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飞机1深渊》全文章节金元宝,那位先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纸飞机1深渊

小说:科幻

作者:喜三问

简介:与其默默无闻的活着,不如在万众瞩目下死去。\n这是一部奋斗者和不幸者的哀嚎和怒吼。\n世事君莫讲,冷暖我自知。

角色:金元宝,那位先生

《纸飞机1深渊》全文章节金元宝,那位先生小说免费阅读

《纸飞机1深渊》第1章 前天免费阅读

我的前面站着一只猪。

他面部的肥肉在昏黄的灯光下竟然显现出一闪一闪的诱人的银白色,让人看了恶心,两只手又粗又肥,左手不停在那个油腻的肚子上摸来摸去,右手则抓着两根看着跟他差不多油腻的油炸香肠往嘴里塞。

他吃东西的声音很大,咀嚼的时候,三层下巴肉配合着他的胡茬有节奏地上下跳动。

整个场景比把食用油直接往我眼睛上倒还要恶心,我尽量别过脸不去看他,可是很不巧,整条长长的队伍,他偏偏站在我的面前。

让我唯一对他感兴趣的一点是:他明明是一只猪,却穿着一套体面的西装。

西装上的纽扣看上去还是镀金的,倒数第三颗几乎被他的肥肉挤得要爆开,四边的肥肉紧紧包裹着那颗扣子。

我正在感慨这颗扣子要接受这么大的压力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我,然后欠身:很有礼貌地问我:

“先生,这么多您都不吃一点嘛?”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端着一个干净的空盘子面对长长的自助餐菜品。我几乎很不愿意地回答:“不,谢谢,我不饿。”

“您真的不来一点嘛?”他的眼神中说不上惊讶,但充满着一种期待。

“是的,我不是很想吃。”他油腻的外表已经足够我饱上三天了,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穷追不舍。

“这个黄油焗龙虾一个人只能限量半只的,请问您能不能把您那份也送给我呢?”他小心翼翼地问。

我很无奈的挥了挥手,告诉他只管拿走就好,他很高兴,一个劲儿在讲一些奉承的话,或者是在借机找一些让人感觉尴尬的话题。

我不愿再去搭理他,便离开了队伍,大厅两边放着凉菜,水果和各式各样的饮料,中间的那个大方桌上则摆满了热菜。

前面的大厅尽头有三个很大的门,墙壁上的喇叭里播报着一个个人或者猪或者其他牲口的名字,然后听到名字的动物就选择好要去的门那里,其他动物则选择自己喜欢的餐桌开始享用自己的自助餐。

但我来这里并不是品尝美食的,而是来找人,只可惜我仅仅知道他的名字,他具体长什么样我不清楚,甚至他具体有多大也不清楚,我不想当众如此尴尬的大喊他的名字,所以便打算慢慢走完整个大厅,观察一个个不同的模样。

我很有时间,所以也特别耐心。

这时,在大厅的尽头,那个广播里面说道:请金元宝先生到左侧门等候。

大厅里面不少人都停止了用餐,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想看看这个金元宝到底是谁。

大家都像一只只鹅一样昂着头四处张望着,但是没有任何人有反应。

广播又再一次响起:

请金元宝先生到左侧门等候。

还是一样,没有任何一个人动身。我很好奇,拥有这个名字的人究竟是哪一位,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从左侧门门口走出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大喊:

“金元宝,金元宝是哪一位?快点进来,快点!”

经他这么一喊,我刚刚看见的那个油腻的猪突然站起来,高举着手:

“欸,这里这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仍然在走时不忘抓了几块炸鸡块往自己的口袋里面塞。

眼里还恋恋不舍地看着桌子上的一盘盘美食。

在刚刚得知他叫金元宝之后,我差点笑出来声来,一头猪就这它身上肉的分量,确实值不少钱,这么一想,倒也是贴切。

但是,保险起见,我还是打算找一个人问问。

那是一位身着唐装的老人,看这位老先生脸上的皱纹他起码七十五岁往上,我很礼貌地上前,低声问:

“老先生,请问现在猪肉多少钱一公斤?”

那位老人皱了皱眉头,叽里呱啦跟我讲了一大堆话,他是用平安镇的方言来跟我讲的,因为我至少听得出来几个词,但是我这门方言并不好,所以我有些失望。

这时,广播里面传出:

请何谨灵先生到中间门等候。

我便向他摆了摆手,向着中间的那扇大门走去。打开门之后,整个房间大得出奇,正对着我是一张巨大木制的办公桌,面对我左手有两个门,右手有一个门,右边那个门上还有青铜兽头的装饰,好像是一只咬着圆环的狮子。

面对我的是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工作人员,他们两个人对着两台电脑正在疯狂的打字,不时用笔在边上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他们中的其中一位瞟了我一眼

“姓名?”

这种问题完全多此一举,但是我还是耐着性子回答:

“何谨灵。”

可能是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人的原因,他充满了不耐烦的神情,

“年龄?”

他一边打字,一边问我。

这下着实让我有一些为难,因为我忘记我具体的年龄了。

这不是什么故作深沉的话,我确实已经忘记了自己准确的年龄。

正当我思考着的时候,从右边的青铜兽头的门里面走出一位穿着长衫,戴着眼镜的先生,年龄大概在四十上下,衣服并不华丽,但是却让人感觉很清爽干净。

双目炯炯有神,有别于那种文弱书生的气质,让人感觉有傲气在骨。

他径直走向那位工作人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这个,还是给我来吧,你去叫下一个。”

那位工作人员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开始在扩音话筒中叫下一位的名字。

那位先生引我进入了右手边的那扇大门,他先在那个青铜环左边的环扣了三下,又在右边的环扣了一下,然后一推门。

眼前是一条小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木槿花的香气,小径两旁的草坪剪得非常平整,看得出应该常常有人来打理,月亮孤零零的挂在天空上,甚至没有一个动物愿意发出声音来搭理它。

那位先生微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我们一起进去。

外面的空气有点干冷的感觉,这位先生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们彼此都没有开口。

大约就这么沿着这条小径走了十来分钟的样子,一转角,露出来一栋巨大的房子,走上两层雕花的台阶上,是一个巨大的木制大门,大门完全敞开着,一位仆人早早就开始在门口等着。

那位先生转头微笑着看我:

“进去吧,我等你好久了,有话我们进去慢慢再说。”

我微微点了点头。我们走进了一个巨大的会客厅类似的地方,里面的炉火烧得很旺,炉火边有两把沙发椅,他指了指其中一把,示意我坐下。然后问我:

“要不要喝点什么?”

“一杯冰水,谢谢。”,他转头叫来那位仆人:

“给这位先生倒一杯冰水,然后给我倒一杯红茶。”

仆人点了点头,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然后他转头看我,不说话,只是微笑。

我对这种行为异常的反感,被这样看着实在让人不自在,但他却一直保持着端详我的姿势。

我不喜欢绕一大圈,便率先开口:“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尽力了,但是……”

“这不是你的错,孩子,没有办法的事情,据我所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比你完成的还要好。”

他的声音很柔和,带着一种奇妙的磁性,让我感觉很安心。我渐渐开始感觉到很放松,回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然我已经忘记具体时间了,但是我很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春季。

——

作者有话说:

初来乍到,感谢支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