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病娇小可怜被我娇养成霸总》全文章节岑殊,岑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病娇小可怜被我娇养成霸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殊殊不爱吃糖

简介:【男主很狗很奶很凶追妻火葬场+年下恋+前世今生】\n单身三十岁的霸总岑殊一招穿成古早虐文书里喜欢折磨病娇大反派的作妖早死N号恶毒女配。\n为了活下去,岑殊开始拼命刷好感度,疯狂为他氪金。\n最后反派强大了,性命也保住了,一身轻的她却突觉钱没了,于是第一次缺钱的霸总殊揭下了元家重金寻儿的皇榜,拿钱跑路。\n令她没想到的是小可怜回去摇身变霸总,还在满世界找她!\n终于机场相遇,小可怜红着眼,把皎月捧在心尖。

角色:岑殊,岑煜

《穿书:病娇小可怜被我娇养成霸总》全文章节岑殊,岑煜小说免费阅读

《穿书:病娇小可怜被我娇养成霸总》第1章 我是一位单身三十年的女霸总免费阅读

燥热夏日,寂夜中透出微弱凉意,凉风柔柔吹拂着街旁的槐树叶,沙沙作响,在寂夜中不安分地颤动。

突然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黑夜。

“岑殊……”

运动完正朝家方向小跑的岑殊脚步一顿,愣在原地。

她下意识回头一看,天桥上不知何时在竟坐着一个白发的老头子。

他银发偏长至腰,用古代的簪子随意挽起,苍老的面容透着闲云野鹤般的懒散仙逸。

若不是他还身着现代人的短袖短裤,加之地上的白日天桥那随处可见的算命玩意,岑殊倒真觉得这一刻像是遇见了下凡间的天上仙人。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老人。

这年头算个命也要Cosplay下古人?真是敬业!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没想到自己出名到随便一个路人都能知道她呀!

看这样子难道他是在蹲我?!

她岑殊是位年近三十的单身女霸总,玛丽苏文里的钻石王老五,就是性别不对。

由于她的身份,身边总会有那么些人想要打探她的行踪,从而接近她从她的身上获取好处。

莫非此人也是其中之一?!

她眼神警惕地看着这老头,语气却不失霸总的疏离礼貌:“您好,您认识我?”

“认识,三十岁的单身女霸总岑殊,可是九十亿少男们的梦呦!”

“……”

老人笑眯眯的望着她,“老头子我也不例外。”

语出惊人,惊得岑殊连连倒退几步,鸡皮疙瘩瞬间耸立,她干笑了一声。

“哈哈哈,您可真会开玩笑。”

岑殊又干笑了两声,手却不由自主地交叉环胸。

“不打趣你咯!老身今日与你有缘,可以给你算一卦。”

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岑殊对这些算命的可是一点也不信,她礼貌摆手,“不了不了,老爷爷,这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罢,她便想转身离去。

老人也不气馁,见她越走越远,在她身后悠悠地说道:“岑殊,女,三十岁,单身居然有……”

“三十年!”

最后三个字老人格外有劲地说。

岑殊双腿僵硬,这一刻她心中大震,眼里满是惊恐。

她的小秘密怎么会人知道!天啊!还好是晚上没人,不然她的脸都没了!

岑殊猛地转头看向老人,“你怎么知道的?!”

言语中藏不住的震惊。

没错,她岑殊是位单身三十年的女霸总,而不是位三十岁单身的女霸总。

她有房有车有金钱有事业,长的还美,可这都到了三十岁了,还是个单身狗,关键是个连初恋都没得的单身狗。

她这辈子很奇怪,就好像天生要为了自己的事业线拼命似的。

中学暗恋过个把男生,无一都在几个月后因早恋被抓。

而自己长的美被个把男生追了,无一都在后几个月衰神附体,走个路都会平地摔。

渐渐的,她不再渴望爱情,渴望男人,没得爱情那折磨人的奇妙东西,她可谓是在社会上混的风生水起,成了个实打实的霸总。

自己有了能耐,什么都不缺,想要贴她的男人越来越多,她也在一些男人们的勾心斗角中有了厌男症。

对男人更没了兴趣。

岑殊回想到过去,深深为自己叹口气。

迈着优雅从容地步伐缓缓地走到他跟前。

老头却跟没看见她似的,继续掐指说着:“啧啧啧,三十年了,还是单身啊!”

岑殊顿时凶狠狠地龇牙,像极了一个单身狗该有的模样:“……”

您这同情的口气让我很想遗忘您的年龄然后胖揍您一顿。

岑殊干脆毫无形象地蹲在这个算命怪老头旁边,“老爷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确有些吃惊,毕竟她无亲无故,没人会在她面前催婚。

老爷爷微笑着摆手:“天机不可泄露。”

“那您这么厉害,那就给我算算,钱都好说。”女霸总岑殊阔绰大方。

“这可有点难啊。毕竟是天煞孤星的命,想要破解,难啊!”

