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剑》全文章节刘云,刘山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云天剑

小说:玄幻

作者:一世浮华

简介:上古洪荒,大千世界被神魔两界统治,神界与魔界之间的战争,从未间断过。十万年之前,魔界至宝:五彩魔天石,无意间被神界所得。一夜之间,神帝凭借魔天石的威力,封印魔界六成战力,大败魔界。最后时刻,魔帝引爆五彩魔天石,神魔两界崩裂成无数碎片,神族与魔族,几乎死伤殆尽。万年后,一位普通的人族少年,无意中得到了一块五彩魔天石碎片,故事由此展开

角色:刘云,刘山

《云天剑》全文章节刘云,刘山小说免费阅读

《云天剑》第1章“野种”刘云免费阅读

上古混沌,世间万物被神界统治。神界崇尚无上的神力,对神力的执着追求,使众神产生心魔。心魔起初并不被众神重视,终有一天,众神心魔爆发,惨死无数,万不剩一。神界之主神帝用自己的生命封印众神心魔,形成魔界。

又过了无数岁月,魔界封印松动,这时神界众神才知道当初被神帝封印的众多心魔,早已化形成实,形成魔族。神魔不两立,神界和魔界之间的战争由此开始。直到十万年前,神界无意中获取魔界至宝:五彩魔天石,封印魔族六成魔力,准备一举攻占魔界。生死存亡时刻,魔帝与神界玉石俱焚,引爆五彩魔天石中的混沌原力,神魔两界同时崩溃,形成无数破碎界面,这些界面的灵气与魔气变得十分混乱。幸存下来的神族人耗尽所有神力,创造了一个没有魔气的界面,取名叫仙。幸存的魔族人耗尽所有魔力,创造了一个没有灵气的界面,取名叫幽冥。仙族与幽冥族为了各自的发展,暂时出现了一段和平的时期。直到万年前,仙族发现了一块可以生存的破碎界面,取名人界。创造出人族,兽族,想要为仙族培养后备力量。幽冥族得知此事十分惶恐,派出力量偷偷潜入人界,用冥力控制兽族,形成妖兽一族,来对抗人族和仙族。

人界,最低等的界位,也是最多姿多彩的界位。这里每天都充满了,仇恨,嫉妒,谄媚,污蔑,杀戮,这些气息致使人界的灵气资源十分贫瘠。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的一生就是生老病死,活到八十岁,就是他们的目标。而对修仙者来说,只能运用好这稀薄的灵气资源,让自己的修仙之路一直走下去,去追求最后的羽化飞仙。

人界,广袤无垠,这里一共有四片大陆,分别对应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每个大陆都有着几个甚至十几个国家,这些国家有强有弱,但无一例外的是,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若干个修仙门派或者修真家族。他们追求着成仙的大道,追求着无上的法力,更追求着有一天能够羽化飞仙,与天地同寿。然而无数岁月沉积,真正能够修仙有成,得大道而飞仙者,凤毛菱角。

人界,玄武大陆,雪国。玄武大陆本身就在人界北方,而雪国又在玄武大陆的最北方。这里常年飞雪,一年里只有夏天短暂的几个月,人们不用身穿棉衣,阳光会施舍下这几个月的温暖。雪国的西南方,有一座小城,说是小城,其实就跟个镇子没有区别,只有十几万的人口,叫做飞霜城。飞霜城的郊外有个村子,叫刘家村,村里户主几乎都姓刘。

“刘云,你娘的给我站住,再跑,腿给你敲折了”。刘家村外,一群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或是手拿树枝,或是手拿石块,正追赶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刘虎,你别说废话,就跟我不跑了,你不打我一样”。男孩一不小心,被块石头绊倒,后面追赶的人群,蜂拥而至,一顿拳打脚踢。“刘云,你个小野种,连自己的爹是谁都不知道,也有脸在刘家村呆着,还敢跟你虎爷爷抢女人”。情窦初开的年纪,大人们听到都会笑破肚皮的话语,在刘虎的嘴里,说的有模有样。“我告诉你,刘云,以后离我家芳子远点,你个小杂种,不配有媳妇。”打完人,刘虎带着一群十岁左右的半大小子,扬长而去。刘云揉了揉自己的腰,慢慢站了起来,刚才挨打时,刘云全力护住了自己的面部,他可不想被人打成猪头。至于身上的伤,那都是小事,刘云从六岁开始,就每天坚持蹲两个小时的马步,举一个小时的石墩,所以身体非常的结实,虽然瘦是瘦,但是都是腱子肉。

“娘,我回来了,饭好了没?快饿死我了。”刘云推开了房门,进入了这个破旧的不能再破的家。“小云,你是不是又出去惹祸了,你看你身上脏的,还有这胳膊上,怎么这么多淤青,快去把药酒拿来,娘给你擦擦。”月香,刘云的娘亲,村里公认的第一美女,十年前跟随父母外出逃难来到这里,父母在半路被仇人所杀,只剩她自己,孤身一人。来到村里时,已经奄奄一息,幸亏被当时村里的大夫刘山所救,逃过一劫。这个刘山,身患残疾,三十多了没有家室,月香为了报恩,最后嫁给了这个年长自己十五岁的残疾大夫。一年后,刘云出生。但是,刘云出生的第二天,刘山却疯了,嘴里大呼“野种,野种”,最后在后山跳崖身亡。月香被村民赶出刘山的家里,但是人心都是肉长的,毕竟孩子才刚刚出生,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野种,人们也不忍心把这母子二人活活逼死。最后在后山下,村子的边上,给他们母子俩,搭了个草棚,算是让他们暂时住下,等孩子长大些,让他们离开这里。村里有对老夫妇,六十多岁了,为人善良,实在不忍心这孤儿寡母饿死冻死,时常送些饭食衣物,就这样,月香和刘云生存了下来。

刘云上个月刚满十岁,由于母子俩相依为命,家里的日常收入就是月香平日里给乡亲们补补衣服,做做农具,所以刘云经常吃不饱饭。这让十岁的刘云十分瘦弱,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但是小男孩的眼眸却十分的清澈,五官长的也十分标致。“娘,为什么咱们一直被人欺负,村子里的孩子总是喊我‘野种’。”“娘,你告诉我,我的爹爹到底是谁?”刘云十分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娘亲,因为从他记事起,自己就和野种联系在一起,村民们虽然表面看起来,对他们母子还算和善,但是背后总少不了指指点点和非议。也是从自己记事起,刘云就经常被同龄的孩子们欺负,尤其是那个刘虎,村里最有钱的员外的宝贝儿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