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法则》全文章节胖子,苏羽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猎人法则

小说:都市

作者:我又不是鱼

简介:猎人者,是一种身份,他们维持着世间不公的秩序,但又脆弱的维系着世界的运行规律。\n猎人的法则是,永远站在正义的一面,对抗这个世界的黑暗面,而红玉则代表着猎人之王的身份,苏羽因一颗红玉入世,一步步成长为合格的猎人法则执法者。

角色:胖子,苏羽

《猎人法则》全文章节胖子,苏羽小说免费阅读

《猎人法则》第1章 我是你大爷免费阅读

十月的苏杭,温暖已逝,寒气慢慢涨了起来。

天气渐渐转凉,但街上生气依旧,寒冷的天气并没有使人们的购物激情有任何影响。苏杭是华国第二经济城市,舒适的气候,怡人的景色,养眼的美女,都吸引着全国的游客。正因如此,苏杭被称为除了北京城和上海的第三重量级城市。

苏杭美景,当属西湖。古代西湖有36个之多,但最美的是苏杭西湖,不论四季,每个季节西湖都彰显其不同的风姿。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描绘了西湖四季不同的美景。

此时正值秋冬交接之际,清爽怡人,再有十一黄金旅游假期,游客更处于高峰期。品一口西湖龙井,赏一眼西湖美景,无疑是一种优雅的享受。正因如此,西湖的茶楼更是火爆,不论有钱没钱,总要进去喝两口正宗的西湖龙井也是不枉此行。

矗立于西湖中央有一座茶楼,名为烟雨楼,楼体采用古式风格建筑,纸木为墙,琉璃为瓦。楼内人潮涌动,没有嬉闹和吵嚷声,每个桌子都有单独的包间,每一个包间都有一扇窗户,抬眼便可望到窗外的美景。能来这里的大多是苏杭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些是外地来的商人,毕竟这里的消费不是普通的白领薪层能够承受的起的。

二楼“画”字包间,一个面容清秀,目若星辰的男子坐在红木打造的木质椅子上,右手执杯,缓缓的放在嘴上小抿一口,轻轻放下,面朝窗外望去。此时正值秋季,桂花树开,香气扑鼻,男子微微吸了吸鼻子,顿时香气迷人,令人沉醉。

“真可惜,老头子走了,要不他也能来看一看西湖的美景,他在西藏陪了我11年,气也不吭一声就自己跑美国去了,真不够义气,”男子眯着眼,望着窗外的景色神经质般的说道。

坐在男子对面坐着一个皮肤白皙,身上穿一件深灰色阿玛尼西装的圆脸胖子,听到男子说话,放下已经咬了一半的糕点,笑着说道:“冯老爷子早就该享清福了,苏少以后的生活我会帮着打点,这是冯老爷子特别交代的,我总不能亏待了苏少。”

苏羽将视线转向眼前的人身上,疑惑道:“他交代了你什么。”

“一个字,”胖子仍然满脸笑容,原本就是绿豆般的眼睛硬是挤成了一道缝,“磨。”

“磨?”眉梢紧紧的皱在一起,疑惑的表情更甚,‘难道要自己去磨豆腐?’苏羽天马行空的想,随即甩掉了这个不着边际的想法,心里暗骂老头子狡猾,临走还摆自己一道,跟自己玩猜字谜游戏。“这个怎么说?”看到胖子一脸神秘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有答案,也就是想吊自己胃口。

“苏少在西藏呆了11年,在这期间几乎没怎么接触过其他人,所以苏少的思维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节奏了。”胖子说道,说完又继续抓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落后了?”苏羽有些生气的说道,自己怎么能跟不上时代了呢,自己才20岁啊,用现在话说,自己还是个90后呢,我还要耍一耍非主流什么东东的呢,这胖子也太伤人了。

“并且,苏少身上锋芒之气太重,过于桀骜只会带来不尽的麻烦,这个社会,枪打出头鸟,没有强硬的后台,会死的很惨。”胖子不理会苏羽的表情,继续说道。

苏羽愣了愣,豁然反应过来,苦笑道:“那老头子的意思是磨我喽,没想到老头子对我还是没信心,他告诫我很多次了,这个道理我懂。”

胖子摇摇头,说道:“苏少,这个不是说几遍就能改过来的,老爷子不是对你没信心,而是对你太有信心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老爷子一辈子就你这么一个徒弟,对你寄托的希望太多了。”

