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高人:开局女帝带娃堵门!》全文章节陆初白,彭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高人:开局女帝带娃堵门!

小说:玄幻

作者:喵帝大人

简介:【系统+绝世高人+奶爸+单女主狗粮文+温馨日常+改造修仙界】\n一介凡人陆初白,惨遭女帝带娃堵门,非要让他负责。\n女帝艳丽无双,竟非他不可。\n无数人酸到吐血。\n陆初白果断拒绝:要不起,我只是个凡人啊!\n众大能只想打他:大佬,别谦虚了,给其他人一条活路吧!\n你那院里,鲤鱼是金龙,土鸡为神凰,蚯蚓都蜕变为龙了。\n若是你不介意,我们也可以叫爸爸啊!

角色:陆初白,彭钧

《绝世高人:开局女帝带娃堵门!》全文章节陆初白,彭钧小说免费阅读

《绝世高人:开局女帝带娃堵门!》「1」开局女帝带娃堵门免费阅读

天光破晓,朝霞灿灿,璀璨阳光洒落。位于长青山脚下的大槐村,笼罩祥和气。

村子后面,一座普通民居,绿意莹莹。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后院,竹影潇潇,陆初白撒开一把谷粒,晨起喂鸡。

几只芦花土鸡迅速跑来啄食,互相争夺,眼泛精光,充满活力。

陆初白一笑,又一把谷粒洒在后院小池中。一群七彩锦鲤翻腾,争相抢食。

其间还有一只小龟,奋力游动,吃下许多谷粒,又探头来咬锦鲤,霸道而奸猾。

喂过鸡和鱼,陆初白环顾四周,轻叹着离开:“又该干活了,争取今天完成!”

他离去不久,原本宁静平凡的小院,忽然生异象,迸发出璀璨神霞、阵阵曦光,隐隐有虎啸龙吟在震响,宛若神山宝地!

只见那群平凡土鸡,各个身披彩羽,笼罩在团团神光中,现出凤凰影,朝池边极速冲去。

池里已大战起来,一群普通锦鲤皆化金龙相,巨大无比,通体密布金色鳞片,熠熠生辉,张牙舞爪,一起围殴那小龟:

“又跟我们抢,怎么不撑死你!”

“打死它,太过霸道,迟早成为祸害!”

几只凤凰扇动羽翼,七彩霞光挟裹杀机,成一片煌煌杀网,要将小龟笼罩。

它却脑袋一缩,躲进壳中,从此不闻天下事,悠闲睡觉。

众凤凰与真龙,皆对小龟不满,恨得牙痒,想立刻将它龟壳扒掉,暴打一顿。

可它疑似太古巨龟“霸下”的后代,实力同样极为强横,防御之强世所仅见。

“动静小点,别被主人发现了。”草丛的石块下,钻出一条小蚯蚓,竟能口吐人言。

它亦有不满:“你们太凶残了,眨眼吃得一干二净,若给我留一点,我此时已蜕变为土行龙!”

话虽如此,它们都知道,主人每天赏赐的谷粒,蕴有极强灵气,堪比天地宝药,谁舍得让给别人。

突然。

村外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气势冲霄,显然是有修炼者前来。

一群神兽顿时表情一肃,凝神谛听,俱是安静了。

……

陆初白不知自家小院热闹非凡,正专心做木工,建房子。

这是一间客栈,框架已搭好,只剩二楼与房顶未完工。

“三千系统任务,我何时能全部做完……”陆初白无奈。

然而多年磨练之下,他心境已淡然无波,臻至化境。

他前世来自水蓝星,死后投生到此,却是胎穿,幼时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十六岁系统降临,距今已有四年。

这灵元大陆实力为尊,修行法门多如牛毛。

陆初白却是个毫无修炼资质的凡人。大家都在秀,只有他还在努力奋斗——

系统说,大道三千。待他完成三千个任务,便能领悟大道,成为大陆至强者!

这些任务由简入繁,越来越复杂。

开一间客栈,是他的第2021个任务。

陆初白:我可能是个佛修,因为我已经完全佛了。

幸而多年来大槐村一直很安静,未生变故。他坚持不懈,迟早能做完任务。

如今,陆初白在绘画、医药、烹饪、雕刻、木工、书法、甚至母猪的产后护理等等领域,皆是炉火纯青。

他都数不清自己到底会多少东西,看过多少书。

却都是凡间知识,与修炼世界迥异,终究让他微感遗憾。

此时,长青山下,烟尘冲天,滚滚而来。有一行人如移动的长龙,迅速向大槐村接近。

陆初白正在后山盖客栈的屋顶。前村,村人已是全都被震动,拿出锄头镰刀,惊慌无比。

更有甚者,收拾东西准备逃命。

王大爷、李大婶、孙二狗等几个邻居,扛着锄头快速跑来,焦急喊道:

“小陆,修炼者来了,可能要屠村,快跑吧!”

“是啊,我们快进山躲躲吧!”

