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兽夫闯星际》全文章节兰心,乐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带着兽夫闯星际

小说:科幻

作者:无爱无欲

简介:兰心离婚了,因为一个偶然给孩子买玩具的经历得到了她的金手指“星空农场”,本来以为从此以后有了金手指,可以种田升级走上人生巅峰,结果去西岳华山旅游一下就掉入万丈深渊穿越到一个文明程度只有原始水平的兽人星球。\n为了回到地球,兰心只好努力升级,努力提高实力和势力,结果惹来一大堆桃花,一个个帅兽为了跟她结侣前赴后继,还被情敌抓住各种虐待……

角色:兰心,乐乐

《带着兽夫闯星际》全文章节兰心,乐乐小说免费阅读

《带着兽夫闯星际》第1章 离婚免费阅读

兰心看着客厅里自己亲手布置的家具和摆设,心里涌来难以言说的痛苦,离婚协议书已经签了,为了离开那个曾经爱过的男人,兰心放弃了分割财产,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就为了离开这个一度以为会过一辈子,却本性难移的暴虐男人。这个社会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有些人也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光鲜亮丽。就像那个男人,表面是老实可信的一副面孔,背地里其实是个自私变态的暴虐渣男。

在公司兰心是个拼命工作的女汉子,在家还要承担所有家务。可是这个男人日子刚好过点,以为有点钱有了点职权就开始在家颐指气使,从来不会搭把手做做家务,天天等着妻子下班做饭洗衣服,妻子回来还要各种挑剔辱骂,甚至家庭暴力,赚的钱从来不会交给家里,还要跟自己的妻子要钱,美其名曰投资,其实全都玩股票赔了。

兰心跟他过了五年真的够了……多少的爱也变成了怨恨,最后兰心提出了离婚。

想起那个男人看到离婚协议书不可思议的表情,兰心自嘲的笑了。可能他根本不会想到一贯不愿意和他吵架,计较,被他打骂都受着的妻子竟然会提出离婚,而且为了离婚竟然可以不顾一切,不要财产,不要孩子,她不是最在乎女儿吗?为什么这一次这么狠心决断?!

恐怕他这样的男人永远不会理解一个女人心死了也就不可能有任何阻挡离婚的理由。

以前不是没吵过架闹过离婚,为了孩子兰心都忍了,可是由于夫妻二人工作繁忙,因为老人不愿意离开农村老家,不是没试过住在城市里,可是事实证明老两口根本不可能住得惯楼房,所以孩子两岁以后一直和爷爷奶奶在一起。

兰心也想明白了,不管离不离婚孩子他们也没办法自己带,悲哀的现代社会生存和亲情无法兼顾。

本来男人老家是偏远贫困山村出来的,夫妻二人大学毕业都要靠自己打拼。父母也没啥积蓄,买个房子都帮不上忙,为了生活两个人外地打工,住的还是公司公寓。可惜二人都是化工专业,经常值夜班工作时间不确定,还繁忙,何况化工厂还在XJ偏远地带,小镇上连个像样的幼儿园和小学都没有,孩子来了幼儿园都上不了,经常一年半载才能看看孩子,兰心一直要忍受思念孩子的痛苦。

离婚手续已经办完了,兰心拉着行李箱最后看了一眼住了五六年的公寓,毅然决然的踏上了离开的旅途。

现在兰心唯一的牵挂就是女儿乐乐,她带走了孩子的相册,坐在火车上看着孩子可爱的笑颜,不知不觉已经泪湿了眼睛。兰新打算回男人老家看看孩子,然后在离孩子比较近的城市找一份工作,能就近照顾孩子,虽然孩子给了那个男人,可是孩子还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不可能不闻不问。

坐火车,坐汽车,倒公交……经过五六次折腾,兰心才来到了这个贫困的小山村。以前来和现在来看孩子完全不一样的心情,兰心整了整表情,敲响了破旧的大门……

“妈妈!”乐乐欢快的扑进了兰心的怀抱。

“兰心回来了?赶紧进来,你妈都做了一大桌子菜。”孩子的爷爷招呼着。只是老人很疑惑,为什么儿媳妇一个人回来看孩子,不是每次和儿子都一起来吗?

“爸,你们身体都好吧?乐乐给你们添麻烦了。”兰心微笑着边说进了堂屋。

打开背包掏出了给老人孩子买的礼物,乐乐欢呼着拆着零食的包装。

兰心向西侧的厨房走过去。

西部农村的房子不像京津唐那边一样的四合院,而是堂屋和卧室几乎都是坐北朝南一排房子,取暖采光好,厨房杂物间什么的就在东西侧。

兰心进去就看到孩子的奶奶正在灶台前忙乎,已经做了几个简单的家常菜,兰心过去顺便把自己路上买的烧鸡切块装盘。

餐桌上,两个老人问着他们夫妻的近况,兰心担心老人和孩子承受不了他们离婚的事实,也没说离婚的事,只是简单的说了那个男人工作忙这次不来了,自己这次休假过来陪乐乐玩几天。

兰心回来看孩子已经三天了,前两天帮着老人孩子搞了搞卫生,洗洗衣服和床单被罩。

今天是第三天,兰心陪着女儿到县城里小游乐场玩一玩。

乐乐欢呼着拉着妈妈的手,走在小县城街上这里看看那里玩玩,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气球,开心的笑着,兰心看着孩子开心也微笑宠溺的看着女儿。

“妈妈你过来,你看这个芭比娃娃多可爱呀,乐乐想要啊。”

“我看看”

兰心被乐乐拽到了一个摆在游乐场门口的摊位前,这个摊位似乎是一个处理二手货的摊位,都是些孩子的玩具,也有些饰品。

乐乐拿着一个有九成新的蓝色芭比娃娃爱不释手,芭比娃娃一尺来长,蓝色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子,眼睛栩栩如生,冰蓝色纱裙,看起来特别好看,怪不得乐乐爱不释手。

“大叔,这个芭比娃娃多少钱?”

