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炮灰宿主靠撩男配逆袭》全文章节阿觅,莫淮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炮灰宿主靠撩男配逆袭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八月缨

简介:【1v1双洁+带萌宝+锦鲤+有个大病】阿觅没有了过去的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莫名被绑定系统单单穿越三千小世界做任务,只有积分刷封顶才能知道真相。可她之前总是水逆,积分越来越少,什么时候才能有起色?\n自从砸出一个锦鲤瓶,每次遇到倒霉的锦鲤先生,总能负负得正,好运值蹭蹭来。就是每个小世界的锦鲤先生都好像有什么大病,而且经常会有几个小萌娃出来卖萌求抱抱,宝贝,你爹是谁?

角色:阿觅,莫淮钧

《快穿:炮灰宿主靠撩男配逆袭》全文章节阿觅,莫淮钧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炮灰宿主靠撩男配逆袭》第1章 糊咖明星的秘生子(1)免费阅读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我怎么总是水逆?

唔,头疼……抽一个幸运的小世界告诉我。

【宿主别自怨自艾了,等你积分封顶了这些自然就会知道。】

你就忽悠吧!还封顶?我倒霉到积分都快成负数了你不知道吗?

【啾——新世界开始传送。】

混蛋!还没准备好喂,你等等啊!

滋滋滋滋……

……

……

嘶……疼,刀割一样的疼!

阿觅这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映入眼帘是雪白的天花板,手背扎着留置针输液,小腹那里仿佛扯裂刀口般的刺痛。

【啾——检测环境危机值3,评定极为安全,是否接受信息。】

“接受。”阿觅闭上眼睛,否则还能怎么着,来都来了。

看完剧情后,她感慨自己的痛觉真没错,她的小腹下侧可不就有一道横切的刀口!

一天前,她刚在医院做了剖腹产手术,生下了疑似莫淮钧的女儿。

她这次的身份是金唐百货老总唐松林和前妻金卉所生的长女唐觅,在九个月前参加一次商务酒会喝错了酒走错了房间,然后就光荣获得两道杠了。

问题是,当晚莫氏金融的总裁莫淮钧也被人算计,不知道自己和谁睡了。

莫总的老爹去查监控,查出来唐觅是最可疑,恰巧唐松林因为女儿怀孕也在查,两家老头有一些利益往来,又很看重名声和子嗣,就干脆逼两人结婚。

莫淮钧原本就觉得唐觅是耍心机,非常反感这婚姻。看到她们母女就想到自己被算计的一夜,生理性恶心,再没碰过她。

五年后,莫淮钧偶然偶遇了迷糊的小明星乌漾漾,并发现乌漾漾有一对长得和他很像的一对双胞胎……

没错,莫淮钧和乌漾漾就是这个小世界的男女主,他们有一对天才萌宝。

而唐觅为两家付出了所有的心血,却一直被误解被针对被咒骂,被逼黑化。

她的结局是与女儿一起遇到意外丧命,大家却都觉得她是罪有应得,而她最后不知道女儿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单单,这次的主任务是什么?”她的系统别称清单,在脑海中是一张卷轴的样子。

清单上的任务也不是一次性呈现,只有主任务是固定的,随着她触发剧情的情况,其他任务随机增减。

当任务全部清空后她就能离开这个小世界再去另一个小世界。

阿觅其实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去,她之前的记忆很模糊,就像是一场看不清的梦。

在她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单单带着她做小世界的任务,说只要把小世界刷得多了,赚到一定的积分,她就能知道自己的来龙去脉,并享受如鱼得水的幸福生活。

阿觅之前之前几个世界并不顺利,命如炮灰,经常要买“锦鲤福袋”才能过关,所以积分不增反降。

她一直觉得单单就是个坑。

……

【啾——主任务:找到小肉丸出生的真相。】小肉丸就是原主女儿的小名。

“哦,就是给蝌蚪找爹呗,那太遥远了,有没有近点的,嘶……”刀口又疼痛了一下,阿觅猛烈吐槽:他耶耶的胸,为什么蝌蚪爹不能自己生!

【有。】单单身上闪出一行字,【让莫淮钧爱上唐觅后再甩掉他。】

“这不是有病嘛,不做!”

【真不做?】

“男主就该和女主锁死,我犯贱去拆CP!”她也是有原则的好吧。

男主女主三观正的应该锁死,男主女主都有病的更应该锁死别祸害别人!