陆初白视线被山体阻隔,不能见村头景象。但他微感诧异:“修仙者一般不会对凡人出手,除非是魔修。你们怎知会屠村?”

并未听闻长青山脉有魔修出没。平时也有修炼者从天空飞过,只留下道道璀璨灵光,皆对大槐村不屑一顾,从不停留,更别说来屠杀凡人。

“这次不一样,是冲着村子来的!马上就要到村口了!”王大爷三人皆惶急,惊恐万状。

凡人对修炼者,有种天然的敬畏与恐惧。

其他村人也撤来后山,劝说陆初白与大家赶紧离开。

陆初白正欲开口,一道浑厚无比的男音响起,穿透整个山村,震人耳膜,宛若水龙吟。

那人问道:“此地可有姓陆的人?出来一见!”

一众村人皆大惊,齐齐望向陆初白,眼含惊恐。

陆初白是外来者,大槐村只有他一人姓陆。

他心中了然,对方应该是特意来寻他,都已找上门来。

既然如此,陆初白不欲牵连其他村人,放下榔头,整整衣衫,款步而出。

“后生,且慢!”

众村人纷纷阻拦,叫他不必去犯险,对方可是修炼者啊。

陆初白无惧,他有系统护体。面对修炼者,亦是神情淡然。

“可有人姓陆?”浑厚声音再响,又问了一遍。

陆初白从后山施施然而出,身畔围护着全村男女老少,如众星拱月。大家拿着农具,都是满脸戒备。

“我姓陆,阁下有何指教?”陆初白淡然开口,望向来人,声音清悦动听,犹如仙泉在流淌。

村口巨大无比的槐树下,此时停驻着一队整齐的人马,俱是骑青角兽,穿金线玄衣,训练有素,没有杂声。

队伍中有一架车辇,四周围着素雅幔帐,轻纱飞舞,晶莹花雨从半空落下,阵仗仿若仙子出游。

车辇中,坐着一名怀抱着两个襁褓的红衣少女,红纱覆面,遮去她的面容。只露出一双幽紫眼眸,湛湛生辉,自轻纱中朝陆初白望来,深深凝视着他。

陆初白身形修挺,乌黑长发高高束在头顶,双眸清亮灵动,唇红齿白,乃是俊朗无双的小郎君。

他穿一袭翩翩青衣,有淡淡书卷气,举止不凡,宛若神山大教中的子弟。

然而,他周身并无一丝灵气,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

车辇旁,先前问话的中年护卫,见状不免略感失望,低声道:“陛下,此人只是一介凡人……”

紫眸少女,灵犀女帝,统领这方圆万里的林国,天生尊贵、资质超绝,此时却出现在这边陲山村之中。

女帝低头看了眼怀中的两个小娃娃,再看向陆初白,红纱之下的樱唇轻轻一弯,紫眸中泛起异彩,有柔情与倾慕在流淌。

她分明感知到,陆初白周身萦绕着一种大道气韵,神秘莫测,不可言说,无比宏大与惊人!

却被他收敛得很好,修为不到一定境界,无法感知到。

女帝提点道:“彭钧,你仔细感知。”

彭钧依言,动用神念,准备仔仔细细查探陆初白。

然而,他的神念立刻就被一股力量消除,仿若有无形巨眼在森然盯着他,发出警告,让他不要妄动,莫要窥测。

彭钧顿时悚然一惊,双瞳震颤,周身冷汗齐下,惊骇的望着陆初白——

这哪是什么凡人啊。

分明是隐藏境界的大能!

是他有眼不识泰山了,失敬!

彭钧心中震动不休,面色惊诧,无法平静下来。

此子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左右,竟有如此恐怖莫测的修为,堪称不世出的天才。

怪不得女帝心甘情愿,为他诞下子嗣……

陆初白亦透过飘忽飞舞的轻纱,看到了车辇之中,有一双美丽的紫眸,在一片朦朦胧胧中泛清光,绝美无比。

眼眸的主人,必然也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美若神妃仙子。

只是他出现后,对方却又不再开口,令他颇为无语。

“阁下如果没事,我回去继续盖房子了。”

他还有很多活没干呢,哪有空陪他们傻站着。

“且慢。”

一道少女音悠悠响起,空灵而缥缈,如仙乐般出尘,无比动听,似能令人忘忧。

就连那群惊慌的村人,听闻之后,也渐渐消散不安,平静下来。

一只晶莹玉手探出,轻轻掀起车帘,姿容若仙的少女迈步而出,银发紫眸,气质如空谷幽兰般,清雅幽绝,惊艳众生。

她身穿火色衣衫,周身火红霞光缭绕,有种灼人的炽烈感,立身在此,犹如一朵银蕊火莲,在喷薄神曦。

她以红纱覆面,看不到真实面容,唯见一双紫眸,莹莹生辉,灵光流转。

全村男女老少,都看得呆了。

哪怕没看到脸也能感觉到知道,这位,绝对是天仙一般的绝世大美人!