“你说的对,11年老头子什么都教我了,就是没教我怎么做人,因为他说这个社会太乱了,人已经失去本性,想要完善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入世,这下好,我入世了,老头子又压那么多担子给我,他拐了我11年,到现在还不愿意撒手呢。”苏羽说完便笑起来,这话倒不是恨老头子,正相反,苏羽对老头子有一种变态的敬重心态,没有老头子当年救自己一命,恐怕自己已经投胎了。

胖子也跟着笑了起来,说道:“我会帮助好苏少的,我们两个也算是第一次合作,喝茶不尽兴,我们喝酒。”说完,按了身后墙壁上的绿灯一下。

过了不到半分钟,一个身穿红色旗袍,身材高挑的服务员走了进来。

“先生,有什么需要?”女服务员从进来就在两人身上扫了一下,两人气质相差甚远,一个穿着普通,留着板寸,看上去倒像是个大学生,只是一双眼睛明亮异常,不含任何杂质般清澈。而另一个穿着名牌西服,长的跟财大气粗的暴发户似的,所以直接认定胖子身份比较高,所以连说话也是面对着胖子说的。

“先拿一瓶茅台吧,再来点下酒菜什么的,”胖子边说边用绿豆眼上下打量着服务员,表情更是猥琐。

林芳差点没笑出来,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有钱了也是拿不上台,这是什么地方?这是茶楼啊,是高级场所,是那些所谓的“高雅人士”休闲怡情的地方,竟然跑这来喝酒—–

可是严厉的店规还是让林芳强忍住笑意,挤出一丝令人舒适的笑容,说道:“对不起老板,我们这是茶楼,没有酒的。”

“那给我拿瓶红酒也行,”胖子说道。

“我说了,我们这没有酒的,只有茶和西湖糕点,”林芳继续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脸,这胖子是不是有病啊,都说了没酒还问,再说那眼光色迷迷的,浑身上下都被看的不自在。

“那不行,我必须要喝,我给你钱,你去买,”胖子固执道。

“—–对不起先生,想喝酒去酒店喝吧,”林芳歉意的说道。

“酒店的酒不好喝,你不给我买,那你就叫你老板出来,让他去给我买,”胖子固执道,这下不仅林芳懵了,苏羽也不知道胖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这胖子玩的哪式?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叫自己要低调,现在自己装的哪门子B?

林芳脸腾一下子红了,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说道:“对不起先生,老板不在。”

“胖子哥,这——”苏羽站了起来,到现在他还是摸不清胖子什么套路。

胖子摆摆手,示意苏羽坐下,笑眯眯道:“你看戏,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堂课,这会是一个良好的开始。”说完,右手抓起桌子上的紫砂茶壶,“啪”的一声,紫砂壶在地上被摔得粉碎。

“啊,”林芳尖叫一声,瞪大双眼看着这个神经质般又打又闹的男人,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人是不是疯子?

胖子不理会服务员的表情,大步走到门口,打开包间的门,大声喊道:“老板呢,快点出来。”

他这大嗓门一喊,包间内虽然隔声,但动静可不小,呼啦啦都从包间钻了出来,喝茶喜静,这么一折腾,谁还喝的下去,干脆都出来看热闹。

胖子脸不红心不跳,继续嚷嚷:“没个管事的吗,快点出来,不然砸店了啊。”那样子跟谁掘他家祖坟了似的。

顿时整个二楼热闹起来,三五成群的讨论起来。

“这他妈谁啊,这么横,没听说过苏杭还有这么号人物啊,”一个满脸小痘痘,打着耳钉一脸混混模样的短发青年撇撇嘴道。

“是不是外地来的过江龙啊,一来就要砸烟雨楼,太不给苏杭地头上吃饭的人面子了吧,”旁边一个黄毛应和道。

“屁的过江龙,估计是个愣头青,仗着有俩钱跑这来横了,小爷我就是看不惯这种人,把苏杭当什么地方了,”一个长发男甩了甩头发,推开腻在怀里的妖艳女人,大步向胖子走了过去。

“嘿,长清又火了,看来那胖子要折在苏杭了,”短发青年幸灾乐祸道。

“你谁啊,叫唤什么啊叫唤,打扰小爷泡妞了知道吗,”长毛指着胖子鼻子就开骂,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老爸是本地的分局长,在苏杭地头上跟谁都能骂上两句,骂不爽就打,打完了有人给他擦屁股。

“我是你大爷,”胖子脸上笑容更甚,原本微眯的小眼睛瞬间瞪大,毫不犹豫的还了回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