兰心接过孩子手里的芭比娃娃看了一眼,摊位上东西多比较乱,兰心拿起芭比娃娃,发现它脚上挂着一个红色线绳的墨绿色的心形吊坠,一缕幽光一闪而逝。

头发有些花白的老板,五十来岁由于深秋天气有点寒意筒着手,看了看兰心母女。

“芭比娃娃20块钱。”老板说。

“这个吊坠呢?”兰心拿起墨绿色,看起来不起眼的吊坠问道。

“这个十块钱。”

兰心皱眉看了看这个不起眼的吊坠和芭比娃娃“这样吧,两个20块钱我就拿了,我也就是图个好奇。”

老板皱眉思索了一下“好吧,不过你加五块钱,两个都拿走,这个芭比娃娃可是九成新呢,新的好点的不下五十块钱。”

兰心拿出一个五十块钱的纸钞给了老板,随手把吊坠装在了手包里面,芭比则让乐乐自己拿着。

找了钱兰心带着乐乐走进了游乐场。

“妈妈,我要玩旋转木马!”

“妈妈,我要玩碰碰车。”

“妈妈我要玩……”

游乐场母女俩玩了整整一下午,都又累又饿。

“乐乐,饿不饿?妈妈带你去吃肯德基吧?”

本来兰心不会带孩子吃这些油炸食品,不过想到过两天自己就要走了,孩子常年见不到父母也挺可怜,偶尔吃点也不妨事,乐乐打电话给妈妈就说想吃肯德基,说谁家小朋友都有父母带着孩子吃肯德基。

“好啊,妈妈最好了!看鹏飞以后再跟我夸他妈妈带他吃了肯德基!我妈妈今天也带着我吃了!太好了!”

鹏飞是乐乐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

看着女儿欢呼雀跃的样子,兰心一阵内疚,自己离婚没有什么遗憾的,只是觉得对不起孩子。

兰心带着孩子打车去了县城百货大楼下面的肯德基店里,点了一杯香草冰激凌,一份热饮,薯条,鸡翅,汉堡各两份。母女二人吃的津津有味,尤其是乐乐小嘴上都是奶油,叽叽喳喳说着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发生的趣事。

母女二人出了肯德基店,天色有点昏暗,兰心一看手机下午六点半了。

这个偏僻山区的小县城,可不是大城市交通那么方便,估计七点就搭不到公交车了。兰心带着孩子走向了公交站台,太晚了老人会担心。

二人等了一会儿车,结果一辆公交车都没来,倒是有几个黑车司机招揽生意呢。兰心看着女儿昏昏欲睡的小眼神也不想等了,花了十块钱坐了一辆顺路的黑车往孩子爷爷奶奶家回去。

好在爷爷奶奶家不算远,县城物价也不高,到家也才七点半天,下车孩子已经睡着了。

兰心抱着孩子放在了炕上,脱掉外套和小鞋子,给乐乐盖好了小被子。

这几天乐乐都跟兰心睡在一起,孩子粘着妈妈生怕妈妈又走了。看着孩子恬静的睡颜,兰心微笑着把孩子的芭比娃娃放在了枕头旁边。

农村的夜总是来的很快,夜晚静谧无声,偶尔的虫子叫声。兰心洗漱完毕,坐在昏暗的灯下给孩子拿小刀削着彩色铅笔,习惯了晚睡,这才九点多兰心也睡不着。

乐乐说想给妈妈画一幅画,兰心就拿出了孩子书包里的文具检查了一下,铅笔给削好,画笔也给削一削,明天孩子去幼儿园就能画画。

削着削着兰心想起了今后的生活工作,有些出神,竟然把左手食指割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兰心慌乱的放下小刀和画笔,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按住了伤口,按了一分钟,感觉血流的少了,想起来手包里有几片创可贴,还是贴一贴好一点。

兰心用右手打开手包拉链,反过来倒出里面的东西,发现正好有个创可贴正好被压在买的那个墨绿色心形吊坠的下面,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把吊坠拿到旁边。她却没看到手上的血迹被蹭了很多在吊坠上,诡异的是吊坠竟然吸收了血液。

兰心拿了点抽纸把手上的血迹擦了擦认真把创可贴贴在了伤口上。看着血不再流了,兰心拿起一张湿巾打算清理一下手包上的血迹和吊坠上的血迹。兰心把包上的血迹清理完,拿起吊坠却有些疑惑,怎么回事明明记得沾了血,怎么这会什么都没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