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病娇太子黑化了》全文章节赵祯,子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死后病娇太子黑化了

小说:纯爱

作者:瓜皮儿

简介:双男主+偏执病娇+黑化\n尤子卿前世为了辅佐六皇子赵戟坏事做尽,最终落得个鸟尽弓藏不得好死的下场。\n重生归来,尤子卿决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却发现上辈子被他害死的太子也重生了。\n死对头太子不仅重生,还黑化成了神经病,动辄喊打喊杀。\n尤子卿:“???”\n赵祯没想到尤子卿也会重生,看着眼前爱而不得又恨之入骨的人,嘴角冷冷勾起。\n尤子卿:“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呗?”\n赵祯:“死和孤选一个。”\n尤子卿:“……”

角色:赵祯,子卿

《我死后病娇太子黑化了》全文章节赵祯,子卿小说免费阅读

《我死后病娇太子黑化了》第1章 皇恩浩荡毒酒穿肠免费阅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摄政王尤子卿以权谋利结党营私,祸乱朝纲意欲谋反,应处以极刑,朕念及昔日之功勋,故皇恩浩荡,赐毒酒一杯以留全尸,死后追封一字并肩王,入皇陵,钦此!”

“王爷,上路吧。”

长亭下,一身红衣华服的男子敛眸不语,低头看着池中锦鲤嘻游仿若未闻,精致潋滟的侧颜一如对面池案盛放的寒梅。

宣旨太监静候半晌,面色难看,连平日里尖细掐嗓的声音都低沉了几分。

“王爷,洒家还急着去给皇上复命呢!”宣旨太监当即收起面上那点虚伪恭敬:“死后追封一字并肩王入皇陵,这可是异姓王侯从未有过的至高殊荣,王爷该感谢皇恩浩荡才是,这酒早喝晚喝,总之是要喝的,又何必……”

“急什么?”尤子卿微微侧头,嘴角勾着漫不经心的弧度,凤眸笑意旖荡,讥诮却凉薄:“酒放下,出去。”

“王爷……”

“这王府三千重兵把守,围得水泄不通,本王还能遁地跑了不成?”尤子卿捏着玉匙,挑了一点鱼食悠闲撒进池中,笑看鱼儿争先抢夺:“砍头还讲究个午时三刻呢,这不还没到时辰?你且门外候着,误不了你向皇上复命。”

见传旨太监不动,尤子卿眯了眯眼,刷地抽出腰间软剑,架上对方脖子,刃口下压,顿时一道血线氲染开来。

“左右是个将死之人,本王不介意拉个不长眼的陪葬。”尤子卿嘴角依旧勾着笑,然寒风中红衣猎猎,仿若笑面恶鬼。

其疯名在外,惹急了太后都敢砍,太监可没这些人头铁,当即吓得一句废话也无,落荒而逃。

“王爷……”等人走了,小厮才红着眼上前,一张口,哽咽便泄了出来。

“卖身契不是早就给你了,你还留在这做什么?”尤子卿将手中软剑随手一掷扔到一边,端起金樽玉杯晃了晃:“走吧。”

“王爷,我不走……”

“滚。”

小厮跪地泣不成声。

“不必等着给本王收尸。”尤子卿仰头将毒酒一饮而尽,扔掉酒杯点燃火折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死后入皇陵,呵呵……我尤子卿眼瞎心盲故有一死,却不想脏了这轮回路,君无情,又何必留情?”

黑血自嘴角溢出,尤子卿仿若未觉,火光下,那张脸愈发瑰丽妖冶。

“当年,废太子赵祯,就是被我一杯毒酒给弄死的。”尤子卿垂眸看着手上的火折子,透过火光,恍惚又看到废太子那双幽邃深黯的眼:“想来,这一切都是报应。”

午夜梦回,不止一次梦到那双眼睛,每一次都心脏颤抖,但为了六皇子赵戟,却从未后悔过。

从十年前第一次以伴读的身份被送到赵戟面前,尤子卿便是赵戟手里的一把刀,一把铲除异己不择手段的屠刀。

如今这把刀,却挥向尤子卿自己。

机关算尽一切,却唯独算漏了人心。

是他错了……

习惯为那人步步为营,却忘了,对方早不再是那个需要他处处庇护的冷宫废妃所出任人欺辱的孤苦皇子。

是九五之尊。

而他的步步为营也不再让人安心,反而成了扎根对方心里的一根刺,一根不拔除,就寝食难安的刺。

尤子卿忽然觉得很好笑,他也真的笑弯了腰,一口污血却噗地呛了出来。

“九儿……”

叫九儿的小厮泣不成声,却还是跪着往尤子卿跟前挪了挪:“王爷,小,小人在……”

“我好像,听到喜乐的声音。”尤子卿扶着廊柱缓缓坐下,望着虚空的双眸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亮得慑人:“你听听,是不是……好像,是,帝王大喜的礼乐……”

“三少爷!”九儿终于忍不住扑过去,抱住尤子卿摇摇欲坠地身体恸哭出声:“您都知道,您就是知道所以才故意设了这死局,您怎么能那么傻啊?!”

“傻么?”尤子卿目光开始涣散,嘴角却扬起笑:“好像……是,是挺傻的,君,君若不离我便不弃,是,是他不要我了……”

“呜呜呜三少爷……”

“别哭。”尤子卿想给九儿擦泪,抬手却发现自己还死死捏着点燃的火折子:“你走吧,九儿,走,离开京城……”

“不!”九儿摇头,眼泪滴在尤子卿嘴角,如那杯毒酒,又涩又苦:“我不走!”

“你当真不走?”尤子卿闭了闭眼。

九儿突然抢过尤子卿手上的火折子,眼中决然:“小人誓死追随王爷!”

话落,火折一抛,落地瞬间点燃了远处早就淋了一地的火油。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火油引燃的瞬间,引爆了早就埋好的炸药……

……

强烈的剧痛袭来,尤子卿正纳闷儿自己为何没死透,就被人一把给摁住了。

“别乱动!”

唔……

这声音……

尤子卿睁眼就对上一双幽邃深沉的锐眸,当即便是一惊。

赵祯!

竟是太子赵祯!

可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不对……

赵祯死时年近而立,一张刀削斧凿的脸棱角分明尽显锋利,而眼前这个虽然已经长开,但脸上明显还带着没能消退的婴儿肥,无论是面相还是气势上,都要稚嫩许多,这是……

十八岁时的赵祯!

怎么会见到少年时的赵祯?

还有,我不是应该也已经死了吗?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尤子卿瞪着赵祯那张过分贴近的脸,一时间大脑卡壳,竟是反应不过来。

“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赵祯挑眉。

可不是见鬼么?

还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两只恶鬼!

鬼鬼相见,没有眼红,反而……反而亲密无间的坐在树上,还抱地很紧。

尤子卿:“……”

赵祯没再管尤子卿,探头看了看树下,便拽着他纵身从树上跳了下去。

落地瞬间,尤子卿腿一软,被赵祯眼疾手快给捞进怀里,才没有摔地上。

然而没等尤子卿站稳,就见赵祯瞳孔一缩,抱着他旋身一转躲过几支冷箭。

“快走!”

赵祯拔剑迎上突然冲出来的黑衣刺客,却反手将尤子卿往后一推。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