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之玉界传奇》全文章节马依侬戈,赵永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黄金瞳之玉界传奇

小说:鉴宝

作者:星空在颤抖

简介:【百万存稿看到爽】南云省山保市退伍军人马依侬戈,退伍回乡后,一直在市区一家赌石店,当了四年的解石师傅到第五年的夏季,马依侬戈在一次为大客户解石中,解到一块冰种红翡,在推动半赌冰种红翡打磨时,左手掌被玉石皮壳划破,血流不止,停机包扎伤口,继续解石,无意中得到双眼异化,马依侬戈人生的职业选项,从此走向赌石之路。\n在本故事的连载中,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角色:马依侬戈,赵永生

《黄金瞳之玉界传奇》全文章节马依侬戈,赵永生小说免费阅读

《黄金瞳之玉界传奇》第1章 命途异变免费阅读

小商人,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特别是那些本身没有土地依赖的人们,平时不依不靠地做一些小买卖,只求能养活一家人。

本故事交替出现的国内外人物,处于国内外生活圈当中,浓缩地出现她们生活的缩影。

本故事主人翁马依侬戈,在1993年的冬季,从新疆军区复员回乡,至今已经走过5个年头。

在这5年当中,马依侬戈在老家的山保市内打工,隐居似地在一家规模不大的赌石店里,当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解石师傅。

马依侬戈平时在解石房解石,每天解石的数量时多时少,所挣到的计件费用也不多。

遇到开明赌石客送毛料让他解石,一旦解石掏到高档玉料,时有上百元的小费可收。

这些点滴的红包,店老板还有一个硬性的规定:60%的小费返还店里再分配。

精明的赌石店老板,当初在招收解石师傅时,只招三名。

而且给每名解石师傅的待遇,只给保底月薪1千元,没有“三金五险”等待遇,每个月准假休息三天。

解石工计件费用是:小毛料每块计3元,中号毛料每块计6元,大号毛料每块计12元,特大号毛料每块计30元。

尽管赌石店老板压低工钱地发放月工资,马依侬戈还得好好地干好这份工作。

在每个月从解石工作中,挣到3千多元的收入,勉强维持家庭每个月的生活开支。

马依侬戈在解石岗位上一干就是4年,小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今年是第5年,他已经有着一套挣钱的想法。

这天晚上,马依侬戈与妻子苏宁静在房内交谈。

苏宁静问道:“老公,你要不要换一份工作来干?”

“老婆,我们两个人月收入在5千多,除去房租,4千元也是紧巴巴地过日子。

儿女的相继出生,读小学和上幼儿园要钱,我暂时不能放弃解石这份工作。”马依侬戈答道。

“小妹帮带儿女,时间不可能长,到出嫁年龄要嫁人。

家里请不起保姆,我怎么办。”苏宁静说道。

“老婆,我想赌石,试试运气多挣钱。”马依侬戈小心地答道。

“不行!老公,我们哪有闲钱去玩赌石,毛料又是那么贵。”苏宁静反对道。

“是这样的,我打算与店老板协商,承包店里的那些废毛料。

也许从废毛料堆里,能解到几块小玉料。”马依侬戈答道。

“老公,那些废料是别人承包,老板付清运费用,你有办法弄到手?”苏宁静问道。

“我问过拉废料的人,他说干这个活路不挣钱,干到月底就不想干,这是留给我的一次机会。

我要提早和老板说一声,以免他把废料承包给别人。”马依侬戈答道。

“老公,店老板是如何承包的?”苏宁静问道。

“每个月底付2千元,两天清理一次废料。”马依侬戈答道。

“老公,我们没有车子,怎么拉废料?”苏宁静问道。

“我可以找人拉,2千元的清运费用,我可以少要。

我只需要在那些废料中,拿走挑选后的废毛料。”马依侬戈答道。

“老公,你这样干也行?”苏宁静不解地问道。

“老婆,废料是我承包的,我有这个便利条件。”马依侬戈笑道。

“老公,我支持你。”苏宁静笑道。

苏宁静知道,不少外地的赌石客,花大把大把的钱,在各赌石市场大赌特赌,那是有钱人的事。

而丈夫马依侬戈是复员军人,有一身的好身板,是干大力气活的人。

今天,马依侬戈想到这样的点子,她哪有不支持的。

毕竟,玉料都是藏在这些不起眼的毛料里。也许,在这些不起眼的废料堆里,真的遗留下有价值的毛料。

别看苏宁静平时在大酒店上班,可是那些常来常往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国内的游客。

