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团宠:掉马后大佬A飒全球》全文章节孟谷玉,凌亦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才团宠:掉马后大佬A飒全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棠沈

简介:【马甲+扮猪吃虎+团宠+甜宠+女强+天才+学霸+宠妻腹黑+穿越+重生+现言+豪门总裁】\n满级大佬重生归来,成了人人喊打的假千金,所有人都想踩上一脚,却发现假千金马甲无数,一个个扒出来能吓死个人!\n五个舅舅实力护短:唯一的侄女儿,必须往天上宠!\n穷鬼爸妈开始掉马:穷养儿富养女,闺女,要不要当个全球首富玩玩儿?\n萧家二爷:夫人,星星给你摘来了,你看挂哪儿合适?\n凌亦勾唇:凭本事做团宠,为什么要低调?

角色:孟谷玉,凌亦

《天才团宠:掉马后大佬A飒全球》全文章节孟谷玉,凌亦小说免费阅读

《天才团宠:掉马后大佬A飒全球》第1章 小说也不一定都是骗人的免费阅读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少女从楼梯上滚落,额头磕在台阶边缘,顿时鲜血直流。

楼梯口,打扮艳丽的贵妇左臂环胸,右手翘成兰花指,掩唇笑得阴阳怪气:

“哎呦,小亦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呐?”

鲜血很快染红了地毯,旁边的佣人一惊,正要上前搀扶,结果被贵妇一个冷眼瞪了回去。

冷笑一声,孟谷玉抬起脚,镶着碎钻的高跟鞋轻轻一踹,脚边的行李箱顺势滚落。

最后砸在少女身上,摔成两半,五颜六色的衣服散落一地。

听着少女发出闷哼,孟谷玉优雅地缓步下楼。

细长的高跟有意无意,正好踩在少女张开的手心,左右碾转:

“老实签了《股份让渡书》,不然别怪我……啊!!”

孟谷玉的话还没说完,就化作凄厉惨叫。

少女张开的纤纤玉手,前一秒还无力微蜷,下一秒却突然抽出翻转,一把抓住她的脚踝。

随着脚腕一痛,孟谷玉重心一歪,整个人向后仰去,重重地摔在身后的楼梯上。

天旋地转间,孟谷玉只觉后脑勺到耳根一阵钝痛,满脑子只剩嗡鸣。

磕在楼梯棱角上的脊椎,也像断了一样,发出一声脆响。

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哪里遭过这样的罪?

顿时疼得脸色发白,蜷缩着痛呼。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佣人,念在她平日里趾高气昂的“情分”,出奇一致的选择了从客厅开溜。

片刻间,偌大的别墅只剩下两个人。

原本趴在地上的少女,捂着额头缓缓站起来。

一边梳理着脑中的记忆,一边机械地转了转脖子,声音沙哑茫然:

“你,她妈?”

“你才踏马!不要脸的小贱人!”

孟谷玉知道凌亦没教养,却没想到她还敢这么骂自己,一下子顾不上浑身疼痛,劈头盖脸骂了回去。

听到这话,凌亦皱了皱眉头,刚睡醒一般迷蒙的眼底,瞬间结上了一层寒霜。

抬手,随意抹去眼睑的血水,一步一步,向孟谷玉走去。

最后,凌亦半蹲在楼梯上,沾血的手指捏住孟谷玉的下巴,认真瞧了瞧这张涂满粉底的脸,才有些恍然大悟:

“我想起来了,你的确不是我妈。”

**

脑中涌入的记忆告诉凌亦,原主,也就是现在的她,是被s市豪门薛家抱错的假千金。

眼前的妇人,是她的养母,孟谷玉。

前几天,薛家人为救重病的薛老爷子,全家都和老爷子做了骨髓配对测试,结果意外发现,原主和薛家并没有血缘关系。

刚才养母口中的股份,是一年前,薛老爷子刚开始发病时,在遗嘱里给原主的35%的薛氏企业股。

也意味着薛氏企业的实际控股权。

这一年来,原主的养父母一直想把这些股份据为己有。

在他们看来,原主不学无术,臭名昭著,压根儿就是薛家耻辱,根本配不上这些股份。

而且,女孩子最后,都是要嫁人的。

到时候,薛氏的财产,就跟他们两口子没关系了。

所以两人又是跟老爷子软磨硬泡,又是对原主软硬兼施,想改动股权。

但始终没能如愿。

现在老爷子病情加重,与植物人无异,原主又被鉴定为假千金,两人自然急不可耐的要把股份抢回来。

按照原主的记忆,今天,养父会去接真千金认祖归宗;而养母则留下来,负责逼迫原主签写《股份让渡书》,并将她扫地出门。

只可惜,原主吃软不吃硬,最讨厌被人威胁。

她不屑留在薛家,也不稀罕薛家股份,但因为不想被逼签字,于是和养母在楼梯口发生争执。

孟谷玉发了狠,直接用力将原主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于是就有了先前的一幕。

**

完整的理顺了事情的始末,凌亦眼中阴鸷渐生。

她伸出白皙纤弱,却冰凉刺骨的手,在孟谷玉脸上拍了拍。

血痕横布的脸上露出几分嗤笑,像地狱来的恶鬼:

“好好照顾老爷子,如果被我知道你在医院做了什么手脚,那我就先要了你的命。”

孟谷玉心里有气,正想再骂几句,可对上凌亦那森冷的,不像活人的目光,不知怎地就突然打了个冷颤。

莫名的,孟谷玉冒出一个念头:

眼前这人,真的是凌亦吗?

是那个不学无术,嚣张跋扈,除了泡吧蹦迪,跟那些纨绔子弟打架瞎混外,一无是处的凌亦吗?

在孟谷玉印象里,凌亦从来都是色厉内荏的花架子。

只会花钱让外头那些小混混帮她办事,然后自己装大姐大作威作福。

就连她跆拳道黑带的证书,也是老爷子花钱买的。

可是眼下的凌亦,却浑身都散发着压迫至极的森冷气息,像鬼,像疯子,像吐着信子的蛇。

让孟谷玉害怕。

“听到了吗?”

见孟谷玉呆呆愣愣一言不发,凌亦眼睛一眯,捏着孟谷玉下巴的手微微用力。

骨头碎裂般的刺痛感直冲天灵盖,孟谷玉一下子疼得倒吸凉气,想也不想就道:

“听……听到了。”

“呵,这才对嘛。”

带着几分轻慢勾了勾唇,凌亦轻笑一声,缓缓起身。

看了一眼摔坏的行李箱,和满地夸张的杀马特衣服,凌亦皱了皱眉,随意扯出几件擦了擦血,便丢到一旁。

不知想到什么,她打开箱子夹层,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木盒子放进口袋,这才最后看了一眼孟谷玉,指着二楼拐角:

“那里,有即时云备份的摄像头。刚才你的一举一动,都录了下来,想删也删不掉。而这里,”

说着,凌亦指了指孟谷玉躺着的地方,带着几分痞气挑眉:

“摄像死角。”

“所以,最好收收你那不该有的心思。”

丢下这话,少女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背影孤绝狂傲。

直到客厅大门“砰——”地一声关上,孟谷玉才从无限恐惧中回过神来,真丝的连衣裙,也被虚汗浸湿了大半。

**

门外。

阳光灿烂到有些刺眼。

抬手挡了挡光,好一会,凌亦才彻底接受了眼下的事实:

她死了。

然后穿越,并重生到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但经历却完全不一样的少女身上。

“看来小说也不一定都是骗人的。”

凌亦在心里,默默给以前看过的网络小说道了个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