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父是通天教主》全文章节韩浩,蔡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师父是通天教主

小说:都市

作者:野熊猫

简介:遭油腻领导PUA的迷途青年韩浩,意外被传送到了金鳌岛,做了通天教主的关门弟子。神功大成后韩浩回到现代都市,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角色:韩浩,蔡总

《我师父是通天教主》全文章节韩浩,蔡总小说免费阅读

《我师父是通天教主》第1章 人生如戏免费阅读

大华国道教名山——龙狮山三清观大殿,高台上置三清坐相,台下的导游滔滔不绝的向游客们介绍着道教的传说。混在人群中的韩浩正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打量着这三座神像。

韩浩本是老家浩然集团下属子公司的财务人员,上个月某天,韩浩如往常一样上班,因为手头的报表账目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这个月单位差旅费的报销账目明显对不上,公司副总蔡大勋明明人一直在办公室,机票却遍布大半个大华国,总花费高达二十多万,比其本人的工资还高。每月计算上报差旅费是韩浩的份内工作,出了事情自己也兜不起,韩浩只好前往蔡总办公室问个究竟。

韩浩犹豫再三,在门口踌躇不已。想到出了事自己拿命抵怕是也不够,随即心下一横,正要敲门,楼道窗外一阵小风吹过,门突然开了……韩浩呆呆的看着屋内,屋内两人也呆呆的看着他。“放肆!”蔡副总大吼一声,屋内两人不知正在做些什么,脸红气喘地,突然却闯入了个不速之客。这还得了?一时间副总经理办公室内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响彻了整层楼。韩浩尴尬地退了出去,并迅速带上了门,拍了拍胸脯,“这也太倒霉了,他们怎么不锁门呀!?那不是我们财务李姐吗?”

过了半晌,门内传来蔡总的声音“小韩,你进来。”,韩浩闻声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门把手,走了进去。屋内蔡总端坐在他的老板台后,穿着得体,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而李姐到底还是不够沉稳,衣衫还有点凌乱。韩浩走到老板台前道:“蔡总,您现在忙吗?我工作上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您。”蔡总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说:“小韩啊,来我们公司该有半年了吧?”“是的,今天刚好满半年。”韩浩回道。蔡总沉吟了片刻说:“年轻人工作上遇到些问题很正常,我也是从你这个时期过来的,非常理解,说吧,具体是什么事情?”

韩浩想到中午午休前总公司就要要求上报这个月的差旅费账目了,要是不弄清楚,搞不好要被开除,索性说了出来:“蔡总,这个月的差旅费账目中,您支出了二十多万的差旅费,不知具体是做了什么,我这里也没有收到相应的票据,况且这么大的数额,是不是应该跟黄总汇报一声呢?”

黄总是这家公司的老大,是正儿八经的总经理。而这姓蔡的其实只是副总,但架不住人家上面有人,他的小姨子是集团总公司一实权董事的妻子,老蔡原先其实只是个普通小职员,前两年他老婆突然回家给他报喜,说小姨子做了董事的妻子,一家人立即赶往总公司所在的省城——驿都市参加婚礼。回来还不到半个月,马上就变成了公司的副总。这下可不得了,老蔡还是个普通职员的时候就喜欢占女同事的小便宜,成了副总后更是无法无天。黄总虽然看不过去,但却也不敢轻易招惹老蔡。

蔡总听了韩浩的话,倒是没有立即动怒,而是玩味一笑,说:“不然怎么说你是个年轻人呢,二十多万而已,用得着向黄总汇报?这整个集团都是我妹夫的,我用点钱还用给外人打招呼?”韩浩一听哭丧着脸道:“可是蔡总,等会儿就要上报了,这笔钱没有实际出处,可是要我来负责啊,再说,您妹夫也不是董事长。”

蔡局这下怒了:“小韩你怎么说话呢?不是董事长,连动用二十多万的权利都没有吗?”韩浩听了没说话,心里却在腹诽:“LSP,那也是你妹夫,不是你,你搁这儿跟我装个什么劲儿。”这时,旁边的李姐帮腔道:“是啊小韩,不就25万8嘛,我们蔡总是看得上那点钱的人?”韩浩闻言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是25万8?!”

李姐面色一惊,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这时蔡总来打圆场:“好了,小李,小韩,你们也别争了,尤其是小韩,这事情既然是自己的工作出了问题,那就自己想办法去补救,年轻人不要什么事情都麻烦领导,不然怎么能成长?!这事情就当做领导对你的一场考验,也是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不好,就卷铺盖滚蛋。”说罢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韩浩欲言又止,可也不敢再说什么。

韩浩离开副总经理办公室后,怒火上头“这LSP,欺我年轻,就跟我玩起PUA了。”可一时间,韩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件事情自己要是想办法补救,就跟老蔡这LSP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可不帮吧,将来老蔡指不定怎么炮制自己。思来想去,韩浩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毕竟二十多万的漏子,自己才工作半年,也没那个实力去抗。反正也是蔡老狗自己报的,就如实上报吧。