他们乘飞机到山保市,去腾冲县、盈江县和瑞丽市赌石。

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赌石客不在少数。

游客参与赌石的话题,不再关心旅游景区的事,最多的话题,在某某赌石店解有高档玉料,价值上亿的都有。

在半个月之后,马依侬戈顺利签下清理废料的合同书。

店老板承诺,往后每个月底,按时付给2千元的清运费。

接下来的事就很顺利。

马依侬戈找清运其它店废料的人,转嫁清运废料的任务。

每月花去1600元的清运费,余下的400元,是他协助清运人,把废料装上车的费用。

随后,马依侬戈在漫长的两年中,从废料堆里,陆陆续续地解到鸡蛋大小的糯种、冰种和高冰种玉料几十块,出售各类玉料的收入,超过20万元。

马依侬戈承包清运本店废料的任务在继续,让工友从中看到了商机。

在马依侬戈打工的第4年时,也是承包清运废料的第2年底,同是解石师傅的工友,提出由他来承包清运废料,马依侬戈不得不放弃承包权。

苏宁静得知,马依侬戈失去清运废料的承包权之后,她很是看得开地安慰道:“老公,你还是另想别办法,闷声发大财。”

“老婆,我打算再干清运1年就不干,只是没有想到,工友也盯上这个行当。

另想办法的难度较大,拿钱去干赌石,我真的舍不得。

我认为,等待机会,万一有一天我有开天眼的机会。

赌它两块,挣到上百万停手。”马依侬戈笑笑道。

“老公,你这是白日做梦!这笔大钱,我都转入五年定期。

到时候在市内,买一套三居室的,也够我们一家人使用。

你要赌石,我只允许你拿2千元的本金,要多了没有。”苏宁静说道。

“老婆,你的做法我赞同。这个家有你的打理,才像一个家的样子,我的任务,是如何去挣钱。

有2千元本金先放着,没有我下手挣钱的机会,就得等待。”马依侬戈答道。

“老公,你在店里也干了4年的解石师傅,什么样的毛料没有见过。

赌石客购买各种毛料解石的状况,你们干解石的人,都是一清二楚,难道没有一通百通的办法?”苏宁静问道。

“老婆,我在解石的过程中,从中领悟到挑选毛料的基本功,可不会达到逐类旁通的硬功夫。

其实,从干解石的那一天起,我一直是在认真地学习当中。

特别是这两年从废料的解石当中,还是看到一些石皮毛料,有解到更好玉料的道道。”马依侬戈答道。

“老公,我认为,从现在起,你认真学习鉴别毛料知识,好像也是为时不晚。”苏宁静笑道。

“在赌石这一行,我认为入门没那么容易,特别是想自学成才的赌石客,除非遇到天大的机遇。

要想从赌石中发大财太难。

我干解石时间是4年,往后学习的动机要改变学习方向,我需努力。”马依侬戈答道。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马依侬戈在赌石店打工,已经进入第5个年头。

1997年4月15日,星期二,农历三月初九,马依侬戈与往常一样在正常上班。

赌石市场各家店老板,在开门营业不久,便有一拨拨赌石客走进赌石店,四处去挑选毛料。

看到有众多赌石客在本店挑选毛料,马依侬戈对解石工友说道:“范师傅,今天,我们又得忙一天。”

