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下凡之我与怪物有个约会》全文章节王婶儿,二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神下凡之我与怪物有个约会

小说:都市

作者:缘来如此

简介:世界是波澜壮阔的,总有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只不过是有人为我们拦住了大多数风浪。\n李询是一个忘记了自己过去,只存在于历史中的幽灵,他俯视着整个人类的生存与发展,记下这个过程,为自己漫长的生命添上一抹美丽的色彩。\n……\n多年之后,李询身后是无尽的星空,他回首遥望,这个世界依旧绚丽多姿,江山如画。\nPs:本书保证是大团圆结局

角色:王婶儿,二牛

《天神下凡之我与怪物有个约会》全文章节王婶儿,二牛小说免费阅读

《天神下凡之我与怪物有个约会》第1章 神秘的客人免费阅读

“二牛,二牛!你死哪儿去了?”

清晨的朝凤村里面,响起了王婶儿那中气十足的嗓门儿。

被叫作二牛的小家伙现在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坐在自家铺子里大快朵颐的家伙,见到他吃下了最后一口面,突然欢呼一声:

“第十碗!”

“妈!这位叔叔居然吃了十碗了!”二牛对着厨房里面那位膀大腰圆的忙碌身影说道:“他比黑蛋还能吃!”

黑蛋是二牛六岁那年自家父亲从山里面带出来的一只小黑狗,刚带回来的时候瘦的皮包骨头,不过特能吃,一顿吃的加起来比自家所有人都多,现在过了两年,长得那叫一个膘肥体壮!还成为了朝凤村里面的犬中一霸!一天到晚带领着十几号狗腿子在村子里面作威作福,所过之处,尽是老母鸡与老母猪的尖叫。

二牛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村里孩子虽然是淘气了一点,但还不至于有啥坏心思,顶多是在别人上茅房的时候丢一个大炮仗而已……

“你这死孩子说啥呢!”王婶儿端着一碗面条出来,瞪了二牛一眼,把面条放在客人面前,陪笑道:“客人,您别在意,这小崽子没啥坏心思……”

被她叫做客人的,是一位看起来有些别扭的人,一头灰白色的头发,看起来是上了点年纪,但一看面容的话,顶多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一道从眼角开到脸颊上的疤痕让原本普通的容貌变得有些狰狞起来,一身灰灰乎乎的袍子,不知道多久没换衣服了,身材健硕……

额,王婶儿对比了一下自己这二百多斤的身材所拥有的胳膊,发现自己并没有这家伙粗,这让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王婶儿有些气馁。

客人接过王婶儿的面条,客气地笑了笑,说道:“没事儿,我是挺能吃的……”

见到对方似乎挺好说话,王婶儿也稍微放下了一点点儿戒心,试探道:“客人这是哪里人,咱这小破村子……”

客人微微一笑,说道:“昨天听人说你们村子有人去世,我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说完嗦了一口面。

王婶儿愣了一下:“啊这……”她似乎心有顾忌。

二牛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坐在客人对面,眼睛眨巴眨巴的:“大叔,你的马真漂亮,我能骑一下吗?”说着还眨了眨眼,想让自己变得可爱一些。

可惜他一天到晚在村子里面,仗着自家黑蛋的厉害,到处撒欢,被太阳晒得跟煤球似的,客人没看出他哪儿可爱了,说道:“不能……”

二牛黑黝黝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小眼神儿不时瞟向了那匹膘肥体壮的白马和那根马桩。

王婶儿顾忌的也正是这一点,这都啥年代了,居然还有人骑马赶路的,朝凤村民风淳朴,但是也比较排外,这位客人进村的时候,自家老倌跟几个村里面的青壮还准备去询问一下,但是看了看对方骑着的马跟手里拿着的比二牛胳膊还粗的长矛,硬是没敢说话……

想到这里,王婶儿店铺外面被插在地上当作马桩的长枪,那玩意儿黑不溜秋的,也不知道是啥材料的,自家老倌刚刚趁客人不注意,去偷偷提了提,硬是没能拿起来。

话说回来,朝凤村里面,的确是死了一个人,但是这死讯是今天凌晨两点多才传出来的,这位客人是怎么知道的……

王婶儿没读过书,但经营了十多年的早点铺,也有了一些小精明,试探地问了一句:“客人还是个抬棺的?”