单单:【可是这要造成任务失败,会受罚和扣分的。】

唐觅打了个哆嗦,看着自己只有四位数的积分,心都是疼的:“那……看最后这条任务会不会被刷新掉,没有的话……再说吧。”

唉,承认吧,她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

正叹息着,病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风衣气势汹汹的男人走了进来,唐觅抬眼一看,好家伙,这就是这个莫淮钧了,个头挺高,长得也不赖。

但,她就不想犯贱去做那个任务。

莫淮钧眼中冒火,指着她骂:“唐觅,就算你给我生了个女儿,我也不会给予你任何怜惜,你们唐氏也别想从我这拿到一点好处!”

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阿觅更不想做勾引莫淮钧的小任务了,别恶心到她,滚一边去!

“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哎呦!”阿觅大声喊,拉扯得伤口疼痛,声音就更尖细,“我刚受了一刀,敢情没你什么事是吧?就算你不把孩子当你自己的,对一个陌生的产妇你这个态度……哎哟……你就该自己死去知道不知道!哎哟……”

她捂着腹部,实在喊不下去了,大口喘气休息。

“能不能给我屏蔽疼痛!”

【积分不够呢,宿主。】

“滚!”这句她大声喊出来!

护士长的护士们都被惊动了赶快跑过来看情况。

莫淮钧被阿觅这一嗓子懵了,他想他是不是走错房间认错人了,平时跟个受气包一样的唐觅怎么就疯了!

他脸上的皮都哆嗦抽搐着,怒指阿觅:“你……这就是你的本来面目!”

想想她之前八九个月是多么能装可怜啊!他都被她骗了,莫淮钧简直是佩服这个两幅面孔的女人。

阿觅已经回血完毕,就捂着刀口对天花板喊着:“是啊,这就是我本来面目,要不是我稀里糊涂被人睡了,我至于为了我不美满的婚姻忍气吞声吗!”

护士们也听出了什么,看待莫淮钧都是鄙视的目光,几个小护士连忙安慰阿觅不要情绪激动,会扯到伤口影响愈合。

护士长也过来,严肃批评莫淮钧:“哪有你这样当丈夫当父亲的。你太太昨天被撞伤又紧急剖的孩子,那是跨过生死关!现在孩子还在保温箱里,你大的也不关心,小的也不关心,你摸摸良心想想你真的配做人吗!”

“就是啊。”小护士附和,“长得帅有什么用,匹人,就算陌生人一夜啥,吃亏受苦的还不是女人,她都憋屈嫁你了,男人提了裤……不认可还行?”她马上捂住嘴,怕护士长扣她工资。

阿觅心中爽快,可肚子疼啊,她借劲放声哭出来:“我是被灌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啊!哦哦……我知道了,男人在这件事上不可能醉的是不是,所以你知道你睡的不是我,你是拿我当挡箭牌……你知道孩子不是你的,就对我们娘俩那么坏,离婚,我要离婚!”

她眼泪哗哗掉落,是路过的蚂蚁看了都伤心的地步。

阿觅这样作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原来的剧情里,莫淮钧找到乌漾漾后,为了保护他们母子三人,确实拿原主母女做了很久的挡箭牌,利用完再一脚踢开。

此时来放狠话的莫淮钧被阿觅的反击“狠”到了,平日在谈判桌面对国际强敌都毫不逊色的他,现在被呛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甚至连隔壁病房新宝宝的奶奶都能进来指着她大骂几句。

一个字:太尼玛惨了。

原本想骂完人出气就走的莫总裁,被迫给阿觅道歉、倒水,又去隔着玻璃窗看保温箱中的女儿。

还别说,看着那幼小的生命,心头像被小羽毛拨弄了一下。

这就是他的孩子吗!

……

七天后,小肉丸出了保温箱,阿觅也能出院了。

原本莫淮钧并不想来接唐觅,但脑海中总是环绕医院那些女人骂他的声音,跟紧箍咒一样让他头疼,他想想还是推掉了一个会议过去接人。

小肉丸由月嫂先抱出来,其他人帮着拿行李。

阿觅出来得比较晚,她精心画了一个妆,乌黑的天然大卷的长发扎了一个大马尾,飒爽地垂在脑后。一身黑白条纹修身小西装,背着个棕色小包,脚踩低跟小黑鞋,但因为她腰细腿长,不穿高跟鞋也一点都不输气场。

莫淮钧走过来要帮阿觅拿包。阿觅从小包中拿出墨镜戴上,外面的太阳有点刺眼呢,“私人物品,勿动谢谢。”

她小腰一扭进入车中,虽然腰腹还没恢复,但里面绑着塑身带,外面一点都看不出是刚生产完还在做月子的新妈妈。

【啾——任务刷新,请扇白方萍、白桑桑一人一个大嘴巴子!】

喔~~那么刺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