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总,您的心肝真难伺候》全文章节叶歆乔,陆禀淮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陆总,您的心肝真难伺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戈戈大

简介:【虐文】【打脸】【追妻火葬场】\n叶歆乔的婚姻很丑陋。\n她用手段逼着陆禀淮娶她,同时逼死他最心爱的女人。\n丑陋,恶毒,毫无底线——这是叶歆乔。\n陆禀淮把她绑在身边,却又让她生不如死。\n一无是处的叶歆乔,在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时,便不再自我救赎。\n她以为就这样死了,一了百了也挺好。\n却不想,陆禀淮对她的报复才真正开始……

角色:叶歆乔,陆禀淮

《陆总,您的心肝真难伺候》全文章节叶歆乔,陆禀淮小说免费阅读

《陆总,您的心肝真难伺候》第1章 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碰过你免费阅读

“你要是真心求我,就把它吃了。”

沉稳有力的声音一砸下来,四周立即就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笑声像是啃噬肉体的蚂蚁,爬满了叶歆乔的五脏六腑。

她的母亲病重,危在旦夕,没有钱的叶歆乔只能来求陆禀淮,可是她的丈夫却要她吃掉他兄弟的呕吐物。

陆禀淮坐在主位上,修长的腿慵懒交叠,冰冷的目光落在叶歆乔苍白的小脸上,轻轻勾唇,“怎么,下不了口?”

叶歆乔抬起眼皮,眼底一片空洞浑浊,似有似无的视线落在陆禀淮那张英气逼人的脸颊上。

“既然做不到,那就别耽误我的时间了。”陆禀淮缓缓开口。

叶歆乔却突然笑了出来。

她笑得很漂亮,凄惨的笑意却不达眼底,“怎么会下不了口,不过话说在前头,如果我吃完了,我要多少你就给多少?”

陆禀淮敛了笑,四周的空气仿佛结了冰。

他的沉默就是默认。

叶歆乔如玩偶一般半跪下来,朝着那摊呕吐物就要俯下身去。

眼看着嘴唇就要碰到了,一叠人民币突然砸在叶歆乔的头顶,陆禀淮的声音如同闷雷,“真令人恶心!”

粉红的票子散落了一地。

叶歆乔停下了动作,抿紧了嘴唇把钱一张张的捡起来,捡到陆禀淮脚边的时候,刷得漆黑的皮鞋尖猛然勾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

那条腿的力气很大,直接把叶歆乔的身体给拖了过去,叶歆乔连忙捂着自己的小腹,衣服被抹平,突出的肚子顿时一览无余。

她怀孕七个多月了。

注意到她紧张的动作,陆禀淮的眸色冷清,落下来的视线充满嘲讽,“就这么宝贝这个杂种?”

叶歆乔脸色微白,心口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心酸。

“陆禀淮,这个孩子是你的。”这句话她说了无数遍,都麻木了。

“我的?”陆禀淮冷笑,“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碰过你这个丑东西。”

叶歆乔的嘴唇颤了颤,冷笑一声,无力感席卷了她。

她收紧手指,低声道,“谢谢陆总的钱,我会尽快连本带利的全部还给你的。”

陆禀淮冷嗤,像是嫌脏一样,一脚踹开了叶歆乔。

她的身子重重着地,胳膊打在地板上,发出骇人的闷响。

叶歆乔似乎习惯了这样,一点都不觉得疼,只是捂着肚子的手指,紧得发白。

她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走出包厢的。

包厢的走廊里,等候已久的哥哥一看见叶歆乔出来,马上冲上去从她手里夺过钱,“这么快就拿到了啊。”

他在拇指上沾了口水,目光贪婪的数钱。

叶歆乔目光微冷,看着他的举动,觉得自己身体里流着跟他同样的血液,连带着自己都厌恶。

数完了,叶荣不满的质问,“怎么才这么一点?”

“这已经够母亲的医药费了。”叶歆乔担忧自己的母亲,“先去医院交钱吧,别让母亲干等。”

“这刚够手术钱,那我的生活费呢?我早就跟你说过,这次去问妹夫多要点,才这么点,交了医药费哪还够我吃饭啊?”

叶歆乔不耐的皱起眉,“现在是母亲的病重要还是你吃饭重要,就不能再缓一缓吗?”

“你冲我吼什么吼啊?”叶荣咄咄逼人道,“别以为你去要了钱就多了不起,咱妈生病你出钱是天经地义,也不想想当初咱妈把你嫁给陆禀淮,花了多少力气。赶紧,咱妈现在还能等一会,再回去问他要几万块钱!”

提起以往,叶歆乔的眼底就浮上一层寒霜。

当初家里人为了让她嫁进豪门,想方设法在陆禀淮的酒里下了药。他们的一夜荒唐被媒体大肆报道,陆家为了面子,才不得不让叶歆乔这个底层女人做陆家的少奶奶。

也正是因为如此,陆禀淮最爱的女人跳楼自杀了。

逼婚又逼死心爱的女人,这两条死罪让陆禀淮对她恨之入骨,以至于婚后一年多他都不曾碰过她。

直到七个月前,叶歆乔突然怀孕了。

这像是一根导火索,彻底点燃了陆禀淮对叶歆乔的厌恶和仇恨,他撕开最后一层耐心,用尽一切手段折磨她。

比如今晚上,她去要钱。

叶歆乔知道这场婚姻迟早是要结束的,所以她没有说出当年的真相——陆禀淮喝醉酒,嘴里叫着别人的名字,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仅那一次,就让她怀孕了。

“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啊!”叶荣的声音打断了叶歆乔的思绪。

叶歆乔回过神,趁着叶荣不备,一把抢过那叠钱。

“你的生活费是你自己的事,陆禀淮还在里面,他有的是钱,你去找他要吧。”她心里挂念着重病的母亲,转身就要往外走,谁知道叶荣肮脏的手直接就抓住了她。

叶歆乔扯了扯没推开,她眸光发狠,扬起另一只得空的手臂,啪的一声扇在叶荣的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格外清晰。

叶荣懵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他妈的,你居然敢打我?”

三十出头的男人力气巨大,一把掐住叶歆乔的脖子往墙上撞,“我妈都不敢打我,你一个臭丫头居然敢打我,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叶歆乔被掐住呼吸,脸色急速苍白,她用力去掰叶荣的手,可两个人的力量悬殊,她的挣扎犹如濒死的鱼,毫无作用。

就在这时候,包厢门开了。

陆禀淮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一眼就看到了狼狈不堪的叶歆乔。

叶歆乔视线模糊,张嘴沙哑呼救,“陆……”

救救我……

陆禀淮只是冷淡的扫了她一眼,随即像是不认识她一样,转身朝外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