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影后人美路子野》全文章节姜酒如,冷芒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影后人美路子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步步见喜

简介:【团宠+女强+虐渣+爽文】末世女战神穿越重生成黑料女星。战神来袭,敌人?呵,粉碎了就是!画风忽然变成:姜酒黑粉,全网最惨;同组武行,混不下去;拍戏剧组,惨被吃穷。\n 姜酒粉丝:众所周知,拍戏、直播、吃饭的姜酒不是同一个人。寰球首富、天才导演、歌坛巨星……纷纷感慨:妹妹怎么能这么好看!\n 某日,影帝薄一白发了条微博@了姜酒:我的女人。\n 网友一致表示,被盗号了吧?\n 薄一白回复:不是,忘记切小号了。

角色:姜酒如,冷芒

《重生团宠:影后人美路子野》全文章节姜酒如,冷芒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团宠:影后人美路子野》第1章 这时代杀人犯法免费阅读

废弃工厂内。

啪——

姜酒被一巴掌扇醒,右脸高高肿起。

对面的彪形大汉依旧不愿放过她,又是一巴掌反扇到她脸上。

“妈的个穷鬼,白瞎还是个女明星,卡里居然就这点钱。”

旁边几人骂骂咧咧。

“父债女偿,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天之内把一千万凑齐,不然老子弄死你!”

对方将手机丢到她身上,威胁道:“最好别耍小聪明!”

姜酒含泪忍着痛意,拨通了电话簿上‘妈妈’的号码。

旁边那些高利贷的目光令她如坐针毡,恐惧不已。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不等她开口,不耐的女声响起:

“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给我打电话!”

“妈……”姜酒哀声道:“我被……”

她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骂了起来:

“不许叫我妈!你这瘟神,你能不能放过我,当初我真该直接溺死你,好过被你缠着不放。”

“你怎么不直接去死得了!我警告你别打扰我现在的生活,否则我不止让你滚出娱乐圈这么简单……”

尖利的话语锥心刺骨,姜酒分不清到底是心在痛,还是刚刚挨的打在痛。

她喉头像是咽下了玻璃渣,旁边的高利贷几人都嗤笑了起来:

“当妈的都嫌弃自己女儿,看来真是个赔钱货,难怪网上那么多人骂呢。”

那个老大却是不耐,冷笑道:“老子可不管那么多,今天拿不到钱,老子就把她卖去当鸡。”

“好歹是个女明星,陪睡的价格总比别人贵点吧。”

姜酒浑身颤抖,连声哀求:“不、不要卖了我……我凑、我一定把钱凑出来……”

姜酒慌乱中又拨通一人的电话。

魏安然,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靠,可以相信的朋友,当初对方落魄时,她也曾拿出过很大一笔积蓄帮对方,这次她有难了,对方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电话许久才被接通,“安然……”

姜酒一开口就绷不住哭腔,声音颤抖道:“能借我一千万吗……”

男人的嗤笑声传来:“借你?凭什么?”

“姜酒,你要是缺钱那你就去卖好了,反正你现在名声都烂大街了。”

“我告诉你,你那些破事与我无关,我过去是看在公司的面子上与你炒炒CP,咱们不熟!”

说完,电话就被掐断了。

嘟嘟的忙音,像是巴掌一般,扇的姜酒头晕目眩。

她不敢相信。

浑噩中,手机被夺走,她被人抓着头发拖拽而行。

“哈,女明星的滋味老子还没尝过呢!”

“哥几个今儿就先开开荤!”

姜酒拼了命的抵抗,换来的只有无情的巴掌。

她头晕目眩间,脑中走马观花闪过一个个画面,父母的抛弃,朋友的背叛,网上铺天盖地的舆论辱骂……

为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母亲的抛弃……

父亲欠的赌债为什么要她来还?

她从未干过那些事,怎就成了网上说的傍金主卖身上位……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唤醒她的神智,姜酒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踹在了上方男人的脆弱之地。

趁着对方痉挛惨叫的瞬间,她爬起来就逃。

逃!

