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别跑,医仙姐姐不吃人!》全文章节钟瑶,言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盟主别跑,医仙姐姐不吃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胡言.

简介:世人只知钟瑶乃药王谷唯一传人,医毒双绝,轻功盖世,容貌无双。\n只有她门下的药王阁众人才最清楚自家门主是个什么狗德行。\n“门主,轻功不能这么用,半夜爬墙偷看良家公子洗澡,这要是传出去……”\n“门主,快把迷魂散的解药拿来!人家手下打上门了!”\n钟瑶拎着青玉笛晃晃悠悠:“不对啊,我,我怎么感觉迷魂散被我吃了呢?”\n屋内,美貌腹黑的病娇盟主轻甩小手绢:“姐姐,快来玩呀!”\n(双洁,甜宠,放心追!)

角色:钟瑶,言言

《盟主别跑,医仙姐姐不吃人!》全文章节钟瑶,言言小说免费阅读

《盟主别跑,医仙姐姐不吃人!》第1章 医仙出山免费阅读

北安国东部,惊绝城池

街道人来人往,身着布衣的百姓商贩们一派悠闲自得,大街小巷都洋溢着欢庆气息,原因无他,五年一度的武林盛会即将来临了。

城中最热闹的,当属悦来茶楼。

“是不是真的?医仙钟瑶出山了?”

“是真的!上个月,有人在南山脚下依稀瞧见一红裙女子牵着白马,说是只当仙女下凡了,后来一想,那女子灵秀飘逸,没有沾上一点人间烟火气!”

“难道说世间当真有神仙不成?我就不信,钟瑶那厮不过一个女儿家,嗝,哪就当得仙人了!”

一旁,膀大腰圆的醉汉突然插嘴,随即就被同伴连忙呵斥住。

“闭嘴!这要是叫人听到可了得,小心引来杀身之祸!”

“怕她作甚?”醉汉满不在乎的嚷嚷道。

“嘘,你们可知,钟瑶的医术,那是学了老药王的十成十,活死人肉白骨,无所不能啊!”

“那又如何,我又没病,病了也不会找个娘们儿给我治!”醉汉满不在乎的张口应着。

“哼,你倒是想让人家治,凭你也配?”

即便是再好脾气的人,看到如此不识抬举的醉汉,也不免一阵厌恶。

“是啊,排队都轮不上你,人家钟瑶仙子刚一出山,各大门派都纷纷发去邀约,只等仙子这只金凤凰往自家梧桐树上落呢!”

醉汉被一群人说的脸红脖子粗,嗫嗫的想再说上两句逞强话,只是刚一抬头,就被茶楼里几道不悦的目光盯上了,吓得酒都醒了一半,连忙闭了嘴。

“哎,那你们说,这钟瑶仙子会花落哪家?嘿嘿,听说仙子姿容乃天下一绝,也不知道咱哥几个有没有那个荣幸能一睹芳容啊!”

“左不过是有头有脸的那几家呗,听说武林盟主那边也发了帖子,啧,足以见得这仙子的脸面有多大!”

众人一阵唏嘘,半晌都没再言语,满心遗憾,只恨自己没本事,不能让医仙瞧上一眼。

“话说,武林盟主之位,五年一选,今年还会是顾德善吗?”

突然,有人起了新的话头,桌旁的几位又都来了兴致。

“顾盟主人如其名,为人正德良善,要是他能继续担任盟主之位,那也是武林之大幸啊!”

“我看不然,你们把青远山庄那一位忘了?这盟主的位置本来就是人家的。”

“啧,瞧你这话说的,就青远山庄那个病秧子庄主,也就是他门下的弟子厉害些,有的还是他爹孔老盟主当年留下的旧人,否则现在这武林哪有他的名头!”

“咳,这话是你说的,我们可没说,我看呐,你是前年想拜入青远山庄,被人家拒了回来,心里不平吧?”

桌旁一阵哄笑声响起,刚刚满嘴酸味儿的男子脸红耳赤。

就在此时,茶楼外的街道不远处,一阵女子的娇喝声不住传来,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回头。

“你是从哪冒出来的野丫头?本小姐先瞧上的小玩意儿,也是你能抢的?”

一个泥塑小摊前,身穿浅粉色衣裙的娇俏女子正面含不悦的瞪向一旁,她身后还站着五六个家仆打扮的男子,一个个都瞧着凶神恶煞的。

“哦?你说这是你的?”

一道声音响起,空灵悦耳,引得路旁百姓放缓脚步,伸着脑袋往发声的姑娘脸上瞧,可惜,只看到一张白色面纱,但也不算辜负这般灵动的声音——

女子一袭红裙,肆意潇洒,手持一根青玉笛,姿态无双!

身后还站着一匹白马,那马儿似乎有灵性一般,女子撒开缰绳后,白马还紧紧跟在女子身后。

“我比你先拿出银子来,这小泥马本该归我!自然是我的!”粉裙女子往前踏了一步,似乎在为自己的飞扬跋扈造造声势。

“是我先拿到手里的。”红裙女子清淡张口,懒懒的斜了对面飞扬跋扈的女子一眼。

一旁有几个从头看到尾的百姓,小声的交头接耳讨论着,纷纷指责粉裙女子。

“啧,王家四姑娘真是没道理,明明是那位姑娘先看中的,王家姑娘偏要抢去,还反手倒打一耙!”

“嘘,别说了,小心被她听见,王家富可敌国,咱们哪惹得起,嘘,还是别多管闲事了。”

“可怜这红裙姑娘,独身一人的,免不了要矮这王家姑娘一头,唉——”

周边百姓的谈论声,自然传到了正中间对立的两个女子耳中,王凝嫣狠狠的瞪了一眼说话的那几个人,扭头看向对面的红裙女子,脸上不免有些得意。

凭这野丫头是谁,她横行这惊绝城池多久了,从没见过哪个敢触犯王家的!

钟瑶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冷笑,没错了。

这女子手腕绑着的是淅川王家的玉牌,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淅川王家送给她的贺礼是一株血玉莲,奇珍无比。

只是不方便带在身上,被她随便买了个院子放那了,还有其他家族的贺礼,也都放在城郊那处院子里。

“淅川王家?家主可是王渊?”钟瑶微微挑眉,问向对面粉裙女子。

“放肆!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直呼我们家主名讳!”

王凝嫣身后的护院中,一个壮汉往前走了两步,呵斥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红裙野丫头,连容貌都要遮盖,莫不是丑的不敢见人。

钟瑶被气笑了,胳膊一挥,红裙广袖扬起,细如牛毛的银针在阳光下闪过,下一瞬,只见刚刚出言不逊的壮汉,捂住脖子,顷刻间躺倒在地!

王凝嫣原本心里有些莫名发慌,不想再跟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计较,只是眼见自己的随从倒在地上,这不就如同在打她的脸吗?

一时间,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娇声怒喝道:“你还敢动手?哼,不知死活,给我上!”

五六个壮汉摩拳擦掌朝红裙女子冲了过去,周边百姓瞬间四散逃离,生怕跑的慢些会波及到自己身上。

钟瑶冷笑一声,足尖轻点,一个轻盈的转身,纵身跃到白马背上,只是足尖轻踩马背,身姿却站的稳稳的,红裙衣摆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唰——”

——

作者有话说:

新文开坑咯!又美又飒的好色医仙vs貌美腹黑病娇盟主,1v1,双洁,甜宠!作者良心保证,按时更新,不弃坑,不断更!跟言言一起来探索不一样的江湖盛势,儿女情长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