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阀大佬,您的夫人A炸了》全文章节阮玉糖,阮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财阀大佬,您的夫人A炸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吕知知

简介:【萌宝+马甲+女强男强+打脸爽文】\n正式见面前:\n“找到那个女人,将她碎尸万段!”\n“绝不允许她生下我的孩子,找到人,大小一个也不留!”\n正式见面后:\n“我媳妇只是一个被无良父母抛弃的小可怜,你们都不要欺负她。”\n“我媳妇除了长的好看,其他什么都不懂,谁都不许笑话她!”\n“我媳妇单纯善良,连一只小虫子都不舍得踩死。”\n众人:大佬,求您说句人话吧!

角色:阮玉糖,阮玉

《财阀大佬,您的夫人A炸了》全文章节阮玉糖,阮玉小说免费阅读

《财阀大佬,您的夫人A炸了》第1章 雨夜里的邂逅免费阅读

是夜,大雨瓢泼,哗哗的雨声掩去夜里的一切动静。

一抹高挑却纤细的身影穿过重重漆黑的雨幕,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旁。

冰冷的雨水将她淋的湿透,显出窈窕玲珑的身段,却浇不熄她体内要命的火热。

阮玉糖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只剩下本能,她狼狈地爬起来,摸到了半开的车门,拼命钻了进去。

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如果她不上这辆车,今晚她会冻死在冰冷的雨夜里。

‘砰’地一声甩上车门,意识模糊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车里浓郁的血腥气。

黑暗中,一双墨蓝色几近于黑的眼眸,‘刷’地一下睁开,锐利的眸光冷冷朝着这不速之客射来。

一丝冰冷杀机一闪而过,宛如暗夜里的刀锋。

阮玉糖浑然不觉,黑暗中,她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热源,她几乎是本能地靠近过去。

墨蓝色眼睛的主人挣扎了几下,却无奈他现在受了伤,没能挣开压在身上的女人。

身上的人很软,却很不老实。

墨蓝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满满的怒火和杀意,他是尊贵的王者,从来没有人胆敢如此冒犯他!

从来没有!

杀意太过强烈,以至于男人的气息波动有些剧烈。

阮玉糖愣了愣,黑暗中努力瞪圆了漂亮的凤眸,盯着身下奇怪的暖宝宝,双眼迷茫。

意识模糊的她,并没有想太多,意识里只剩下了此时手中完美的触觉。

本能的,她低头贴上了身下触感极好的身躯。

“滚下去!”

男人虚弱挣扎,凶狠低吼

“不许……动!”

阮玉糖不满地伸出两只白嫩嫩的小爪子,霸道地将重伤的人摁牢了。

黑暗中,那双墨蓝色的眼眸,燃烧着疯狂的怒火和杀意。

阮玉糖是个新手,一切全凭本能。

车外是倾盆的大雨,雨幕掩盖了一切,若有人经过,看到这辆车,便会发现,这辆车不断轻晃,掀起阵阵雨幕,宛如妖娆的舞动。

……

大雨渐渐止了,但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不断晃动的车身终于恢复了静止,天边出现一抹微微的鱼肚白,使得这寒气袭人的清晨越发显得清冷。

车内,阮玉糖迷迷糊糊地醒来,混沌的大脑,模糊的意识,渐渐恢复了清醒。

她稍微挪动身体,一手便摸到了身边冰凉光滑的触感。

猛地一转头,便看到了一个双眼紧闭,昏迷不醒的男人。

男人苍白的,却宛如刀削斧凿般俊美的脸庞映入眼睑。

阮玉糖漆黑的瞳孔轻轻一颤,活了二十年,她从来没有见过长相如此完美的人。

对方紧闭的眸狭长,只是苍白的脸色提醒着阮玉糖对方的情况并不好。

她目光一扫,看到了男人腹部狰狞的伤口,伤口周围还有干涸的血迹,以及正在往外渗的丝丝新鲜血液。

阮玉糖脸色一变,这么重的伤,可昨晚却……

昨晚的一幕幕划过脑海,阮玉糖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做的!

一股寒意瞬间从全身蔓延开来,渗透骨髓。

小脸乍青乍白,阮玉糖收拾好自己,目光再次转到男人腹部的伤处,这伤恐怕得立即处理,再耽搁下去会出人命的。

漆黑的凤眸在这辆格外豪华的车里扫了一圈,竟惊喜地发现了一只药箱。

她忍着酸痛将药箱拿过来,拿出药小心翼翼地给男人消毒上药包扎。

她的动作并不熟练,但是经过一番折腾,还是顺利地处理完了。

处理完一切,阮玉糖已然是满头大汗

男人昏迷着,但从男人哪怕是昏睡中也无法忽视的尊贵气度,与四周散落的属于男人身上的昂贵物品,也足以说明男人的身份不简单。

这样的男人她招惹不起。

阮玉糖深深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推开车门,淋着淅淅沥沥的雨幕往前跑去。

她想,昨晚受伤的人不止是她,还有那个本来就重伤,还被她给折腾的男人。

晃了晃脑袋,她无暇去想男人为什么会重伤之下独自待在车里,她跑了一段距离,心中始终不安,又折了回去。

她无法扔下一个重伤的人就此不管。

她纤瘦的身体躲在道路一边的绿化丛中,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一边默默地消化昨天发生的事,一边盯着那辆黑色的车。

如果,再过半个小时还没人发现那辆车,和车里的人,她就打120送那个人去医院。

生命面前,她将一切纷乱的情绪压下,默默地等待。

好在,只是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就有好几辆黑色轿车赶到,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保镖打扮的黑西装到来,将男人的车围在了中间。

“先生在里面吗?”

一个黑西装不安地道。

另一个黑西装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姿态恭敬地钻进车里,道:“先生在里面,他没事,赶快回别墅,先生需要治疗。”

过了片刻,几辆车一起开走。

确定男人安全了,阮玉糖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她慢慢从绿化丛里钻出来,身形踉跄而孤独地往回走。

直到此时,眼泪才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和雨水和在一起。

她在细雨中行走,一身的伤痕和冰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