拼命也要逃出去!!

“妈的,抓住这贱人!”

怒吼声响起。

姜酒没跑出去两步,就被人一棒敲在了后脑勺上,直接扑倒在地。

那几个大汉追上来,又狠狠踹了她一脚。

“贱女人,居然敢踢老子,今天非弄死她不可!”

大汉声音里满是煞气,正这时,他电话响起。

姜酒甚至感觉不到疼痛,意识远去时,她恍惚听到大汉对着电话那头毕恭毕敬说着什么。

“您放心,兄弟几个一定好好收拾这女人。”

“明天全网都能瞧见她的裸照,她别想抬头见人……”

大汉挂完电话,吩咐人对姜酒下手。

“大、大哥……这女人好像没气了……”

“草,刚刚那一棍子把她打死了!”

大汉脸色一变,骂了句秽气:“本还想趁机从这臭婆娘手里捞一笔,居然还没开始玩就死了!”

他们这群人手上都有案底,倒也不怕弄死个人,就是觉得麻烦。

“大哥,那这裸照还拍不?”

大汉将心一横:“拍!麻溜拍完,把尸体处理了,真他妈秽气!”

几个绑匪骂骂咧咧,没有注意本已死透了的姜酒,眼皮忽然跳动了一下。

姜酒感觉头很痛,脑子像是被撬开了一道缝,细碎陌生的记忆钻进脑子里。

她生于末世大饥荒年间,与天竞,与人争,一身功绩成就战神之名,成为帝国铁骑的首座。

可再厉害,终究敌不过背后的暗箭,姜酒记忆停留在末日战场上,自己头颅被洞穿的那一刻。

如今,她已经死了,可又奇迹的活了!

与这具同名同姓的身体记忆融合只是瞬息的事。

接受并不难,有什么比再活一次更幸运的事!在末世挣扎求生的人,比任何人都懂生命的可贵!

感觉到危险逼近,姜酒猛的睁开眼。

双眼中射出冷芒。

绑匪本以为她都凉透了,骤然见她醒来都吓了一跳。

就在这瞬间,姜酒暴起抓住绑匪的大拇指反向一折。

清脆的骨裂声伴随惨叫而起,不等对方反应,她动作迅猛如闪电,一脚狠踹对方裆部,一个肘击将对方击昏。

旁边两个大汉大怒扑来。

此刻的姜酒如换了一人,实际上,也的确换了芯子。

末世年间的帝国铁骑首座,招招都是杀人之术,姜酒擒拿搏击对准的全是人体最脆弱的位置。

惨叫声响彻不断。

剩下两人的手脚呈诡异的方向反折着,在地上不断痉挛,恐惧的看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女子。

明明之前还是只脆弱的绵羊,转眼间,这绵羊就成了能将他们生吞活剥的恶狼!

姜酒摸了摸后脑勺,钝痛还在。

这具身体之前遭受的一切,历历在目。

她眼中血色闪过,弯腰捡起旁边的钢筋,步步紧逼而去。

钢筋拖拽在地上,刺耳的声音响起,摩擦出了火星。

还清醒的两人对上姜酒血色泛滥的眼眸,如坠冰窖。

只觉自己被死神给盯上了,两人身上都背了命案,杀人者的目光,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妈的!这婆娘是真想杀了他们!

“别……别过来……”

“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的……不要杀我们……”

两个绑匪痛的几欲昏死过去,看着姜酒一步两步走近,只觉那步伐如魔鬼。

眼看那钢筋高高舞起,朝他们的脑袋削过来。

两人似已看到了自己被爆头的场面。

“啊——”

尖叫声响彻不已。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钢筋悬停在他们脑门上,两人脸色煞白吓得瘫软在地,腿间一阵骚臭。

竟是吓尿了……

姜酒脑袋一偏,舔了舔红唇道:

“啊……不好意思,差点忘了这个时代,杀人犯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