”

“就是,真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恩将仇报!”杨万荣唯恐天下不乱,也趁机继续帮腔。

“笑话,一天到晚找借口辱骂殴打我是狗屁恩?这些年,在你们眼里,我他妈连一只狗都不如吧!告诉你们,一切都结束了!若是你们对我有恩,待你们被仇家灭门时,我出手相救一次,不就两清了么?”秦缺朗声道。

“大胆!竟敢咒我秦家!真是狗东西!”这次说话的是秦城,作为海风城邦声名鹊起的青年才俊,早就以有这样一个表弟为耻了!

“表哥,你不要再说了,快跟长辈们认个错。”这时一个略显关心和焦急的温柔女声在耳边响起,秦缺扭头一看,是秦云虎的小女儿秦雨萱。

秦雨萱比秦缺小一岁,颇有天赋,已经成为四级武者了,在第一高级学校一年级学员中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她为人善良,自小和秦缺关系不错,只是近几年受家族舆论的影响,也暗恨秦缺不争气,和秦缺的关系渐渐疏远了。

此时见秦缺和家族顶了起来,出于关心,不禁出言相劝。

“哈哈哈,认错?!真是笑话,你们全家人合力欺我,我有何错可认?!”

“以后,我秦缺和你们秦家再无瓜葛!”

“秦城,念你是秦家嫡子,刚才出言不逊我姑且不跟你计较,但记住,没有下次了!”

秦缺不再和这家人纠缠,转身离开桌子,快步向宴会厅外走去。

“好!好!好!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以后秦家不再有你这号人,月例也给他停了……”

秦缺身后,是秦家话事人秦云烈浑厚的声音。

秦云烈发话了,也就意味着秦缺和秦家的缘分,真的尽了。

至于月例,秦大主委或许不知道,自从两年前考入一高后,秦缺的月例早已被二太太停了……

奇怪的是,秦家的家主,最高的掌权者秦植渊依旧双眼紧闭,不为所动,似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