这个结论是从客人那虎背熊腰的身材上推论出来的,这年头吃这口饭的,哪个不是一身腱子肉,身上没点肉,也抬不起来沉重的棺材……

客人笑了笑,没接王婶儿的话,指了指面前不知道啥时候已经空了的碗:“再来一碗……”

王婶儿见对方没接自己的茬儿,心里有点不满,眼珠子一转,说道:“客人,你已经吃了十一碗了,咱这也是小本生意,要不你看……”说着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似乎是真的怕对方吃霸王餐。

客人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胸口处摸索了一会儿,摸出了一块儿拇指大小的碎银子,递给一脸懵逼的王婶儿:“不用找了……”

王婶儿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客人,似乎在确认对方是不是个憨批,前段时间隔壁家老李的那个骚婆娘去城里面做了个头发,回来的时候穿金戴银,头发跟狗啃了一样。那骚婆娘炫耀的声音全村子都听到了,王婶儿也听到了,那骚婆娘手上戴了个银镯子,据说要120多块钱。现在自己手上的这块银子虽然肯定不值那么多,但是起码也要几十块钱,自家这一碗面条也就5毛钱,还得是放肉的那种……更何况,这都开放十几年了,怎么居然还有这么个土包子用银子付钱的?

王婶儿虽然有些小精明,但终究还是比较淳朴的,想了想,说道:“大兄弟,你这给多了……”

客人健硕的身躯微微一颤,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眼珠子都红了,一把抓住王婶儿肥硕的手腕:“大姐,你们这儿一碗面条多少钱?”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没放佐料没放肉的那种白水面。”

所谓的白水面,就是不放佐料,简单用白水煮一下,只放一点盐的那种……

王婶儿被吓了一跳,狠狠抽了一下手臂,然后,没抽动……

“咳,”干咳了一声,王婶儿试探地说道:“两……两毛钱?”

二牛眨了眨眼睛,机智的他一下子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嘎”地一声就笑了起来,然后有点得意忘形地说道:“妈,咱俩的面条放了肉,那得收两块钱一碗!”

客人跟王婶儿同时对二牛投去了死亡凝视……

……

朝凤村地处西南,四面环山,通往外面的,只有一条比羊肠小道稍微强一点的山路。

清晨的朝凤山,总是比较宁静,有一些健步如飞的汉子,嘴角高高扬起,提着经过一夜苦等才捕捉到的猎物,也有垂头丧气的庄稼汉,被自家女人一脸从被窝里面踹出来,扛着锄头不情不愿地向田里面走去。

女人们洗完脸后,把木头梳子放进脸盆里面,蘸了点水,把杂乱的头发梳好,拿好几张个位数的钱币,精打细算地准备去村子外面的镇子上买点菜。

几个头发灰白的老头,坐在村口的大柳树下,对着一张画得粗陋的棋盘沉默不语。这是去年去了县城里面跟儿子享福的老张教给他们的象棋,他们还牢牢记得老张临走时说的那句“观棋不语真君子”,咱虽然都是些庄稼汉,但观棋不语咱还是能做得到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构成了一副美丽的图画。

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老头,看到对面下了一步棋,正好落到了他的陷阱里面,心中窃喜,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点,被对面的老头看到了,心中一突,正要不讲棋德想办法悔棋……

“嗷……”

二牛那堪比噪音的哭声突然响了起来,正要落棋的老头吓了一跳,手中棋子落在不该落在的地方,他的对手发出了爽朗的大笑……

不一会儿,老头满头大汗地看着自己糜烂的棋势,憋了半天,中气十足,温文尔雅地吐出一个字:“草!”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手,可能有很多不足,欢迎大家帮忙指正,请大家多多关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