“小马,活越多越好干,我们也就这个命。

没活干就领不到更多的工钱,怎么养家。”范建国笑道。

“范师傅,我也希望时时有活干,等不了。”赵永生也笑道。

“小赵,你准备彩礼的钱够了?”范建国问道。

范建国是马依侬戈和赵永生在名义上的师傅,比两个人早几年干解石。

赵永生进解石房干解石工也只有两年多,算起来是一位出师不久的新人。

“范师傅,我东拼西凑也够了。”赵永生不好意思地答道。

这位赵永生是马依侬戈的师弟,也是他提出承包废料清运的工友。

马依侬戈把清运废毛料的承包权,易手给赵永生之后,也没有过问赵永生是如何去操作。

也许,赵永生只看中每月2千元的清运费而已。

第一轮拉毛料来解石的人,足足有七个人。

拉来七车大块小块毛料,一车车堆放在三台解石机旁,等待解石。

马依侬戈与三位赌石客联手,把一块大毛料抬上解石台。

“师傅,先在这个小窗口上擦石,让我看一看它的结果。”中年赌石客说道。

作为一名赌石店的解石师傅,完全服从客户的意见行事,是职业操守。

在解石的几年中,如果不是赌石客要求指定的解石方式,马依侬戈也会主动询问。

“滋滋滋!。。。滋滋滋!”

马依侬戈打开砂轮机擦石,砂轮片在毛料小窗口高速打磨。

“咔咔咔!。。。嚓嚓嚓!”

“滋滋滋!。。。滋滋滋!”

另外两台解石机也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先后响起。

附近的各家解石房,同样也响起解石和擦石噪杂的声音。

马依侬戈正在解一块大毛料,看到毛料窗口在逐渐扩大,没有发现有出绿的迹象,停机,用水清洗毛料的窗口。

“怪了,擦去这么多的石皮,这个浓雾还存在。”中年赌石客疑惑不解地说道。

“唐叔,要不切一刀看看?”一名年轻人问道。

“可以试试。。。师傅,你在这个窗口处切一刀。”唐姓中年人说道。

马依侬戈操作切割机切石。

“咔咔咔!。。。嚓嚓嚓!”

不一会儿,毛料石皮被切下一块。

马依侬戈随手关机,用水清洗毛料的切口。

“嗯,切面有不少的红点点,难道是红翡。。。师傅,打磨看有多大的绿面。”唐姓中年人惊喜道。

“滋滋滋!。。。滋滋滋!”

马依侬戈拿起砂轮机,开机擦石。

几分钟过去,擦石打磨后的切面,已经把红点点连成一片,有一块乒乓球拍大,让唐姓中年人异常地兴奋。

“师傅,停一停,清洗切面。”唐姓中年人说道。

马依侬戈用水清洗毛料切口,用左手抚摸着冰种红翡,快速地一擦而过。

这种不经意间的动作,瞒过所有看着玉料的人们,让旁观者还以为,解石师傅是用手掌肉,直接擦干在切口上的水渍。

一阵钻心的疼,让马依侬戈清醒地认识到,左手被石壳划破。

他退出人群,在工具包里拿到一瓶南云白药,打开盖子,用白药粉撒在伤口上,再用四张创可贴平排粘贴保护着伤口,再戴上一只白手套,返回解石岗位。

马依侬戈的左手掌,被石壳划开的伤口有两寸多长,当南云白药粉撒入伤口时,鲜血即止。

当马依侬戈重新看到冰种红翡时,清楚地看到冰种红翡的体积不算大,只有约五厘米的厚度。

让马依侬戈很是惊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双眼在此刻发生异化?

揉了揉眼睛,马依侬戈再次看到眼前的毛料,跟一分钟之前看到的情况一样。

马依侬戈的内心无比地惊喜:“我获得梦寐以求的双眼异化,太好了!”

“师傅,你继续切石。”唐姓中年人的声音,把马依侬戈从梦中惊醒。

“老板,这次是完全切石掏玉料,还是擦石?”马依侬戈不得不提醒地问道。

“我先划线,你继续切石就是。”唐姓中年人很自信地说道。

唐姓中年人拿粉笔在毛料上,画上六道不规则的白线,看看满意之后才说道:“师傅,先把外线切下。”

“咔咔咔!。。。嚓嚓嚓!”

十几分钟过后,马依侬戈用切割机切下三块石皮,用水清洗过后,所见之处,还是石质。

“师傅,继续切!”唐姓中年人不甘心地说道。

其实马依侬在解石时,用异化的双眼观察冰种红翡,离唐姓中年人划线的距离,至少还要切三刀以上。

“老板,我出价60万,收购这块冰种红翡。”

“冰种红翡有这么大的绿面,也不值这个价,70万。”

在解石现场,马上有围观的老板,在相互开价竞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