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团宠养崽崽》全文章节姬瑶,囡囡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侯府团宠养崽崽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枯鱼

简介:初来乍到,姬瑶是土匪窝的二小姐,姬瑶叉腰:我行的!\n再然后,姬瑶是侯府千金,姬瑶握拳:我可以!\n再再然后,姬瑶是皇学标杆,姬瑶挺胸:我骄傲!\n可是,看着捡来的狼崽子,姬瑶摊手:这个真不会!\n本以为捡了一只猪仔,养肥了开宰,哪想猪仔变狼崽,赔上了自己!\n某狼崽:又是戏精本精的一天呢!

角色:姬瑶,囡囡

《侯府团宠养崽崽》全文章节姬瑶,囡囡小说免费阅读

《侯府团宠养崽崽》第1章 我诅咒你免费阅读

洛水镇,桃花寨。

原本是喜庆的日子,可整个寨子里弥漫着一股低沉的气息。

红色的灯笼顺着上山的路一直蔓延到了寨子各处。

最大的竹楼前,齐刷刷地站了近百人,其余排不上号的,也远远地看着中间最大的那个房间。

屋内。

钟氏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妇人。

“夫、夫人……”

钟氏目光凛冽,想着床上的小人儿,眼角猩红,“说!”

“夫人,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奴婢带着小姐到三爷的新房,走到楼下,小姐说想到迎亲的路上瞧热闹,奴婢就带小姐过去了。中途被冲散,奴、奴婢……”

“你第一天上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你的活儿只有一个,就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姐,她要去哪儿,做什么,只要不是危险的地方,危险的事儿,你跟着就是了。是日子太轻松,你忘了自己的本分?”

“夫人!奴婢没有!奴婢没有!”跪在地上的人匍匐了几步,被身边的人踩住了攀爬的手指。

忍着疼痛,妇人狠命磕头认错,“夫人,是奴婢的错,奴婢玩忽职守,请您给奴婢一个机会!小姐自小就是奴婢伺候的,小姐离不开奴婢!”

“你这是威胁我?”钟氏似笑非笑。

地上的妇人抬起红肿的额头,“夫人,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不想小姐伤心。”

钟氏冷笑,“我让你跟在小姐身边好生伺候,没想到,倒养大了你的野心。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让你死得明白。”

“夫人!”

两人正说着话,小丫鬟进来说,“夫人,小姐醒了!”

钟氏面上一喜,立即起身进了里屋。

跪在地上的人迟疑了片刻,也提着裙角起身,跟了进去。

姬瑶努力控制着呼吸,压住想乱转的眼珠子,床边的啜泣声让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囡囡!”

钟氏径直冲到床边,对上那双湿漉漉的懵懂双眼,顿时就红了眼。

“娘的囡囡受苦了!不怕,娘在,娘陪着囡囡!”

“小姐。”房门口的声音让钟氏动作一僵。

掩饰地接过丫鬟端上来的药碗,钟氏哄道:“囡囡生病了,喝了药就没事了,娘喂囡囡喝。”

看着小家伙皱起的眉头,钟氏笑了,“娘的囡囡最勇敢了,娘给囡囡准备了蜜饯,喝了药,娘给囡囡选一个最甜的。”

姬瑶懵懵懂懂,晕头转向,下意识地张嘴。

却因为一个动作生疏,一个精神不济,两人配合不好,汤药直接从嘴角流出。

钟氏一边手忙脚乱地帮姬瑶擦嘴,一边小心翼翼地瞅着姬瑶的脸色,提着的心还没有放下,身后就有声音说,“小姐,奴婢喂您吧。”

一双手伸到了钟氏眼前。

钟氏紧张地朝姬瑶看去。

姬瑶不情愿地皱眉。

既然是“娘”在喂她喝药,又何必麻烦“别人”?

可钟氏与妇人都误会了姬瑶的意思。

钟氏嘴角抑制不住地上翘,妇人却是皱起了眉头。

“小姐……”

“囡囡说了,她不愿意。”有女儿撑腰,钟氏底气也足了,侧身,挤开妇人的手。

“小姐……”妇人突然跪下。

钟氏紧了紧眼。

“小姐,奴婢是来向您认错的,是奴婢没看着小姐,让小姐遭了罪,请小姐责罚!”妇人一个劲儿地磕头,动静不比先前的小,红肿的额头浸出了血丝。

“带下去!”钟氏是真的怒了。

要认错,什么时候都可以,却偏偏选在女儿喝药的时候,这是给谁添堵呢!

“小姐!”妇人还想挣扎两句,被下面的人拖了下去。

“囡囡再睡会儿?”见姬瑶精神不济,钟氏小心问道。

姬瑶怏怏点头。

钟氏忙仔细帮姬瑶盖好了被子。

听到房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姬瑶郁闷地叹气。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对这里,甚至是对这副身体,她有明显的生疏感,生疏到这副身体似乎不属于自己。

身板太小,她先前偷偷听到了丫鬟的对话,似乎还不到六岁,身体遭了罪,这会儿需要静养。

而自己之所以对这些没什么印象,是因为岁数小,又在水里受了惊吓,昏迷了一段时间,脑部受损,有短暂的记忆缺失。

真的是这样吗?

姬瑶动了动手指。

这种违和感……

算了,她还只是个孩子。

屋外,钟氏刚走出去,张氏就带着女儿进来了。

“大嫂,我听说瑶儿醒了?”张氏一脸急切,显然很担心姬瑶的情况。

“弟妹,慈姐儿你们来了。囡囡是醒了,刚喝了药,又睡下了。”

“醒了就好,说明郎中的药有效。菩萨保佑,这孩子遭了大罪,受了惊,一定要让人仔细看着。”

一想到从水里捞出姬瑶的情景,钟氏就止不住地后怕。

直到现在她的身体都在颤抖,如果不是心里憋了一口气,她也撑不到现在。

张氏看向地上跪着的人,“大嫂,问出什么了吗?”

见钟氏脸色不好,张氏心里“咯噔”一下,“真是……说,谁指使你的?”

“二夫人,奴婢只是不小心,奴婢跟在小姐身边五六年,尽心尽力,这次真是意外!”

“意外也好,蓄意也罢,你都要承担后果!”

“二夫人,您不能这么对奴婢,小姐离不开奴婢,若是没看到奴婢,小姐一定会哭闹不止,她……”

“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张氏轻蔑地说道,“小姐身边不是非你不可,留着你在小姐身边才是祸害,来人!”

“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妇人突然起身,朝里屋冲去。

好在钟氏身边的嬷嬷眼疾手快,拦下了她。

“小姐,小姐,您救救奴婢,奴婢冤枉,奴婢被夫人迫害,奴婢不能在您身边伺候了,小姐!”

“堵上她的嘴!”这话是张氏说的。

钟氏站在一边,紧张地看着门口,眼底似乎在挣扎什么!

“小姐!”妇人一边奋力与嬷嬷抓扯,一边高声呼救,门后一直没动静,红了眼的妇人看向了钟氏。

“钟氏,你这个毒妇!杀猪匠的女儿,一身戾气,难怪小姐不亲近你,活该被自己的女儿嫌弃!钟氏,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女儿!”

——

作者有话说:

新人不易,谢谢支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