半年前,韩浩大学毕业,因学习成绩优秀,被大华国排名前百的大型公司——浩然集团招聘入职,这浩然集团前两年刚刚完成了新老交替,新任董事长是原老董事长的女儿,虽然是一女子,却在短短两年内,让本也就排名国内500强的集团公司挺近前100名。韩浩个人是极其崇拜现任董事长的,在浩然集团工作,在本省居民眼中也是一份难得的好工作。

韩浩也算是完成了父亲的遗愿——希望儿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平平安安过一辈子。韩浩的父亲因为以前家中穷,上不起学,只能种了一辈子田,好在父亲因为懂得多,经常帮助乡里乡亲,村里几乎每家有什么好事,都会叫上父亲。在韩浩要上大学前,村西头葛二突然来找父亲,说有要事相商,两个人在灯光下头对头嘀咕了有两三个钟头,又趁夜就出了门。葛二叔此人,一直都表现的神神秘秘,经常在屋子里一呆就是两三个月,他的家中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黄纸画的符、面目狰狞的雕塑……韩浩还是小时候去过他家一次,被吓的两三天夜里都睡不着觉。

那一天,韩浩刚好回来,迎头就撞上了两人,韩浩问父亲:“爸,你跟二叔这是干啥去?”韩浩父亲回道:“小孩子不该问的别问,我要出去几天,这周末你就自己在家吧,冰柜里有吃的。”葛二叔朝韩浩嘿嘿一笑,道:“浩子,你就放心吧,二叔拉你爸发大财去!”说完两人就立马上了一辆韩摩托车轰鸣着走了……谁知父亲这一去就是一年时间,幸好平时乡里乡亲都很照顾韩浩,韩浩倒也继续安安稳稳的上着学,但一整年时间,父亲都没有打来过电话,韩浩主动联系父亲也联系不上,父亲跟葛二叔俩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直到一年后的一个周末,韩浩走到家门口,却发现门虚掩着,推开大门,父亲正躺在里屋床上望着自己。韩浩瞬间眼眶翻红“爸!”韩浩的父亲朝他招了招手,韩浩见状,快步跑到了父亲身前。

眼前的父亲仿佛苍老了二十岁,须发皆白,韩浩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正值壮年时期的父亲像个垂暮老人。“爸,你这一年多是去哪儿了?为什么头发都白了!?”韩浩父亲闻言神色黯然了几分,说:“去年,你葛二叔来找我,说镇上有个道士,托他帮忙送一个物件,报酬非常丰厚,你二叔怕有诈,就喊上了我,约好事成之后跟我四六分成。”父亲咳嗽了两声,继续道:“去镇上我们取了道士托付的东西,原来只是一个剑鞘,拿起来也不重,我们就犯了嘀咕,他自己怎么不去送呀?道士却说天机不可泄露,我跟你二叔也是被金钱迷了眼,再加上浩儿你快读大学了,家里也需要钱,就什么也没问。”说到这里,父亲神色间充满了懊悔。韩浩问父亲:“那东西是送去哪儿?你们去了一年才回来?”父亲闻言叹了口气,突然却剧烈咳嗽起来,父亲咳嗽飞出的唾液不小心沾染到韩浩的白衬衣上,竟是红色的……

父亲仿似不在意,又继续说道:“道士说把剑鞘送到道教名山——龙狮山,大殿中三清像那里去,放到左数第三个神像的手里。我们就去了,去的时候没什么异常,一路上平平安安,很快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当晚趁黑我们就进入了大殿。就在你二叔要把剑鞘放到神像手里时,就出事儿了!”父亲说到这里,面色恐惧,让韩浩惊讶不已,父亲从来都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

父亲继续道:“剑鞘刚放到神像手里,那神像竟然睁眼了,好像活了一样,它从那剑鞘中好像抽出来一把剑,劈碎了旁边两座雕像,然后又坐了回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当时动静太大,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道观里的人控制住了,奇怪的是…….” 韩浩听呆了,傻傻问了一句“奇怪的是什么?”父亲说:“奇怪的是你二叔不见了……后来,我因为损坏文物,被当地派出所拘留,还判了刑,在狱中我生了一种怪病,莫名其妙就变得越来越老,官家人看我不对劲,才给我办了保外就医,把我放了出来,我这才回来。”

没等韩浩来得及问什么,父亲就挥了挥手说:“浩儿,你去给我打碗水来,我口渴了…”韩浩依言出去打水,心中却极为震惊,葛二叔去了哪里?神像为什么会动起来?突然,屋内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韩浩拔腿便赶了回去。进门的景象让韩浩目眦欲裂,父亲仿佛就在刚刚一瞬间,又苍老了几十岁,如果说刚才初见父亲时是个垂暮老人,那么此刻就真的是行将就木了。

父亲从床上摔了下来,嘴角溢血,眼神浑浊,他艰难的看了看韩浩,说:“浩儿,这次恐怕真的不行了…….你也不用送我去医院,浪费钱,这病医院肯定治不了..咳咳..父亲对不起你,你学习一直都很好,父亲也放心,不用像我一样什么钱都必须拼了命去挣,咱不求大富大贵,将来找个稳定的工作,安安稳稳一辈子就好了!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去……..”“不要去哪里?!爸,我送你去医院,你别闭眼,千万别闭眼!”韩浩急了,父亲却双眼缓缓闭合,再也没了声息…..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