老爷爷摸了一把胡子,那“这一看就是在要我老命”的精明神色深深刺瞎了岑殊的美眸。

岑殊嗤笑出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给了他,“密码6个1,里面有十万,够了吧。”

别问她为啥会给这算命老头这么多钱,她才不会说自己是因为美丽善良。

钱在她这儿,就是擦屁股纸似的,多,用不完。

老爷爷眼一亮,假装腼腆咳了两声后,装的一本正经接过了这张卡,“哎呀,其实破解的办法很简单。”

岑殊:“说。”

老人递给了岑殊一个锦囊,“回去打开他,就知道了。”

岑殊犹豫接过,“不会骗我吧。”

“你……没什么好骗的。”

老爷爷笑着,眼尾处敛起层层皱纹,彰显了他已不再年轻,可那双黑眸却像是少年一般充满年轻活力,

在夜里亮的惊人,那目光看起来竟有种说不出的顽劣,欠揍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岑殊点了点头,好像是有几分道理。

“走了,老爷爷。”

岑殊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身后老头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慢悠悠地抚自己的胡子,待岑殊妖娆玲珑的身躯走出了自己的野,

黑夜之中,苍老有些驼背的身体,顿时化为白衣少年。

他双手抚摸着自己的算盘,喃喃自语。

突然,算盘上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转而,少年的身旁出现一道倾长俊美的身影。

只见他银发垂地,面容俊美似妖,眉眼温和却带着疏冷的距离感,深邃的银灰色眼眸流光溢彩,红唇齿白。

他的目光直直遥望着前方。

“看见她了吗。”

白衣少年靠在一边戏谑道。

“嗯。”

这一刻岑煜无欲无情的双眸里迸发出浓浓的眷恋缱绻。

他缓缓地伸出那苍白宛如古玉般的修长玉手,温柔又小心翼翼地丝丝描摹着她的快要消失在自己眼前的妖娆轮廓。

沙哑性感的磁性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孽气息,不似他外貌一般仙气十足。

终是他轻轻唤道:“殊华姐姐……”

银灰色的眸子里泛起丝丝水雾,眼尾处敛出一抹红,顿时一双眸子似妖似仙,勾人心魄。

元煜的目光带着眷恋般的贪婪。

白衣少年看不下眼,催促道:“好了好了,赶紧进来,我把你送过去。”

岑煜淡淡看了他一眼,忽而化身一道光,直直朝着前方冲了出去。

“喂!元煜!”白衣少年吼道。

看着消失在眼前的男人,他眼里一阵慌乱,白衣少年带着一地的玩意,渐渐地如碎片似的散开,化做一道白光跟了过去。

朝着家走的霸总殊忽的像是听见了什么,走着走着便愣在原地,心里莫名一疼,她不由自主地转头。

她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唤她,就在身后,很模糊很悦耳的男音,带着淡淡的哀伤,轻柔的让人沉醉其中。

岑殊那一刻竟十分自恋的觉得那人就是在唤她。

风忽然起了。

两侧的刘海随风舞动,一缕青丝不小心遮住了她的眼睛。

待她整理好自己的额前的碎刘海后,抬眸却见前方出现了一道修长身影。

岑殊揉了揉眼睛,瞪眼看着前面的人。。

是风太大了吗,她居然看不见那个男人的模样,只能看见他一身类似古代人的穿着,和刚刚那个老头一般。

不过身形不像。

不会又来了一个吧!

岑殊眼里划过一丝惊讶。

前方的人一直没动,岑殊一直感觉那人的目光着实奇怪,就感觉像是黏在她的身上。

岑殊也没敢走进,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有点危险。

两人面对面站了好一会儿,突然对面的男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少年,贴进他像是说了些什么后,两人双双离去。

岑殊就这么看这他们离开。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刚就像个木头人一般站在那里。

回过神后,她快步离开。

岑宅

眯着美眸的岑殊在浴缸里泡着澡,虽解掉了一身汗臭和疲惫,她打开锦囊一看顿时傻眼。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破解的办法就是好好加班,麻痹自己,睡个好觉,梦里什么都有。」

岑殊紧紧捏住那张纸,美艳成熟的脸满是清冷寒意,“呸,都怪老娘这该死的善良,我一个霸总干嘛要走傻白甜风?魔怔了我!老娘就当拿钱消灾了。”

岑殊穿上浴袍,走出了浴室,纸条揉成一团,被她随手扔进垃圾桶。

偌大的简约风的格调宅子里就她一个人。

她没父母,没亲戚,孤儿院长大,一路开挂到如今这样,还是她一个人。

她早已习惯这冷冷清清,没点烟火味的宅子,习惯了一个人。

冷静后,她拿出红酒喝了几杯,望着空旷寂静的四周,轻轻叹气。

她再次果断选择了工作。

就在准备工作的那一刻,手机消息提示音响了。

岑殊打开手机一看,发现喜欢看小说的朋友给她强烈安利一本小说。

「岑殊快看!这里面居然有个跟你同名的女配」

「里面有个很恶毒的女配就叫岑殊!」

「超级恶毒!」

书名叫《在逃娇妻:总裁大人爱上我》

恶毒女配?岑殊?

岑殊鬼使神差地点了进去。

正所谓一时看小说一时爽,一直看小说一直爽。

岑殊原本只是想看看和她同名的女配是如何恶毒的,结果却一不小心看完了这部狗血淋头的剧情。

这一晚上,岑殊把这几千章的小说大致看完后正准备关机睡觉。

突然心脏一绞,呼吸不过来。

岑殊微弱地喘息着,白皙精致的脸上出起了薄汗,岑殊轻缓地揉着自己的胸口,可还是架不住这种痛,几尽让她撕吼。

这感觉,这感觉不会错的。

上天啊,她终于要嗝屁了吗!

果然,她这种贵族单身狗只适合在天堂生活。

岑殊疼的放弃挣扎,呼吸渐渐微弱,她赶紧让自己平躺好,纤细的双手交叉放在腹部。

突然两脚一蹬,没了生息。

最后一刻岑殊感叹了一下。

这在自己家床上这么死,还挺体面的。

只可惜了她没立好遗嘱。

那大把大把的钞票后继无人呐!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