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什么会跑到这个小山村来,令他们惊慌与不解。

少女眼眸含笑,望向陆初白,轻轻开口,空灵声音唤道:“陆初白。”

“是我。”陆初白直接承认,面色不变,内心却无比诧异。

他认识这名女子吗??

根本、完全、毫无印象啊!

若认识这般漂亮的人,他不可能忘记。

更何况,他来大槐村之后,便未出去过,也不曾见过有外人来。

“看来你还记得我。”少女紫眸微弯,有一丝隐约的欢喜。

却并未透露身份,任人猜测。

陆初白被所有人注视,大家目光全部充满震惊,惊诧他何时认识这般出众的修者少女,人家居然还找上门来了。

原来是福不是祸,小子艳福不浅呀。

陆初白却满心无奈,尴尬无比,直言道:“姑娘,你我素昧平生,这是第一次见面,可能……你,认错了人?”

少女一下子变了脸,紫眸一沉,一片淡紫神霞绽开,威势慑人而恐怖。

霞光如网,笼向陆初白,要将他抓来,却在半路就被无形力量消弭,空中点点波动亦消失,一切风平浪静,无事发生。

陆初白神情恳切,满脸“我是真的不认识你”,并未动怒的样子。

看来在众人面前,他想为彼此留几分脸面,她也不是任性妄为之人。灵犀女帝暗吸一口气,敛起威势。

但是!

往日的海誓山盟成了空,这个混蛋居然假装不认识她?!

孩子她都生下来了,他还装不认识,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下一步是打算跑路吗?让她再派人四处搜寻?

灵犀女帝眸中怒色如火燃烧,恨不能把陆初白拎过来,狠狠教训一顿。

只是她此行有要事,无法与他掰扯。更有两个奶娃娃,不能带在身边,唯有交付给他。

为免陆初白死不认账,女帝先下手为强道:“陆初白,我带来了我们的孩子,你好生看养!”

言罢,自车辇中将两个襁褓抱出。

玉手一拂,两襁褓朝陆初白飞去,稳稳停在他面前。

“!!!”陆初白双眼瞪如铜铃,震惊到无以复加,脑海中魔音回荡:我们的孩子,我们的……

孩子?!

他可是如假包换的母胎单身狗、童子鸡,哪里来的孩子!

两个娃儿悬在陆初白面前,他却仿佛失了神智,一动不动,呆呆盯着他们。

这是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皆是小脸晶莹雪白,模样秀美可爱。

双子此时都在睡觉,小脸蛋肉嘟嘟,肌肤白里泛红,莹嫩透亮。

一旁的大爷大妈,哪里听过这等劲爆狗血的事,皆是兴奋不已,打量娃娃,纷纷暴击道:

“这娃娃跟小陆小时候,长得一样一样的。”

“是啊,你看这鼻子,这嘴,都像爹,真是他的崽啊。”

“小陆,看不出来啊,你不声不响就有后了,什么时候摆喜酒?”

陆初白:噗……

心被扎了好几刀。

真是天崩地裂,他怎么突然就有娃了,还是两个?

不对,关键是,管她是天仙还是魔女,他不认识这个妹子啊!

转瞬,陆初白就明白了,此女一定是来碰瓷他的!

贪图他的,他的……呃……

对啊,人家图他的啥?

图他是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吗?

女帝见陆初白呆站着,脸上不见喜悦之色,更不去抱孩子,心底涌起失望,很是心痛。

这个男人竟然这般无情,与他俊美和善的外貌不符。

她稍稍收回灵力,两个孩子顿时往下坠落。

陆初白一惊,赶紧俯身,一个海中捞月,探手一揽,将两娃捞入怀中抱起。

女帝这才神色稍霁,狗男人,这可是你的孩子。

彭钧却直勾勾盯着陆初白,双目大睁。

陆初白刚才露的那一手,简单而流畅,却仿佛蕴含了天地至理,是武道中的极境,已经到返璞归真的境界,普通人难以窥视。

彭钧只是看了一遍,便窥到了玄妙的道韵,一直困扰他的瓶颈,似乎有所松动。

他,悟了!

女帝望着陆初白,清灵声音含有淡淡的威严,告知他:

“我有事要出行,归来之后,你说过要娶我,不要食言!”

“……娶你?”陆初白睁大眼睛,震惊得简直要破防了。

他想原地暴走,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陆初白耳中突然传进一道声音,那少女传音入密,与他说:“好好照顾两个孩子和你自己……我走了,会早些回来的!”

言罢,少女紫眸深深凝望过来,秋水双瞳中蕴着柔情与不舍,但最终还是登上车辇,整个车队调转方向,决然而去!

青角兽行程神速,眨眼之间,走出了数里,渐渐消失在村外。

陆初白左一个右一个的抱着娃儿,一口老血噎在心中:“先别走!把话说清楚!”

这个糟小姑娘坏得很,凭空污人清白。

他什么时候答应娶她了,什么时候跟她有的孩子?根本就不认识她好不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